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千金难买的感动

    更新时间:2018-09-26 17:33:23本章字数:3119字

    那些小童被拔出长针之后,登时如酒醉一般,踉踉跄跄,站立不住,倒于地上。八老见苦心自创的阵法在顷刻之间被青衣少女破了个干干净净,不由得脸如死灰。八老都不相信会败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孩手上。张不孝双目通红,嘶哑着嗓子道:“你们这是什么阵法,居然这么轻易破了我们的八童八叟阵?”青衣女孩淡淡道:“我方才已经说了,这是九天玄女阵,这不过是九天玄女阵的第一招式而已。”

    八老听她这么一说,虽未尽信,但己方一败涂地却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不由得神情甚是沮丧,青衣少女道:“我们现在要带走欧阳公子,你们还有什么意见么?”张不孝长叹一声道:“谁的拳头大谁说话,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们自便吧。”

    青衣少女笑道:“早就这么识时务的话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八老又恨又气,又羞又怒,可对方武功高强,又有什么办法,张不孝忍着气说道:“姑娘贵姓芳名,还请告知。”青衣少女笑道:“你们想要报仇是么?”张不孝也不讳言,道:“今日之败,实在是我们关中八老莫大的耻辱,待我们再练好阵法,来日定要再来讨教。”

    青衣少女淡淡道:“我姓龙,百花宫就我一个姓龙,你们练好了阵法不要忘了来百花宫找我就是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你这八童八叟阵有伤天理。”张不孝一动,道:“你说什么?”心中害怕她说破这个阵法的玄机,青衣少女语气严峻,似乎有一股不可侵犯的神情:“这八个小孩被你们施了金针,控制了心智,再被你们药物控制,已经失去了成长的最佳时机,难道这不是你们造孽的么?”

    张不孝不服道:“我们从来就没有承认我们是正人君子,今天我们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但是其他的话还请你免开尊口。”青衣少女冷冷道:“今日放你们一马,我已经良言相劝,日后若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哼,白云宫主的手下尽是此等庸碌残忍之辈么?”

    张不孝喝道:“丫头,你请便吧,但请不要侮辱我们的宫主。”青衣少女懒得再去理会他,也不再说,命人抬起了欧阳剑湖,就此离去。

    葛不智在张不孝耳边说:“大哥,就这样让她们走么?”张不孝瞪了他一眼说道:“哪有什么办法,谁的拳头大就是谁说话,谁叫她的阵比我们的阵厉害呢。”

    欧阳剑湖醒来的时候,想要坐起身来,斗然间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只听得一个清幽的声音说道:“你中了八童八叟的重击,伤的很重,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免得加重伤势。”欧阳剑湖见自己躺在竹塌之上,胸口已经被缠上了数条的白布,窗前站着一个曼妙的青衣背影,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心中好生感激,说道:“姑娘相救援手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还盼告知芳名,在下永感大德。”那青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的道:“我姓龙,叫雨轩。百花宫主座下左护法便是。”

    欧阳剑湖斗然间见到青衣女子秀美绝俗的容颜,不由的一颗心怦怦而:“这女孩怎的如此美貌,只怕用天仙二字来形容,也不为过。”只是天仙究竟如何美法,他从来不知,但是见到这个女孩,脑海之中自然而然的就会涌现出“美若天仙”这四个字来。欧阳剑湖怔怔看着她,不由的看得痴了。那女孩见欧阳剑湖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心中微感羞涩,悄悄别过了看他的目光。欧阳剑湖随即也明白到了自己失态,脸上讪讪的觉得很不好意思。两人尴尬了一阵,欧阳剑湖才低声道:“龙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在百花宫么?”龙雨轩笑道:“百花宫离这里远着呢?这是我平时休息的竹楼。还是属于白云宫的管辖范围。”欧阳剑湖见竹楼装饰淡雅洁净,没有什么华丽之处,只窗台上有一盆淡淡的绿菊花。

    欧阳剑湖道:“龙姑娘既为百花宫的护法,在下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龙雨轩道:“请说。”欧阳剑湖道:“在下有两个朋友,一男一女,男的叫龙野,女的叫任婧婧,可否到过你们百花宫?”龙雨轩沉吟道:“你说的这两个人我从未见过。我奉宫主之命来查访你的下落,早在二十天前就离开百花宫了。”欧阳剑湖惊道:“为何要找我,莫非你们也是要从我身上找什么白虎玄英珠么?”龙雨轩淡淡道:“正是。”

    此言一出,欧阳剑湖不由得怒气渐生,坐起身来,牵动伤口,又喷出一口血。龙雨轩抢上前去,在他胸口补上两指,止住他流血。欧阳剑湖胸口起伏不定,龙雨轩淡淡的道:“你现在身受重伤,一切要安心静养,发怒对你的身体有害无益。我给你的“清心冥神丹”虽然可以疗伤,但是如果你再自残身躯,“清心冥神丹”的药力就会被冲垮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欧阳剑湖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她说的道理。只是心下仍然感到不平,说道:“你既然要从我这里拿到白虎玄英珠,为何不趁我昏迷的时候直接拿,为何还要救我。”龙雨轩笑道:“救人和拿珠根本就是两回事,如果你死了,就没有人知道白虎玄英珠的下落了。”

    欧阳剑湖冷笑道:“我原本以为姑娘蕙质兰心,想不到跟江湖上的那些下三滥的愚笨之人并无区别。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是想要白虎玄英珠,我身上并没有,想要命,你就拿去吧,反正我这条命也是你救的,你拿回去也很正常,我并无一句怨言。”欧阳剑湖这句话说的甚重,也慷慨激昂,料想那女子定然会恼羞成怒。哪知道那少女并不生气,只是淡淡道:“救你并非我本意,宫主命我寻找白虎玄英珠,你要是死了,我就没有办法拿到白虎玄英珠,不过,我却有意外的收获!”说着,在欧阳剑湖面前一晃,欧阳剑湖大惊,黑蛇玄英珠已经到了龙雨轩的手上,想必他昏迷之时,龙雨轩在他身上搜到了这颗珠子。

    欧阳剑湖沉声道:“你快把这个黑蛇玄英珠还给我,你可以把我的命拿去。这个珠子是别人托我保管的,万万不能有失。”龙雨轩冷冷道:“你十条命也比不上这颗玄英珠。欧阳剑湖,我救了你一命,你可以拿这颗珠子做谢仪啊。”欧阳剑湖道:“非是在下吝啬,要是我的东西,送给姑娘也无妨,只是这颗珠子实在是他人之物,不好自作主张。”龙雨轩冷笑道:“开一个玩笑,也这么认真。”随手把黑蛇玄英珠丢到了他身上。跟着问道:“”欧阳剑湖,我想问你一句,你这颗黑蛇玄英珠从何而来,江湖上的消息都不是说你身上有一颗白虎玄英珠么,还是说江湖上的消息有误?或者是你把白虎玄英珠放在了其他地方?”

    欧阳剑湖摇了摇头,不再说话。龙雨轩问了几遍,欧阳剑湖恍若未闻。龙雨轩道:“你要是什么都不说,我怎么帮你?”欧阳剑湖心头一震,笑道:“帮我,你怎么帮我,反正我说什么,也没有人会相信的。”龙雨轩道:“你话还没有说,怎知道我相信还是不相信?”欧阳剑湖“哦”了一声道:“你不是也想要白虎玄英珠么?”龙雨轩直言不讳道:“不错,我是想要白虎玄英珠,但我更想知道的是整个事情的真相。”欧阳剑湖聪明无比,也可以说阅人无数,对陌生人说话自来只讲三分,不抛一片全心,但对眼前的这个女孩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敬服之感,说不清也道不明,耳中听到她说话,只是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舒服,那声音如黄莺出谷,又如瑶池仙乐,这是欧阳剑湖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龙雨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气息,那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都让他无法拒绝。于是,他冒了一回险,把这一路上的经历从头到尾的经历和盘托出。

    龙雨轩静静的听他说完,中途没有打过一次岔,只是欧阳剑湖在讲到萧翔一节时,眉头皱了一下。等欧阳剑湖说完,龙雨轩沉默了半晌,才问道:“也就是说你从五虎帮离开后,一路西进,就被人咬定身上有白虎玄英珠了,对不对?”欧阳剑湖点头道:“不错。我想这定然是五虎帮的幸存者想为杨氏兄弟报仇,故而散布谣言,好让江湖上的武林人士把目标都集中到我的身上,以便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龙雨轩道:“你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只是按你刚才所说,五虎帮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白地,弟子死个干净,怎么还会有幸存者。还有一点,你的行踪前面的桃花寨、明月楼,清风峡乃至白马关,大家对你的行踪了如指掌,甚至没有见过你面的人都知道你叫欧阳剑湖,这又是为什么?”欧阳剑湖点头道:“你说的对,这也是我苦苦思索而百思不得其解之处,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