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虚虚实实的诡计

    更新时间:2018-09-19 15:44:44本章字数:3139字

    余夫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脸色严峻,柯龙和老鸨忙上前问安。老鸨道:“夫人,追是不追?”余夫人怒道:“是你去追,还是我去?”老鸨惶恐道:“不不,夫人,我去,我去。”余夫人沉声道:“柯龙你和玉芙蓉一起去。小心一点,欧阳剑湖狡猾如狐,不要上他的当,他抱着一个人走不远的。”原来那老鸨是玉芙蓉化装成的。

    余夫人若是没有吩咐他们两人,而是自己立马去追欧阳剑湖,虽然给欧阳剑湖发足在先,但是他毕竟是抱了一个人,身法肯定迟缓,最后肯定会被她追上的。只是余夫人自恃身份,这种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的事情是绝不做的,自有人去帮她做,也亏得她如此自负,欧阳剑湖逃过一劫。

    余夫人吩咐柯龙,玉芙蓉立即带手下去追。二人领令而去。余夫人余怒未消,恨恨道:“欧阳剑湖,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欧阳剑湖抱着梅梅,一路狂奔,迅如奔马。奔了一程,低首见梅梅脸如金纸,脸上的痛苦神色是越来越明显,欧阳剑湖大惊,心知梅梅身受重伤之后挨不得辛苦。再这样奔跑下去,只会加重她的伤势, 欧阳剑湖不得不放慢了脚步,明知道后面的人随时都会追上来,但眼下毕竟是梅梅的性命要紧,于是四下寻找水源,好在不远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欧阳剑湖放下梅梅,暂作休息,到溪水旁边双手掬起几口清水给她喝,如此反复再三。欧阳剑湖见梅梅如斯情景,知道梅梅伤重难愈,余夫人那一掌是何等厉害,莫说是梅梅这样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哪怕是欧阳剑湖本人,也不敢正面接她的十成掌力,余夫人那一掌,只把梅梅震得是筋断骨折,五脏六腑都已经震坏掉了。欧阳剑湖此时输真气到她的体内,只是暂时替她短暂续命,吊住一口气而已。

    梅梅喝了几口水,气脉和缓了一些,她自己也知道重伤难愈,欧阳剑湖是回天乏术了,想着想着,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欧阳剑湖柔声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医好你的。”梅梅身上剧痛,直把嘴唇都咬出了血,哽咽道:“我的伤我自己知道,欧阳大哥,你不用安慰我了,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么?”欧阳剑湖知道此时说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无济于事的,只得扶住她道:“你说,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梅梅道:“欧阳大哥,将来你见到云大哥的话,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死了,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找余夫人报仇的。夫人武功极高,心肠又歹毒,他不是夫人的对手。欧阳大哥,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能让他去找夫人,我想让他好好的活下去,这样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欧阳剑湖见她伤重难治,此时她关心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情郎云不凡的生死安危,心中又是难过又是感动。他见梅梅一再哀求自己,终于哽咽道:“你放心,梅姑娘,你相救大恩,我欧阳剑湖永生不忘,云不凡,我会让他好好活着。”

    梅梅满是血污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低声道:“谢谢你,欧阳大哥!”抬头望天,喃喃道:“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我还没有享受够生活,就要先去了,人在快死的时候,真的好想好想…活,活着真好!”声音渐低,握着欧阳剑湖的手慢慢松开了,最终软垂了下去。

    欧阳剑湖知道她睡着了,永远的睡着了。又一个生命的逝去,欧阳剑湖心中伤痛不已,虽然与梅梅相交不过一日,但自己早已经把她当成了生死好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无法增加自己生命的长度,却有办法拓广生命的宽度。梅梅拓宽了自己的生命,她心地善良,却落得如此下场,余夫人作恶多端,仍然可以逍遥自在的活着。这是什么世道。欧阳剑湖越想越是不平,猛地里一声长啸,声震九霄,长啸之声久久不息。

    死者已矣,长路漫漫,欧阳剑湖收拾起自己悲伤的心情,含悲忍泪。就地将梅梅掩埋,心中默默祝祷:“愿这里的青山绿水长伴你左右,你也不会孤独。”

    欧阳剑湖伤痛归伤痛,毕竟明白,此时自身险境未脱,抑郁之念宣泄之后,脑筋转得急快,方才的啸声中气充沛,定会让追敌判明方向,跟踪而来。欧阳剑湖不敢耽搁,向梅梅之坟望了最后一眼后,跨过小溪,又往前行。

    行了十五六里地。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有两条路,左边一条是大路,平坦旷阔;右边一条是小路,林木丛生,崎岖难行。欧阳剑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夺命阎王柯龙,玉芙蓉两人带人追赶欧阳剑湖,追了二十几里地,不见人影,心中焦急,正自彷徨无计。猛然间听到一阵啸声,却不是欧阳剑湖是谁,听这啸声,就在左近,二人心中大喜,随即带人往啸声方向寻声而去。待得众人赶到岔路口之时,欧阳剑湖又早已经不见了人影。两人派人往前打探消息,柯龙怒道:“这小子溜得还真快,到底他是往左边这条路去呢,还是往右边这条路去,这样吧,玉芙蓉,我们不妨兵分两路。一发现这小子的踪影,立即施放响箭,互为响应。”玉芙蓉点头道:“好,就这么办。”正要兵分两路。忽然两个喽啰回来报告说:“启禀两位堂主,在小路的树枝上发现了一条衣带。大路之上则无动静。”说着,将衣带呈上。

    柯龙接过衣带,察看之后,不由得大喜,大声道:“往右边追,这小子往小路跑了。”正欲往小路追去,玉芙蓉叫道:“且慢!”柯龙道:“怎么了,还不快追?”玉芙蓉道:“你凭什么认为欧阳剑湖会走小路?”柯龙道:“这衣带我认得很清楚,是欧阳剑湖身上穿的。当时是我在地窟之中为他换的衣服,我当然认得,不会错的。”玉芙蓉拿过柯龙手中的衣带,细细察看,衣带并无丝毫破损刮磨之处,玉芙蓉道:“我们都是在为夫人办事,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你再仔细想想,这条衣带果真是欧阳剑湖的么?”柯龙不耐烦道:“错不了,这个欧阳剑湖仓皇逃窜,怕我们追踪,不想在泥路之上留下脚印,所以从树顶纵跃而走,他只想着逃命,所以衣带不小心被树枝给钩住了。他心急脱身,才无暇顾及于此。”

    玉芙蓉冷笑道:“即使这条衣带真是欧阳剑湖的,我们也绝不可以掉以轻心。你仔细想想看,如果这条衣带真的是欧阳剑湖在逃窜过程中被树枝给缠住了,那么这条衣带一定会有破损和刮痕的地方。但是你看看这条衣带,完好无损。”玉芙蓉见柯龙似信非信,便又把衣带交给了他。柯龙仔细查看,果真如玉芙蓉所说,衣带是完好无损的。柯龙疑惑道:“莫非这小子使得是金蝉脱壳之计么?那他就一定往大路上逃的,恩,我们往大路方向追。”

    玉芙蓉沉吟道:“先别急,等等。”柯龙怒道:“还等什么,你以为欧阳剑湖是傻瓜啊,等着你来抓,等你决定好往哪边追的时候,他人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玉芙蓉正色道:“夫人在我们临行之时曾说了,这欧阳剑湖狡猾如狐,不能以常理度之,我想你在桃花寨也应该见识过了吧,他轻易就揭破了我不是真正夫人的身份。”柯龙道:“是又怎么样?”玉芙蓉问道:“这样说来,欧阳剑湖他不是傻瓜。”柯龙道:“他的确不是,但是你不要忘了,聪明人有时也常常做蠢事。”玉芙蓉道:“我也知道这一点,但我想你也一定听过诸葛亮智算华容道,虚虚实实的故事吧。”柯龙一呆:“这个跟华容道什么关系?”过了一会,大叫道:“你的意思是。。。”

    玉芙蓉接口道:“不错。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欧阳剑湖想效法当年诸葛亮智算华容道一事,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曹操摸不清真实情况,产生疑惑,疑则生变,最终曹操是上了诸葛亮的大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可不能重蹈曹孟德的覆辙。欧阳剑湖故意在小路上留下一条完好无损的衣带,引我们往大路上去追,他好往小路走。嘿嘿,他当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们偏偏不中他的诡计,我们就往小路追。”

    柯龙道:“照我的意思,不管大路小路,你我各带一路人马,不是万无一失吗?”玉芙蓉瞪了他一眼,道:“以我二人之力,捉一个欧阳剑湖不难,但若分散去捉,你的武功兴许不在她之下,但我呢,我可不是他的对手。若是他在我单独追击的那条路上,我即使追上他也没有用。”

    柯龙原本就是一个莽夫,但此时听得玉芙蓉这样精辟的分析之后,茅塞顿开,心悦诚服。心道:“难怪她能成为夫人的心腹,果然有她的独特之处。”当下两人计议已定,齐往小路追去。

    殊不知,两人如此一来,离欧阳剑湖是越来越远了,再也追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