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青山绿水的送别

    更新时间:2018-09-15 10:36:34本章字数:3035字

    欧阳剑湖知道他是为梅梅之故,于是对余夫人说道:“夫人可否网开一面,放了梅梅姑娘,也就当做了一件好事。”余夫人淡淡道:“当年若是有人也给我网开一面,我又何至于此,别人不给我活路,我又何必给他人活路。云不凡,你要是再不走,我立刻就杀了梅梅,那你就带着梅梅的尸体走了吧。”那云不凡虽然是个呆子,但也不敢拿梅梅的生命开玩笑,况且他也素知余夫人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云不凡不敢再说,生怕触怒余夫人,欧阳剑湖料定余夫人遭受过情感创伤,故而迁怒旁人,此时她是任何道理也听不进去的,那只有先行退去,再想办法了。

    余夫人待四人走出厅口以后,长袖一拂,两扇门紧紧的闭上了,顿了半晌,才说道:“你出来吧。”此时,从后堂走进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那云不凡尚有留恋之意,走出大厅之后,尚且一步三回头,好歹欧阳剑湖把云不凡强拖硬拉走了。

    玉芙蓉把四人送出桃花林之后,说道:“出了桃花林,就不是我们桃花寨的势力范围了,你们几个就好好去吧,不要忘记了夫人交代的事情,要记得及时回来取解药。”龙野哼了一声道:“烦你好好回上余夫人,龙某定当再来拜访。”玉芙蓉笑道:“那最好不过了。我和夫人在寨中恭候佳音。请。”当即与四人作别,自回山寨中去了。

    龙野道:“欧阳兄,非是兄弟我有始无终,奈何此事。。。”欧阳剑湖忙道:“龙兄说哪里话来,可恨的是我们千小心万小心还是着了这个余夫人的道儿。若不是为了晓晟的伤,我也一定陪你往百花宫一行。”任婧婧一路之上都是不言不语,这时候突然间哭了出来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她适才听说自己中毒,心下早已惊惶,,只是不愿意在余夫人面前示弱,故而隐忍至此,这时候是说什么也忍不住了。

    欧阳剑湖望了云不凡一眼,对任婧婧深感歉疚道:“此事是因在下而起,当真万分过意不去。”任婧婧收声止哭,抹了一把眼泪道:“这怪不得欧阳大哥,怪就怪这个姓余的女人太过于狠毒了。居然想了这个法子来害我们。”龙野沉吟道:“那玉兔玄英珠和那个白虎玄英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的以前从未听人说起过。”欧阳剑湖也道:“我也没有听见过,云公子,你有听过么?”他这一问,不由得心中暗暗好笑:“他不是江湖中人,又怎么知道这些东西。”但见云不凡呆呆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欧阳剑湖叫了他几遍,他才听到,龙野瞧着云不凡失神落魄的样子,心道:“他失去了心爱的人,故而如此,如果如果。。。”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望向任婧婧,只觉的,突然间胸口一热,对欧阳剑湖拱手道:“欧阳兄,救人如救火,拖延不得,我们就此别过,你们保重。”欧阳剑湖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也朗声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不管能否请得到苏九霄为晓晟治伤,一个月之后,我必定来此桃花寨和你共进退。”

    当下龙野、任婧婧与欧阳剑湖、云不凡别过,往百花宫去了。暂且按下不表。

    欧阳剑湖目送龙、任二人远去,方才对云不凡道:“云兄,你有何打算?”云不凡甚是沮丧,道:“欧阳兄,你的一片好意我心领了,还害得你的朋友为我受累,我当真是万分过意不去。我要再去找梅梅。”欧阳剑湖从未尝过男女情爱的滋味,心中只是觉得这云不凡当真是自不量力,方才逃出虎口,又要再去送死。欧阳剑湖知道一时之间说不动他,只是淡淡道:“你去又救不了梅梅,去了干什么?”云不凡咬牙道:“去不了我也要去,大不了我和梅梅死在一起,总之我不能没有他。”欧阳剑湖心中一震,这人当真固执,但也不禁佩服他的执着与忠贞,只是自己也实在不愿看着他去送死,而自己又身有要事,不能够时时照看于他。应该想个办法才是。

    欧阳剑湖略为思索,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不由得冷笑了起来。云不凡一呆道:“有什么好笑的?”欧阳剑湖哼了一声道:“懦夫,懦夫。”云不凡喝道:“你说我是懦夫?”欧阳剑湖双手环抱,傲然道:“此刻这里就你我二人,我不是说你,还在说谁?”云不凡怒道:“我不是懦夫”欧阳剑湖道:“你就是。”云不凡道:“我哪里是懦夫了,你说你说。”欧阳剑湖冷笑道:“以此有用之身而行无用之事,死了也是活该。你若是一个男人,就要凭着自己的本事把你心爱的女人就出来,做出这种无用的姿态又有何用?”云不凡忽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道:“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根本不会武功,根本就打不过那个余夫人。”欧阳剑湖道:“功夫不会可以学啊。又没有人天生就是会武功的。”云不凡脸现诧异之色道:“我可以学武么?要不,你教我好不好。”欧阳剑湖忙摆手道:“那我可不行,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怎可为人师,再说啦,练武功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怕辛苦么?”云不凡一脸的坚毅之色,愤然道:“为了梅梅,上刀山,下油锅,我都愿意,怎么会害怕辛苦?”

    欧阳剑湖点头道:“如此便好,你应该学好了武功,将来好保护梅梅?”云不凡迟疑道:“那梅梅现在在余夫人那里,我怕她会有危险。”欧阳剑湖道:“她暂时不会有危险,如果她真的有危险,早就已经和其她的女孩子一样尸横郊野。”云不凡一听甚是有理,想不出话来应答欧阳剑湖。欧阳剑湖道:“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没有?”云不凡黯然道:“我和梅梅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欧阳剑湖点头道:“这样吧,你可去长白山五大连池,去找我师父天池老人。请他收你入门,待你学好武功之后,再把梅梅救出来岂不更好。”

    云不凡一脸苦相道:“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长白山离此地万里迢迢,我是一个文弱书生,即使我真的学会了武功,梅梅也许早就不在了。远水救不了近火。”欧阳剑湖朗声道:“有志者事竟成,你饱读诗书,岂不闻苦心人,天不负,百万秦关终属楚,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云不凡沉思良久,忽然间大叫一声,一跃而起,欧阳剑湖给他吃了一吓,云不凡脸上神采飞扬,一扫刚才阴霾的神情,朗声说道:“欧阳兄此言甚是有理,我决定去长白山找你师傅,学成武艺之后,我再把梅梅救出来。”

    云不凡正要告辞,欧阳剑湖忽道:“且慢。”云不凡一怔道:“欧阳兄还有何指教?”欧阳剑湖从腰间,掏出一包物事递给他,说道:“这包里是我随身携带的玉佩,你只要去长白山天池找到一只天池怪兽,朝天池中扔入十颗松果。它就会带你去见我师父。我师父见到我的玉佩,自然就会明白是我叫你去找他的。”云不凡奇道:“天池怪兽,是怎生模样?为甚么要给它吃松果?”欧阳剑湖笑而不答,道:“世间万物,原本一理,你想一想看,你不给它点好处,它跟你非亲非故的,干嘛要带你去找我师父啊。”云不凡哑然失笑道:“看来这怪兽也通人情世故啊。”欧阳剑湖笑道:“我方才不是说过了么,世间万物,原本一理。云兄,希望你沿途珍重,路上若是遇到什么事情,切记不可感情用事,以忍为上。”云不凡点点头说道:“欧阳兄你放心,你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为了我自己,为了梅梅,我一定要学好本事。不会再轻易轻生了。”

    欧阳剑湖吁出了一口长气,说道:“如此,我便放心了,只是你要及早离开此地,迟则有变,留着有用之身,日后才好与梅梅相见啊。” 

    云不凡经由欧阳剑湖一番开导,当真是如梦初醒,想自己与他年纪相仿,他为人处事居然是如此干练,而且善于开导别人,生就一副侠肝义胆,对他不由得多了几分敬佩之意。当下对欧阳剑湖拱手说道:“欧阳兄,你我就此告辞,后会有期。”欧阳剑湖也拱手道:“路上保重,后会有期。”

    当下,云不凡别过欧阳剑湖,迈步便行,再也没有回头,欧阳剑湖望着他的背影,心道:“看来云兄还要历练一番才成。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啊。”

    那云不凡后来上了长白山,遇到了旷世奇缘,练就一身横行天下的武功,当然这是后话了。(云不凡事情详细以后会在拙作《云飞沧海》中叙述,本作中略过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