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姐妹均宠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8本章字数:3070字

    皇后想了想,接着说:“皇上,臣妾有一事想跟皇上说……”

    “哦对了,你记着,从明年开始,选妃重新改为三年一次,现在愉妃生了五阿哥,朕也觉得后宫的人够了。”皇上依旧没有抬眼,不等皇后说完便打断了。

    “臣妾明白,臣妾回去和太后说的。”

    “朕一会儿也会去说,我们一起说,她一定会同意的。”

    “是。”

    皇后见皇上没有要说的,便接下去说:“皇上,距离上次选秀近半年了,皇上专宠永贵人,忽略其他的新人,这样……怕是不太好吧?皇上为何不让她们都侍寝完了以后,再与永贵人一块儿呢?”

    皇上抬眼看了皇后,那一眼令皇后十分不舒服。

    “怎么,你吃醋了?”

    “臣妾有什么醋好吃呢?臣妾是觉得,不管怎样,其他的贵人和常在都是皇上的忠臣的女儿,皇上总要给点儿他们面子吧。”

    “嗯……”皇上想了想,“那今晚不去芳馨殿了。”

    说完起身:“朕要去慈宁宫给皇额娘请安了。”

    “臣妾恭送皇上。”望着皇上离去的背影,皇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么多年来,皇上都十分宠爱她,这是第一次皇上让她体会到了失宠的感觉。

    芷然来到了紫霞殿,若琴在屋子里搓着手。“怎么?内务府还没有把炭火拿来吗?”芷然问。

    若琴摇摇头:“那群狗奴才,我让孤雪去拿,内务府的奴才说‘永贵人不喜欢陈常在,我们自然不必讨好她。等哪天陈常在也被封了贵人,奴才们定会拿着最好的炭火亲自送去的’。呸,一群狗奴才!”

    芷然搂着若琴说:“这么快就被封为贵人了啊?看来皇上真的很宠她。妹妹不要担心,你要不想受她欺负,我们在除夕宴上好好表现一番。”

    若琴疑惑地看着芷然:“妹妹不懂,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不可能像永贵人那样妖娆。姐姐有什么计划吗?”

    芷然狡黠一笑,说:“妹妹按照我的安排来,这样说不定就能吸引了皇上。”

    皇上乘着辇轿,去往慈宁宫。这时一阵悠扬的笛声从宫墙那头飘了出来。皇上打了一个“停”的手势,辇轿停下,皇上静静地聆听着。

    是一首《思君》,传说是唐朝一名女子因为丈夫是个商人,常常夜不归宿,女子夜夜守空房,最后就编创了这首《思君》,曲声婉转凄凉,浓浓的思念之情溢于言表。有一点点的哀怨,有一点点的嗔怪,但是这一切都是由于思君。

    曲毕,皇上问袁公公:“你可听得出这首曲子从哪儿传来?”

    袁公公说:“奴才听不出。不过奴才听说,永和宫翡熙轩常常传出笛声,想必这曲也是顾贵人吹的吧?”

    皇上点点头:“起驾,去翡熙轩。”

    袁公公一愣,说:“那慈宁宫……”

    “一会儿再去。”

    辇轿落在了永和宫,皇上从宫外走进了翡熙轩。

    湘竹突然看见皇上一个人来这,非常吃惊,赶紧跪下接驾:“臣妾恭迎皇上。臣妾不知皇上今日会来,没有梳妆打扮,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扶起湘竹,问:“刚刚那首《思君》,可是你吹的?”

    “是……”

    “你吹得太好了,来,再吹一首,朕还想听。”

    湘竹受宠若惊:“臣妾遵旨。”

    之后又吹起了一首《龙翔云海》。

    “妙哉!妙哉!”皇上拍手称好,“你入宫数月,朕竟然现在才知道你有如此才华!”

    湘竹谢恩:“谢皇上夸奖。臣妾不才,也只会几首而已。”

    “不多,却精。好啊,以后朕会常常来听你吹笛的。对了,嘉乐坊那边有很多谱子,你若是喜欢,朕就让人给你拿来,你平日闲着就吹来玩儿吧。”

    “臣妾谢过皇上。”

    “好了,朕要去慈宁宫了。”

    “臣妾恭送皇上。”

    “对了。”皇上转身对袁公公说,“命内务府把朕最爱的玉笛拿来,朕赏赐给顾贵人了。”

    “嗻。”湘竹大喜,赶紧跪下谢恩。

    皇上扶起她,出门上了辇轿。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主子这下可要受宠了!”品茹放下门帘,扶着湘竹回屋。

    “别瞎说,本宫还没侍寝呢,哪里谈得上受宠。”湘竹坐下,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十分甜蜜。

    “不管主子您信不信,奴婢把话放在您这儿了:今晚定是您侍寝。”

    “怎么可能呢,皇上这些日子都是宠爱着莞灵,哪里轮的上我。”

    这时,翡熙轩的蒋公公来报:“主子,内务府的柳公公把皇上御赐的玉笛拿来了。”

    “瞧,这么快就拿来了。”品茹接过,打开给湘竹过目。

    象牙白的玉笛洁白无暇,一看就知道是块好玉,这支笛子一定价值连城,可皇上竟然这么快就赏赐给了湘竹。“行,收着吧,过几天本宫试着吹吹。”

    当晚皇上便翻了湘竹的绿头牌。

    “恭喜顾贵人,今儿晚上皇上翻的是您的绿头牌,您可赶紧准备准备。”来报的公公说,之后便让教礼仪的嬷嬷进来。

    “您瞧,主子,我说是吧。”品茹高兴地扶起了湘竹,去了浴室。兰汤沐浴之后,太监们用被子裹上了湘竹,抬去了养心殿。湘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宠,她每天都在吹着笛子,皇上都没有来过,今日不曾有任何的不同,皇上竟然就来了。甚至在这去养心殿的路上,湘竹都觉得是在做梦。

    至养心殿,太监们把湘竹放在了床上。

    “朕给你的笛子,你可喜欢?”皇上一手撑着头,一手轻轻拨开了包着湘竹的被子。

    “臣妾喜欢。如此名贵的笛子,皇上就这么给臣妾了。”湘竹垂着眼睑,没好意思看着皇上。

    “你喜欢就好,何必有什么名贵不名贵的呢?一会儿朕让袁青去把笛子拿来,等会儿你再吹给朕听。”

    “等会儿?”

    “是啊,朕现在跟你还有要是要做不是?”说完便将湘竹拉进了自己的被子里。

    龙帐之下,鱼水之欢。

    芳馨阁中,莞灵坐在正厅,一直盯着门外。为了看到皇上来,她不许澈萱放下挡风的门帘,说是那样就看不见皇上了,就这样,寒风吹进屋里,即使烧了再多的炭火,屋子还是冷得很。

    澈萱看着她,心疼得不行:“主子,歇了吧。皇上昨晚才来的,今儿不来也很正常啊,主子您赶紧睡吧,皇上指不定明天就来了呢。”

    莞灵面无表情地盯着屋外说:“本宫知道皇上今晚不来,你去给本宫问问,看看他是去了哪儿。”

    澈萱没辙,只好披上了风衣出去了。一炷香的功夫,澈萱回来了,莞灵有气无力地问:“是在皇后那儿,还是娴贵妃那儿?”澈萱抿了一下嘴唇,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莞灵。

    莞灵看她半天不回答,眉头一皱,斥道:“怎么了?出去一趟冻成哑巴还是聋子了?本宫问你话呢!”

    澈萱赶紧跪下,说道:“主子恕罪,奴……奴婢去了敬事房,那里的太监说,今晚是顾贵人侍寝。”

    “什么?!”莞灵眼睛一瞪,猛地站了起来,“湘竹姐姐?!她……她是要和本宫争宠了么?她从不曾侍寝,也没有机会接触皇上,皇上怎么就让她侍寝了呢?!”

    澈萱说:“奴婢听说,顾贵人是吹笛子的时候,笛声美妙让皇上听见了。皇上还赏了她一支玉笛呢。”莞灵听完,顿时觉得双脚无力,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次日,莞灵病倒了。皇上急匆匆地来了芳馨殿。看到莞灵烧红了的小脸,皇上一阵阵心疼,对着澈萱发脾气道:“你是怎么伺候你主子的?竟然让她病成这样!”

    澈萱赶紧跪下,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但是聪明的澈萱并没有提到莞灵吃醋的事情。皇上听完,皱起了眉头,说:“那看来是朕的不是了。你好好照顾好你的主子,我日后再来。”

    皇上走了,莞灵睁开眼睛,轻轻地说:“皇上就这样走了,他怎么也不多坐一会儿?澈萱,你去看看,皇上是不是去了湘竹姐姐那里。”

    澈萱眼里积满了泪水:“主子,您就歇着吧,别再想这些了。”

    莞灵皱起眉头,说:“那你让冯世楠去。”

    冯世楠是芳馨阁的太监,他接到了主子的任务便出去了。

    且说黛霞殿中,芷然和若琴听说了湘竹侍寝的事情,都呆住了。

    “现在莞灵正得圣宠,如今湘竹也侍寝了,姐姐,你可千万好好想想啊!咱们都还没侍寝过呢!”若琴看着芷然。

    芷然点点头,眼下越来越难办了,莞灵和湘竹本身就是好姐妹,万一两人都得宠,那要横行六宫也不是不可能了,但是芷然还是安慰她道:“你先别紧张,你看莞灵得宠的那些日子,她不是一样没有难为我们吗?我觉得莞灵除了有点儿侍宠若娇以外,并没有想要害我们呐。要是有,她早就下手了。所以,你不要着急。”

    芷然心中已经有了计划,虽然这个计划只是为了若琴,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情况也不比若琴好到哪儿去。唯一的差别就在她是个贵人,而若琴是个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