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章 陨落天涯的抉择

    更新时间:2018-09-07 10:55:37本章字数:3799字

    四女委顿在地,过了一个时辰,穴道才解。柳眉站起身来,问道:“你们没有事吧?”崔莺道:“没事。”叶沁道:“柳姐姐,那淫贼怎么会放过我们?”柳眉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浪蝶萧翔城府极深,咱们需要小心在意,不要中了他的诡计才好。”任婧婧道:“他会不会在我们的身上偷偷下毒,让我们生不如死?”柳眉道:“我刚才运功试过,并无中毒的迹象。”崔莺恨恨道:“这淫贼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下次再让我碰到,一定砍他个十七八刀。”柳眉心中苦笑:“要是真能砍他十七八刀,我们也不会被他点倒了。”

    叶沁道:“柳姐姐,这淫贼说是一个月后会到我们百花宫来,这说的是真还是假。”柳眉道:“这淫贼虽然无恶不作,但向来是说一是一。我想他一定会到百花宫的。总之,我们先赶回百花宫,向宫主禀告,听她示下好了。”两女点头称是。柳眉道 :“任姑娘,你要是找不到你爷爷,就不妨先跟我们回百花宫,我们宫主热善好客,且我们宫中姐妹众多,可以维护你的周全,直到找到你爷爷为止,你看如何?”任婧婧点头道:“多谢姐姐费心,我爷爷虽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到了年关,我知道他会去一个地方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见面了,我现在想去悬崖下找一下龙大哥的尸体。”柳眉惊道:“下面是万丈深谷,怎么下得去?”任婧婧咬牙道:“我寻路下崖,好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三女见她如此坚持,也不好再勉强。柳眉握住任婧婧的手道:“妹子以后有时间,可以到百花宫做客,看看我们。”任婧婧点头道:“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看你们的。”当下三女与任婧婧挥手告别。任婧婧回到亭中,慢慢探身到悬崖外,突然听到下面有人叫到:“下来,我会接着你的。”此时太阳早已落山,云雾缭绕,看不清谷中情景。但任婧婧乍听到这声音,不由得惊喜交集,颤声道:“你是鬼吗?”那声音笑道:“差点就变成鬼了。”任婧婧道:“那我怎么看不到你?”那声音道:“你跳下来就看到了。你要不要下来?不下来就算了”任婧婧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确定这不是在做梦,大声道:“死就死吧,我来了。”双眼一闭,纵身往下一跳,突然觉得腰带一紧,被人扯住往下拉,任婧婧一声惊叫,随即大喜,原来双脚已经已经碰到了实地。睁开眼一看,抱住自己的就是刚才自己为之伤心欲绝的龙野。只见龙野笑咪咪的看着他,任婧婧情不自禁的搂住他的脖子大叫:“你这混蛋,怎么没摔死”口中虽然大叫,但脸上满溢者喜悦之情,那是说什么也掩饰不住,可见她内心无比欢喜。

    原来龙野在勘察地形的时候,曾仔细聆听一阵,发现隐隐有树叶吹动之声,视野所及,并无一木,于是大胆断定,离悬崖顶部不远之处,定有草木,只是云雾缭绕,看不见谷底虚实,于是冒险跳下悬崖,只是下坠之力极大,好在龙野早已料到,坠落之时,冲入云海之际,当即打开莲花宝伞,宝伞鼓足了气,就好比降落伞一般,缓缓卸去了下坠来势,这莲花宝伞乃武林三宝之一,骨架乃纯钢所铸,轻而且薄,龙野下坠,早已看清果然有一株松树横长在崖壁之间,当即落在树干之上。树干震颤了一下,却并不折断。以莲花宝伞之轻巧,即使再高的地方下坠,只要使用者使用得法,仍然可以毫发无损。龙野在师门学艺数载,早已对这招“陨落天涯”烂熟于心。所以敢冒险一试,即使下面没有松树,他不慎坠入深谷之中,只要有这莲花宝伞在,他也可等闲视之。龙野立定之后,立刻飞身用伞尖在崖壁上画了了一个长方形,身体坠落之际,又借力于松干再次腾越而起重新再依原先的痕迹再划,这莲花宝伞头是极为坚硬的金刚石所做,锋利无比,龙野先用内力拍碎崖壁,硬凿出容纳两个人的空间,他一心二用,一边在开凿石壁,一边侧耳倾听悬崖之上的声音,虽有听到任婧婧的哭声,只是暗暗觉得好笑,然而内心当中也涌起一阵阵的温暖。龙野内功不在萧翔之下,自然不会被他的箫声所扰。

    当萧翔与四女相斗不支相继倒地之时,他正要上崖出其不意的出手,哪知道萧翔却轻易放过了四女,这倒有点出于意料之外,既然萧翔如此遁去,他那也就不忙着现身了。 

    他对任婧婧说道,能够吹出如此伤感箫声的人绝对不是大奸大恶之辈,倘若四女果真不敌,萧翔果有不轨之举,自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果然萧翔点倒四女后当即远走,龙野就不露面了。他料定知道任婧婧还会来查看,山崖工程完毕之际,就出声询问。

    任婧婧听他说完经过,骂道:“你这龙混蛋,要是那个萧翔起坏心,你又不来,我岂不就。。。。”

    龙野目光蕴含笑意,道:“龙有没有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这个混蛋是有把握的。”也不知道他是对接住任婧婧有把握呢,还是对萧翔这个人的判断有绝对的把握。

    任婧婧撇嘴道:“龙混蛋,我们就待在这里待一晚吗?”龙野笑道:“当然不是,反正工程已经完毕,我们还有时间,当然要找一家客栈,好好睡一觉。”任婧婧啐了他一口,笑骂道:“你想得倒美”龙野笑道:“别闹,掉下去,我的莲花宝伞可支持不住两个人,你先在这等着,我先上去,然后再拉你上来。”

    任婧婧有点害怕,但表面上还是强装镇定,说道:“好。你快点。”龙野深吸一口气,使出“登天梯”的轻功,三下两除二就上到了崖顶,伸下腰带,将任婧婧拉了上来。任婧婧呼出一口气,心道:“以后跟着他游历,肯定比跟在爷爷身边好玩刺激得多。”两人稍稍休息了一下,进县城找客栈去了,一宿无话。

    次日。

    将近正午时分,两人先到造好的崖壁洞窟中隐藏好。过了不久,就听到几个人来到子午亭中,当中一人说道:“沈霸天会来吗?”旁边一个人说道:“帮主放心,沈晓晟在我们手中,他不敢不来,也不能不来。”龙野耳力甚好,可以听出来人共有四人。龙野听第二个人的声音很熟,知道就是抢走晓晟的宋无咎。

    只听一个人说道:“把酒菜摆上来”看这个人的威严,就知道是神龙帮的帮主蒋龙,只听另外一个人说道:“帮主,放心,都已经准备好了。”

    少时,亭子的石桌上就摆上了几道小菜,蒋龙道:“把那个小子放出来”只见一人从背上放下布袋来,解开扎口,放出一个小孩,正是晓晟。晓晟大叫道:“我要回家,我爹爹会来接我的,你们这群坏蛋。”蒋龙笑眯眯道:“小子,你放心好了,等会你爹爹来了,我一定放你走。现在你乖乖的,不然等下就有你的苦头吃了。”接着道:“这次多亏你们了,如果事情进展顺利的话,你们就是我神龙帮的一大功臣。”宋无咎道:“多亏李先生想得好计策,我和大哥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蒋龙道:“李先生献计,无过与无咎出力,事成之后,我重重有赏,我神龙帮有你们三位相助,何愁大事不成?”说完,不由得哈哈大笑,神情甚是得意。

    龙野道:“原来神龙帮这一次是有备而来。”

    任婧婧在龙野耳边说道:“我们要出去救人才行。”龙野摆了摆手,轻声说道:“静观其变。” 

    只听那个李先生逊谢道:“区区小事,何足帮主挂齿。在下愿为帮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不敢奢求重赏。”那红衣人宋无过和俘虏晓晟的宋无咎也谦逊了几句。

    只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蒋帮主真的是好福气。有这么多衷心耿耿的狗腿子。”三人一惊,抬头看时,来人正是金矿帮帮主沈霸天。但见他一人一剑,走入亭中,直接坐在蒋龙的对面。

    四人见他单剑赴会,也不禁佩服他的胆气。晓晟开口叫道:“爹爹,快救我。”想要奔过去,却被宋无过扯住了,顺手点了穴道。沈霸天见晓晟脸上并无伤痕,心中稍安。点头说道:“晟儿放心,爹爹会带你回去。”转头向蒋龙说道:“蒋帮主,我已来了,你可以放了小儿了吧?有什么条件你开门见山的说好了。”

    蒋龙笑道:“沈帮主,一路劳顿,兄弟我特地在此为你接风洗尘,来,我们边吃边谈。”亲自执壶,为沈霸天倒满了一杯酒,沈霸天道:“酒先不忙喝,你先说说你的条件吧。”蒋龙笑道:“有多少大事是在喝酒当中谈成的,为表诚意,我们先干一杯再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哪知沈霸天还是不端酒杯。那李先生微笑道:“沈帮主莫非觉得这酒里有毒吗,那好,我先喝,要毒就先毒死我好了。”也不管沈霸天是否同意,就将他面前的那杯酒一饮而尽。蒋龙的脸色变了一下,随即恢复笑容,又给沈霸天斟满了一杯酒,说道:“沈帮主,这下你放心了吧?”沈霸天沉吟不答,过了一会,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缓缓道:“酒我已经喝了,要怎样你才肯放人?”

    蒋龙悠然自得道:“沈帮主,我侄儿命丧你手,怎么样也要给我神龙帮一个交代吧。”沈霸天淡淡道:“你是不是想说把金矿作为赔偿你侄儿的费用?”蒋龙拇指一竖道:“沈帮主不愧是一帮之主,兄弟的这点心思还是瞒不过你。”沈霸天冷冷道:“我若是不答应呢?”蒋龙慢慢拿起酒杯,凝视着沈霸天的双眼,一字字道:“那就是死。”沈霸天微微一笑道:“我纵横江湖多年,什么都怕过,就是不怕死,我也很想尝试一下死是什么滋味。只可惜很多人想帮我实现这个愿望,他们老是帮不了忙。”

    蒋龙冷笑道:“那我今天就帮你完成这个愿望。无过、无咎动手。”宋无过、宋无咎两个兄弟齐声答应,正要上前。突然之间,两眼上翻,扑通一声倒地,四肢抽搐,全身缩成一团,过一会儿,七窍流血。渐渐身体僵硬,眼见是不活了。蒋龙大惊,骇然道:“沈霸天,你,你。。。。。。”突然觉得腹中疼痛,再也说不下去,一声大叫,喉头发甜,鲜血如箭一般飙射了出来,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去,一命呜呼了。沈霸天也是一惊,道:“我没有”一句还未说完,碰的一声,人也倒了下去。晓晟大惊失色,叫道:“爹爹,你怎么了?”苦于穴道被制,动弹不得,沈霸天神志渐感模糊,只见那个李先生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沈霸天灵光一闪,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李先生微微笑道:“不错。正是我。沈帮主,至少你还会比蒋龙明白一些,死了也不至于是一个糊涂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