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桃花深处的玄机

    更新时间:2018-09-13 14:19:56本章字数:3006字

    欧阳剑湖道:“枉你饱读诗书,难道不知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么?”云不凡分辨道:“孔子只是说不语怪力乱神,并没有说这个世上就没有怪力乱神。”欧阳剑湖搔搔头皮道:“那我就更加不懂啦,这个到底跟你今天这个自尽到底有什么关系。”

    云不凡眼圈儿又红了,说道:“我要不死,梅梅就要死。”欧阳剑湖心中一震道:“这是为何?”云不凡道:“余夫人说了,梅梅制作兰花香料的手艺好,肩上责任重大,要把她长留桃花寨,是绝对不能够有儿女私情的。而且她还私下里找过我,要我以后不可以再去找梅梅,也不能再提梅梅,否则不但我性命难保,梅梅也要死,而且整个镇的百姓都要遭殃。这个余夫人神通广大。我是斗不过她的。”欧阳剑湖道:“所以你才会选择这条绝路走?”

    云不凡叹了口气道:“既然没有办法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我还不如死了的好。不然,我的下场可能比那些女孩子还要惨。”欧阳剑湖大吃一惊道:“怎么说?什么女孩子?”云不凡脸上现出不忍之色,但终于朝西首的林子指了一下,欧阳剑湖连忙奔过去,又发现一条血线,与刚才发现的血线是一致无二,眼前杂草丛生,拨开一看,不由得震惊无比,只见八九个女子有的衣衫不整,满脸血污,有的断胳膊,有的缺腿,有的是脑袋与身体是分离的,各个死状恐怖,令人惨不忍睹。

    欧阳剑湖大怒,义愤填膺,奔回到云不凡身边,问道:“是谁做的?”云不凡还未回答,忽听得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是我做的。云不凡,你耽搁了这许久,还不离开桃花林,夫人说了,你要是不愿意离开,就由我亲自护送!”

    云不凡脸色大变,颤声的道:“你,你是。。。”欧阳剑湖转过身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大汉,身材魁梧,满脸虬髯,目露凶光。全身的肌肉虬结,如欲爆裂开来。

    那大汉冷冷道:“余夫人让我来问你,你想不想让梅梅活?”云不凡连忙道:“当然,当然要梅梅活。”那大汉道:“既然要梅梅活,那你就得离开这里,让梅梅安心工作。否则的话,你们两个都要死。”

    欧阳剑湖接口道:“他们死不了。”那大汉适才虽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站在云不凡身边,以为是路过客商,并不以为意。这时候听他讲了这句话,转过头来,仿佛是刚刚发现身前还站着这样的一个人似的。大汉目光之中蕴含着恶毒的笑意,问道:“哦。为什么?”欧阳剑湖淡淡道:“因为我不让他们死,他们就死不了。”大汉笑了,满脸的横肉都欢快了起来,似乎碰上了一件极为好笑的事情。初时尚自忍耐,到最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就跟破铜跋一般难听。他这一笑,树上的叶子纷纷飘落,登时空中如下了一阵的叶雨,云不凡的脸色变了。欧阳剑湖的脸色却没有变。

    云不凡虽然是一个书呆子,但是也知道这大汉是存心卖弄自己的功夫,他与欧阳剑湖非亲非故,但却不愿这个好心肠的欧阳剑湖死在这个莽汉的手中。于是说道:“这位兄弟,这不关你的事情,你快点走吧。”哪知欧阳剑湖仍然站在原地道:“我说过,我在,你死不了。”那大汉嘿嘿冷笑道:“老子闯荡江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不怕死的。好,很好。”云不凡知道那个大汉就要对欧阳剑湖痛下杀手,心中暗暗着急,可是又无法可想,只听得欧阳剑湖道:“自然造物,最美丽的莫过于生命,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你不是神,无权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即使是神,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滥杀无辜。”那大汉冷笑道:“臭小子,偏有这许多的说辞。老子生平想杀谁就杀谁,阎王也管不了老子。”右手一缩,忽地一掌,便往欧阳剑湖的胸口拍去,掌未到,风先至,一股气息已经逼得云不凡喘不过气来,欧阳剑湖坦然不惧,左掌迎了上去,只一合,两股内力相互激荡,那大汉掌力惊人,欧阳剑湖向后退了两步,胸口气血翻腾。那大汉得理不让人,又是一掌拍到,欧阳剑湖不敢硬接,斜身避开。大汉不等这掌使得老,便变掌为爪,回肘反抓,欧阳剑湖折扇一扬,消解了这股来势。两人你来我往,只一盏茶十分,已经拆了五十余招。

    只听得云不凡叫道:“柯大爷,你不要难为这位兄弟。你要我性命,就拿去好了。”他见两人斗上了,生怕时候一久,欧阳剑湖吃亏,抵挡不住那大汉凌厉的攻势。那大汉姓柯,名龙,乃是桃花寨寨主余夫人的得力助手,是掌管桃花寨一分堂的堂主。。

    便在此时,一把青绿色的宝伞飞旋而至,把相互缠斗的柯龙与欧阳剑湖分开,那伞盘旋了一周以后,回转到一个人的手中,却不是龙野是谁。只听得他笑道:“欧阳兄,好没义气,有架打居然没有叫上我。”原来龙野和任婧婧听道柯龙的笑声,心中一凛,知道此人内力深厚,生怕欧阳剑湖不敌,故而纵马寻声而来,任婧婧也牵马站在一旁。柯龙冷冷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到这个桃花林来干什么?”任婧婧抢着说道:“你又是什么人?”柯龙冷冷道:“是我在问你们,不是你在问我?”任婧婧也冷笑道:“那我也可以告诉你,问不问在你,答不答在我。”柯龙傲然道:“柯龙王问你话,不能不答。”龙野道:“不答会怎样?”

    眼前一阵银光闪动,龙野急忙抓着任婧婧,闪避一旁,只听得三声悲鸣,三匹坐骑口吐白沫,倒地而死。欧阳剑湖、龙野脸色大变,齐声叫道:“银针劫魂。”柯龙冷笑道:“小子,知道厉害了吧,莫要多管闲事,可以饶你们一命。”欧阳剑湖道:“原来你就是江湖上人称“夺命阎王”的柯龙。”柯龙甚是得意,叫道:“原来你们这几个鼠辈也知道老子的大名。”龙野笑道:“知道是知道,不过不是大名,是臭名。”原来柯龙为人狠毒,双手沾满了很多无辜人的鲜血。遇事对人,稍不如意,便要对人痛下杀手,偏生他的武功又很高,奈何他不得,武林中人对他是既恨又怕。江湖之人提起他是闻龙而色变。欧阳剑湖心中又想深了一层,连这种穷凶极恶的柯龙都听令于余夫人,想必这个余夫人更是厉害之极。

    龙野这样数落柯龙,心想那柯龙盛怒之下,出手必定凌厉,心中早已经暗暗戒备。那柯龙武功虽高,但是最受不得别人的气,大喝一声,道:“你们几个一起上,老子何惧?”右手扬起,又出一掌,令人大出意料的是,这一掌却不是击向龙野,也不是击向欧阳剑湖,而是任婧婧。龙野万料不到此掌居然是针对任婧婧而发,大骇之下,来不及招呼任婧婧,宝伞扬起,伞尖指点柯龙脑后的百汇穴,这是人身要穴,中者非死即伤。哪知那柯龙竞自不避,左手拇指与伞尖撞上,攻向任婧婧的右掌来势仍然是没有停下来。此时欧阳剑湖相距任婧婧较远,已经来不及相救。而任婧婧惊吓之下,不要说闪避,连出声都来不及,眼看就要丧命在这大汉五丁开山般的掌力之下。忽然一件软软的物事卷住了柯龙的右臂,登时将柯龙的来势给消去了。此时柯龙的右掌离任婧婧面庞只有一寸左右。实是惊险到了万分。这样一来,不但任婧婧吓得花容失色,连龙野、欧阳剑湖也是惊得背后冷汗直冒。

    待细看卷住柯龙右臂的物事,乃是一条白色的绸带。这条白色的绸带居然从十五六丈外甩将过来,这一手举轻若重的功夫的的确确是惊世骇俗。那柯龙一见这绸带,脸色大变,神态立即变得十分恭谨。颤声叫道:“是。。。是夫人。属下不知道夫人驾到,有失远迎,望请恕罪。”只听得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远处林中传出:“柯堂主,夫人有命,请云不凡和这几位朋友到寨中相见。”

    柯龙听这声音,微微迟疑,但终于躬身答道:“是,属下遵命。”那白色的绸带一闪即逝。欧阳剑湖低声对龙野任婧婧道:“来人武功很强,我们切需小心在意。”龙野笑道:“欧阳兄,我们此行饶有兴趣,几日之内,连遇高手,当真是不枉此行。”欧阳剑湖笑道:“于惊涛骇浪中前行。在坎坷磨难中拼斗,这难道不是龙兄你的本色么。”任婧婧死里逃生,好半晌才缓过神来。然而她口中兀自强硬道:“哼,这莽大汉的武功我看也稀松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