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皇后肺痨,姐妹分歧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8本章字数:3066字

    到了延禧宫的门口,却看见芷然的辇轿在门口停了下来。芷然下了轿子,看见若琴说:“妹妹这是要去哪儿?怎么来姐姐这儿也不多留一会儿?”

    若琴行礼说:“姐姐不在,妹妹以为姐姐是要在养心殿用午膳了,本打算回去了,就见到姐姐回了。”

    芷然拉住若琴的手往临翠阁里走,说:“皇上午膳去皇后娘娘那儿用着呢,我便回来了。”到了厅堂,芷然和若琴坐下。芷然吩咐斐杏和水仙去拿午膳。

    水仙说:“主子,您还不知道,皇上特定安排了厨子呢,从今往后,临翠阁会有一个特定的小厨房,特定的厨子,专门为主子做吃的呢!”

    若琴听完,笑着对芷然说:“姐姐真有福气,看来皇上对姐姐可不是一般的疼爱呢!我听说小厨房只有皇后娘娘的长春宫和娴贵妃的景仁宫有呢!妹妹今天好口福,可一定要尝尝!”

    芷然惊讶地看着水仙,赶紧说:“妹妹当然留下。水仙,你们去准备准备。”

    莞灵用了早膳一个人闲着没事和澈萱逛着御花园,却见一批一批的太监往延禧宫方向去,莞灵好奇,令澈萱拦下了一个问:“你们这慌慌张张的是要干嘛?”

    太监下跪答:“回永贵人,皇上名奴才们在临翠阁建一个小厨房呢!”

    “临翠阁……”莞灵听到这个名字便气不打一处来。皇上不单宠她,居然还要单独给她建一个小厨房!莞灵折着御花园的花想着,湘竹姐姐说得对,本宫不该这么急躁,洛芷然,你有得宠的时候就必然要有失宠的时候!

    “澈萱,我们走!”莞灵打算回芳馨殿,却见皇上过来了。莞灵赶紧下跪:“臣妾给皇上请安。”

    “起来吧,永贵人气色好了很多啊,看来你也痊愈了。”皇上示意她起来。

    “多谢皇上挂念。”莞灵为自己又能和皇上说上话高兴,“皇上,今儿阳光正好,气候也暖和,怎么不见令贵人?”

    皇上眼睛没有看着她,只是扶了扶披风,说:“朕让她回去了,想来她也累了,午膳朕去长春宫。你也早点儿回去吧,虽然今天天气不错,你也才大病初愈,还是回去歇着好。”说完便从莞灵身边走了过去。

    “恭送皇上。”莞灵行礼之后,却再也无力站起来。澈萱把她扶了起来,却见莞灵的大眼睛中噙满了泪水:“真是旧人难敌新人啊,看看,之前皇上对本宫可好了,自从洛芷然侍寝,他就不正眼看本宫了。”

    澈萱扶着莞灵说:“主子别急,皇上是去皇后娘娘那里,再说皇上还是很关心主子的呀,他还让您早点回去呢!”莞灵在澈萱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回了芳馨殿。

    初春之时,万物复苏,天气也逐渐回暖。三月初,正是御花园花骨朵出现的时候,再加上暖暖的阳光,让人倍感舒适。可如此美妙的春光,皇上却一直愁眉不展。皇后的咳疾犯了,一天到晚都会咳嗽,而且咳得越发厉害,自正月十五以后,皇上几乎每天都会去长春宫陪着皇后。

    “皇上,臣妾这病怕也是一时半会儿地好不了了,还请皇上与臣妾多多保持着距离才好,以免伤了龙体。”皇后说完又剧烈地咳嗽着。

    皇上皱起了眉头,轻轻拍着皇后的后背说:“你这话说的,你是朕的皇后,朕怎能不来看你。太医!”皇上对着门吼道,“你们是怎么给皇后看的病的!怎么这么多时日也不见好?!”

    太医们赶紧下跪请罪:“皇上恕罪。皇后娘娘的病怕是一时半会儿的好不了,尤其又赶在春天发病,这个……这个不是好兆头啊!”

    “混账!”皇上起身,一脚踢翻了那个说话的太医,怒斥:“你们这些臣子要得有何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皇后有了重病,你们却一个能有好方子的都没有!朕要你们何用!还不如都拉下去斩了!”

    太医们连忙跪下磕头:“皇上开恩啊!微臣的确是尽力了,且让微臣再试试方子,以便治好皇后娘娘的咳疾。”

    “好,朕再给你们一些时日,若皇后再不见起色,朕全把你们革职查办!滚!”皇上一甩手,太医们纷纷退下。

    “皇上……臣妾……臣妾怕是真的熬不过了。”皇后眼里充满了泪水,“皇上,若是臣妾真的熬不过去,别怪那些太医,他们也尽力了!”

    “那怎么行?他们连你的病都治不好,怎能称职?”皇上抚摸着皇后补满泪痕的脸颊说,“你放心,朕绝不让你有任何闪失。朕会在这儿天天陪你。”说罢,将皇后搂紧。皇后抱着皇上,很快都咳了起来。

    太医们纷纷逃似的离开长春宫,恰巧遇见了前来看望皇后的娴贵妃。“太医们何故跑得如此匆忙?”太医们一回头,看见娴贵妃连忙跪下:“贵妃娘娘吉祥!”

    槿荣说:“娘娘问你们话呢,怎么跑得这么匆忙?”

    其中一个太医答道:“回贵妃娘娘,微臣给皇后娘娘治病,总不见起色,皇上怪罪,说是如果不能够治好皇后娘娘,我们都得革职查办。”

    娴贵妃问道:“那皇后娘娘的病时候可医治?”太医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说话。

    槿荣皱起了眉头说:“怎么了?!难道今天娘娘说的话你们都听不见吗?!”

    太医们还是吞吞吐吐地说:“回贵妃娘娘,皇后娘娘的病……呃……”

    娴贵妃皱起眉头:“有什么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

    这时一个太医才说:“皇后娘娘的病即使是华佗在世也不可医治了!”

    娴贵妃大惊,往后打了一个趔趄,槿荣赶紧扶住她。“你们要知道,说错半句话都是杀头的死罪!你们这可是在诅咒皇后娘娘!”

    太医们纷纷磕头说:“贵妃娘娘明鉴,微臣就是有一百个脑袋都不敢开这样的玩笑。娘娘这次不仅仅是咳疾这么简单,恐怕是肺痨呢!而且也晚了。”

    娴贵妃一手紧紧抓着槿荣,一只手抚着胸口说:“这事皇上知道吗?”

    太医们摇摇头说:“皇上不等我们说完就赶我们出来了。”

    娴贵妃问:“这肺痨可是会传染的,皇上怎能天天在那儿?”

    太医说:“这个我们自然早早就给皇上准备了预防的药物。”

    “哦,这样……”娴贵妃心不在焉地示意他们退下,然后步履蹒跚地进了长春宫。

    娴贵妃进了内殿,看到皇上正在给卧床的皇后喂药,赶紧行礼:“臣妾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皇上没有看她,而是看着皇后慢慢地把最后一点儿药喝完。

    “娴贵妃妹妹来了啊!”皇后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坐吧,就是别靠着姐姐太近,不然妹妹可要被传染了。”

    娴贵妃没有远远地坐着,而是搬了凳子坐在了床头。“姐姐可不要这么说。姐姐的病很快就可以好的。”娴贵妃抓着皇后的手说。

    皇上欣慰地笑了,便说:“那你们慢慢聊着,朕晚些再来看你。”

    “恭送皇上。”

    “听说皇后娘娘得了肺痨,怕是治不好了。”翡熙轩中,品茹给湘竹斟好了茶,说。

    “是吗?那如今谁要是可以治好皇后娘娘的病,谁就能成为皇上最中意的人了,看来本宫要好好研究研究了。”湘竹抿了一口茶说,“品茹,去拿本宫的医书来。本宫看看能不能找出方子。”

    品茹拿来了医书,湘竹默默地翻看着。

    “永贵人到——”太监的禀报,湘竹吓了一跳,慌忙想把医书藏起来,却不知道藏哪儿,无奈之下,只好把医书藏在了靠垫的后面,慌乱之中还打翻了茶水。

    “哎呀!”湘竹赶紧拿着手绢擦拭裙子,忙乱之中,莞灵进来了,看着湘竹和品茹一团乱,十分好奇。“姐姐这是怎么了?”莞灵问。

    “啊,这个没什么,打翻了茶水而已。”湘竹的声音有些颤抖。

    “姐姐向来做事稳妥,怎么会打翻茶水?莫不是被什么惊着了?”莞灵的语气显然是在怀疑湘竹说谎,便四处看着。湘竹挪了挪身子,把背后的医书掩盖好。

    “回永贵人,是奴婢不好,主子想喝茶,奴婢去倒,可是太烫了,不小心洒了。”品茹说。

    莞灵皱起眉头,用眼角看着品茹,紧接着奋力摔了品茹一巴掌,说:“你是怎么照顾姐姐了?这么烫的茶水你怎么就洒在姐姐的身上?教训你一下,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如此马虎,记着,以后茶水再烫,只能往自己身上泼,知道吗?”

    品茹赶紧跪下,连连磕头说:“奴婢知道了,永贵人教训的是。”

    这一幕看着湘竹胆颤心惊,她没有想到莞灵尽然敢打自己的丫鬟,连忙起身护着品茹说:“妹妹发这么大火是干什么,侍女不小心也不妨啊,再说水也没有烫着我。”

    莞灵笑着说:“姐姐真是宠着侍女们,小心纵容了她们。”说完眼睛落在了靠垫下露出的一角医书,便俯身拿了出来。“姐姐的医书为何还要藏在靠垫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