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主客易主的反目

    更新时间:2018-09-22 11:04:59本章字数:3160字

    欧阳剑湖听着王馨幼稚而天真的话语,虽然感觉哭笑不得,但也非常感动,能够在囚牢之中听到一个女孩子主动向一个男子吐露她的爱慕之意,这样的情境,这样的场合,对一个男子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奇异而幸运的事情。因为天下有这样机缘的男子毕竟不多。

    欧阳剑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馨对自己居然是一见钟情,欧阳剑湖出于同情之心助她一饭之德,当初是绝无他念,不想此时却被王馨误解对其有意,欧阳剑湖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待的。可是,又要如何开口跟她讲清楚这一点,而又不伤害到她的自尊呢,饶是欧阳剑湖智计百出,此时也是大为踌躇。

    王馨起先担心讲出她对欧阳剑湖的一片情意,怕遭拒绝,那个时候可羞死人了,现在大胆讲出自己的心事,反而如释重负,柔声道:“欧阳大哥,我知道要你一下子接受我很难,我可以等你。”看到欧阳剑湖身上的铁链,猛然道:“我当真是糊涂透顶了,此时爹爹不在,我何不放了你,我们两个一起远走高飞,岂不是好?”说完,就要上前解开欧阳剑湖的锁链,欧阳剑湖心中苦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小丫头未免想得太天真了。”果然,听到一声暴喝:“你在干什么,好大的胆子。”这一声断喝,如晴天霹雳,震得王馨脑袋微微发晕,不用说,自然就是她的父亲王连壁到了。

    王馨跑到父亲面前,双膝跪下,说道:“爹爹,我求求你,放了欧阳大哥,求求你。”王连壁喝道:“你是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这么不知羞耻,为了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连女儿家的脸面都不顾了么?还不给我滚回屋里去。再不走,我立刻杀了欧阳剑湖。”王馨咬牙道:“爹爹,你不能杀他,你要杀了他,我,我也不活了。”王连壁喝道:“你当真为了一个外人,要跟我作对么?”王馨豁出去了,大声道:“他不是外人,他是我丈夫,也是你的女婿。所以你不能杀他!”王连壁大怒道:“你这贱人,胡说八道些什么?再乱讲,小心我把你关禁闭。”王馨把心一横,走过去挽着欧阳剑湖的臂膀说:“我已经是欧阳大哥的人了,你要是不放了他,那你就把我们两个人一起杀了好了。”

    欧阳剑湖暗暗心惊,低声道:“王姑娘,你不必如此,这可是关乎你名节问题的大事。”王馨道:“相比你的性命而言,我的名节算的了什么,如果我救不了你,那我宁可和你一起死。”这一番气壮山河的表白,令欧阳剑湖感动莫名,而王连壁则气的脸皮发紫,骂道:“我先毙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举起右掌,便要往王馨的天灵盖拍落。王馨知道父亲这一掌拍下来,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她性格甚是倔强,说什么也不愿意屈服。欧阳剑湖见王连壁怒发冲冠,见他举起手掌,要取王馨性命,欧阳剑湖知道王连壁不是开玩笑,只怕他盛怒之下便当真要了王馨的性命,当即大声喝道:“你要伤了王姑娘的性命。你就休想取得白虎玄英珠。”王连壁这一掌本来是立意将女儿毙于掌底,欧阳剑湖的这一声大喝硬生生的拽住了他的手掌。此时他的手掌离王馨头顶只剩下一寸。

    王连壁回嗔作喜道:“只要你说出白虎玄英珠的下落,我就饶了馨儿的性命。并且把她送给你。”王馨心寒无比,没有想到在父亲的眼中,自己连一个珠子都比不上。为了得到什么白虎玄英珠,甚至连女儿的性命都要牺牲。这是什么样的父亲。王馨惨然道:“爹爹,难道在你的心目当中,女儿连一个珠子都比不上吗?人家说虎毒不食子,可你可你。”王连壁面无表情,淡淡说道:“我若不如此,欧阳剑湖他怎么会交出白虎玄英珠?”王馨伤心欲绝,道:“若是欧阳大哥没有白虎玄英珠,是不是你刚才当真就取我的性命?”王连壁闭口不答,面无表情。王馨很希望他能够说一个“不”字,可是王连壁仍然一个字没有说,只是冷冷的说道:“你闹够了,可以回房了。陈不依,送小姐回房。”王馨咬牙道:“不用,我自己会走,如果你杀了欧阳大哥,我也不会活,我们的父女之情就此一刀两断。”

    王连壁恍如不闻,陈不依说了一声道:“小姐,请。”王馨不要陈不依送,回头深情的望了一眼欧阳剑湖,掩面奔出。

    王连壁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望着欧阳剑湖道:“好了,现在你可以把白虎玄英珠的下落说出来了吧。”欧阳剑湖望着他道:“似你这样做父亲的,我想只有当年绝情谷主公孙止,铁索横江戚长发可与你相比。”王连壁哼了一声道:“少说废话。他们二人岂能于我相提并论,我王连壁乃武林奇才,岂是他们这些宵小之辈可比。”欧阳剑湖看着他,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我觉得你很可怜,真的。”王连壁再也忍耐不住,忽的一声响,打了欧阳剑湖一个耳光。欧阳剑湖受此大辱,但并不愤怒,王连壁以为他定要破口大骂,哪知道他并不吭声。

    王连壁微觉奇怪,说道:“你可知道,刚才我只用了三分力道,否则你的脑袋还会在你的脖子上么?”欧阳剑湖这次干脆把脸别向了一边,连看都不看王连壁一眼。王连壁眼见白虎玄英珠唾手可得,这时候有点沉不住气了,说道:“你怎么不说话,看来非要我对你用大刑不可了。”

    陈不依说道:“欧阳剑湖,我看你还是招了吧。”欧阳剑湖闭上眼睛,颇为轻蔑的说道:“人说话是因为别人能听得懂,如果对方是畜生,那么又何必说,这岂不是自降身份么?”王连壁勃然大怒道:“你这小贼,胆敢拐着弯骂我是畜生。”欧阳剑湖淡淡道:“我只骂畜生,没骂你。”王连壁怒道:“还敢狡辩?你分明是在骂我是畜生。”欧阳剑湖淡淡道:“我只骂畜生,没骂人,除非你自愿承认是畜生?”王连壁一呆,知道再纠缠下去,口头上必定吃亏。

    于是转头对陈不依道:“给他上第一道菜!”欧阳剑湖理也不理,这第一道菜是“竹签入手!”陈不依对准欧阳剑湖的十只手指正要用力扎去。忽然之间叮的一声响,有一枚铜钱飞过,将十根尖利的竹签齐齐削断。陈不依吃了一惊,往后退了几步。由这准头,这劲力来看,发功之人不是等闲之辈。

    王连壁喝道:“是谁?给我滚出来?”右掌掌力急吐,化为一道无形的兵刃,劈向铁门,一声巨响,铁门分成两半,现出一个人来。王连壁冷冷说道:“是你,你居然还没死?”那人也冷冷说道:“你还没死,我怎么能够比你先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一日一夜的剑血无痕童彪。

    剑血无痕童彪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确实出乎欧阳剑湖的意料之外。更出乎他惊讶的是童彪竟然会出手救他。

    王连壁冷笑道“你的命还真大,这样子都死不了。”童彪冷冷道:“你若是不把我沉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给我一剑或者在我的身上打一下重手的掌力,我早已经一命呜呼了。还多亏了你的自负,救了我一命”王连壁叹道:“一念之仁,纵虎归山。”童彪道:“所以你犯了一个错误,今后你最好记住,在你的敌人还未完全断气之前,你千万不要大意。”王连壁嘿嘿冷笑道:“你的这个建议确实是不错,我会采纳的,不过你是不是也犯了一个错误?”童彪“哦”了一声道:“怎么?”王连壁冷冷道:“你既然已经侥幸逃得性命,就不应该再回来送死。”童彪道:“谁死谁活,那要对上了才知道,我之所以要回来,是因为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

    王连壁奇道:“什么事情?”童彪道:“我要拿回黑蛇玄英珠,并且我还要带欧阳剑湖走。”王连壁道:“嘿嘿,你未免想得也太天真了。我可以告诉你,这一人一珠你非但都带不走,而且你还要把你的尸体留下。”童彪淡淡道:“未必。我跟了你十几年,你的心思我自然明白,这十几年来你至始至终都没有信任过我。对我始终存有猜忌之心,难道不是因为夫人的缘故么?”王连壁冷笑道:“你自己心里倒很明白。”童彪脸现痛苦之色,说道:“十几年前,我在玉门关外被黑道高手大漠七鹰攻击,虽然七鹰最后被我一一击毙,但是我自己也身受重伤,夫人对我有救命之恩,当时我就暗暗对自己发誓,此生此世就只听夫人一个人的话,我已经把这条命给她了。”

    王连壁冷笑道:“所以你才会死心塌地跟着这个贱人。”童彪喝问道:“你叫夫人什么?”右手一抖,一柄青锋长剑赫然在手。王连壁冷笑道:“昨日你中了“醉月香”,我没有领教你的“无影剑法”,不,应该说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领教你的“无影剑法”今天正好可以一试。”童彪沉声道:“果然是你叫陈不依暗中下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