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意想不到的越狱

    更新时间:2018-09-23 14:08:39本章字数:3102字

    欧阳剑湖看得也是暗暗心惊,以童彪如此的快剑,居然刺不中、带不到王连壁的一片衣角。王连壁微微冷笑,在童彪来无影去无踪的剑法之中趋退自然,毫无狼狈之相。在趋避之时,右手时不时的指向童彪,童彪不敢迎接他的指力,连连后退,但后退之际,童彪的剑法并没有丝毫阻滞,剑剑指向王连壁的要害。王连壁双手任意挥洒,将童彪的长剑一一荡开。欧阳剑湖见王连壁身法犹如鬼魅,时而变掌为抓,硬抓狠挖,时而变掌为刀,猛劈直砍。到最后,竟然不理会童彪那柄锋利的宝剑,一味进攻。童彪暗暗心惊,此时已经无暇顾及伤敌,只是舞动长剑紧紧守住自己的户门。

    再斗数招,王连壁长啸一声,招数忽变,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直取童彪的双目,童彪见来势甚急,忙挥剑挡格,想去削他两根手指,王连壁冷笑一声,右手疾翻,顺手在童彪虎口上一拍,童彪虎口发热,长剑拿捏不住,险些脱手,好在他应变奇速。右手顺势往前一送,长剑直刺王连壁右胸。料想他必然回招自救,哪知王连壁任其长剑刺中右胸,右手快如闪电的点中童彪的膻中穴。童彪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那把长剑留在了王连壁的胸口。胜负已分。

    王连壁一声呼喝,运内力将长剑逼出体外,长剑飞出,刺入墙壁之中,剑身仍然颤抖不已。王连壁居然不理会自己的伤口,仰天长笑,命人将童彪也用锁链锁了,和欧阳剑湖锁在一起。王连壁神情甚是得意,对童彪说道:“怎么样,是你赢了,还是我输了?”童彪冷冷道:“你赢了,不过我也没输。”王连壁嘿嘿冷笑,道:“你若没输,又怎会被我擒住?”童彪也道:“你若是赢了,又怎会被我刺中。”王连壁目光闪动,道:“你以为我真的被你刺中了,你看清楚了。”拉开自己的右胸的衣襟,哪里有半点的伤痕。这一来,不仅欧阳剑湖大惑不解,连童彪也是脸色大变。童彪嘶哑着嗓子道:“你,你果然练成了闭血神功。”王连壁哼了一声道:“看来你也有点见识。”

    童彪冷冷道:“这闭血神功据说已经失传两百余年,你是如何学得?难怪难怪你会变成这样。”欧阳剑湖好奇心起,问道:“闭血神功是什么功夫?”童彪并不回头,只是淡淡说道:“你可曾听说五百年前有个东方不败么?”欧阳剑湖点头道:“听说过此人,是古往今来江湖中第一个不男不女,武功诡异高强的人。”童彪注视着王连壁说道:“你说错了,东方不败可以说的上是空前,但决不能说是绝后。”欧阳剑湖惊道:“难道王连壁他,他练成了《葵花宝典》,但是《葵花宝典》不是早就失传了么,怎么还会有人会这门功夫?”童彪摇头道:“《葵花宝典》的确是失传了。但是“要练此功,必先自宫”这句话并非只有《葵花宝典》才适合用,有一门功夫也照样可用。”欧阳剑湖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所说的闭血神功也一样适合这句话。”童彪答道:“不错。”欧阳剑湖明白了为何先前看着王连壁有一种十分不协调的感觉。原来他是为了练闭血神功,不惜自宫才会变成这般模样。欧阳剑湖道:“这闭血神功到底是什么样一种功夫?”

    童彪道:“闭血神功传说是由唐朝时期的一个宫女所创,后流传于江湖,这个宫女在宫中受尽了虐待,满腔怨毒,后来自创了这一套闭血神功。每当她被打的体无完肤之后,她就暗运神功,周身血脉运行,阴气大盛,护住全身。伤口处会自行愈合。练到最高层次,则是刀枪不入,天下无敌。只是若是男人要修炼这项神功,就必须要自残身体。”欧阳剑湖道:“怪不得你刺了他一剑,他一点事情也没有。”

    王连壁听他们讲述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到最后索性狞笑道:“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秘密,那我就更不能让你们活下去了。”欧阳剑湖忍不住道:“你不想要白虎玄英珠了吗?”王连壁说道:“好啊,欧阳剑湖,你交出白虎玄英珠,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欧阳剑湖叹了一口气道:“如此说来,不管我是交还是不交,我都是要死的。那我还不如不交。让这个珠子陪我一起到黄泉去吧。”王连壁正要发作,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想起方才女儿给欧阳剑湖送饭的情景,说道:“你要是死了,那我女儿岂不是很伤心,你忍心看到她伤心么?”欧阳剑湖冷冷道:“让王姑娘伤心的是你,而不是我。”王连壁改颜相向,道:“欧阳公子,我看我女儿对你是情有独钟,这样吧,你把白虎玄英珠交出来,我把我女儿许配给你,我们结为翁婿亲家,以后我的东西也就是你的东西,你看如何?”欧阳剑湖大怒道:“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你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父亲。”王连壁笑吟吟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乃人之常情啊。我看馨儿她钟情于你,只要你交出珠子来,我立刻给你们主持婚礼。”童彪骂道:“王连壁,你这个畜生,简直是无耻之极。”

    王连壁恍若不闻,说道:“欧阳公子,是喜事还是丧事,你自己选择吧。”欧阳剑湖觉得王连壁此人甚是可恨鄙俗,不愿多说。童彪冷冷道:“你走吧,他不会答应的。”王连壁也不愿多讲,冷笑了几声,就退出了牢房。临走之时还暗暗交待了陈不依几句话。

    到得晚上,一个纤细的人影闪入牢房。正是王馨。欧阳剑湖惊道:“王姑娘,你怎么来了?”童彪也道:“小姐,这个地方不是你来的,你快走吧。”王馨嘘了一声的道:“童叔叔,欧阳大哥,我来救你们。别出声。”欧阳剑湖道:“这铁链甚是沉重,你没有钥匙,打不开脚镣和铁链。”王馨眨了眨眼睛道:“我已经从父亲那边偷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你瞧。”原来,王馨看准了父亲与陈不依不在,先到王连壁房中偷了宝刀,再等陈不依不在牢房之后,暗地潜入牢房。

    王馨道:“我是乘着爹爹不在房间的时候,从他的房里偷了这把宝刀来的。刚好可以用它来切断你们的铁链。”欧阳剑湖暗想:“父女两人,一个卑鄙无耻,一个深明大义。当真是造化弄人啊。”王馨轻而易举的切断了两人身上的铁链与脚铐。

    就在此时,陈不依带人进来,喝道:“小姐看,你干什么,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清风峡的弟子一拥而上,将欧阳剑湖、王馨、童彪三人围在垓心。欧阳剑湖将王馨藏在身后,童彪对欧阳剑湖道:“你保护好小姐,我来应付这些人。”欧阳剑湖道:“好。”清风峡的弟子或拔刀,或抽剑,齐齐往欧阳剑湖、王馨身上砍下或刺去。忽然之间听到众弟子的惨叫与闷哼之声,众人纷纷倒地。只见童彪右手拿着剑,剑尖上仍然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血。这把剑正是童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墙上拔下来的。长剑过处,如电闪雷鸣,势不可挡。一干清风峡弟子尽皆尸横剑下。每人的脖子上都有一条极细的剑痕,好快,好辣,好犀利的剑法。他们直到死时,还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们中的不少人,倒地之后,仍然瞪着惊恐疑惑的眼睛,当真死不瞑目。

    陈不依脸上也露出了恐怖的神色,颤声道:“你到底是人是鬼,这是怎么回事?”直到此时,陈不依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他毕竟不是王连壁,他无法体会到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快的剑法。但是眼前众多的尸体已经确确实实的摆在他的面前了,不由得他不信。童彪冷冷道:“无影剑法的精髓就是来无影去无踪,要不怎么会叫做无影剑法。”陈不依的额头已经有汗水流下了。

    童彪道:“你不要怕,我要问你几句话,你的回答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放你走。”陈不依道:“你想问的什么?你问!”童彪道:“王连壁为什么这么急着要黑蛇玄英珠?”欧阳剑湖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先出了牢房再说。”童彪道:“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童彪道:“陈不依,我数三声,你如果再不说,我保证我这把剑一定会插入你的喉咙。一”陈不依道:“我,这,这,我不知道”童彪直直瞪视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二。”陈不依看到童彪的眼神,仿佛是从地狱中看到了恶鬼一般,大叫一声,转身而逃,突然间喉头一凉,双眼如死鱼般的突出,他终于体会到了快剑的奥秘,这把剑是怎么刺出来的,他无法知道,然而,此时此刻,他也无需再知道了。童彪拔出剑来,陈不依的喉头的血如箭一般的标出,他倒了下去。临死之前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他骗了我。好快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