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缠绵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21字

    宁雅安稀里糊涂下对上官俊彦所说的每一句话,她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有多危险,但是,上官俊彦是清醒的,非常清醒。喝过类似兴奋剂后的她完全是被药物控制着,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无心之举。

    可就是这些无心之举,让上官俊彦逃不过内心的激动和情欲。现在的宁雅安就像一朵妖媚而无害的罂粟花,一旦沾染上,就再也别想放开手了。

    宁雅安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对仍在开车的上官俊彦上下其手:“你的身板好硬哦,好结实!”

    上官俊彦一手开车,一手抓住了她的手:“你惹了我,你可别后悔!”

    “嗯,我不会后悔的,哈哈哈。”宁雅安自顾自笑着。

    “晚上你有喝什么吗?”上官俊彦看着她绯红的脸,此时的她,模样诱人得想让人一口吞下去。

    宁雅安费力想了想,说:“我觉得口渴,就喝了一杯温开水。”

    “然后呢?”上官俊彦看着她问。

    宁雅安嘟了嘟嘴巴:“然后我又上台跳舞,觉得好兴奋,我想Happy!”她又兴奋起来。

    上官俊彦直摇头,这个女人,身处酒吧这种复杂的地方,居然真的连一点防备心都没有,该说她是单纯还是愚蠢呢?

    “来嘛,我们玩亲亲!”意识不清醒的宁雅安说起了不可能会说的亲密话:“你在干什么啊?”

    “我在开车。”上官俊彦耐着性子说:“宁雅安,你知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玩火?”

    “玩火?呵呵,什么是玩火啊?我没有在玩火啊,我想快乐,我想Happy!”

    上官俊彦加大油门向前开,如果不抓紧时间,他真的会在车上把她给吃了的。终于,创世到了,他抱着已经显得急不可待的宁雅安上了直达总统套房的电梯。

    一进门,上官俊彦刚放下宁雅安,她就像一条蛇缠住了他,主动用舌尖挑逗着他的感官,湿滑的感受从他额头到鼻梁,然后再到嘴唇,虽然生涩,却是引起欲火无数。上官俊彦立即化被动为主动,开始热烈回吻她,并动手脱她的舞衣。宁雅安有样学样,解开了他的上衣。

    热切的情欲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席卷而来,两人一路从门边辗转缠绵到了大床上。宁雅安双眼迷离,兴奋莫名,只是一味得想要得到更多的爱抚和刺激。上官俊彦当然没让她失望,迅速在她全身点燃一簇又一簇的小火苗,唇舌所到之处,无一不引起她的阵阵娇嗔。

    “你觉得快乐吗?”上官俊彦喘息着问,他的大手灵活得沿着她平滑的腹部而下,顺利找到秘密的源泉之处,她的身体已经彻底为他打开,准备好了正在迎接他的进入。而他也早已蓄势待发。

    “我,我想,想要!”宁雅安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攀附着他,等待他带给自己更大更多的快乐。

    上官俊彦顺利进入她的身体,她的紧致和温暖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随着他不停的动作,宁雅安在她身下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而她的这种反应更加刺激上官俊彦奋力向前冲,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将两人紧紧包围,终于,他释放了自己所有激情,而她,随着他一起到达无与伦比的快乐天堂!

    十分钟后,意犹未尽的上官俊彦又一次向宁雅安发起勇猛的攻击,将她的所有甜美、妩媚、羞涩,统统收入自己的怀抱和身体里。

    看着宁雅安满足、安逸的睡颜,上官俊彦心里异常满足。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因为面对其他女人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他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她呢?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值得深思。

    天色大亮的时候,宁雅安才醒了过来,昨晚的一切模糊得闪现在脑海里。怎么会这样?昨晚的自己完全不是真正的自己,如此的肆意妄为、如此低级、如此下贱!对方是谁?她完全记不清他的脸。环顾四周,熟悉的环境令她恍如在梦中。

    刚冲完澡,上官俊彦只围着浴巾就出来了,傲人的伟岸身材暴露在宁雅安面前:“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头痛?”上官俊彦擦着自己的头发,性感到无以复加。

    宁雅安刻意回避他的目光和身体,心中复杂极了。为什么每次搭救她的总是他?她记得当时有个胖男人上台来骚扰自己,后面的画面就有点模糊了。反过来想想,还好是他,如果是别的男人,她更会接受不了的。这次是自己主动“勾引”的他,她该用哪种态度来面对他呢?

    “怎么不说话?”上官俊彦扯了扯被子,她的春光顿时外泄。

    宁雅安赶紧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只露出一个头:“我还能说什么?我该说什么?”

    “什么都可以说啊,今天心情很好,今天天气真不错。”上官俊彦有意逗她:“如果你还是这种半死不活的表情,我就立即掀掉被子。”

    “你总是这么无聊吗?”宁雅安瞪大眼睛,牢牢攥住被子:“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理我。”她扭头。

    “小姐,这里是我的住处,一切由我说了算,对你这种不知感恩的女人,就是要来点强硬的。”上官俊彦光着上身扑了上去:“我说过,玩火只能是自焚!”

    鼻尖充斥着清新的香皂味,宁雅安无处可躲,只能任由他和自己面对面:“昨晚的一切,很抱歉,我们都忘了吧!”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上官俊彦忽然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晃得人心慌:“这是什么话?”这个女人真有点特别哦。

    “听不懂就算了,我要起来了,请你让开!”宁雅安低头说,她尽量不去看他结实的身体。

    “原来你还会害羞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变成欲女了。”上官俊彦好笑得看着她:“我有这么可怕吗?”

    “别以为我们有两次这种关系,你就可以对我予取予求,请你让开,我要洗漱上课去!”

    “你想光着身体去上课?”上官俊彦提醒:“还是穿着昨晚的舞裙去学校炫耀?”

    宁雅安这才想起,自己的包包、手机和雅兰的裙子还放在酒吧里,最关键的是,昨晚又没有回去,恐怕妈妈急得整晚没睡了:“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

    “干什么?报警吗?已经迟了。”上官俊彦说着起身去拿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

    宁雅安趁机套上了上官俊彦放在旁边的浴衣,接过他递来的手机,赶紧给妈妈打电话:「妈,昨晚你睡得好吗?」

    传来董秀枝焦急的声音:「雅安,你在哪里啊?昨晚怎么没有回来?打你电话也关机了。」

    「妈,我没事,昨天是我在酒吧最后一次跳舞,老板娘要我跳得久一点,我看实在太晚了,就要求老板娘给我安排房间住了一晚,手机没电了,来不及充。」宁雅安违心骗着妈妈。

    「真是这样吗?」

    「真的,妈。我要去上课了,今天我会早点回去,见面再说吧。」宁雅安挂了电话。

    “想不到你说起谎话来能这么镇定,这是不是女人惯用的伎俩?”上官俊彦笑看着她。

    “想讽刺就说吧。”宁雅安起身走向洗手间,忽然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说来听听。”上官俊彦开始穿衣服。

    “我的东西都还在酒吧里,我再也不想回到那里去了。”宁雅安说道:“你可以帮我取回来吗?”

    “要我帮忙,你拿什么谢我?”上官俊彦问。

    “算了,不帮就算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宁雅安挺直了背进了洗手间,瞬间,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趴在洗手盆上干呕起来。她觉得自己实在有够脏的!

    宁雅安还没洗漱完毕,上官俊彦就开门进来,将一套衣服仍到她身上:“算你运气好,上次买了两套,下次可就没有这么走运了。”

    宁雅安冲他感激一笑,不管两人是什么关系,他在帮自己是事实。很快,她穿戴整齐,被*着吃下早餐,和他一起出门。

    这次,她执意不让他送。上官俊彦也不勉强,开车去了夜夜欢酒吧,去完成她交代的事情。而宁雅安,坐上定点校车回了学校。

    一进校门,宁雅安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走过她身旁的人好像都在对她指指点点的,或者在窃窃私语。她想起上官俊彦说过的话,难道真是陆轩在搞什么鬼?

    “你们别看了,这不是真的,这是诽谤!“常静香义愤填膺得撕扯着贴在墙上的不堪入目的照片:“这是合成照片,你们不能相信啊!”

    “静香,发生了什么事?”宁雅安冲到静香面前,虽然这么问,但她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了。

    一见到雅安,常静香整个人都慌了:“雅安,你别看这些照片,你会疯掉的!”她用身体遮挡着不让她看:“我们还是回教室吧!”

    宁雅安拉开静香的手,看着墙上的照片,仿佛血液就此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