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再度重逢的交手

    更新时间:2018-09-20 19:45:58本章字数:3111字

    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吴良,你欠我们的赌债什么时候还?说好了在赌馆见面,还我赌债,你倒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和闲人聊天?”欧阳剑湖心中一凛,转过身来,见来人身高八尺,颔下虎须,左脸上有一大块的青胎记。后面还跟着五六个打手一般的人物。

    那吴良忙放开他的母亲,奔将过去说道:“陈堂主,我已经回家把你说的这个东西带在身上了,正要去找你,可是半路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他抢了我的珠子,还打伤了我母亲。你快点为我做主。”此时,吴良见来了靠山,态度立转骄横,他恶人先告状,最好能够让陈堂主和这个乡下男子相互火并,他好从中取事。

    那吴良的母亲忍痛喝道:“良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吴良大声喝道:“你闭嘴,没你的事情。”敢情他方才跟欧阳剑湖保证的诺言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欧阳剑湖心中怒极反笑:“吴良啊吴良,你果然丧尽天良。今日若不杀了你,我欧阳剑湖枉为人了。”欧阳剑湖走到青胎记的面前说道:“我要杀这个人,阁下会阻止否?”那青胎记冷冷说道:“你与他的恩怨我不想管,也不愿意管,但是他的赌债要先还清了才行。只要他还清了我的赌债,你要杀他,要剐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吴良颤抖道:“陈大爷,那颗珠子被他抢走了,我本来就是要拿这颗珠子给你偿还赌债的,可是他,他把我的珠子抢走了。”

    青胎记双目圆睁,一道比刀锋还锐利的目光向欧阳剑湖扫来。欧阳剑湖脸色没有变,只是淡淡道:“你信他的话?”青胎记沉声说道:“交出玄英珠,我放你走路。”怎么又是玄英珠,欧阳剑湖不明白,走到哪里,怎么都有人向自己要玄英珠。

    欧阳剑湖知道这青胎记先入为主,一时之间无法和他说清,只得道:“你为何不去他身上搜一搜?”青胎记一听,脸色略为缓和,右手一挥,一打手就上前在吴良的身上上下抚摸,并无一物,那打手说道:“启禀堂主,没有玄英珠。”那青胎记的人嘿嘿冷笑道:“这下子你还有何话说,交出来,我让你走路,不然,你就把命留下来,我再从你的尸体上找珠子。”欧阳剑湖斜眼望向吴良,见他脸上微露得意之色,知他定是使诈,把玄英珠藏在什么地方了。

    欧阳剑湖道:“我身上并没有什么玄英珠,信不信在你!”青胎记喝道:“你当真不交?”欧阳剑湖不再答话。那妇人本想说珠子不在欧阳剑湖身上,但要是说了这句话,对方要是追究起来,再着落到儿子身上,为祸不小,当下也就默默无言。

    此时,众打手已经将欧阳剑湖团团围住,那青胎记一声令下,众人一声喊,齐齐进攻,不过是一盏茶的时分,就有一人倒了下去,接着是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当然倒下去的人里面并没有欧阳剑湖。

    青胎记整张脸都青了起来,缓缓说道:“你是什么人,敢到我们清风峡来撒野?”欧阳剑湖道:“凭你也不配问我的姓名。”青胎记额头青筋暴起,握紧醋钵儿般大小的拳头,朝欧阳剑湖打来,欧阳剑湖不闪不避,突然又听得有人叫唤道:“陈不依,住手。”那青苔记的拳头到欧阳剑湖脸旁二寸之处硬生生的停住了。

    那人来得好快,叫唤之时尚在十丈之外,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到了欧阳剑湖和青胎记的面前。那人对青胎记喝道:“陈不依,你干什么又和人动手?”那青苔记陈不依惶恐道:“这个人他抢了黑蛇玄英珠。”那人眉头一皱,上上下下打量欧阳剑湖一眼,说道:“阁下来此三江之地,有何贵干?”欧阳剑湖笑道:“在下平生喜好游山玩水,见此三江景色绝美,故而流连忘返。”那人当然不会相信欧阳剑湖所说的话,看欧阳剑湖乡农打扮,心想一个乡下人,为生活忙于奔波,哪有闲情逸致游山玩水。

    那人道:“你游山玩水也就罢了,何必抢我们的东西?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阁下何必存心跟我们过不去?”欧阳剑湖道:“这位兄台说的好,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何必抢你们的东西?”那人转身问陈不依道:“他抢走了珠子,可是你亲眼所见?”陈不依道:“那倒没有,我是听吴良说的,我们也搜过吴良的身子,身上没有我们要的东西。”那人叹了口气说道:“因此,你就认为珠子是这个人拿的?陈不依,你跟主人也有七八年了吧,怎么还这么不长进呢?”这句话不怎么严厉,但在陈不依听来却甚是惶恐,他低着头不敢再看那人。

    那人咳嗽了一声,走到吴良面前,吴良强自镇定,心中却着实慌忙,眼神不敢与那人对视。那人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把东西拿出来,我既往不咎。”吴良惶恐道:“我我。。。我没有那东西!被那个人抢走了。”那妇人忙道:“大爷,我儿子身上确实没有你们说的东西。”

    那人看了吴良母子许久,沉吟半晌,突然伸手在妇人的腰间一弹,妇人站立不住,往后一趔趄,一颗珠子就滚到了地上,欧阳剑湖看的清楚,那个珠子表面上雕画着一条盘旋的黑蛇。除了黑蛇图案之外,整颗珠子其实就是一个球体的水晶,并无其他特异之处。那人拾起水晶球,拿在手中,盈盈一握。对吴良冷冷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妇人突然大声说道:“是我藏的,是我藏的,你们要杀就杀我好了。不要杀我的儿子。”

    那人冷冷道:“我有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放弃了活下来的权利。”那吴良汗水涔涔而下,心中越来越害怕,突然之间转身急奔,连他母亲也不顾了。那妇女急叫道:“良儿,良儿,你要到哪里去?”那人冷笑道:“在我手底下能够逃走的人还没有一个。”拾起不远处吴良落下的匕首,右手轻挥,顿时破空之声大作,匕首朝吴良急速飞去,那妇人见儿子危险,不顾自己身受重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道,闪身而上,速度似乎比没有受伤之时更快了几倍。妇女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那匕首穿过妇人的身体,余劲未衰又击中了吴良的后背,穿心而过。吴良也倒地而亡。

    那人走到欧阳剑湖的面前说道:“没事了,刚才是一场误会,你继续游你的山,玩你的水吧。”

    那人说完这句话以后,欧阳剑湖突然说道:“那个女人该杀么?”那人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句:“我没有想杀她的意思,但是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欧阳剑湖道:“不管她的选择是对还是不对,作为一个母亲,她都有她的可敬之处。”

    那人冷漠的看了欧阳剑湖一眼,淡淡道:“你话里似乎有话?”欧阳剑湖道:“你杀了他们,至少要埋葬了他们,不管他们生前有什么罪过,死了总该一了百了。让他们曝尸荒野你于心何忍?”那人脸色冰冷,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木然说道:“我杀人,从来不会给死者收尸。”欧阳剑湖看着他道:“你喜欢杀人?”那人冷冷道:“不喜欢,但杀人总比被人杀好,至于收尸和埋尸这种事情,不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这句话,走过陈不依身边的时候,淡淡说了一句:“把尸体埋了。那个女人的尸体厚葬!叫人给她做场法事。”陈不依躬身答应了。

    欧阳剑湖叫道:“为何对那女人不手下留情?人都死了,厚葬又有何用,与其死后做那么多的虚文,何不事前想清楚,留人一条性命?”那人停住了脚步,霍然转过身来,说道:“你问的话太多了,管的闲事也不少。在江湖上,很多是非就是多管闲事引起的,我希望你能够记住一句话,要想活得长久一些,就少管闲事。这是我对你的忠告。”欧阳剑湖微笑的道:“尊驾的话我不敢苟同,天下不平事,天下人自然管的。”那人顿了一顿说道:“那你就要量量自己的深浅。”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身影片刻就消失在远处。

    陈不依吩咐把两具尸体葬了,他见欧阳剑湖在旁边站着,就说了一句话:“你还不走,今天算你走运,我们总管心情好,饶了你一命,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欧阳剑湖奇道:“哪里的总管?”陈不依对他甚是不屑,哼了一声道:“方才看你打我的手下,功夫也是不错的,怎么在江湖上就没有听说过清风峡总管童彪的大名?”欧阳剑湖吃了一惊道:“方才那个人就是江湖上人称剑血无痕的童彪么?”陈不依不耐烦道:“是的。你快走吧。”欧阳剑湖听人说过童彪的名字,传说他剑法超群,一手十三式的“无影剑法”妙绝天下。可是在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销声匿迹,退出江湖,极少有人知道他的所在,不想今日在此地碰上这个使剑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