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因宠生怨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8本章字数:3174字

    冯公公跟着皇上,看着皇上果然是去了翡熙轩,眼看皇上进去了,冯公公便回了芳馨阁。

    “听说莞灵病了?”湘竹坐在榻上看着正在喝茶的皇上。皇上喝了一口,点点头:“是啊,朕刚刚下了朝就去了她那儿了。看样子是发烧了,太医说要休息一阵子。”

    “昨儿还好好的,怎么就病成这样了?”

    “听她侍女说,昨晚她撩着门帘等朕,结果外面风大,吹到了里屋,她便病了。”

    湘竹微微一笑,说:“我的傻妹妹啊,等会儿臣妾去看看她。顺带着给她那点儿退烧的草药去。”

    湘竹说完招呼了品茹:“品茹,把本宫的墨宝拿来,本宫一会儿给你写张方子,你去御药房抓药给永贵人送去。”

    “是。”

    品茹端出了笔墨纸砚,之间湘竹很快写下了药方,皇上看了不禁感慨:“朕真没想到你竟然对医药这么精通。”

    湘竹笑着说:“皇上过奖了。臣妾的外祖父是医药世家,臣妾的母亲对医术也是精通,又加上父亲常年征战,受了伤都是母亲调理的,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后遗症,伤都好得很快,所以才能长年报效皇上啊。只是臣妾不才,没把母亲的所有学来,只会一些简单的方子,这些是偏方,但是效果极佳,可以给太医院留着。”

    皇上看着湘竹说的头头是道,不禁大赞:“不想过你竟然如此聪慧!朕必定要赏你!袁青,赐封,顾贵人‘常’,即刻去敬事房备案,不必等到除夕宴了!”

    湘竹听罢,赶紧跪下谢恩:“谢皇上。”

    且说冯公公回了芳馨阁,莞灵已经起来了,坐在床上,澈萱在给她喂药。看到冯公公回来,莞灵紧张地问:“怎么样?”

    “回主子,皇上的确是去了翡熙轩。”

    莞灵的眼神顿时黯淡了,紧接着泪水便出来了:“湘竹姐姐最疼我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跟本宫争宠了,澈萱,你说,在皇宫是不是已经没有了什么姐妹之情了?”

    澈萱放下了药,擦干了莞灵的眼泪:“主子,您要知道,不论是后宫的姐妹还是前朝的兄弟,为了自己的利益都是互相残杀的。不过主子,您看,顾贵人不是还没有受宠吗?再说她应该还是会念及姐妹之情,不会伤害您的。”

    说话间,听到外面太监报:“常贵人到——”

    莞灵一皱眉,看着澈萱:“谁是常贵人?”

    紧接着湘竹便进来了。

    莞灵和澈萱顿时愣住了,看着湘竹一身山吹橙,衣服上还有绣着枫叶,旗头上已经不再是紫荆花,而是两朵火红而又美丽的姊妹花。这两朵姊妹花在莞灵的眼里是那么讽刺,但是莞灵还是强颜欢笑:“还劳烦姐姐来看我。妹妹还来不及恭喜姐姐赐封了。”

    湘竹坐在床边看着莞灵苍白的脸,不知怎么了,竟然有一种快乐,她抚摸着莞灵的手,说:“我的好妹妹,听说你病了,姐姐便给你抓了药来,你知道的,我家里的配的药是最好的了。”

    莞灵让澈萱接过药,说:“多谢姐姐美意。姐姐,现在你我都已经得宠,还望将来要相互扶持啊。”

    “那是自然的。”湘竹微笑着。

    “主子,皇上让您去养心殿呢。”品茹小声说。

    “知道了。”湘竹转向莞灵,“皇上找我我也得去了,妹妹你好好养着,姐姐得空便来看你。”

    “既然是皇上叫,那妹妹也不便挽留,姐姐好走。”

    湘竹转身起来,品茹扶着她出去了。留下莞灵默默地流泪。

    “主子……”澈萱看着莞灵,“我想常贵人还是心疼主子的,您看,这药……”

    “丢出去!”莞灵咬牙切齿地说。

    “可是我看常贵人也没有恶意啊!”

    “没有恶意?你看她今天焕然一新,纯粹就是穿给本宫看的,把药丢出去!”

    澈萱无奈,只好出门,冯公公问:“澈萱,你真的丢了啊?”

    澈萱说:“是啊,你看主子那样儿。主子是嫉妒心太强了,她就只能皇上对她一个人好。可是也不想想,在皇宫里,这皇上是这么多人的,怎么可能顾及到她啊。本以为常贵人会来这儿耍耍威风,可是常贵人还特地带了药来,主子的确是不该啊。”

    冯公公叹了口气说:“咱俩也都是伺候过人的人了,皇宫里本来就会有像主子这样的,咱们做奴才的不好当啊。”

    品茹扶着湘竹回去了,一路上湘竹的心情都特别好。

    品茹说:“主子您看,今儿的永贵人看上去病怏怏的,一点儿威风都没有,倒是您,既有大家风范,又能震慑到她,真好!”

    湘竹笑着说:“可不是,她从小就被宠坏了,什么好的都得给她,当初父亲送给我西域红宝石镯子,她看上了非要我给她。如今本宫也爱着皇上,本宫要告诉她,皇上不是她一个人的!”

    转眼便是廿九了。这几天每天都是湘竹侍寝,莞灵因为这些天一直生病,皇上就时常去探望一下便走了。大概是风寒太过严重,莞灵又没吃湘竹的药,病一直没有好。晌午,皇上到了芳馨殿来看莞灵。

    “怎么你的病一直不见好转?湘竹给你的药难道没有用?”皇上不解地看着莞灵。

    莞灵撒娇地说:“不懂呢,湘竹姐姐给臣妾的药臣妾都按时吃了,不知怎么着就是没好。”

    皇上忧心忡忡地说:“可明儿就是除夕宴了,那你可去得了?”

    “明儿可是除夕宴,臣妾怎能不去呢。”

    “去不去其实无妨,朕只关心你要好好养病就好。”皇上紧紧抓着莞灵的手说。

    黛霞殿中,芷然和若琴最后一次练习了。

    “明晚一定能让皇上刮目相看!”芷然看着若琴说,“除夕之夜,就让你来侍寝吧!”

    若琴害羞地说:“姐姐你可取笑妹妹呢,可是,妹妹侍寝了,姐姐可怎么办?”

    芷然一边帮若琴卸妆,一边说:“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儿的。莞灵主要都是针对你的,不是我。”

    若琴点点头,看着芷然说:“若妹妹有幸得宠,妹妹一定想方设法护姐姐周全的。”

    芷然只是笑着没有说什么。后宫不就是如此么,其实莞灵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可是看看以往的历史,武后、吕后,都是那么心狠,为了自己,甚至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杀死。也许这种尔虞我诈并不是能辨别孰对孰错的,这个世界上,本来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再说莞灵得宠,现在湘竹也得宠,对于曾经储秀宫的恩恩怨怨,若是她们可以忘记,自然最好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这么早就死在宫斗的魔爪下。

    除夕到了。皇宫一派喜庆,后宫参加庆典的衣服都由内务府送到了,每个人都有一套正装。各个宫殿都挂上了大红色的吉祥喜庆之色,中国结、红绸子,太后给后宫每个妃嫔都送了红色的锦囊。正殿之中,太监宫女们忙着布置晚上除夕宴的东西,御膳房也早早地开始准备了吃食。

    皇上一早下了早朝,便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道贺。皇后也在慈宁宫,和太后说着晋封之事。

    “皇额娘,皇上跟臣妾说,以后选秀改回三年一次,现在愉妃生了五阿哥,臣妾觉得皇子也多了起来,现在又有了这么多的贵人、常在,臣妾想,改回三年一次也无妨。”皇后看着太后说。

    “也好,后宫之事,你做定夺便可,哀家让你执掌凤印,就都由你安排了。”太后点点头,“皇上,今天也是除夕,午膳便留在哀家这儿吧。”

    皇上点头,对着袁青说:“你去和娴贵妃说中午不去她那儿了。”

    “等等,既然你和娴贵妃约了,那便让娴贵妃也来吧。皇后和娴贵妃是最早入府的,哀家也让咱们老人儿一起聚聚。”

    翡熙轩中,湘竹抚摸这新衣服,浅浅地笑着。

    品茹捧着衣服说:“主子,您看这料子多好,您穿上一定很美。”

    湘竹说:“品茹,你把皇上给本宫的玉笛也带上,本宫要去演奏。”

    “是。”品茹放下衣服说,“主子,奴婢给您更衣吧,奴婢一定把您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湘竹坐在铜镜前,梳妆台上放着皇上赏赐的东西:镯子、项链、胭脂、香料等等。湘竹打开了一盒脂粉奁,闻着是百合的香味,这也是湘竹喜欢的味道,她把脂粉给了品茹说:“今晚本宫用这个了。”

    此时的芳馨殿中,莞灵早早地就开始打扮了。皇上知道莞灵最爱红色,给莞灵的衣服是粉底红花的,莞灵的装束多为红宝石。

    “澈萱,你可要把本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今晚本宫要好好地让皇上欣赏一番。”

    澈萱笑着帮莞灵把玫瑰插上了旗头,说:“这种花好像是叫做‘玫瑰花’,听说大清国是没有的,皇上心疼您,让内务府把这种花做成了配饰给您。”

    莞灵故意说:“什么大清国没有的花,我看和月季差不多。来,把这盒夜来香涂在本宫的身上,本宫要让皇上好好地闻闻。”

    澈萱拿着夜来香说:“主子还未病愈,如果皇上晚上招幸,怕是……”

    “怕什么!本宫要你涂你就涂,哪儿那么多废话。还有,你可要把本宫的妆画的漂亮点儿,不许让人觉得本宫病怏怏的!”莞灵白了澈萱一眼。澈萱不敢多言,赶紧帮莞灵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