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章 飘忽浪蝶的踪影

    更新时间:2018-09-06 09:15:25本章字数:3856字

    龙野和任婧婧到达子午亭的时候,周围尚是空无一人。亭中只有石桌一张,石凳两个。任婧婧奇道:“明日正午他们才会在子午亭碰面,你这么早来干嘛?”龙野笑道:“我并没有叫你跟来啊,你来做什么?”

    任婧婧脸色一红,把眼一瞪道:“这路是你家的?我愿意来就来,不来就不来,你管得着吗?”龙野一笑,不再答话,只是在静静的查看周围的形势。突然伏在崖旁侧耳倾听。任婧婧恍然大悟道:“啊,你要先查看周围的地形,看哪里方便埋伏,是也不是?”龙野微微一笑。

    任婧婧道:“这子午亭建在十分险峻的地方,三面均是悬崖峭壁,只有一条路可通,你要怎么埋伏救人。”龙野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打算埋伏了,没办法。”任婧婧一怔,有点失望道:“你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

    龙野双手一摊,苦笑道:“你看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地方躲藏,怎么出其不意的救人,宋无咎他们不选别的地方,偏偏就选在这个子午亭,可见对这个地方早就已经了如指掌了。看来他们也不怕沈霸天事先派人来侦察地形,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办法隐藏。”任婧婧点头道:“是啊,他们也不怕姓沈的打埋伏战。”龙野道:“人同此心,意同此理。宋无咎他们都是老江湖,不会打没有把握之仗。”任婧婧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龙野道:“你有没有听过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任婧婧把嘴一撇道:“你当我没有读过书吗?我自然懂,怎么,你要如何把自己置于死地而救人啊,龙大侠。”龙野微微一笑道:“就是这样。”身子突然往前冲,跳下悬崖。这一来,只把任婧婧吓得魂飞天外,忙往前去拉他,却哪里还来得及?但见龙野的身子冲开云雾,直往深谷中坠了下去。任婧婧哭了出来:“傻瓜,傻瓜,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顿时心乱如麻:“怎么办,怎么办,找爷爷去,他一定有办法,可是爷爷神龙见首不见尾,去哪里找?不如我就在这等着,看看他会不会上来,可万一他上不来的话该怎么办?”又转念一想:“他怎么这样想不开,说跳就跳,是不是他脑筋有毛病,还是他心里有很多伤心事,早萌死志。”见面还不到一天,龙野居然就丧身于此。他要不是认识自己,说不定就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了。莫非自己真的是一个灾星,听爷爷告诉过自己,母亲在怀自己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母亲后来生她的时候也难产而死。以前就是在别人的白眼中长大的,别人都认为她是一个灾星,克死了父母,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她虽然有爷爷的百般疼爱,可是在她少女的心中,仍然觉得有些许惆怅,从小就觉得欠缺了点什么。

    任婧婧胡思乱想了一阵,越想越是伤心,眼泪不由自主得落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正在伤感之际,听到背后有一阵脚步声向,有人走进了亭子之中接着听得一个声音“咦”了一声说道“姑娘,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你为什么哭啊?”

    任婧婧抬起头来,只见面前得站着三个女子,容貌甚美,高挑身材,左边一个是瓜子脸,右边一个是鹅蛋脸,中间一个是圆脸,三个女子肩头都绣着一朵花,三人均是一样的打扮,青衣红绦。所不同的是左边的女子绣的是一朵百合花,右边的女子绣的是一朵紫玫瑰,中间的女子绣的是一朵红牡丹。问话的正是中间绣着红牡丹的女子。任婧婧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我朋友坠崖身亡了。”三女吃了一惊,紫玫瑰抢到悬崖边细细查看了一番,又看了亭子周围,说道:“没有打斗的痕迹。”任婧婧道:“我朋友是自己跳下去的。没有和人打斗。”红牡丹奇道:“自己跳下去的,他是自尽的吗?”任婧婧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红牡丹看任婧婧娇弱多情,泪痕未干,心想多半是一对小情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吵了几句,男的想不开,就此轻生。女的后悔不已,在此痛哭。然而,事已至此,悔也无用,只好安慰了任婧婧几句。

    任婧婧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几位姐姐是谁,该怎么称呼?”红牡丹的女子说道:“我们是百花宫的人,我是牡丹园园主柳眉。”手指百合花的女子说道:“这位是百合花园园主叶沁。”手指紫玫瑰的女子说道:“这是玫瑰园园主的崔莺。”任婧婧惊道:“几位姐姐就是名满江湖的百花宫的园主么,小妹真是失敬了。”她也时常听得爷爷讲,百花宫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门派。虽然门下都是女子,但是她们的宫主长孙静武艺高强,更兼领导有方,使百花宫成为江湖上的名门大派可与苏九霄领导的白云宫齐名。江湖上的人士都不敢小瞧百花宫。柳眉问了任婧婧的姓名。三女对任婧婧的名字没有听过。但听到她爷爷任遨游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心生敬意,佩服不已,任婧婧见她们夸赞爷爷,心中也甚是得意,把刚才的哀戚之念冲淡了不少了。

    几人寒暄了一番,柳眉问道:“任姑娘,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任婧婧心伤龙野之死,本不愿多说。但见柳眉问得有礼,不便拒绝,就问道:“姐姐,要问的是谁?”柳眉咬牙道:“浪蝶萧翔。他害死了我们宫中的一个姐妹,我们就是奉宫主的命令去找寻此人的。本来我们已经跟到他了,可是没有想到他非常狡猾,被他使了金蝉脱壳之计逃脱了,我们这几天东打听,西打听,才听说这贼子来到了这附近,就一直追到了这里。”

    任婧婧失惊道:“莫非就是江湖上的那个大淫贼萧翔么,他怎么害了你们的姐妹?”此言一出,登时后悔,这是人家门派的私事,我怎么这么口没遮拦,想那萧翔是用极为卑鄙的手段害了那个女孩,人家又怎么会说得那么清楚。后面的那两个女子果然瞪了任婧婧一眼。任婧婧很不好意思,低首摆弄衣带,隔了半晌,才道:“我没有见到他。”三女一想:“也是,要是这个女孩见到他,也难逃那个淫贼的魔掌。”崔莺道:“柳姐姐,我们去其他地方找找看。”柳眉还未开言,猛听得后面有人淡淡道:“四位姑娘在这儿干什么呢,是在找我吗?”。四女脸色大变,一齐往发声之处看去,叶沁,崔莺立即拔剑在手,柳眉淡淡道:“果然是你,萧翔。”

    那人就站在四女身后,不知道他是何时悄没声息到来的。任婧婧瞧那萧翔,一身紫衣,腰间插一根玉箫,目光流动,炯炯有神,但是似乎有一股说不清的忧郁之意,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道不明的慵懒之情。任婧婧很难会将这样一副样貌的年轻公子与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淫贼浪蝶联系在一起。任婧婧想:“这样一个极为英俊之人,但不知为何不学好,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心中又一惊:“我这是怎么啦,怎么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萧翔的目光与任婧婧相遇的时候,向她点头示意。任婧婧心头有气,别过头去不去理睬他。

    心中想:“哎哟,不好,我刚才在这个亭子里哭的情景可能都让这淫贼给看到了,可真羞死人了呀。那龙大哥不是查看过这个亭子么,说是没有人,他又是什么时候来的,难道我在和百花宫的这几位姐姐在讲话的时候,他就来了么,他都听到了我们谈话么,我们居然都没有发觉。”又想:“这人明知百花宫的人在找他,居然不远避,反而隐身于此,自然是有恃无恐了。他的武功看来也很厉害啊。百花宫的几位姐姐不要栽在他手里才好。”想到此处,不由暗暗为百花宫的女子捏了一把汗。

    百花宫三女摆成个丁字型,将萧翔围在中间,叶沁怒喝道:“姓萧的淫贼,你为何要害我们的姐妹?快跟我们回百花宫领罪。”萧翔心头一震,面露痛苦之色,并不回答,过了良久,才沉吟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香消玉殒。丁姑娘是一个好女孩。是我对不起她。百花宫我一定会去,只不过不是现在。”崔莺骂道:“这可由不得你不去,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就坏在你这个淫贼的手里,我要替她报仇。”挥剑便往他头顶砍去。哪知萧翔并不在意,拔出腰间玉箫,轻轻一挡,将崔莺的剑荡开,柳眉,叶沁拔剑加入战团,三人将萧翔围在垓心,萧翔并不还手,三女和他缠斗几十回合,始终拿他不下。任婧婧道:“我也来。”拔出剑来,加入战圈。又斗十个回合,萧翔轻轻的吹起了箫来。想不到他在此与人缠斗之际尚有如此雅兴。四女不知道他在耍什么花样,一时住手,不敢乱动,任婧婧听他的箫声中充满了一种淡淡的哀愁之意。百花宫三女因为知道萧翔害死了她们姐妹,不免对他满含敌意,此时哪里会管他箫中是喜是悲。过了一会,柳眉稍微感觉不对劲,忽地心中一惊:“小心他的箫声。快运功。”叶沁和崔莺也是同时一惊,原来她们听说这个浪蝶萧翔惯用箫声引诱女子,使她们丧失心志,他才好下手谋害。

    任婧婧此时也感到四肢有点无力,昏昏欲睡。心中大惊,其实,她心伤龙野之死,心神激荡,最易受到箫声影响,忍不住就要倒地睡去,心中明明知道不妥,可还是身不由己。柳眉大急,叫道:“快运功护住心神。”就在这当口,萧翔的箫声忽停,叹了一口气道:“唉,我本一片好心,诸位心神困顿,应该好好睡上一觉才是,何苦强抗到底呢?”柳眉骂道:“你这卑鄙无耻的淫贼。”欲待挥剑再砍,背心穴道一麻,已经被萧翔点中背心要穴,动弹不得,委顿坐倒在地。

    转眼看两位姐妹和任婧婧之时,也见她们被萧翔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原来萧翔先用箫声迷困她们神志,再出其不意的动手,果然让他一举成功。这箫声的波音功是他多年苦练的绝技“蝶舞天涯。”四女内功不如他,自然被他箫声所困。他就乘四女四肢困顿,出招略缓之际,一击成功。

    柳眉眼见着了他的道儿,心知无幸,未免受辱,欲咬舌自尽,萧翔早已料到,又补上一指,令她口舌难动。萧翔道:“我要杀诸位,易如反掌。”四女一想:“不知道他要用什么方法折磨我们?”想到将要受到这淫贼的百般临辱,真是生不如死。柳眉流下泪来:“宫主,宫主,属下无能,辱了百花宫的声誉,也无脸见你了。”

    哪知萧翔并无不轨的企图,只听他淡淡说道:“穴道一个时辰后自解,请回复百花宫主,一个月后我萧翔自当登门拜访。”道罢,飘然而去,远远传来:“忆往昔,皓雪相逢君无语,百花丛中,卿本无心动我心,怎奈何,一朝红颜玉殒香消。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声音中充满了伤感落寞之意。声音回荡在群山万壑之间,久久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