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谜影重重的密窟

    更新时间:2018-09-17 10:52:42本章字数:3050字

    就在此时,欧阳剑湖突然间听到丁倩的尖叫之声,他不敢怠慢,判明声源方位,原来是离小桃房间不远的西首一间屋子,欧阳剑湖情急关心,踢门而入,忽听得头顶一阵轰鸣巨响,其声有异,一样庞大的东西当头罩落。欧阳剑湖虽心系丁倩,但进屋之前早有了戒备,不及抬头观看,早已着地滚开,站起身来,方才看清砸下之物是一口巨大的青铜钟,那铜钟落地之处,瓷砖被砸得粉碎,尘屑四起。

    欧阳剑湖见这见屋子空荡荡的,正中只有一根柱子,丁倩就被绑在柱子之上,丁倩衣衫不整,乌云散乱,手臂之上露出了几条的崭新的血痕,欧阳剑湖心中大怒:“丁倩姑娘不肯就范,老鸨和王八居然对她苦刑逼迫。倘若让我碰到这群畜生了,我绝不放过他们。”丁倩见到欧阳剑湖进来,眼神之中又是欢喜,又是着急,苦于她口中塞着麻布,只是拼命的摇头,欧阳剑湖安慰道:“你不要害怕,我来救你。” 欧阳剑湖见到丁倩一直摇头,眼带泪痕,只道是她惊恐过甚。一再说道:“不要害怕,不要害怕,他们都已经走了。”哪知道丁倩还是惊恐不已,一直在摇头。

    欧阳剑湖虽然一步一步接近丁倩,但恐屋子中尚有机关,丝毫不敢大意,到得丁倩之旁,随手扯断了绑缚她的牛皮绳索,取出她口中的麻布,丁倩急道:“你快走,这屋里有机关。。。”一语未了,欧阳剑湖顿觉整个屋子地动山摇,震颤不已,欧阳剑湖心中一惊道“莫非是地震?”欧阳剑湖顿觉立足不稳,地板有噼啪爆裂之声,裂开一个大洞,瞬间将欧阳剑湖和丁倩吞没。从洞窟之中传来了丁倩的尖叫之声,不绝于耳。

    二人身子急速下落,耳边呼呼风响。欧阳剑湖虽急不乱,此刻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要救护好丁倩,当下劲运右手,身子再猛然下沉,凌空抓住丁倩猎猎而飘的衣带,往上一扯。丁倩身子登时微微一顿,紧接着飘了起来,翻身到了欧阳剑湖身上。如此一来,丁倩下落之势稍缓,然欧阳剑湖增加了一个人的重量,下落之势就更加快了。也不知道下面是刀山剑林,还是洪水猛兽,欧阳剑湖只怪自己用心太急,没有查查清楚,以致着了人家的道儿,还连累了丁倩姑娘。

    着落之处,溅起了一片水花,欧阳剑湖心中一喜,知道所处之处乃是一个水潭,二人性命可暂保无虞。可是下坠力道猛恶,入水底也深。那丁倩不识水性,只急得在水中乱抓乱舞,那潭水就猛灌到她的口中。欧阳剑湖屏住呼吸,见丁倩如此情境,已明其理,当即拖住她的下颚,往水面游去,那丁倩陡然间得到救助,好比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说什么也不肯放松欧阳剑湖的脖颈,欧阳剑湖担心如此一来,两人非但上不了岸,而且还要葬身潭底。此时已是深秋,这个水潭又深处地底不见阳光,水温着实低下。欧阳剑湖仗着自己内功精纯,屏住呼吸,尚能支持,那丁倩不会武功,加上惊慌失措,此时已然昏晕过去,但那双手还是牢牢抱住欧阳剑湖的脖颈。

    欧阳剑湖无奈,只得再让自己和丁倩同时再下沉两尺有余,在水中打个滚,拖住丁倩的长发游出水面。欧阳剑湖把丁倩救出水面,一探呼吸,只是昏晕,并无他恙,心中稍安,就让丁倩平躺,施行救助,约有半个时辰后,任其自行吐出口中污水杂物。又过了一盏茶时分,丁倩慢慢醒转了过来。

    欧阳剑湖查看周遭情势,水潭四面均是石壁,点着数十个火把,沿着水潭四周是一个环形甬道,是用石砖铺就。那丁倩爬起身来,欧阳剑湖喜道:“你醒啦。”丁倩道“我们这是在哪里?”欧阳剑湖道:“这是一个地下密窟,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丁倩心中感到歉疚,说道:“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欧阳公子。”欧阳剑湖淡淡一笑道:“这不关你的事,他们早就策划好了引我上钩。我再小心那也是防不胜防的。”丁倩突然之间一声大叫,欧阳剑湖吃了一惊,也吓了一跳忙问道:“丁姑娘你怎么了?”欧阳剑湖本是好心一问,见丁倩晕生双颊,心中也好生奇怪,正欲再出口相询,待见到丁倩一身湿漉漉的残破衣衫时,脑中电光一闪,登时明了,一时大窘。嗫嚅道“在下无心冒犯,姑娘勿怪。”原来丁倩定了定神,火光照耀之下,发觉自己穿戴不整,甚是狼狈,而一个男子又恰好站在自己的面前,顿感羞窘无地。

    欧阳剑湖当即脱下自己浸湿的长袍,披在她的身上,丁倩眼抬起头来,望着欧阳剑湖,目光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只是见到丁倩身子微微颤抖,嘴唇发紫,知道是给冻坏了,心下寻思:“引火之物早已落入潭中,不能使用,怎么样才能生起火来烤一烤才好。”心中又多了几分疑惑,问道:“丁姑娘,是谁把你绑在柱子上的,屋内那口大铜钟又是谁设计安装的?”丁倩道:“我当时只是在自己的屋中坐着,王妈妈来给我殷勤的倒了一杯茶,我当时恰好口渴得很厉害,也没有想太多,就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迷糊之际,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人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似乎在安置什么机关,我当时眼皮十分沉重,感觉好困,说什么也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来。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在那间屋子里了。后来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欧阳剑湖沉吟道:“他们明知道那口铜钟砸不中我,却还要故意放置,难道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不成,恩,其实他们是想让我误以为房中就只有一个机关,只要我躲过了,就不会防备其他的了,好让我掉以轻心,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让我靠近你,摔入这个真正的水潭,为什么下面会是水潭,而不是其他的刀枪利器,这样做到底有何用意?”丁倩也恰好问道这个问题:“这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欧阳剑湖苦笑道:“你问的这几个问题都问到了点子上,到目前为止,我是一个都答不上来。因为敌在暗,我在明,我要理清头绪,找好线索,寻机破关而出。”丁倩道:“你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再想办法。”欧阳剑湖微微一笑,从崖壁上拿下一个火把,递给丁倩,说道:“你先拿着。这样会好过一些。”丁倩会意,伸手接过火把。心中感激。过了一会,她说道:“我不那么冷了。你呢?”欧阳剑湖笑道:“我不冷,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等人给我们送衣服过来。”丁倩惊道:“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怎么可能有人给我们送衣服来,你是不是疯了?还是刚才跌入水潭的时候脑袋进水了呀。这里根本就没有出路。”

    欧阳剑湖望着火把,志得意满的说道:“你放心,这里一定有出路,我们也一定能出去。”丁倩一“咦”了一声道:“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欧阳剑湖笑道:“这里不是有火把么,没有人来的话,点火把做什么,既然有人来点火把,那么不就是有路可以出去了么?”丁倩大喜道:“是啊,我真笨,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欧阳剑湖望着她道:“不,你一点都不笨。”丁倩一愣,还未答话。欧阳剑湖嘘了一声道:“有人来接我们了。”

    忽听得匝匝两声巨响,一面石壁慢慢从左至右的翻转了过来。跟着走出一个人来,那人拍掌笑道:“欧阳公子果然是智勇双全,见识高人一等。在下佩服佩服。”

    欧阳剑湖见来人五十多岁,是个秃子,身长八尺,一缕长须,当即抱拳说道:“阁下如何称呼?”那老者还礼道:“贱名不足挂齿,我姓宋,这里的人都叫我宋老万。我在这里已经恭候欧阳公子多时了。”欧阳剑湖目光闪动,道:“哦,莫非此间的主人知道我要来么?” 宋老万咳嗽了一声说道:“不错。明月楼楼主有请欧阳公子。”

    刚说完这句话,丁倩眼中就掠过一丝恐惧的神色,身子抖了一下。欧阳剑湖只当她在水中浸泡久了,说道:“很冷么?”转头对宋老万说道:“难不成要我们以如此不雅之貌去见楼主么?”宋老万笑道:“楼主早已经料到了,所以叫我预先准备好了衣物,两位请跟我来。”当下一拍手,又从石洞之中走出两个丫鬟打扮的人来,吩咐道:“你们赶紧带丁姑娘去沐浴更衣,好好伺候,不得有误。”两个丫鬟答应了,上前来扶丁倩,丁倩眼望欧阳剑湖,欧阳剑湖点了点头。丁倩芳心稍安,跟两个丫鬟到另一间石室沐浴更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