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月色之下的暗影(2)

    更新时间:2018-09-21 09:08:11本章字数:3066字

    当欧阳剑湖的意识渐渐清醒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想他应该身处客栈之中,尝试着正要起身,斗然间感觉到哐啷一阵响动,心中一凛,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面前的景象渐渐的清晰:这哪里是在客栈,分明是一间幽暗的囚室。凭着从天窗照射下来的微弱的月光,欧阳剑湖清楚的看到了一个场景,他的双手已经被两条铁链给锁住了,两条铁链分别连着囚室左右两面墙上的铁环。这两条铁链甚是粗大。怕有几十斤重,欧阳剑湖想动动脚,才发觉脚踝之处也套上了牢固的铁铐,身子的腰部也被一条粗大的绳索捆绑在一个铜柱之上。

    欧阳剑湖身处囚室,并不惊慌,他知道抓他的人并不想杀他,肯定要套问他一些事情,否则他在昏迷的时候早就死了十几遍了。欧阳剑湖知道越是身处险境,越要保持头脑的冷静,一味的愤怒和鲁莽不但不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会把问题复杂化,把他推向更为不利的境地。因此他并没有大喊大叫,反而显得异常冷静,他要节省力气和精神,好应付接下来的局面。此时他干脆就闭上眼睛,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在好好的再想一遍。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分,只听得铁门“咣”的一声响,有人走了进来,说了一句话:“欧阳大哥,你醒了啊。”欧阳剑湖睁开眼来,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女子,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模样甚是娇美,欧阳剑湖看了她半晌,才道:“你是。。。”那女子秀眉微蹙, 说道:“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啦?还害得我特意跑来看你。”说完这句话,脸色略带嗔怪之意,嘟起了小嘴,但是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喜悦之情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得住。欧阳剑湖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女孩正是在客栈女扮男装的小叫花子王馨。

    欧阳剑湖微微一笑道:“恩,你能够回来就好了,你爹没对你怎样吧?”王馨心中感到一阵温暖,说道:“多谢欧阳大哥记挂,我爹没有对我怎样,倒是你,欧阳大哥,我真的是对你不住,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我爹爹抓回来。你放心,我一定求爹爹放了你。”欧阳剑湖愕然道:“是你爹爹抓我回来的,这是怎么回事?他干嘛要抓我?”王馨摇摇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啊, 当时我只闻到一股臭味,就人事不知了。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爹爹正坐在我的床头。我连忙问我爹爹你在哪里,他说你已经被他下到囚牢里了。恰于此时,监控室的人来报告说,铁链有动静了,于是我就下来看你啦。”

    欧阳剑湖明白了,原来这两条铁链这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铁链连接铁环之处,内有一条钢管,直通上面,底下的囚徒若是醒来,铁链必会震动,那么声音就会直达上面。上面的人即使没有下到下面的囚室中来,根据钢管震动,就一定知道下面的囚犯有动静了。

    欧阳剑湖问道:“我记得我并没有告诉过你我姓欧阳,你怎么知道我的姓氏?”王馨眨了眨眼睛说道:“是爹爹告诉我的。”欧阳剑湖心中一凛,道:“你爹爹怎么会知道我,我们以前可从未谋面啊。”忽听得一个清亮的声音说道:“欧阳公子盛名满江湖,老夫是神交已久了。”人随声至,王馨道:“他就是我爹爹。”那人身穿一件灰色长袍,面皮光滑,脸上居然寸须不生,那打扮更像是舞台上唱戏的白净小生,他后面跟着的正是青苔记陈不依,但是剑血无痕童彪却不在灰衣人的身旁。欧阳剑湖心中暗暗惊异:“王姑娘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爹爹也应该差不多是四十开外的人,怎么会生就这副模样?”此时无暇细细思量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欧阳剑湖笑道:“想必你就是这清风峡的峡主吧?”那人朗声道:“不错,老夫就是清风峡的峡主王连碧。”欧阳剑湖听到他自称老夫,差点笑了出来,后来总算是忍住了。

    王连碧道:“欧阳公子一定觉得很奇怪,老夫从未和你见过面,怎么就知道你的名字呢?”欧阳剑湖淡淡道:“这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用这种方式把我给请来,到底是何用意,该不会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吧?”

    王馨也在一旁说道:“爹,你先把欧阳大哥给放下来,有什么事大家好好说嘛?干什么这样对他呢?”王连碧瞪了女儿一眼道:“大人家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插嘴,我答应让你来看他,现在你看完他了,可以先出去了。”王馨脾气很倔:“我不,你先把欧阳大哥放了,我再出去,而且是现在就放。”王连碧冷冷道:“我现在再说一遍,你要是再不出去,我现在立刻就杀了他,你信不信?”王馨上齿咬着下唇道:“爹爹,你好狠心,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你果真变了,变了。变得让我感到好陌生。”说完这句话,掩面奔出,她知道她爹爹向来是说得出,做得到。不能因为自己的倔强而害了欧阳剑湖的性命,所以暂时屈服退出。

    欧阳剑湖冷冷道:“你不该对你女儿这样,他毕竟是你女儿。”王连碧意味深长的看了欧阳剑湖一眼说道:“你倒是很关心我的女儿啊,我听陈不依说,为了我女儿,你连童彪都敢顶撞。”欧阳剑湖叹了一口气说道:“童总管说的不该多管闲事看来是有一定道理的,唉,只是我一直以来多管闲事的这个脾气总是改不了。”王连碧目光中蕴含着令人猜解不透的笑意,说道:“童彪对你的确是一番好意,可惜你却枉费了他这一番的好意。”欧阳剑湖不解道:“怎么说?”王连碧道:“这件事情且别说,现在我们先说正事。”

    欧阳剑湖一愣道:“什么正事?”王连碧悠然道:“老夫虽然之前并未见过你,但是你智斗李百业,逼死杨氏兄弟,闯桃花寨,闹明月楼这些英雄事迹,早已经传遍江湖了。”欧阳剑湖道:“开门见山讲吧,你要问什么事情,或者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你就直说好了。”王连碧大拇指一翘,赞道:“欧阳公子果然是快人快语,那老夫我也不再拐弯抹角的。听说那白虎玄英珠是在欧阳公子身上?”欧阳剑湖仰天大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自从我从五虎帮经过以后,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我身上有白虎玄英珠,这真是可笑之至,可笑极矣!”王连碧目光炯炯道:“哦,难道我得到的消息有误不成,还是欧阳公子和老夫故弄玄虚?”欧阳剑湖笑道:“余夫人想要的东西,王峡主也想要,到底这白虎玄英珠有何特异之处,你们一个一个都想据为己有?”

    王连碧淡淡道:“这个你不必管,我只问你,白虎玄英珠在哪里?”欧阳剑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在我昏倒的时候,你们肯定已经搜过我的身子了,是不?那你们找到了那个所谓的白虎玄英珠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还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王连碧甚是恼怒,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欧阳公子当然不会随身携带,定是藏到了一个极为秘密的所在。”欧阳剑湖笑道:“那你也应该知道,假如我真的藏到了什么秘密的所在,也一定过不了余夫人那一关。” 王连碧心中一凛,余夫人的能耐,他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以欧阳剑湖目前的本事,很难在余夫人的手下过得了三十招,要想骗过余夫人确实很难,可是余夫人手下基本不留活口,不管欧阳剑湖有无白虎玄英珠,他最后一定会死,可是现在他不但活着,而且还来到了清风峡,更何况向他告密的那个人信誓旦旦的向他说白虎玄英珠就在欧阳剑湖身上。按道理,那个人没有理由去骗他。嘿嘿,这定是欧阳剑湖这小子的缓兵之计,如果不是余夫人手下留情,或许就是这小子的确像江湖中所传闻的那样智勇双全,被他侥幸过了余夫人那一关。嘿嘿,老子先把你锁起来,慢慢拷问,我看你怎么飞出我的五指山。

    王连碧悠然道:“欧阳公子,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把白虎玄英珠放在哪里了?想好了,就告诉我,我立刻就放了你。并设宴赔罪,你看如何?”欧阳剑湖叹道:“现在这个世道真的是变了,讲真话反而没有人相信,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听假话?”

    王连碧不理会欧阳剑湖的嘲讽之言,只是淡淡道:“你再考虑考虑,我这里有二十一道菜,专门招呼你这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你要是再嘴硬的话,可不要怪我不客气。”说完,伸手在拴住欧阳剑湖左手边的铁链轻轻一抖,欧阳剑湖全身如雷轰电击,颤抖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