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可悲可敬的母爱

    更新时间:2018-09-20 19:44:43本章字数:3025字

    这条虚虚实实之计,是欧阳剑湖为玉芙蓉她们量身定制的。对方如果只是柯龙一人,欧阳剑湖断然不会采用此计,只因柯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而玉芙蓉则不然,欧阳剑湖就是利用了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特点,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使其中计。当然,欧阳剑湖早已经料定余夫人不会亲自来追,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行此计谋了。

    如此一路畅行无阻,欧阳剑湖心中暗暗好笑,等到玉芙蓉他们回过神来,自己早就走的无影无踪了。不过桃花寨、明月楼一役,让欧阳剑湖认识了余夫人这个可怕的女人。他现在记起了他师父天池老人的一句话:“江湖上,武林中,和尚、头陀、女人这三类人万万不可轻易招惹。”心中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莫非师父当年也有栽在一个女子的手中,故而对我如此忠告。”顿觉这个想法甚是荒唐可笑,这不是对师父的不敬么?

    继而又想到,连余夫人这样厉害的角色都受制于白云宫,由此可见,那白云宫的主人苏九霄又是一个何等神秘和高深莫测的人。看来,前面的清风峡、白马关的主人绝对也非泛泛之辈。如此一来,救治晓晟之伤,实在是任重而道远,万万大意不得。

    欧阳剑湖一路之上,晓行夜宿,餐风露宿,面上已颇有风尘困顿之色,但是那双眼睛还是神采奕奕。为了安全起见,欧阳剑湖就依着柯龙给他的衣服,打扮成乡弄模样,在自己的脸上沾上一些泥巴,好叫别人辨认不出。如此行了十余日,总算平安无事。

    这一日,欧阳剑湖来到三江源地区,此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欧阳剑湖深吸一口气,心情颇感舒畅。仰望空中之飞鸟,俯视水里之游鱼,也可以畅叙幽怀。他知道此行凶险,前途未卜,甚至可能还会有一场激战。因此,当前最重要的是要让身心绝对的放松。这样,才可以在今后的战斗中保持旺盛的战意、毅力和体力。

    欧阳剑湖望着在头顶盘旋的青鸟,心中颇为艳羡:“要是能够像这只小鸟一样自由自在的遨游于江湖,没有仇杀,心无挂碍,那又是何等的一件美事啊。”

    可惜的是,美景不能长赏,美梦难以成真。就在欧阳剑湖神游物外之际。一张无形的暗网正向他慢慢收紧。

    这时,欧阳剑湖听到了一阵女子的啜泣之声和一个男子的高叫怒骂之音。

    欧阳剑湖往前一望,对面不远处走来一男一女,男的大概二十岁出头,女的大概四十岁左右,那男子在前面作势欲跑,被那个妇女拽住了胳膊,任那个男的如何斥骂,就是不肯松手。

    只听那男子高声喝道:“你快放手,不然可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那妇人哭道:“良儿,你从小到大,娘都没有逼过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你父亲留下的家产都让你给输光了,娘也不怪你。但是你现在你拿走的这个宝贝却是你爹爹临终之时,千叮万嘱,不能有闪失的东西啊。你现在要拿着他去当,为娘说什么也不答应。”

    欧阳剑湖一愣,心道:“原来是一对母子,敢情这是一个不肖子,败光了产业,又要拿家里的什么祖传宝贝去当,母亲不肯,儿子不依,母子故而有此冲突。”那男子放缓了声音哄骗说道:“娘啊!我是拿去当,又不是卖,等我还了赌债,再翻本,就把原来属于我们的钱给大把大把的赢回来了,然后再把这个珠子给赎回来,再给你盖一个大大的房子,让你老人家去享福,这不是很好吗?再说了,从小到大,你一直都这么疼我,从来没有违逆我的意思,我要星星,你就给我星星,我要月亮,你绝对就不会给我太阳。甚至我跟人家打架,你也不管我是有理没理,都是站在我这边,替我出头的。我输了那么多钱,你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只是今天我拿了这样一个珠子出去,你就舍不得,这是为什么?”

    那妇人哭道:“这个珠子关系重大,从小到大,我知你懂你,你为何不从我一次?”那男子也道:“你既然知我懂我,何不再顺我一次?”那妇人大哭道:“只有这一次不答应!”那男子怒道:“不答应也得答应!”用力挣脱了他母亲拉住他的手臂,妇人摔倒在了地上,又死死抱住他的右腿。男子大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靴子之中拔出匕首,对准其母后背连捅三刀。其母大声惨呼,血流满地,仍旧不放手,那男子怒发欲狂,对准母亲的头部猛刺下去。

    就在此时,那男子忽感虎口剧烈一震,手中匕首拿捏不住,飞了出去,那男子惊骇莫名,抬头望时,只见前面站着乡农打扮的年轻人,满脸怒容,站在自己的面前,正是欧阳剑湖。

    欧阳剑湖看着这一对母子起冲突,原本以为那男子经过母亲的悉心劝导之后,该会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不想那男子不但不听,反而弑杀其母,由于事起仓促突然,欧阳剑湖是惊呆了,来不及阻止,因为他不相信眼前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待到那男子必欲置其母于死地,欧阳剑湖再也不能坐视不理,当即拾起一粒小石子,弹中该男子的右手,阻止其再做灭绝人伦之行。

    那男子见对面站着一个白衣公子,显然是会武,神色不由得甚是惊恐,口中却非常强硬:“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欧阳剑湖不答,走上前去,“啪啪啪啪”四声响,闪电般打了他四个耳光,那男子想要闪避,却哪里避得开。那男子见欧阳剑湖如此了得,知道是遇到了高人,想要转身逃走,欧阳剑湖早已经料到,飞足踢中他的下颚,那男子顿时倒地不起。欧阳剑湖喝道:“你这畜生,待会儿我再收拾你。”欧阳剑湖蹲下身来,见那妇人后心伤口俱都是要害之处,鲜血仍在汩汩冒出,人已经昏迷不醒。欧阳剑湖既惊且痛,身边的金疮药掉入水潭的时候被水化掉了,当下只得替她草草包扎止血了一下。

    过了半晌,那妇人悠悠醒转。看见他儿子痴痴的瞪视着这边,第一句话就是说:“壮士,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要杀就杀我好了,都是我养儿不教,才让他变成今日鬼迷心窍的样子。”欧阳剑湖原本以为妇女醒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求他过去把她的儿子给毙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身受重伤的妇女醒转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记挂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欧阳剑湖虽感意料之外,但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欧阳剑湖愤愤道:“大婶,此等逆子,要来何用,还是早点毙了干净。”那男的惊慌不已,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娘,娘,是我不对,我是无心的,娘你快点求他不要杀我。”欧阳剑湖怒骂道:“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他自来涵养极好,即使在与余夫人这样心肠歹毒之人交手,身处险境之时,也绝不轻易爆粗口。这一次他粗口骂人,实在是恼怒到了极点。那男子跪地磕头不止:“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欧阳剑湖怒道:“鸦有反哺之情,羊有跪乳之恩。你母亲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养你长大。想不到你却泯灭人性,做此丧尽天良之行,你有何面目立于这天地之间,我若不杀你,还有天理吗?”说完这句话,举起右掌,便要往这男子的天灵盖拍下。那妇人连滚带爬,护住那男子,哭道:“壮士,求求你,求求你,放了他,所有的一切罪责都由我来承担吧,他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在我的身上,你要杀就杀我吧。”欧阳剑湖怒道:“你儿子这样对你,你还这样护着他。我若饶了他,只怕将来他还会像今天这样对你。还不如当场毙了,以绝后患!”

    那妇女不顾自身伤势疼痛,拉着欧阳剑湖高举的右手,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流泪道:“他是很坏,他是该死,可是,可是,他到底是我的儿子啊。你刚才已经教训过他了,就饶了他吧。他要是死了,我们吴家就断子绝孙了呀。壮士,我给你跪下了。”说罢,就要给欧阳剑湖跪下磕头,欧阳剑湖连忙把她扶起,说道:“大婶,万万不可如此,我,我,我不杀他便是。”转头对那男子喝道:“看你母亲面上,今天我饶你一命,你回去好好照顾你母亲,若是再有今日之事,你即使逃到天涯海角,我好歹也要取到你的项上人头。”

    那男子吓得魂不附体,连声道:“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壮士,谢谢壮士的不杀之恩。”走过去扶住他的母亲。那妇人也含泪答谢欧阳剑湖道:“多谢壮士。”欧阳剑湖连忙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