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庐山真面目

    更新时间:2018-09-05 15:40:40本章字数:2005字

    盛湘过去衣柜换衣服,叶夏至也停下了画笔,转头看向盛湘,笑着道,“你都多久没跟男人讲电话了?这样蛮好的,我听着都觉得温馨。”

    盛湘扭头,冷眼看着叶夏至道,“你们够了啊。”

    叶夏至一脸虔诚地回道,“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景小媛走到叶夏至身边,抱着肩膀看着盛湘道,“多少男人想约你吃饭,简直比登天还难,你看你跟奇葩这饭局约的,一场连着一场,两人一个肠胃炎一个胃肠感冒,顶着病还去约会呢,真是轻伤不下火线,值得我们佩服。”

    盛湘倚靠在衣柜门边,斜睨着景小媛和叶夏至的方向,出声道,“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自己单身单疯了,就开始琢磨起我了?奇葩比我大了十一岁,我叫他叔都可以了,你们两个竟然能把我们想成一对?”

    景小媛眸子微瞪,出声道,“大十一岁怎么了?你才十八岁,他也才二十九而已,男人要成熟一点才懂得疼人,你看你一说自己得了胃肠感冒,他立马说要来送药,这多知冷知热的啊。”

    盛湘懒得跟景小媛纠结这种事情,她瞪了一眼,然后道,“谁都可能,奇葩你们就想都别想了。”

    说着,她脱下了身上的阿童木睡衣,换上了一件大红色的宽带背心,下身穿了条白色的牛仔短裤,脚上是白色的帆布鞋。

    景小媛见状,不由得打趣道,“呦,孤男寡女的,你穿这么少,这样真的好么?”

    盛湘连头都没回,只见她左臂一抬,下一秒,她换下的睡衣已经罩在了景小媛的脸上,景小媛吓了一跳,不由得伸手抚摸着心脏。

    盛湘侧头瞥了她一眼,然后道,“你再说,下次就是板砖。”

    盛湘去到洗手间,站在镜子前面,整理自己略显凌乱的长发,她有一头乌黑亮丽如瀑布般的好头发,但是手残,不会打理,除了扎个马尾辫之外,就是披散着。

    外面天气闷热,盛湘不想披散着头发,她拿着头绳认真的想要梳好一个马尾辫,但是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梳来梳去,怎么都弄不好。

    叶夏至出现在盛湘身后,看着一脸焦躁的盛湘,叶夏至从她手上拿过头绳,然后道,“大夏天的,你能别这么焦吗?越焦越热。”

    盛湘皱眉道,“明天干脆剃个秃子好了,烦死了。”

    叶夏至想象着盛湘剃成秃子的模样,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站在盛湘身后的小椅子上面,然后居高临下的替盛湘梳了个鱼尾辫。

    梳完头之后,盛湘看了眼腕表,然后道,“我先下去了。”

    不知何时已经换好衣服的景小媛出现在盛湘面前,盛湘看着她那副鸡贼的模样,不由得挑眉道,“你干嘛?”

    景小媛眯着眼睛,笑着回道,“我们跟你一起出去。”

    盛湘道,“你们出去干什么?”

    景小媛道,“我们还从来都没见过奇葩的真实面目呢,今天正好,看个真容。”

    盛湘闻言,不由得白眼道,“神经。”

    景小媛道,“你放心,绝对不会打扰到你们,我们两个躲在一边偷偷看。”

    正在盛湘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前一秒刚帮她梳完头,这一秒已经换好白裙子的叶夏至从盛湘身后走出来,她拿起包包,对景小媛道,“我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盛湘简直无语,论女人的好奇心有多重,如果一个女人快要死了,你在她耳边说一半的八卦,保管她能坐起来,多活半个小时。

    盛湘,景小媛和叶夏至一起并肩往外走去,在快到大门口的时候,景小媛和叶夏至自动的跟盛湘分开,盛湘看着两人鬼鬼祟祟的躲到了门口一棵树的后面,她心中暗道白痴,不想跟她们两个一起丢人,她索性距离她们远了一些。

    在大门口等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只见前方马路处,打左转向逐渐驶来一辆黑色的车子,车子慢慢的停在了盛湘的身前,车窗降下来,是程穆烽。

    程穆烽穿着一件浅灰色的休闲外套,下身是同颜色的裤子,柔顺的黑色发丝之下,是一张俊美到带着十足杀伤力的面孔。

    盛湘发现,他今天没有戴眼镜,而那双黑色的眸子在没有遮挡物的隐蔽下,看起来越发的勾人魂魄。

    盛湘不过是跟程穆烽对视了一眼,心底忽然跳漏了一拍。

    程穆烽坐在车中,看着盛湘道,“上车。”

    盛湘迷糊了一下,刚想绕过车身上车,但是余光一瞥,几米之外的树后,景小媛和叶夏至猫在那里,尤其是景小媛,手舞足蹈,盛湘看了一眼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程穆烽坐在车里面,景小媛跟叶夏至根本看不到。

    动作微顿,盛湘硬着头皮,转回到驾驶席的位置,站在车边,她看着车中的程穆烽道,“你不想看看我的学校吗?”

    程穆烽侧头看了眼枫林大学的校门,然后道,“看了,怎么了?”

    盛湘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强咽下一口气,她一字一句的道,“我说,你不想下车来,进去看看我的学校吗?”

    程穆烽抬眼看着盛湘,两秒之后,他薄唇开启,出声道,“你们学校有什么是外面看不到的吗?”

    盛湘眼球微转,随即道,“你看了就知道了。”

    程穆烽虽然不知道盛湘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推开车门,长腿一迈,下了车。

    不远处站在树后的景小媛和叶夏至一看,顿时就震惊了。

    前者荷尔蒙瞬间失调,后者也是跟着浑身一麻。

    景小媛一眨不眨盯着盛湘身边的程穆烽,半晌,这才压低声音道,“我靠啊,怪不得盛湘跟他约吃饭约得这么勤快,如果我是她,我恨不得约……”

    叶夏至咻的侧头看向景小媛,出声问道,“约什么?”

    景小媛咳了一下,然后道,“你想什么呢?”

    叶夏至美眸微挑,出声道,“我什么都没想,谁知道你想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