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帮毁人亡的虚无

    更新时间:2018-09-12 16:02:45本章字数:3140字

    严清霜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大哭,当真是撕心裂肺,闻者生悯。杨开沉声道:“霜妹,今日我就杀了这个不仁不义之贼。”严清霜未答,华老头却把手一伸,伸手到杨温面前,喝道:“拿来。”杨温冷冷道:“烧了。”华老头一惊,疑惑道:“你烧了,这个可是五虎帮的镇帮之宝,你哪有那么容易轻易就毁掉了。你想骗三岁小孩不成?”杨温还是冷冷的那一句:“烧了,我练成之后,就烧了,都在我这里了。”说完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华老头恨恨道:“那你就给我默写出来。”杨温不断咳嗽,每咳嗽一次,便吐一口血。欧阳剑湖从旁道:“老前辈,多谢你从旁援手之德。”华老头冷冷道:“你们不必谢我,就算我没有出手替你们暗中解穴,你们看来也早有准备,不是么?”杨温终于明白了,为何欧阳剑湖和龙野为何会自解穴道,原来是华老头暗中动的手脚。

    杨温发怒道:“华老头,你居然勾结外人,对付帮主,你该当何罪?”华老头仰天打个哈哈,说道:“世上居然有如此恬不知耻的人,杨温,你弑师父夺位,又该当何罪?”杨温冷笑道:“当真好笑,我这帮主之位,当初你也是最早拥护的,难道不是吗?”华老头冷笑道:“此一时,彼一时,杨温,你此时已是俎上之肉,瓮中之鳖,还是不肯说实话么?”

    杨温还未答言,龙野在一旁喝问道:“任姑娘,任姑娘人呢,你把她怎么了?她在哪里?”华老头沉声道:“小伙子,别打岔。那丫头没事,我早就和你们说过了不是吗?杨温已经把她放了。”龙野摇头道:“我不信他会这么做,他连自己的师父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华老头白发萧萧,不怒自威,沉下脸;“你可以不相信他,但你必须要相信我。”龙野还想再说。欧阳剑湖忙给龙野使了一个眼神,抱拳说道:“老前辈的话我们相信。也不敢不信。”

    华老头一听欧阳剑湖的话,脸色登和,说道:“这里现在没有你们的事情了,你们要走也可以,要留下来看热闹也行,但不要妨碍我办事,不然可不要怪老夫我翻脸无情。”

    欧阳剑湖、龙野相对一笑,退在一旁,但并不退出。

    杨温缓缓站起身来,在场诸人之人都惊呆了,只有华老头脸色没变,冷笑道:“果然,练了五虎大转之后,居然帮你把腿上的经脉打通了,亏你隐忍了多年。”

    杨开,严清霜终于明白了,残废之后的杨温为何精神一直神采不减,那自然是练了五虎大转之故。只是为何他隐忍多年,却实在让人难以理解,难道他是怕杨开会继续迫害他吗,按道理他既然已经练成了五虎大转,那杨开哪里是他的对手啊,那又是为了什么?

    杨温摇摇晃晃的走向严清霜,严清霜不知他要干什么,明知道此时他绝对伤害不了自己,但是还是不由自己的向后退去。杨温见是如此,叹口气,说道:“你不要害怕,一切都结束了,我不会再害你了,我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一个恶人。”严清霜别过头去,泪水又流了下来。

    杨温又看了看华老头,又看了看杨开,最后落在杨欣燕的身上,意味深长的说道:“燕儿,爹爹对不起你,不,我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爹爹。原谅我,你自己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杨欣燕耳能听,口不能动,也知道这是父亲临死前的嘱托。心中焦急,却无计可施。眼泪不由得簌簌而下。

    杨温强吸一口气,突然嘴一张,一口鲜血往华老头身上喷去,华老头往旁急闪,耳中突然听到欧阳剑湖的惊呼之声:“龙兄,不要。”只听得扑的一声响,杨温的身体摔在地上,就此动弹不得。

    华老头转过身来,只见龙野一脸的迷茫之色,而杨温则俯伏在地,不知死活。杨开、严清霜以为杨温临死之前要向华老头做拼死一搏,却何以他要向龙野攻击呢。除欧阳剑湖以后,众人一时之间不明就理。

    那杨欣燕见父亲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心中大急,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欧阳剑湖,这个意思非常明显,欧阳剑湖会意,过去正要给杨欣燕解穴,只听哧的一声响,她手脚已能够活动,只听得华老头冷冷道:“你可以动了。”杨欣燕奔到杨温身边,扶起他,把他的身子靠在自己的胸前,但见杨温口、鼻、眼、耳流出血来,情状可怖。他适才拼死向龙野发出一击,其实有形无实。龙野见事起突兀,万料不到杨温这一掌是针对自己而发,仓促之下,无暇细想,双掌运足内力,平推出去,手掌与杨温手掌接触,立觉有异,恰在此时,欧阳剑湖对他大叫了一声,他想要撤回掌力,却哪里还来的及。杨温此时已是强弩之末,掌力与龙野一对,登时反弹回来,尽数打入了自己体内,筋脉尽断。况且体内的泣血寒毒,又在此时发作了起来,被龙野震倒之后,再也无力起身了。

    龙野如梦初醒,惊异之下,说道:“杨帮主,你这是干什么,你,你?”奔上前去,想要查看杨温的伤势,杨欣燕突然之间扭头恶狠狠的说道:“别过来!”龙野愕然止步。

    华老头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意么,你宁可死在别人的手里,也不愿意死在泣血寒毒之下。确切的说是不想死在我手里,可惜你此时连自尽的能力都没有,便假借这小子的手毫无痛苦的了结自己的生命。哼,杨温,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么?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杨温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只是轻轻的在杨欣燕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华老头见情状有异,迈步上前,喝道:“干什么?”突然之间,白光闪动,华老头只觉小腹当中一阵冰凉,刹那之间,他明白了,他明白了死的味道,他就这样缓缓的倒了下去。倒下去之时,左手推开杨欣燕,右手跟着拍在杨温的天灵盖上。杨温闷哼一声,就此毙命。

    严清霜见老伯走到杨温面前,居然就这样倒了下去。她哪里知道,杨温老奸巨猾,知道华老头不得到五虎大转秘笈绝不甘心,因此在女儿耳边故意耳语,好引起华老头的疑心,引他近身。

    果然华老头在不查之下,毫无防备,中了杨温的暗算。华老头没有想到的是,杨温积蓄了身体最后一点的力量,将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小腹之中。

    严清霜哭叫道:“老伯,老伯,你不能丢下我呀!”华老头忍痛道:“小姐,老奴要先走一步了,不过有一件事情老奴一定要告诉你,就是杨欣燕,她其实不是你和杨温的亲生女儿。其实这件事情杨温早就知道了,但是他一直没有点破。”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大惊,杨欣燕大怒道:“姓华的老畜生,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今天我绝不放过你!”拿起匕首,架在华老头的脖颈上。

    华老头道:“当年小姐你怀有身孕的时候,刚开始杨温以为是他的,可是,他终究不放心,而且怀疑你始终与杨二少爷有染,到最后认定这个孩子是杨二少爷的。”杨开大骂:“哪有此事,我和霜妹一直是清清白白的。这个混蛋、畜生。他自己做了丧尽天良之事,反而怀疑到我身上,这是恶人先告状。”严清霜对杨温的所作所为又是气愤又是伤心。抹了一把眼泪道:“老伯,后来怎样了?”

    华老头直愣愣的望着杨欣燕道:“后来,小姐你生下了一个女婴,杨温在人前是说不出的高兴,但是在人后,我却从他脸上看到了恶毒仇恨的脸色,小姐生下女婴之后,就昏睡过去了。女婴当时由接生婆抱给了杨温,杨温这个贼子当时对我还是十分的信任,叫我找个地方把这个女婴弄死,这个是小姐的骨血,杨温竟然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放过,我当时说不好向小姐交待,不如来个偷梁换柱。杨温当时就愣了一下,刚开始不同意,可是过了一会又连连说好,说他们给我戴绿帽子,我也要给他们一点意想不到的礼物。于是叫我到附近的村落换一个女婴。偷龙转凤。老奴为顾全大局,就做了这个违心之举。老奴欺瞒小姐十几年,真是罪该万死!”

    严霜华和杨欣燕如闻晴天霹雳,说什么也不相信,杨欣燕骂道:“你这老贼,死到临头还如此胡说八道。”说完,拿着匕首在华老头的脸上划了四五刀,严霜华怒喝道:“燕儿,不得无礼,给我站一旁去。”把杨欣燕推到了一旁,杨欣燕见母亲发怒,一时倒也不敢上前。

    华老头惨笑不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小姐,老奴对不住你啊!”那声音似哭非哭,有如鬼魅。严清霜颤声道:“那个女婴呢?她现在在哪里?”华老头哭道:“死了,早死了,半个月后,我后来再去找那人家,说是小姐的女儿已经夭折了。我一怒之下,将那家人全杀了。呜呜呜呜!都死了,都死了,哈哈哈哈!”他这又哭又笑,着实令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