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不平静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6本章字数:3010字

    还在睡梦中,宁雅安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闭着眼睛就接听:「喂?谁啊?这么早,扰人清梦!」

    「听着,我想和你见面,越快越好!」

    「你谁啊?」宁雅安显然还没有清醒,终于,她听出了对方的声音:「难得我今天休息,你就放过我吧。」

    「不行,我有东西给你看!」

    「对不起,我没兴趣!」

    「如果你不到创世酒店来找我,那我只好过去找你了。就这样。」

    上官俊彦,你太过分了!宁雅安边嚷边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以为自己是她的什么人?总是用这种霸道的口吻命令她。被他这么一气,睡意顿消,索性起床呼吸新鲜空气。

    董秀枝醒得更早,已经在屋外浇花了。

    “妈,这么早你就起床了,多睡会儿嘛。”宁雅安接过她手里的花洒:“来,我来吧,我好久没照顾这些花花草草了。”

    “花草和人一样,都有自己的生命,我自己生病可不希望它们也和我一样,早上空气好,对我有好处。”

    “妈,雅兰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宁雅安边浇水边问。

    “不知道,我去她房间看看。”董秀枝走向女儿房间,不一会儿就匆匆出来了:“雅安,你妹妹的房间里没人,昨晚可能没回来。”

    “怎么会?”宁雅安也进去看,果然没人:“妈,雅兰回去哪里呢?”

    董秀枝也慌了:“唉,真是的,好不容易你回家了,她又不知去向!”

    宁雅安安慰母亲:“没事的,妈,雅兰比我聪明,她应该懂得保护自己的,说不定在哪个女生家里留宿呢!”

    “唉,女儿大了,看不住了,以后我也不管你们了,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知道分寸就好。”董秀枝说:“对了,今天你放假,有什么想做的?”

    宁雅安想了一下,就说:“妈,我想去创世酒店,已经好几天没去了,那里的老板说过,我随时都可以去的。”

    “好,你去吧,我会照顾自己的。”董秀枝说。

    “那你要在家里好好的哦,按时吃药,我会很快回来的。”宁雅安说:“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怎么好像你变成了我的妈妈。”董秀枝开起玩笑。

    “那好,我去做早餐,顺便多做点,万一雅兰回来也可以吃点。”

    董秀枝看着这个女儿进门,这么贤惠孝顺的女儿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雅兰的个性她这个做妈的最清楚,根本比不上雅安温柔贤淑,可怜这孩子十岁就失去了亲生父母,如果他们还在,一定培养得更出色。

    到了创世酒店一楼,宁雅安又有点犹豫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听他的话,他上官俊彦又不是她的领导,她有必要这么乖乖就范吗?但转念一想,他好像也不是很坏,除了偶尔露出色迷迷的样子,其他时候还是可以忍受的。终究,她还是上去了,到了总统套房门口。这里,对她来说已经熟门熟路了,真是讽刺啊!

    上官俊彦正在看电视,超大的背投给人在看电影的感觉:“坐啊,马上有好东西给你看!”

    宁雅安不太明白他的话,但是还是乖乖坐了下来。很快,电视上开始播放新闻。

    “你要我看什么?新闻吗?”宁雅安盯着电视屏幕问。

    “嘘!别说话,应该很快就到了!”上官俊彦让她噤声。

    看着看着,宁雅安的双眼不禁睁大了。电视上正在播这样一条新闻:昨晚,警方接到匿名电话,说在夜夜欢酒吧有毒品交易,该酒吧还暗中提供色情服务,警方前去检查,果然情况属实,警方立即端掉了这个贩毒色情窝点,也提醒其他消费场所,引以为戒!

    画面中出现被抓的陆轩,还有狼狈不堪的老板娘!

    宁雅安顿时明白过来:“这个匿名电话是不是你打的?”

    上官俊彦不答反问:“怎么样?精彩吗?有没有很解气的感觉?”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陆轩身上的毒品是不是你放的?”宁雅安看着他的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真的搞不懂他的想法。

    “我只想告诉你,善良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做人必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夜夜欢的老板娘在你眼里是好人吗?”上官俊彦很想给她洗洗脑。为什么有人伤害她,她还能表现得如此若无其事?如此平静?

    “虽然她有不对的地方,可好歹她肯帮我,好歹她也要维持很多人的生计!”

    上官俊彦说:“那陆轩呢?他差点强暴你,甚至想公然将*视频放到网上。”

    “他是很可恶,我也想狠狠教训他,但你有什么权利以暴制暴?”宁雅安激动起来:“你不是上帝,不是法官,不能拿别人来开玩笑!”

    “宁雅安,你脑袋里装得什么啊?真是愚蠢的可以!你以为你放过他们,他们就会感谢你吗?你错了,大错特错!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去伤害更多的人!”

    “那也不能陷害人呀!”宁雅安反驳:“其实你和他们都一样!”

    上官俊彦却呵呵讥笑:“原来我在你眼里,和他们没有分别?”为什么他会心有所动?

    是不是她的话太过极端了?宁雅安分明看到他受伤的眼神:“你怎么让我相信你和他们不一样?”

    上官俊彦忽然笑得很放肆:“你放心,我会让你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起码你的身上留下过我的痕迹!”

    宁雅安的脸如他预期般红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你少自以为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彻底不在乎了!”

    “是吗?真的不在乎了吗?”上官俊彦出手如闪电,抓住了她的身体拉进自己怀中,像狂风暴雨一般索取她唇上的甜美,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他就是要掠夺、就是要告诉她,他是曾经占有过她的男人!

    宁雅安居然显得格外冷静,她大睁着双眼,就像体会一个耍无赖的孩子在极力证明自己的存在。

    感觉到她的默默忍受,上官俊彦吃瘪,停止了动作:“走吧,爱干嘛干嘛去,立即消失!”

    宁雅安求之不得,也不说话,直接出了总统套房,她捂着自己的嘴唇,如释重负。她不是没有感觉,她是不能有感觉。

    宁雅安没走几步路,迎面碰上了简非凡:“老板,你好!”老板和里面那位是朋友,这个她知道。

    “宁小姐,来找我朋友吗?怎么不进去?”简非凡对她礼貌地笑笑,悄悄将报表资料背在身后。对外,他才是老板,自然不能泄露任何机密。

    宁雅安才不想刚出来就又进去:“我今天来是看看能做些什么事,你们聊吧。”

    简非凡很随和,也不勉强:“那你去财务部找马啸伟,他会告诉你能做些什么事。”

    “马啸伟?好的,谢谢。”宁雅安也不多说废话,径直道谢离去。现在,她要离里面那个男人远点。

    简非凡敲门而入:“我的大老板,什么时候看上自己的女职员了?这就是你介绍她来创世工作的原因吗?”

    上官俊彦已经从个人情绪中拔了出来,见他进来,坐到了办公桌旁:“你进来不是为了打听我的私事吧?”

    “我是代打的老板,没那么八卦!“简非凡将手中资料往桌上一放:“请看一下这个月的营业额!”

    为了彻底掩人耳目,除了杰森,简非凡是唯一向上官俊彦直接汇报饭店营业状况的人,必须亲力亲为,而且资料都采用纸面资料,看过即作罢。

    上官俊彦极其认真地看着报表上的每一个数据和分析报告:“这个月的营业额与同期相比有百分之五的提高,应该是婚宴占了一定的比例吧?”

    “没错,现在我们饭店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中层家庭也想着将喜宴办得更风光更气派,这营业额自然就上去了。”简非凡简单解释。

    “下个月有什么大型酒会?如果有,赶紧让他们准备起来,五星级酒店必须有六星级的服务品质。”上官俊彦严肃得表示。

    “有一个酒会你一定想不到。”简非凡说道。

    “是什么酒会?”上官俊彦随口问。

    “顺泰房地产成立三十五周年庆酒会!”简非凡多少也知道上官俊彦与顺泰的恩怨,但具体怎么样,他不是很清楚。只要俊彦不肯说,他也不会主动过问。真正的朋友就是要默默给予对方支持和帮助,而不是去揭对方的疮疤。

    上官俊彦多少觉得有些意外:“顺泰把周年庆交给创世来办?”他摸着下巴说:“那我们就好好办。”不管上官漠是有心还是无意,事关创世和顺泰的声誉,他两边都要顾及到,一点都不能马虎。

    “到时候你也会出席吧?顺泰的业绩在行内口碑不错。”简非凡说:“这两年,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

    “当然,这种场合怎么少得了我这个董事呢?我不仅要出席,更要令人印象深刻。”上官俊彦的双眼冷到没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