• 第十五章 继续纠缠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6255字

    正说着,台上的灯光有了变化。一个身穿蓝色舞衣的女子翩翩而出,浓妆艳抹的脸上,流露着迷离的眼神,她的舞步轻盈,身段婀娜,偶尔踉跄的步伐却让她的舞姿显得更加与众不同,台下的人群更加躁动。

    童天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台上的蓝蓝,这个女人,昨天从他手里逃走,今天又在这里开始勾引新的男人了,但不得不承认,她的媚透露着一种清纯的味道,让男人想要去征服她。

    上官俊彦正自顾自得喝着酒,漫不经心得瞥了一眼台上的舞女,只一眼,他就认出了上面正在跳舞的女人是谁!尽管她化着很浓很浓的妆,他还是认得那双眼睛:淡淡的哀愁、清亮的不谙世事,宁雅安,这个女人居然敢在这种地方跳舞?!她知不知道下面看的都是些什么人?她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颓废、多诱人?

    看着她雪白的、修长的腿在大庭广众之下炫耀世人,看着她搔首弄姿得跳着高难度的舞蹈,看着她毫无表情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上官俊彦的心情瞬间变得很恶劣,像被人扇了好几个耳光似的,俊脸冷得如冰块!

    老板娘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童少,我们蓝蓝跳得怎么样?是不是比昨天更好?”

    “多少钱?”上官俊彦的声音冷得不能再冷。

    “啊?”老板娘显然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上官俊彦从名牌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事先开好的支票:“这些够吗?我要和台上的女人说话,让她赶快下来见我!”不容置疑的口吻。

    童天禄疑惑得看着他。

    老板娘结果支票一看,上面的数字令她立即眉眼生花:“好,反正她也跳累了,今天晚上就这样吧。”

    “你对这个舞女有兴趣?”童天禄终于又开口说话了:“原来我们的口味果然相似。”

    “应该说,我和她有私人恩怨,我想,你还是不要问了。”上官俊彦阻止他的过度好奇和打听。

    “OK。”看到他冷得令人打颤的表情,童天禄识趣得选择退让:“我去找别的女人玩玩,记住,你欠我个人情哦!”说完,他潇洒起身找乐子去了。

    宁雅安像没有灵魂的布娃娃,在台上舞着跳着,台下的反应很是热烈,她充耳不闻。她一直在坚持着,刚才喝了太多酒,让她非常不舒服,脚下好像踩着棉花,头晕到不行了。

    老板娘来到后台,催促下一个节目的女孩赶快上去表演,将蓝蓝顺利换了下来。

    “蓝蓝,有个帅哥想请你过去聊聊。”老板娘压低声音说到:“告诉你哦,他可是个有钱帅哥,你好好陪他,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不想去,我想回家。”宁雅安反抗,昨天的教训她算是受够了。

    “不行,你必须去!”老板娘又不高兴了:“人家请你过去,那是好意,我这里是酒吧,客人到这里来是找乐子的,不是来看你苦着一张脸的。乖,去吧,我和你一起过去。”

    “好,我去,聊几句我就走,我真的想回家。”宁雅安迅速妥协,她觉得很累,又喝过酒,真想立即躺在自己的床上。

    “这才对嘛。”老板娘拉住她的手:“咦,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别害怕,没事的。”

    酒吧的光线很暗,人又多,宁雅安根本看不到是什么样的人想和自己聊天。她的心里确实很害怕,完全没有底,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

    看到宁雅安越走越近,上官俊彦迫切得想要知道,当这个女人再次见到自己时会有怎样的反应?他默默注视着她走来。

    “蓝蓝,就是这位先生想要见你!”老板娘为她引荐。

    “你好。”宁雅安根本没有看对方是谁,只是机械得问好。

    “嗨,我们又见面了!”上官俊彦好整以暇得看着她。

    好熟悉的声音。宁雅安终于抬起头来,上官俊彦!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难道是在跟踪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宁雅安想要逃走,却被老板娘死死拉住。

    “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太好了,蓝蓝,你们好好聊吧,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老板娘边说边推着她坐到了上官俊彦身边。

    上官俊彦闻着她身上散发的脂粉味和酒气:“又喝酒又跳舞,这就是你的挣钱之道吗?”见她想溜,他紧紧揽住了她纤弱的肩膀:“怎么,装作不认识我吗?”

    “请你放尊重点,我和你不熟,没有什么好聊的。”宁雅安扭头不看他,刻意无视他眼中的不满和怒意。

    “是吗?我们不认识吗?”上官俊彦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生生扳过来:“这样和人说话,很不礼貌的哦。”

    宁雅安气呼呼得和他的眼睛对峙:“难道你就懂什么是礼貌吗?”

    “不想要我的支票,却喜欢在这里跳舞取悦大家,我真怀疑你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

    “哼,无知浅薄的男人!”宁雅安不屑地表示。

    “哦?在你眼中,我只是个无知浅薄的男人吗?”上官俊彦看着她的脸:“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妓女,又能高贵到哪里去?”他瞄瞄她的身体,透过很低很低的领口,他看到她那若隐若现的乳沟:“我敢肯定,它们一定很喜欢我的抚摸。”

    顺着他的视线看自己,宁雅安气极,开口骂道:“下流,无耻!”赶紧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前:“不准看。”

    上官俊彦轻佻得说:“是你自己惹的祸,怎么可以怪我呢?”他发觉,逗她,真的很有意思。

    “好了,话也说了,坐也坐了,我该走了。”宁雅安想站起来,却是徒劳,这个男人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上官俊彦,你到底想怎样?”

    “想给你一份工作啊,本来,上次见面我就有这个打算,只是你太冲动了,也好,今天我们又见面了。”

    “不必了。”宁雅安问也不问,就直接拒绝。

    “不听话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你应该很清楚了吧?”上官俊彦开始威胁:“这么快就拒绝我可是你的损失哦。”

    “你有说的自由,我不拦着你,可我也有拒绝的自由!”宁雅安和他死顶。

    上官俊彦脸色一变:“很好,你这个女人就是不长记性。”他用手托着她的后脑勺,狠狠吻住了她的唇,在她嘴巴里疯狂掠夺着,唯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惩罚这个倔强的女人。

    宁雅安想用舌头躲开他的侵略,可是,无论她的舌头抵向哪里,他的舌头就会跟过来,与之交缠。渐渐的,她放弃了躲避,而是改用牙齿去咬他狡猾的舌头,可惜,这次没有成功。

    上官俊彦离开了她的唇,看着她红艳的唇瓣说道:“小野猫又想咬人了,没得逞是不是很不舒服啊?”

    宁雅安不甘示弱:“如果我真是只猫,就用我的利爪挠到你血流满面,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女人!”

    “你是猫,那我就是虎,无论你怎么折腾,都不是老虎的对手。”刚才那一吻,令他回味:“怎么样,小野猫,我是很认真的,这份工作,我很希望你接受。”

    “对不起,我真的不稀罕。你还是把这种机会让给其他人吧。”宁雅安心说:你这种霸道又恶劣的男人能有什么好工作介绍!

    “宁雅安,你是不是故意想和我作对?”上官俊彦忍耐着,如果换成别人,他一定发飙了。

    “我哪有?”宁雅安故意装无辜,一双又长又翘的美瞳扑闪扑闪的:“我很好,不用你惦记着。”

    “在这种地方工作还叫好吗?”上官俊彦反驳:“难道你真的希望永远在这里跳舞给这么多男人看吗?他们可都是男人!”

    “没错,你也是男人,不仅是男人,还是色狼!”宁雅安有意挑战他的忍耐度。

    “色狼是吗?”上官俊彦露出垂涎三尺的表情:“那是谁和我有过*的?如果我是色狼,你就是母狼喽?”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提起昨晚的事情,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宁雅安拼命挣扎,终于突破了他的钳制,站到一旁。

    上官俊彦当然不会怕她的小小威胁:“我很好奇,你会怎样不放过我?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哦!”

    宁雅安一跺脚,想用高跟鞋去踩上官俊彦的皮鞋,没想到,他早有防备,躲过了这结实的一击:“算了,我要回去了,你自便吧。”

    “住哪儿,我送你。”上官俊彦及时拉住她的手。

    宁雅安想拍苍蝇一样拍打他的手:“我自己会回去,不用你送!”

    “好吧,你走吧。”上官俊彦点头说。

    他居然没有用强挽留她?这多少有点出乎宁雅安的意料,她看了他一眼,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便像获得自由的鸟儿一般,飞向不远处的后台。

    上官俊彦看着她离去:“小野猫,我们的游戏还没有结束呢,你等着!”可惜,宁雅安没有听到。

    回到后台,宁雅安快速卸妆,恢复本来的清丽容颜,看着异常红润的嘴唇,心思澎湃,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恶了,总是找机会亲她,下次一定不让他得逞。下次?怎么还想有下次?她不是不希望见到他的吗?

    第十五章继续纠缠一切收拾妥当,宁雅安多了个心眼,怕上官俊彦在前面等着,就偷偷从酒吧的后门走,一看四下无人,她才松懈下来,顺着后巷小路回到正道上。还没站稳脚跟,一辆宝马车就停在了眼前,车灯的光线照得她眼花,司机朝她按响了喇叭,她赶紧退后几步。

    见车子没有开走的意思,她不禁多看了几眼车窗,车窗缓缓下移,露出上官俊彦的脸。这个男人,果然在这里埋伏她。

    “上官俊彦,你还有完没完啦?!”宁雅安上去就是一顿哔哩啪啦:“别以为你有车就了不起,你这个自大狂、臭虫、类人猿!”

    上官俊彦从车上下来:“小姐,大晚上的,你骂够了没有?”

    “没有!不想听你可以走啊,没人拦着你,我又没有让你在这里等我。”面对他,宁雅安的好脾气总是无影无踪的。

    “你这个女人!”上官俊彦又上前一步。

    宁雅安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开始往前跑,她穿的是平跟鞋,跑步没问题。

    上官俊彦反应自然也不慢,追了一段距离,终于一把抱住了她:“如果你想跑赢我,恐怕还要再练十年了,我告诉你,大学时我可是长跑冠军哦。”

    “原来你还上过大学啊?我以为你幼稚园还没有毕业呢。”宁雅安开始反抗:“放开我,快放开我啦!”

    “不放,是不是又想踢我了?”上官俊彦做好了“对抗”准备。

    忽然,宁雅安觉得胃里很不舒服,一股子酒气往上涌:“放开我,我想吐。”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上官俊彦刚松手的一刹那,宁雅安低着头开始狂呕,眼泪、委曲、污物,一齐冒了出来。

    上官俊彦回到车上,取来了纸巾和一瓶水:“不会喝还要逞强,现在知道酒的后劲有多厉害了吧?”

    宁雅安直起身体:“如果你不跟着我,我会这样吗?天下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总要缠着我呢?”

    上官俊彦笑了一下:“天下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把第一次给了我呢?”

    “你还说!”宁雅安把擦了一半的纸巾扔向他:“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也不想啊,有人在我饮料里下药,我,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说着说着,想到自己内心的痛苦和委曲,她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往下落。

    上官俊彦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一个女人的眼泪可以如此汹涌,连续不断,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好了,吐也吐了,哭也哭了,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

    “不要。”宁雅安站着没动。

    “小姐,你想一直站在这里就随便你,这里到了晚上有很多色狼出没的,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上官俊彦转身走向汽车。

    宁雅安正要反驳,包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一看,马上按下接听键:“妈,已经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都这么晚了,你还没回来,妈怎么睡得着啊,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吧。”电话那头是董秀枝虚弱的声音。

    “我啊,我还在路上。”宁雅安的声音特别温暖:“妈,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先睡吧,乖啦。“

    “路上小心点,知道吗?”董秀枝叮嘱的声音。

    “知道,妈,我会小心的。拜拜。”宁雅安挂断电话,鼻子发酸。

    上官俊彦的车子已经开始发动,宁雅安张开双臂挡在了前面,他赶紧熄火,伸出头对她说:“小姐,你这样很危险的,我可不想坐牢!”

    “我改变主意了,送我回去。”宁雅安不由分说,打开了车后门,上到车里。

    “女人真是善变。”上官俊彦无奈摇头:“你住哪里?”

    “你先开车吧,我会告诉你怎么走的。”宁雅安说。

    可能是车里开着音乐很舒服,也可能是自己真的累到坚持不住了,没过几分钟,宁雅安居然在车后座睡着了。

    上官俊彦开了一段路之后,才发现后面没有声响,一回头,就看到宁雅安斜倒着,神情疲惫,他赶紧找地方停了车,从后备箱取出一条毯子,盖在了她身上,自己就坐在她的身边,端详着她的睡颜。

    她的皮肤真的很好,有淡淡柔和的光泽,柔软的唇呈现诱人的粉色,头发又黑又长,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还是那么顺滑的触感。她的呼吸不是很均匀,说明她睡得并不踏实。

    大半个小时之后,睡梦中的宁雅安忽然开始呓语:“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丢下我,我好害怕,爸爸,妈妈,你们快起来呀,别躺着睡觉了。爸爸,妈妈!”睁开眼睛,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做噩梦了?”上官俊彦在一边问。

    宁雅安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我们在哪里?我睡了多久?”

    “我们还在车上,你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上官俊彦回答,刚才看到她嘴里念念有词的,只听得清楚她喊着爸爸妈妈。

    “不到一个小时?”宁雅安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撞到了车顶,一边揉着一边说:“我要马上回去,请你快点开车好吗?”

    上官俊彦想耍无赖:“你说开车就开车吗?”

    “你想怎样?”宁雅安恢复了生气。

    “看你的表现喽。”上官俊彦一双黑眸直愣愣看着她的眼睛。

    好吧,为了早点回家让妈妈安心,豁出去了。宁雅安闭上眼睛,在上官俊彦脸上轻轻碰了碰:“这样可以了吧?”

    “一点诚意都没有。”上官俊彦表示失望:“我没有力气开车的。”

    第二次,宁雅安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上官俊彦依然不满意:“敷衍我是不是?”

    “那你到底想。”

    宁雅安的话还没有问完,上官俊彦的嘴巴就亲了过来,和她来了一个法式湿吻,然后得意得说道:“OK,我马上开车。为了防止你再睡着,*你坐到前面。”

    事到如今,宁雅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只要你尽快把我送回家。”

    很快,车子重新上路。

    为了不让上官俊彦知道自己家到底住哪里,隔了很远,她就要求下车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下车吗?”上官俊彦看着她。

    “很确定。”宁雅安打开了车门:“谢谢你送我回来。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你的父母也会担心的。”

    “他们会在天上看到我的。”上官俊彦隐喻。

    宁雅安愣了一下,唉,他的父母也不在了,和自己一样,不过,自己要比他幸运吧,至少她还有养父养母的爱。也许是出于同情,她居然对他说:“晚安,开车请小心!”

    上官俊彦终于扯出一个笑容:“嗯,收到。”

    直到看不到她的人影,上官俊彦才掏出手机拨通电话:「非凡,这几天应该会有一个叫宁雅安的女人来应聘财务主管,你帮我留下她。」

    终于到家了,里面的灯还亮着,黄色柔和的光芒让宁雅安觉得安心,自从父母发生煤气泄露事故,意外离开自己后,这里便是自己最温暖的家了,时间过得好快,都十多年了,天上的爸爸妈妈还好吗?

    “雅安,你终于回来了!”董秀枝终于看到女儿回来了,这才安心。

    “妈,不是跟你说了吗,不用等我的,我都这么大了。你身体不好,应该早点休息的。”宁雅安扶她坐到了床上。

    “晚饭吃了什么?现在饿不饿?”董秀枝关心得问。

    “妈,我自己会做,不用你*心啦。”宁雅安说道:“你快点睡觉啦,多睡点才会精神好哦。”

    “好,我这就休息。”董秀枝躺下来。

    宁雅安关了房间的灯,轻轻退了出来,一转身,雅兰很不高兴得站在眼前。

    “雅兰,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你也知道晚啊。”宁雅兰用鼻子嗅了嗅:“你喝酒了?”

    “雅兰,明天还有课,快去睡吧,我到厨房煮碗面吃。”

    “这么晚回来你就一点也不惭愧吗?你晚也就算了,还连累妈也不能好好休息。”宁雅兰说道:“你知道吗,我怎么劝她都没用,她非要等你回来才肯睡觉。”

    “雅兰,对不起,我知道,让你和妈担心了。”宁雅安低头说。

    “道歉有个屁用!”宁雅兰狠狠得说:“她是我亲妈,不是你亲妈,你当然可以这么轻松啦。”

    “雅兰,我没有这个意思。”

    宁雅兰斜睨着她:“那你是什么意思?钱呢?你不是说要筹钱的吗?钱呢?”

    “钱?我有。我明天就给妈。”宁雅安说道:“雅兰,我和你一样,都非常希望妈妈可以尽快接受手术,尽快恢复健康,所以,无论我在做什么,都是为了妈妈。”

    “你觉得自己很伟大是不是?”宁雅兰讽刺。

    宁雅安摇头,说:“雅兰,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是你姐姐,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会永远疼爱你,永远把你当作我最好的妹妹。”

    “你不是找了个有钱男朋友吗,从他那里要点钱不就行了。连这点小事你都办不成吗?”宁雅兰损她。

    “不是,我。”

    “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宁雅兰留给她一个白眼:“记得起来做早餐哦,让妈多睡会儿。”

    宁雅安轻轻叹气,走到了厨房,开始烧水做方便面吃。想想妈对自己的好和妹妹对自己的敌意,她的心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一边是亲爱的养母,却在遭受死亡的威胁;一边是亲爱的妹妹,却无法和她好好沟通,她到底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