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生离死别的冤孽

    更新时间:2018-09-12 16:07:30本章字数:3082字

    面对此情此景,严清霜和杨欣燕再不怎么愿意也得相信,因为临死之人没有必要再去说谎。严清霜只是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眩晕,杨欣燕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只是跺脚叫道:“我不信,我不信。”

    华老头口中喃喃道:“虎珠,虎珠!”杨开心念一动,道:“老伯,虎珠在哪里?” 却听得华老头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听不见了。

    众人见华老头了无声息,双目圆睁,当真是死不瞑目。似乎还有话要对严清霜说,却再也说不出来了。杨开见状,俯身扶住严清霜的肩膀,说道:“霜妹,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杨开看着满厅的五虎帮帮众的尸体,看着华老头的尸体,看着他大哥的尸体,不由得长叹一声:“五虎帮就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转头对欧阳剑湖、龙野道:“两位请自便吧,在下恕不远送了。”又对杨欣燕说道:“燕儿,我们一起安葬你父亲,以前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了吧?”说完要去扶起杨欣燕,杨欣燕突然间手腕一翻,多了一把匕首,上面还带着血滴,正是从华老头的身上拔出来的,只见她目光甚是狠毒,从龙野,欧阳剑湖,杨开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只听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杨欣燕今天在此发誓,帮毁人亡之恨,家破父亡之仇,我一定要报,如若不然,有如此指!”说完,

    竖起左掌用匕首削掉左手小指,登时血如泉涌。之后,恨恨抛下匕首,也不理严清霜的连声叫唤,掩面奔出。

    杨开想到自己与杨温兄弟一场,竟然闹得如此收场,不仅帮毁人亡,而且从小到大疼爱的侄女对自己也是恨之入骨。清霜虽然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但是自己真的快乐吗?

    他见严清霜跪在地上许久,不肯起来,只怕她伤心过度,于是叫道:“霜妹,你节哀。快起来吧。”去拉她衣袖,发觉情状有异,连忙转过严清霜的身子,只见她的小腹之上不知何时也插着一把匕首。这一来,只把杨温吓得魂飞天外,大叫道:“霜妹,霜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你好不容易才回到我的身边啊?”他拼命地摇晃着严清霜的身体,但见她嘴角边带着一丝惨然的微笑,说道:“开哥,我感谢,感谢你对我的一片真情,小妹我铭记不忘,以后我不在的日子,你要自己好好的照顾自己。”杨开哭叫如狼嚎,大叫道:“师妹,我和你一起走,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我做人还有何乐趣。”便要举掌往自己头顶拍落。严清霜忙拉住他的手臂手道:“师兄,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不然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师兄,我求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

    龙野,欧阳剑湖不便听垂死之人的临终之托,相顾摇头,悄悄退出了大厅。二人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下山之时,耳边突然传来杨开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声震云霄。似乎天地都要为之变色。

    两人走到半山腰,一路无话。

    欧阳剑湖突然叹了口气说道:“冤孽,冤孽。”龙野道:“欧阳兄,你我今日所遇之事情,也可以说是匪夷所思了。但是我还有一事不明。”

    欧阳剑湖道:“你所不明之事,恰好也是我不解之事。”龙野注视着他道:“哦”。欧阳剑湖目光闪动,道:“到底是谁指使杨温的,还有一个,为什么他们会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龙野点头道:“不错,然而杨温一死,这秘密或许就只有杨开一个人知道了。”欧阳剑湖道:“杨开所知不多,那杨温是主谋,况且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从杨开口中根本得不到任何有利的线索。现在我们目前所要做的,就是赶紧先找到任姑娘。”龙野急道:“是啊,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先找到这个丫头。我还真的挺担心这个丫头的,他爷爷叫我照顾她,要是弄丢了,我可怎么向她爷爷交代。”

    只听道旁草丛中传来一阵格格娇笑之声,龙野一听到这个笑声,心头一震,只见任婧婧从草丛中站了起来,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月光照在她秀美的脸庞上,龙野一时之间竟然看呆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幻。任婧婧娇笑道:“还亏你们有良心,没有枉费我在这里等你们的一番苦心。”龙野忙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任婧婧秀眉微蹙,道:“不希望看到我是不?那我走好了。”作势欲走,龙野忙上前安慰道:“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龙野右脸颊上吃了一记耳光。热辣辣的好不疼痛,龙野大怒,喝道:“好端端的干嘛又打人。”心中郁闷之积极,为何今晚上挨耳光的都是自己,欧阳兄一点事情都没有,欧阳剑湖向他做了一个无可奈何之状。

    只听得任婧婧双手插腰,骂龙野道:“还说关心我,眼见我被那群坏蛋捉去,也不动手救我”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眼圈儿一红,险些儿便要掉下泪来。上齿咬着下唇,心中一直告诉自己道:“我不哭,绝不在龙野这王八蛋面前哭。”越是想忍就越是忍不住,眼泪最终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先是小声啜泣,到最后越发不可遏止,干脆放声大哭起来。龙野心中本就郁闷,又没来由的挨了一记耳光,正待发作,但是陡然间鼻中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顿时心中意荡,怒气登时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又听她在旁边大哭大闹,愈发觉得是自己不是了,待她哭完了,才静静的问道:“好啦,都是我不对,哭完了么,闹够了没有,又哭又笑的?成什么样子。”

    任婧婧破涕为笑,道:“我喜欢,你管得着吗?”欧阳剑湖在一旁笑吟吟的笑着,心想龙野今后有麻烦了。任婧婧这一番宣泄,心情好了很多。这才把被救的经过给诉说了一遍。

    原来她被早已退席的杨温派人带到房间问话,令她感到惊奇的是,杨温看了他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任婧婧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就好比自己没有穿衣服一般任人观看,她羞红了脸,只觉对方甚是无礼,心中恨道:“等本姑娘穴道解了,一定给你们这群魔头好看。首先第一个就要杀你。”那杨温口中喃喃说道:“真像,真像”顿了一顿,似乎从梦中惊醒,问道:“姑娘,你娘贵姓?”但见任婧婧好生奇怪,问我去世的娘干嘛,待杨温见到她杏眼怒睁,并不答话,已明其理,随即解开任婧婧的穴道。任婧婧穴道一解开。立即往门口逃去,杨温袍袖一拂,任婧婧站立不住,跌坐在了椅子上,内力渗透全身各大筋脉,全身只觉虚脱。任婧婧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颤声道:“你想干什么,我不会怕你的。”杨温又看了她一会,又道:“这眼神,这脾气,真的很像。”任婧婧正欲相询,只见杨温仰头向天,脸上神色愁苦。只见他叫了一声:“来人”,进来一个人,正是华老头,说道:“你把这位姑娘送下山去吧。”华老头也不多问,就扶起任婧婧走了。

    华老头直把任婧婧送到半山腰,任婧婧叫他,他理也不理。回到五虎帮,偷听道杨温杨开两兄弟的阴谋,华老头立即下山,找到了当时正要下山的欧阳剑湖、龙野两人。将杨温、杨开的阴谋和盘托出,要两人协助自己破解杨温的奸谋。两人为救任婧婧,先行答应了下来,然后再见机行事。后来华老头亲眼见杨温在五虎帮弟子的饮食之中下泣血寒毒,他想这群无用的弟子尽数死光了也罢,这样杨温就是一个孤家寡人了,是以当时并不说破杨温下毒一事。他乘杨温不备,也偷一些毒药,下在杨温的饮食之中。

    欧阳剑湖、龙野、任婧婧三人下山,准备继续西行。行了里许,任婧婧不经意回头一望,吃了一惊,说道:“你们快看,山上的那一派火光是怎么回事。”龙野、欧阳剑湖回过头来,只见山顶之上火光冲天,当是五虎帮大厅的着火之处,欧阳剑湖摇头叹息道:“只可惜了这五虎帮基业,毁于一旦。”任婧婧道:“这是谁放的火?”龙野道:“你笨死了,除了杨开自己放的还能有谁?”任婧婧奇道:“他为什么要放火?”龙野摇头叹息道:“刚才你只是笨,现在晋级为白痴了。这种问题也问的出来。”任婧婧也不理欧阳剑湖在旁,又伸手去扯龙野耳朵。龙野一笑避过。任婧婧气恼道:“我问的是欧阳大哥,又不是问你这个坏小厮。”

    欧阳剑湖淡淡道:“一切皆空,还留着臭皮囊,空架子干嘛?”任婧婧怡惊道:“那杨开呢?”欧阳剑湖道:“已经葬身火海了。”三人心情不佳,一路无话。到得坡下,骑马觅路西行,只盼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