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无奈抉择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70字

    面对母亲的询问,宁雅安哭着点头,说道:“嗯,我没有本事,找不到来钱更快的办法了,我会跳舞,就去酒吧那里求老板娘给我一个机会,她人很好,什么条件都答应,只要我跳一个月,就给我二十万。”

    董秀枝苍白着脸说:“我宁可死,也不用你跳舞挣来的钱,雅安,明天你就去和酒吧老板娘说,你不去跳了。”

    “不行,这样,我会拿不到钱的。”宁雅安为难了。

    董秀枝想给她一巴掌,手到了半空,又停住了:“算了,我不打你,我打我自己!”说着,开始把拳头抡向自己:“是我没用,是我拖累了这个家,是我没用,我不该生这花钱的病!”

    “妈,你不要这样!妈,我求求你,你不要这样打自己!”宁雅安的眼泪扑簌簌往下落,按住了她的手:“好,我答应你,我不去酒吧跳舞了,真的,我答应你!我会另外找工作挣钱的,对了,妈,我有工作了。”

    董秀枝停住了手,吸着鼻子问:“你有工作了?什么工作?该不是哄我的吧?”

    宁雅安也止住眼泪,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是,我没有哄你,我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找到了工作。”

    “酒店?”董秀枝的脾气又上来了:“你还没学乖吗?你。”

    “妈,你听我说完啊,”宁雅安接着说:“你别想歪了,我是去那里做财务人员的。”

    “真的?”董秀枝看着她认真的眼睛:“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宁雅安说道:“这家酒店看到过我的简历,觉得很满意,就让我去应聘,我今天上午就去过了,他们已经决定录用我啦。”

    董秀枝转悲为喜:“太好了,这样哦,你一毕业就有工作了,真的太好了!”

    “妈,你放心吧,你只要安心看病就可以了。钱方面我会想办法的,而且爸爸也在外面拼命挣钱啊。”宁雅安已经平静下来。

    “晚了,去睡吧,明天记得抽空去酒吧把工作辞了。”

    “嗯,我会去的。”宁雅安说:“雅兰人呢?”

    “她应该已经睡着了,我也该去睡了。”

    “来,我扶你回房间。”宁雅安搀扶着董秀枝进了房间。

    宁雅兰的房门没有关严,她们的谈话她听得一清二楚,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她觉得心有不甘,忽然,她笑了笑,一个主意在心中成形。宁雅安,你等着瞧吧。

    回到自己房间的宁雅安,一下扑到了枕头上,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不仅是因为妹妹的不懂事,更因为自己的无能。

    哭够了,也累了,她这才想起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做,事到如今,酒吧的薪水怕是要保不住了,所以,她要争取另外一个。宁雅安从包包里取出那张十万块的支票,支票背面有一个电话号码,是那个可恶的男人留的,她用手机打了过去。

    电话嘟嘟响了几声,就接通了:「喂,哪位?」

    宁雅安重拾心情,吸吸鼻子,对着电话说:「我想过了,和你做这个交换。」

    「很好,我知道你会打这个电话给我的,唉,终于想通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有磁性,而宁雅安却觉得这个磁性的声音充满了嘲讽味:「你不用太得意,等我发了薪水,我会把钱都还上的。就这样。」她主动挂断了电话,却想象着那头的他现在一定是露出了得意万分的笑容。

    一夜没怎么睡好,宁雅安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课,静香刚见了她,就问:“雅安,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

    雅安存心隐瞒:“可能是太晚睡的缘故,没事的。”

    “马上要毕业了,又要考试,好烦哦。”静香对她说:“雅安,每次到了要考试的时候,我就会特别羡慕你。”

    宁雅安觉得好笑,问:“为什么?”

    “每次考试前,你好像都不用复习似的,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可是结果一出来,你总是排在最前面,也难怪钱佳佳那种女人会嫉妒你,连我都想搞清楚,你到底是怎么在学的。”

    “你呀,总是喜欢临时抱佛脚,抱佛脚的人多了,你说,佛祖会保佑谁呢?”宁雅安逗趣。

    “是,我明白,知识要靠平时的积累,可是做起来真的好难哦。”

    “别担心,我们可以一起毕业的。”雅安为她加油打气:“只要你快马加鞭一下。”

    “不说这个扫兴的话题了。”静香轻声问雅安:“你和那个陆轩到底怎么样了?那天,他那么对你,换成是我,我就和他分手!”

    “他约了我中午见面,好像要给我一个惊喜。”雅安说。她对他还是充满了愧疚,他能主动道歉,这就够了,起码他的心里还是有她。

    “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儿去?我怕他没安什么好心。”自从上次在餐厅发生吵架事件后,静香对陆轩的人品持着怀疑态度。

    “不用啦。”雅安摇头:“他是我男朋友,我还是多少了解他的。”

    静香正想着该不该把发现丝袜的事告诉雅安,上官俊辰就跑着出现了。她的心思顿时都转到了这位帅哥身上:“早上好啊,上官同学。”

    上官俊辰神清气爽的样子:“早上好,你们才来上课啊。”

    “是啊。”静香看他一身运动服:“你在锻炼身体吗?”

    “没错。”上官俊辰抹去额上的汗水:“我家人说过,想要保持头脑的冷静和智慧,先要保持健康的体魄。”

    “嗯,你的家人说得没错,快赶上至理名言了。”宁雅安看着他说。

    上官俊辰说道:“我只是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我还要回去换衣服呢,走了。”

    “拜拜。”雅安冲他摆手。

    见上官俊辰跑开了,静香才问:“雅安,你觉得上官俊辰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宁雅安问,一转念:“你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自己的心思被看穿,常静香的脸瞬间就红了:“哪有,你别瞎说。”

    “俊辰有告诉过我,毕业后他会去意大利继续学习绘画。”雅安说。

    静香觉得不对劲:“俊辰?诶,宁雅安,你太不够朋友了,什么时候你们俩个变得这么亲密啦?”

    “什么亲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好不好?”雅安详装生气:“常静香,原来我在你心中是个见异思迁的人吗?”

    “哦,Sorry啦,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哦。”静香真怕她生气:“生气老得快!”

    宁雅安笑了起来:“放心,我还想多美几年呢。”

    “那是,像你这么美若天仙的,多出来走动走动,美化环境的哦!”常静香索性开玩笑。

    雅安听了,咯咯笑了起来。

    结束上午的课,宁雅安径直走向校门口,果然,陆轩正在跑车里等她,看不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坏。见她来了,从车上拿出一束玫瑰花:“雅安,这花送给你,开心了吗?”他心里有个计划,今天必须实施。

    “谢谢,这花真漂亮。”雅安说,不过,她最喜欢的是香水百合。

    “准备好了吗?”陆轩问,嘴角有抹不易察觉的笑。

    “什么?”宁雅安不明所以。

    陆轩的手里多了一条丝巾:“我要带你去个地方,但是,先得蒙上你的眼睛,这样才更惊喜嘛。”他解释。

    宁雅安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上了车,被蒙上了双眼。车子立即开动了。

    创世国际大酒店内,上官俊彦刚从顺泰的办公室回来,想在酒店里用午餐,他上了电梯,里面有两个年轻人正在说话:“范震,你说,陆轩这次能成功吗?”

    “当然能。隆威,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拍下来。”范震说:“放到网上去,点击率不要太高哦。”

    “陆轩这小子,这次算钓了条大鱼。一看那个宁雅安的样子,就是个处女。”隆威兴致很高:“光想就让人激动啊。”

    “不然你以为呢,如果是辆公共汽车,犯得着这么折腾吗,多没意思。”范震揽着他的肩膀说:“我们就等着看血脉喷张的好戏吧。”

    “哈哈,宁雅安,光名字就这么淑女,我好期待哦!”隆威笑着说。

    上官俊彦不露声色得听着他们聊天。宁雅安?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这个女人,被人卖了可能都还不知道吧?

    电梯停在他们要的楼层,上官俊彦跟着他们出了电梯,直到他们打开其中一间房门走了进去,他才悄悄离开。

    很快,陆轩领着宁雅安站在了酒店门口,他拿掉了丝巾:“雅安,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雅安心里猜的没有错,陆轩果然带她来了创世国际大酒店,但表面上,她还是装出很惊讶的样子:“陆轩,你干嘛带我来这里,吃饭吗?很贵的耶。”

    “你和我上去就知道了。”陆轩拉住了她的手,生怕她跑掉似的。

    宁雅安心里开始犯虚,她知道他开了个房间,又很急切的样子,她不由自主得往那方面想了:“陆轩,我们还是走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走?我好不容易把你带到了这里,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陆轩变得有些可怕。

    宁雅安害怕了,她想求助,可周围没有喜欢多管闲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