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计谋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8本章字数:3091字

    辇轿到了临翠阁,斐杏扶着芷然下了轿,却见若琴从房中出来。

    “妹妹这么晚了怎么在这?”芷然好奇地问着,“我等姐姐好久了,妹妹有一事要和姐姐说。”

    “什么事儿?”芷然被若琴拉进了屋内。

    “关门。”若琴回头对着孤雪说,然后转头看着芷然:“刚刚孤雪去内务府领了一些皇上的赏赐回来经过翊坤宫,听见里面有打骂声,便偷偷溜进去看,发现忻嫔娘娘正在让一个宫女去扒莞灵的衣裳呢!”

    “什么?”芷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之后便马上平息了下来:“也难怪,永贵人已经不像以前那般得宠了,难怪忻嫔敢这样。不过听说永贵人得宠的那会儿,飞扬跋扈。虽然忻嫔是翊坤宫主位,但是翊坤宫似乎都是永贵人说的算。今天她也算尝到报应了。”

    若琴说:“是啊,感觉那真是痛快!想她得宠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常在,位分和我一样,她却要我向她行礼。后来封了贵人,又碰到她她都要刁难我,说我这又俗气那又不好的。现在听说她被打了,倒是大快人心了!”

    芷然摇摇头说:“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题。永贵人一直是个不服输的人,这次受了这般侮辱,到时候她一定会想方设法地争宠。现在她的好姐妹已经被封为顺嫔,如果她再成为永嫔,那我们就更难办了。”

    “是啊……”若琴也陷入了沉思,“有什么办法可以牢牢捆住皇上的心吗?姐姐,你可以做到的!”

    芷然否定了她的想法说:“非也,在后宫,皇上永远都不是一个人的。”

    “姐姐,你可以争取!只要能够压住汪莞灵,我们就不用担心什么了!而且皇上也很宠爱你,她肯定要吃你的醋的!如果让她占了机会得了宠,晋为嫔位,姐姐失宠就有可能落得和今天的永贵人一样的下场!一旦姐姐比她提前封为嫔位,姐姐就不用担心她敢对姐姐无礼了,好歹你们也是同一个位分的!”

    看着若琴这般坚定,芷然很无奈地说:“相比于我自己,我更担心你啊!对了,忻嫔最近都没有找你了吧?”

    若琴说:“几乎不了,她本来就是利用我的,那次我得宠,她便时常到我宫里坐坐,问问你们的情况,后来姐姐得宠之后,她便不来了。就前几日的时候,她把我叫到她的宫殿问了我一些你的情况,我只挑了不重要的和她说了。”

    “我就担心的就是这个!”芷然握着若琴的手说,“你现在只是个常在,位分太低了,她们想要欺负你随时都可以!”

    “所以妹妹才要仰仗姐姐啊!姐姐若是得宠,便可护妹妹周全了。”看着若琴这般话,芷然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姐姐今晚可是去了娴贵妃的宫中?”

    “是啊。”芷然突然听到她这么问有点儿担心了,甚至后悔今晚去了娴贵妃那边。

    “姐姐若是能和娴贵妃交好,我们也可有个撑腰的了!娴贵妃看上去也是一个容易相处之人,也许我们可以……”

    “嗯,我会考虑的。夜深了,妹妹赶紧回去吧,虽已入春了,但是还是很冷的。”

    “那妹妹告辞。”若琴行礼之后便出去了。

    “主子,为什么您自己不想着争宠呢?”孤雪跟在若琴后面问着,“我想啊,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法子,只能依靠着她了。孤雪,明天你去陪本宫向娴贵妃娘娘请安。”

    “是。”

    且说临翠阁中,芷然坐在镜子之前卸了发饰和装束。

    “料峭春寒风刺骨,山花未开遍地秋。伊人解发心思郎,切盼月圆满园春。”芷然一边梳着头发,一边喃喃地说着。

    “伊人解发心思郎,切盼月圆满园春。怎么,春天到了,然儿想朕了?”芷然一回头,看见皇上的身影出现在身后,惊得赶紧站起来:“皇上金安。皇上今夜劳累,怎么不在养心殿歇息?跑到臣妾这儿来偷听臣妾胡诌的什么……”芷然半撒娇地说。

    “哦?怎么?然儿不希望朕来?那朕走了!”说完就转身,芷然飞一样地跳起来扑到皇上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芷然虽知道皇上是故意逗她的,但是竟然反应这么强烈,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难道……我这么害怕失去他?芷然抱着皇上,心里想着。

    皇上转过身,把芷然从地上抱了起来,缓缓地走向床:“既然你这么舍不得朕,那朕今晚就陪着你。”

    “真的?”芷然紧紧地搂住皇上的脖子说,“皇上真的不用陪皇后娘娘或者顺嫔娘娘?”

    “朕都好久没来看你了,你怎么还老是想把朕赶走?”皇上把芷然放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她说,“朕本来今晚在养心殿,可是睡不着,想着你呢!所以翻来覆去一下,便起来来看看你。”

    “皇后娘娘生病的那段日子,皇上不是在她那儿,就是在臣妾这儿,臣妾比娴贵妃娘娘还要得宠呢,真是让臣妾不安。”芷然低着头说。

    “陪着皇后是理所当然的,后来娴贵妃病了,朕不是就几乎没来了嘛,你知道朕是最疼你的。”说罢便脱去了龙袍,抱着芷然躺了下去。

    “皇上昨儿是在谁那里过夜的?”莞灵一早喝着参茶问。

    “回主子,听说本来是在养心殿的,后来皇上睡不着,便去了临翠阁……”

    “又是临翠阁……洛芷然……我早该想到她是个那么棘手的人!”莞灵把茶具用力地放下,杯子里的茶水溅了出来。

    澈萱赶忙擦去了茶水,说:“主子不急,令贵人本来对我们都没有威胁嘛,她并不侍宠若娇啊!”

    “是啊,可是她勾走了皇上!皇上走了,本宫一个人守着空床!皇上除了是皇后的,那就得是本宫的!从小到大,本宫喜欢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莞灵咬牙说,“现在我们没有得宠,谁都会踩在我们身上,我们还得扒着顺嫔,防着忻嫔,这样累不累!本宫不想过这种看着别人脸色过日子的生活!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才不会有人欺负我们!我们现在卧薪尝胆,有朝一日,一定可以重振威信!”

    “主子所言甚是。”澈萱答。

    夏末时节,八月份的日子还是比较炎热的,各个宫中都有了冰块,以及时地避暑降温。各位宫人入宫也快一年了,肚子却不见得有一个大起来的。平日里最受宠爱的无非就是芷然和湘竹了,肚子却没什么动静,颇让人着急。太后频频去寺庙烧香,希望可以求得皇嗣。

    这天湘竹看着医书,莞灵来了。

    “给顺嫔娘娘问安。”莞灵行礼。

    “起来吧。”湘竹合上医书说。

    莞灵起身,坐在了湘竹对面,看到医书便问:“姐姐日日潜心研究医书,怎的不为自己研究一个能够早点怀上胎儿的方子呢。”

    湘竹皱着眉头说:“我的月事刚刚才来几次,还不稳呢,怎可能说怀就怀上呢。”

    “可是愉妃都……”莞灵透过窗户看到奶娘抱着永琪在院子里散步。

    “每个人不一样的啊,有的人月事早,我月事太迟了,倒是你,莞灵,你也十八了,月事可有了?”

    莞灵害羞地说:“我第一次是十六岁的时候呢,如今早就顺顺*的了。”

    “哎呀,那当真是好啊!”湘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也暗暗叫苦,她知道,若是莞灵再侍寝一次,非常有可能怀上龙种。

    “对了妹妹,上次皇上赏了我好多香料,本宫倒是用不完,妹妹挑一些去?还有一些润泽膏,我闻着挺好闻的,你要的话就拿去吧。”

    “多谢姐姐,那妹妹不客气了!”

    到了梳妆台,面对着这么多的香料脂粉首饰,莞灵心里真是羡慕,羡慕着也生了嫉妒,便叫过澈萱:“你最擅长香料,帮本宫看看,有没有什么香料可以……”说完便在澈萱耳畔嘀咕了几句。

    澈萱一个一个地闻着,看着,最后选定了两种香料和一盒脂粉。

    “姐姐,那我便挑了这两个去吧!”莞灵指着澈萱手中的脂粉说。

    “行啊,拿去吧。”湘竹喝着茶说。

    莞灵谢过之后便告退了,在她心中,她已经有了一个可以反攻的好主意了。原来,莞灵要澈萱挑出含有催情物质的香料和脂粉,只要能让皇上踏入芳馨殿,莞灵就可以怀上皇子,之后便可以摆脱湘竹的施舍,扶摇直上了。

    且说娴贵妃在自己的屋子之中佩戴着首饰,槿荣在身旁伺候。

    “娘娘,这对蓝宝石镯子真好看,皇上什么时候赐的啊?”娴贵妃一边把镯子戴上,一边说:“那是本宫病好了,皇上赐的。”

    “皇上真是对娘娘体贴入微啊!”槿荣边说边把一枝金凤凰的步摇插入娴贵妃的旗头上。

    “对了,上次魏太医给本宫治好肺痨开得药方你还留着吗?”

    “嗯,留着呢。”

    “一会儿拿去给太医院,也好给他们留个方子。”娴贵妃擦着脂粉说。

    “是,奴婢一会儿就去。”

    “对了。”娴贵妃转过头对着槿荣说,“一会儿去长春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吧。”

    “嗯,好的。那现在就去吧。奴婢给您支把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