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以命换珠的交易

    更新时间:2018-09-15 10:27:01本章字数:3072字

    余夫人摇头叹息道:“厉害,厉害,看来是我小瞧你们了。我自以为天衣无缝,想不到居然是挂一漏万。”

    欧阳剑湖笑道:“绝不能低估自己的对手,否则任何的一个小疏漏都有可能造成对自己致命的打击。”余夫人笑道:“想不到你们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是如此的敏锐,也难怪五虎帮会遭到帮毁人亡之祸啊,这可是前车之鉴。欧阳公子,我一定会记住你今天说的这句话。”

    余夫人随手解开任婧婧的穴道。一股柔和的力道将任婧婧送到龙野的面前。龙野双手接住了任婧婧。余夫人眼中发出了艳羡之色,说道:“龙公子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任姑娘,你嫁了给她也不枉了这一生。”任婧婧平时跟龙野开玩笑惯了,这时候听得余夫人讲这句话,不由得晕红双颊,啐了一口道:“去,谁愿意嫁给他了。他有什么好了”话虽这般说,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甜蜜。她偷偷瞟了龙野一眼,要待看龙野的心意如何。哪知道龙野浑如未觉。任婧婧心中暗骂了一声:“臭木头。”

    余夫人把手轻轻一挥,示意柯龙和玉芙蓉下去。两人会意,当即退到厅外。余夫人望着龙野,喃喃道:“当年他要是也如这个少年这般待我,那又会如何,恐怕我也不会在这个桃花寨中了。”突然眼光之中恨意大盛,龙野见她望着自己的目光大变,心中惊异,只恐她突然发难,暗暗戒备。

    过了一会,可能余夫人感觉到自己失态,凶光渐减,幽幽叹了口气说道:“三位可知我为何请你们入寨?”任婧婧道:“我们身上真的没有你们所说的白虎玄英珠。”余夫人笑道:“我原来也是不信的,不过从适才的情形看来,白虎玄英珠真的不在诸位身上。那杨温临死之时可有曾透露过什么?”龙野道:“一句话都没说就死了。”余夫人奇道:“杨温武功不弱,是谁杀的?”

    欧阳剑湖道:“谁杀的已经无关紧要,总之不是我们。敢问夫人,这白虎玄英珠是何物?”余夫人奇道:“你们当真不知道什么白虎玄英珠么?”龙野道:“今日还是第一次从夫人的口中得知。”余夫人道:“珠子上雕着白虎的花纹图案。。。”任婧婧抢口道:“是虎珠么?”余夫人脸色一变,道:“怎么,你们当真见过?”龙野道:“没有,我们只是有听五虎帮的华老头有提起过。只是这个珠子到底在哪里,在谁的手中,我们不得而知。也不知道这个虎珠就是你们口中的白虎玄英珠。”

    余夫人“哦”了一声道:“也难怪你们不知,这白虎玄英珠乃是邪门圣物,这中间涉及到的秘密极多,我也不便相告。”欧阳剑湖道:“既然如此,我们还身有要事情,不便久留,就此告辞。”余夫人意味深长的看着欧阳剑湖道:“白虎玄英珠之事,我们暂且不提,但还有一事,”云不凡突然跪在余夫人面前,磕头不止,道:“夫人,请你放了梅梅吧,求求你了。”余夫人脸色一变道:“云不凡,我不是事先都跟你说好了么,叫你断了此念,莫非你真要我出手结果了你不成?”

    欧阳剑湖等上得桃花寨来,推究缘由,就是为了云不凡之故,此事怎能不探查个究竟,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于是拱手道:“不知道云兄弟如何得罪了夫人?”余夫人冷冷道:“此乃桃花寨内部事务,欧阳公子免开尊口。”欧阳剑湖欲待再言,任婧婧叫道:“天下不平之事,人人管的。夫人岂能如此蛮不讲理。”余夫人笑道:“天下不讲理之事多矣,你岂能尽数管得,再者,任姑娘你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闲情逸致管他人之事吗?”任婧婧呆了一下说道:“什么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有什么事情么?”欧阳剑湖、龙野两人都是脸色一变。余夫人缓缓说道:“这就是我要跟你们说的另外一件事。”龙野忙问道:“这件事情跟婧婧有什么相干?”余夫人阴恻恻一笑道:“本来没有相干,现在有相干了?”任婧婧见到她的笑容,突然感到后背一寒道:“有什么相干?你不妨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余夫人道:“你们知道江湖上有一个百花宫么?”欧阳剑湖、龙野虽然年轻,但名震天下的百花宫的名头还是有听过的。那是与天山白云宫齐名的名门大派。任婧婧更是有跟宫中的几个女子打过交道。欧阳剑湖道:“百花宫我们是有听过的,不知道夫人提这个。。。”余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我曾经也是百花宫人。”三人“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余夫人神似梦回,记忆似乎飘向了远处,回忆起了以前在百花宫的日子,过了良久,方才醒觉,接着道:“其实我想让你们去百花宫拿一样东西。”欧阳剑湖等人当余夫人在神游之际,并没打断他,愿以为她会说出自己出百花宫的前因后果,哪知道她话题一转,说道要己方三人去百花宫拿什么东西。龙野道:“我们素无来往,她们怎么肯把东西借给我们。”余夫人笑道:“借是肯定借不来的。我刚才说的是拿,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要帮我拿到。”欧阳剑湖目光闪动,道:“若是我们不去呢?”余夫人不答欧阳剑湖的问话,转头对着任婧婧笑道:“你先吸一口气试试。”任婧婧不解,依言运气一试,猛然间胸口似乎给大铁椎锤打一下,登时忍耐不住,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龙野抢上前去,惊道:“怎么了,你?”任婧婧的眼神发出惊恐的光芒,余夫人微笑道:“你胸口是不是感觉到像是给大铁椎砸了一般的难受。”任婧婧颤声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你。”欧阳剑湖黯然摇头道:“我们步步小心,没想到还是着了人家的道儿。”

    龙野吃了一惊道:“莫非你方才把婧婧交到我手中的时候,就已经暗下了毒手?”余夫人哼了一声道:“你们倒也不笨,看来我们能够完成我们的这笔交易。”任婧婧咬牙道:“你好狠毒。”龙野怒道:“快拿解药出来。”举起莲花宝伞,就往余夫人点去。欧阳剑湖伸扇拦住,躬身道:“是不是做完这笔交易夫人就把解药给任姑娘。”

    余夫人呷了一口茶,缓缓道:“还是欧阳公子能够沉住气。话只要说得三分,其他七分就不用我多说了。”龙野改颜道:“夫人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好了。”余夫人说道:“要求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你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欧阳剑湖一愣道:“不知道夫人要我们拿什么?”余夫人一个一个字道:“玉兔玄英珠。”三人听了都是一头雾水。余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兔珠也是一件奇宝,和虎珠一样珍贵。我这儿有图样在此,你们拿着这个图样去找吧,偷也好,抢也好,总之一个月之内必须要回来。”龙野眉头一皱,问道:“为什么只限定一个月?”

    余夫人慢条斯理道:“因为我的“玫瑰有情掌”的掌毒是我炼制了七七四十九种毒物才炼成的。中者先服下一颗解药,毒性可压制一个月,再过一个月后才彻底发作,二次服我的解药就可以彻底解毒。若是没有我的独门解药,她肯定没命。”龙野怒道:“你的心肠好黑。”余夫人笑道:“当一个人的眼睛是黑的时候,他的心是红的。而当一个人的眼睛是红的时候,他的心就是黑的。”双手一拍,玉芙蓉立即拿出一副卷轴出来。余夫人道:“这卷轴是百花宫的地图。”

    连着先前那副兔珠的图样一并交给了龙野。

    龙野愤愤的接了过来,欧阳剑湖道:“龙兄,事已至此,懊恼也是无用,余夫人,佩服佩服,你果然是艳如桃李,心如蛇蝎。”那余夫人笑道:“多谢欧阳公子夸奖,你们到了百花宫之后,按照地图走,我想那百花宫宫主长孙静一定要会把玉兔玄英珠放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你们要想办法把它拿出来。”

    欧阳剑湖道:“我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余夫人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武功这般高强,为何不自己去。”欧阳剑湖道:“正是。”余夫人叹了一口气道:“以我比之百花宫主,则如寒鸦比凤凰,劣马比麒麟。”龙野冷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所以让我们当替死鬼。”余夫人道:“倒不是我怕她的武功,而是我根本无法破解那个阵法”欧阳剑湖奇道:“什么阵法?”余夫人不答。欧阳剑湖见这模样,就不再勉强,他向来不喜欢勉强别人,即使对方是敌人。余夫人顿了顿,道:“来人,给三位备三匹好马,带上盘缠干粮。云不凡,你也去吧。芙蓉,你送他们出林去。”玉芙蓉答应了。哪知道云不凡突然说道:“我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