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把话湘竹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8本章字数:1238字

    “皇后娘娘,不如让洛贵人和我一块儿住吧?正好景阳宫正殿是空着,不如……”

    “那不行,正殿是嫔以上的人住着的,怎能随便住人?”忻嫔从门外进来说道,“反正景阳宫偏殿甚多,不若去一些小殿住着,这些时候,先委屈你几天了。”忻嫔看着芷然说。

    皇后顿了顿,对着忻嫔说:“你一进来可没有向本宫请安啊。”

    “还没来得及嘛,给皇后娘娘请安。”忻嫔做了一个特别不标准的行礼姿势,皇后皱起了眉头。

    “你好歹也入宫三个多月了,怎么行礼一点儿样子都没有,要不要本宫再让个嬷嬷去教你?”

    忻嫔不悦,却只得陪着笑脸说:“臣妾知错了,皇后娘娘恕罪,臣妾必定好好回去学习礼数。”

    皇后挥挥手,示意她们可以走了。

    “姐姐,不然我把黛霞殿给你住吧,我去住旁边的小偏殿。”若琴对芷然说。

    “不用了,有你这份心就够啦。”芷然笑着说。

    两人正谈得欢,忻嫔走了出来,她们赶紧行礼:“忻嫔娘娘金安。”

    “起来吧。”忻嫔看着芷然,“你倒是长得标致,可曾侍寝了?”

    “不曾。”

    “那想必也快了。陈常在,本宫有事要和你说。”若琴一愣,转身对芷然说:“那我先走了。”言罢便行礼,芷然也对忻嫔行礼,之后若琴就随忻嫔走了。

    随行的斐杏对芷然说:“今儿天气很好,我们出去走走吧,省的老是憋在屋子里闷坏了。”慢慢地散步去了御花园。

    去御花园的路上,芷然看见湘竹和婢女。

    “姐姐留步!”芷然在湘竹后面喊着,见面两人便相互行礼。

    “洛贵人有何事?”湘竹看着芷然,嘴依然是向上翘着的。

    “姐姐,你我也是姐妹一场,就是姐姐妹妹地叫吧,别生分了。”

    湘竹一笑:“好啊,那妹妹找我不知有什么事情呢?”

    “在储秀宫的时候每晚都听姐姐吹笛子,真好听,现在怕是没有耳福了,姐姐可住在永和宫?有时间妹妹可否去拜访?”

    “那自然是没问题,妹妹有空可要常来。”

    “妹妹正好想去御花园,姐姐同行可好?”

    “好啊,正好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做,妹妹请。”

    两人走去了御花园,御花园现在已是满园的秋色,花也败了,叶也落了,满眼是萧瑟之景。芷然看着这些残花败柳,又想到伊嫔的死,心中一阵一阵地惋惜。

    “抱病独泪空阁待,落英萧瑟无人采。花败还等翌年开,人去不再随春来。”芷然拨弄着一朵已经枯萎的花,轻轻地感叹。

    “娘娘,小心点儿。”芷然和湘竹回过头,看见了一个挺着肚子的女子,旁边的宫女都认真地扶着。

    “见过愉嫔娘娘。”湘竹下跪行礼。

    芷然见了,也赶紧下跪行礼:“见过愉嫔娘娘。”

    愉嫔抚着肚子,笑着说:“起来吧。”

    湘竹和芷然平身,愉嫔看着芷然说:“刚刚那首诗可是你说的?”

    芷然意识到自己可怜一个心狠手辣的嫔妃,犯了忌讳,赶紧跪下:“娘娘恕罪,臣妾不是有心的,只是……”

    “起来吧,本宫没有要治你的罪。”愉嫔看着芷然站了起来,便道:“伊嫔死不足惜,本宫知道你可怜她,只是你不懂得丧子之痛罢了。”

    愉嫔今年十九,入宫两年了,如今是永和宫的主位,现在有八个月的身子了。皇上说等他诞下皇子,便封为妃。愉嫔是一个性格感性的女人,和蔼可亲的面容,更像她们的姐姐,年轻貌美,皇上也是很疼爱的。

    “以后可小心便是。”愉嫔扶着婢女,走了。湘竹和芷然行礼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