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东窗事发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12字

    “汤尼,为什么带我来这里玩啦?好吵哦!”宁雅兰挽着现任男友,无限撒娇。

    “这个酒吧很有名的哦。想Happy就要到这种场合来,你懂不懂?”汤尼适应着酒吧里的气氛和光线,身体不由自主得跟着强劲的音乐扭动起来:“宝贝,来,和我一起跳起来吧!”

    宁雅兰倒也配合,跟着节奏和他一起陷入音乐的疯狂里。一道光打到她身上,她本能得躲开去。汤尼的舞跳得不错,一看就是老手,反观宁雅兰,疏于练习,动作不是很娴熟。汤尼觉得无趣,便停了下来,一看台上的舞者,两眼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宁雅兰跳着跳着就发现了他的异常,嘟着嘴嚷道:“你看什么呢?”说着,抬眼看台上的表演者。

    “看见台上这妞了没有?这才叫跳舞!就你这水平,太次,没劲!”汤尼边盯着台上的女人边对身边的她喊着。

    宁雅兰顿时不高兴了,叉腰说:“你们男人都一样,见到别的女人,眼睛都是直的。她有跳得那么好吗?”她用挑衅的目光看向台上,那是一个穿着紫裙的女人,衣着暴露,模样性感,正起劲得跳着舞。看着看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等等,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的声音很轻,汤尼没有听到,就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好像认识这个跳舞的女人!”宁雅兰越看越觉得眼熟。

    “是吗?认识这样的美女你都不介绍给我,你什么意思啊?”汤尼不满地表示。

    “我认识很多美女,是不是都要介绍给你啊?”宁雅兰气呼呼得说,要不是看在他有几分身家的份上,就他那挫样,她连看都嫌碍眼!

    “宝贝,别生气嘛,大家都是出来玩玩的,何必太认真呢!”汤尼搂住了她:“你真认识这个女人吗?”他的两眼放光:“会不会是你的哪个姐妹?”

    经他这么一提醒,宁雅兰如醍醐灌顶,一抹冷笑在她脸上蔓延开来:“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她了,走,我们去教训她!”

    “教训谁啊?”汤尼狐疑得问。

    “你不是要认识美女嘛,我就让你认识认识霉女!”宁雅兰恶狠狠的表情。

    终于,表演告一段落,宁雅安慌兮兮地从台上退场,心绪不定。刚下台,两个人就堵住了她的去路。

    “雅兰,你怎么会在这里?”宁雅安心虚地避开她吃人般的眼神。

    汤尼不知道其中原委,还对宁雅安大献殷勤:“嗨!美女,你的舞很棒哦!”

    宁雅兰一步上前,狠狠睨视着雅安:“你居然还有脸问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跳舞的?”

    “你别问了,我有我的原因,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宁雅安不想在这里将事情闹大,这么做,对自己、对酒吧都不好。

    宁雅兰哼了一声,说:“宁雅安,你简直太无耻了,亏我妈还对你这么好,大晚上的不睡觉也要等你回家,可你呢?你在干什么?在这里当舞女!你还要不要脸了?”

    面对雅兰的声声质问,宁雅安觉得无地自容。这一切都是自找的,她心甘情愿,怪不了别人,雅兰说得没错,她是很无耻。

    “怎么,无话可说了?你说话啊,辩解啊,平时你不是挺能说的吗?”宁雅兰得理不饶人。

    一旁的汤尼终于有了反应:“宁雅兰,宁雅安?嘿,宝贝,她是你姐姐吗?”

    “汤尼,我们走,我不认识这个人,她不是我姐姐,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宁雅兰用鄙视的眼神瞪着雅安:“你想好回去怎么交代吧!”

    “雅兰,你听我说,不能告诉妈的。”雅安顿时慌了,拉着雅兰的手说:“妈的身体这么差,不能再受什么打击了。”

    啪!宁雅兰给了她一个脆生生的耳光:“请你放开你的脏手,你能在这里跳舞,就能陪男人睡觉,我真觉得恶心!”

    这个耳光深深打到宁雅安的心里,她的眼睛瞬间红了:“雅兰,你可以骂我,可以教训我,就是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妈,她真的会受不了的,算我求你了。”

    “求我?哼,说得好听,那你求我呀!”宁雅兰趾高气扬的样子:“汤尼,你看清楚喽,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再美也是个舞女,说不定还是个公主呢!”

    “公主?”汤尼看着宁雅安:“那真是可惜了,什么女人都可以招惹,就是不能招惹吸毒女和公主女,吸毒女会榨干男人的钱,公主女会榨干男人的肾。”

    宁雅兰冲着他媚笑:“这下你知道我的好处了吧,起码我既不吸毒也不是公主。”

    “可是,她看上去不像是公主啊。”汤尼看着可怜兮兮的雅安。

    “雅兰,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把这件事瞒着妈?”雅安冷着心问。

    “你还没求我呢,快点啊,再不求,我可就走啦。”宁雅兰威胁着。

    雅安别无选择,她跪在了雅兰面前:“雅兰,姐姐求你了,不要和妈说,好吗?”

    雅安的低三下四没有获得雅兰的心软,反而让她有了取笑的机会:“哈哈,宁雅安,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嗯,想跪你就多跪一会儿吧,说不定我心一软,就答应了。”

    “雅兰,算了吧,她是你姐姐,好歹给她留点面子。”汤尼开始为雅安求情:“她好你也好嘛。”

    “你是不是觉得她漂亮就心疼了?”宁雅兰对汤尼说:“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去跳舞吧。”

    老板娘安排的其他女孩开始上台跳舞,场面又一次热烈起来,汤尼不再说什么,他的整个心思都回到了舞池里,她们是姐妹,就让她们说个够吧。

    宁雅兰看着下跪的雅安:“我真不明白,我们家哪里亏待你了,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喜欢在酒吧当舞女。我警告你,以后别和人说我是你妹妹,你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难堪呐,看你现在这身打扮,如果妈看到了,真的会被你活活气死的。”

    “我知道,所以,不管怎么样,你不能告诉妈。”雅兰的任何话语她都可以忍受,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让妈妈受苦。

    “你在我面前,总是摆出一副姐姐的高姿态,那现在呢?”宁雅兰笑了起来:“唉,真是解气啊。”

    “雅兰,我知道,在你心里,你一直不把我当姐姐,没关系,我的一切本来就是你的。”雅安站了起来:“我要去换衣服了,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我有答应你什么吗?”宁雅兰双手一摊。

    宁雅安觉得心寒。她在心里叹了一声,纸包不住火,该来的还是会来,这么一想,她反而想开了,说:“算了,随你吧。对了,他是你男朋友吗?”

    “你管我!”宁雅兰不给她好脸色:“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男朋友吧,他是不是也被蒙在骨里?叫陆轩,对吧?”

    宁雅安看出了她的意图:“雅兰,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你来命令我,我该做什么!就这样,你看着办吧。这里的空气不适合我。”宁雅兰说完就走。

    宁雅安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泡在了冰水里。

    “蓝蓝,下一段又该轮到你了,休息够了吧?”可恶的老板娘就来催命了。

    “没问题,我马上去换衣服。”宁雅安强颜欢笑。

    “乖哦。”老板娘放心得走了。

    宁雅安回到更衣室,她真想大哭一场!可是,现在必须忍着,忍着,她紧紧握了握拳头,藉此给自己继续表演下去的勇气。

    夜已深了,宁雅安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灯依然亮着,一进门,见妈妈坐在椅子上,神情严肃,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药吃了吗?”

    “雅安,都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董秀枝面无表情得问,完全不是平日温暖亲切的样子。

    雅安不敢看她的眼睛,随意盯着别处说:“我刚从同学家回来,是同学帮我送回来的。”

    “什么同学这么过分,都快十一点了才让你回家。”董秀枝说。

    雅安渐渐镇定下来,为她倒了一杯水:“我们聊得开心,就忘了时间,妈,喝点水吧。”

    董秀芝接过杯子,一下子就扔到了地上,尖锐的玻璃破碎声划破夜晚的宁静:“雅安,妈妈没有想到,你也开始学会撒谎了!”

    “妈,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好。”宁雅安试图安慰她:“你听我说好吗?你不能生气的。”

    “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善良的孩子,现在怎么会喜欢到酒吧去做舞女了呢?”董秀枝的眼泪无声得流了出来:“你真想气死我吗?”

    扑通,宁雅安跪了下来:“妈,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能力医治你的病,所以,所以我才会想到这个方法去挣钱的!”她也陪着一起流泪。

    “什么?你是为了我的病才去酒吧跳舞的?”董秀枝原本就无血色的脸此刻显得更加苍白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