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8本章字数:3182字

    “太医,您说有人下药可是怎么回事?”水仙问。

    “小主并无胎象,可是却又有怀孕时候的反应,很显然,有人用药物引起了这种变化。长期食用这样的药物,以后就有可能不孕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

    “究竟是谁会下次狠手要害本宫呢?”芷然心痛得厉害,她能想到的除了湘竹就是莞灵了,但是,又到底是谁,在哪儿下的药,又是些什么药,这些都不知道,无凭无据,显然无法说明问题。

    “太医,以后你就是本宫的御医了,不知如何称呼?”

    “微臣叫念忠。”

    “好,你若是能找出到底是谁害本宫,本宫会对你重重赏赐。”

    “多谢小主,那小主休息吧,微臣明日再来。”言罢告退。

    送走了念忠,芷然心里一个劲儿地发毛,她知道,自打被皇上选中开始,她就不可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后宫之中,争斗不少,芷然入宫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走,去黛霞殿,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若琴,但愿她不要像我这般倒霉。”

    重阳节到了,皇上与后宫嫔妃们一起登高望远,看着远处的景色,莞灵不禁悠悠扬扬地唱起了歌:“山吹故乡风,温兮抚人,望天思乡,泪涟涟,雨涟涟。”声音婉转,那般真切,在场的妃嫔们都湿了眼角,年纪最小的郭清琼,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的歌声,朕好久没有听到了……”皇上走到莞灵面前,拉起了她的手。芷然见势不妙,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今夜是莞灵侍寝。

    “难道害我的人,就是汪莞灵?!”芷然发现自己被人下药了以后就一直很想找出到底是谁加害自己,眼看莞灵即将受宠,芷然很不是滋味。

    “姐姐不要这么早下定论啊。”若琴拉住芷然的手说,“我们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怀疑而已,姐姐放心,您现在还是沐浴皇恩的,即使汪莞灵再怎么得宠,姐姐也不可能失宠被她欺负的!”

    “她明的不可能和我争,但是暗中害我,这我可是要防的啊!”芷然看着若琴说,“还有你!她们会对你怎样也不好说啊!”

    若琴点点头,将另外一只手放在芷然两只手上说:“姐姐宽心。姐姐不是一向稳重,怎么今儿也这般着急,姐姐一直说以逸待劳,静观其变,可今儿怎的就坐不住了?”

    芷然摇摇头说:“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们会对我下如此狠毒之手,现在看汪莞灵又将要得宠,你说,我们的日子是不是就更艰难了?”若琴也皱着眉头,无言相对。

    重阳之夜注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芷然最担心的事情自然也是其他人最担心的事情。湘竹一个人吹着曲子,情至深处,流下泪水。

    “娘娘,皇上不会来了,他去芳馨殿了。您早点儿休息吧。”湘竹没有理会品茹,还是吹着笛子,皇上亲赏的笛子,默默地吹着。

    “莞灵终究会有复宠的那天,她这般聪明,怎么会不懂争宠。”而此时翊坤宫另外一位——忻嫔——也无法坐住了,莞灵再次受宠对她的打击是很大的,况且自己曾经那样迫害过她。

    “娘娘,您就放心吧,永贵人不会告诉皇上的,再说是她先侍宠若娇在先,您以牙还牙在后,要是她敢说,她也不占理儿呢!”碧瑛说。

    “是啊,她肯定不占理儿。那好,碧瑛,伺候本宫洗漱更衣!”碧瑛扶起忻嫔的时候,发现忻嫔浑身都在发抖。

    皇上到了芳馨殿,对着莞灵说:“你这儿怎么格外香呢?”

    莞灵妩媚地一笑,说:“皇上,您一会儿还能闻到更香的呢!”说完一转身便不见了。

    皇上撩开帘子,一层一层,掀起最后一层薄纱之后,他看见莞灵只穿着一件肚兜,散着头发,侧卧在床上了。

    “皇上,这儿可更香呢!”莞灵带着撒娇挑逗的语调和姿势,一手撑着床,一手轻轻撩着帐子说,说完了,把帐子一放,澈萱就熄灭了好几盏的蜡烛。莞灵这般挑逗,再加上晚上又喝了酒,还有这宫中点了含有催情物质的香,皇上似乎也耐不住了,掀了床上的帐子钻了进去,紧接着就传来莞灵欢笑的声音。

    “晋永贵人为嫔位,赐新封号‘惇’,居翊坤宫主位。”数日之后,皇上对着皇后说,“皇后你看如何?”

    “臣妾无异议,只是翊坤宫主位是忻嫔啊,一个宫怎可有两位主位?”皇后答。

    “那就……”

    “太后驾到——”皇上似乎还有什么想说,听见太后来了,便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儿臣给皇额娘请安。”皇上皇后行礼。

    “起来吧。”太后走到了正位上说,“你今儿怎么在这?”

    “儿臣想晋封永贵人为惇嫔。”皇上行礼说。

    “晋永贵人为惇嫔?不可!”太后严厉拒绝,“这翊坤宫已有了忻嫔做主位,一宫岂能有两位主位?如果皇帝你执意晋封永贵人,那就一起把忻嫔晋为妃,仍居翊坤宫主位。”

    “这……皇额娘,您太偏袒忻嫔了,忻嫔对龙脉又没有任何帮助,为何将她晋为妃子?”皇上对太后的偏心很不高兴,皇上一直不喜欢忻嫔,觉得她既不漂亮,又爱招摇,实在令人生厌。

    “那永贵人就对龙脉有助了?她们入宫都才一年,这一年中,你已经晋了她为贵人,足够了,一年内连晋两次,未免太多了,照你这样,明年是不是就要晋为妃子,再变成贵妃了?!哀家跟你说了多少次,是你偏袒,你不喜欢忻嫔,所以几乎都没有去过她那儿!你要是真晋封永贵人,行,那就等她怀了龙裔再晋封也不迟!”太后依然不依。

    “皇额娘,延禧宫缺了主位,不如把忻嫔调去延禧宫如何?”皇后似乎在找一个折中的法子。

    “不可!哀家就认定了,你若是要晋封永贵人,就得同时晋封忻嫔,不得有任何差池!哀家也不许你把永贵人调去延禧宫,上次永贵人欺负忻嫔,哀家处罚了永贵人,你还处处护着永贵人,要是你再这般宠爱她,她就要凌驾于后宫了!不可!”太后一点儿也不领皇后的情,无奈之下,莞灵封嫔之事,只能搁置了。

    且说这件事情传到了莞灵那边,莞灵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本宫深受皇恩,为何要连同忻嫔一起晋封?!而且凭什么她要是主位?!岂有此理!”骂着骂着,只听门“吱”地一声被推开了,忻嫔怒气冲冲地看着莞灵。

    莞灵先是一惊,后来想到自己深受皇上的宠爱,便瞪了忻嫔一眼说:“哟,忻嫔娘娘来了?怎么脸色不好?最近本宫深受皇恩,难道姐姐生气了?”

    忻嫔怒斥:“你现在还没有封嫔,见了本宫还不行礼?!”

    “你!凭什么?难道你还想告诉皇上?去告诉啊,现在本宫只要稍微有点儿什么闪失,皇上就能废你去冷宫!”莞灵把头撇向一边,她恨忻嫔有太后撑腰,否则她必定要除了忻嫔这个眼中钉。

    “哼,你以为本宫这么愚蠢吗?今儿早本宫可看到了你们昨晚倒出去的香炉灰烬。本宫实话告诉你,香料之事本宫也略懂一些,你们的香中,可含着催情的东西,要是本宫把这事告诉太后,你想想会怎样呢?”忻嫔得意地笑着。

    “你!”莞灵怒不可遏,虽然这事儿传到皇上那边皇上不会怎样,可要是太后知道了,必然会责罚她,更不可能同意晋她为嫔了。想到这里,她只好退让说道:“忻嫔娘娘莫要生气,皇上宠爱我,您也是知道,就算您告诉太后,皇上也会赦免我的。忻嫔娘娘您大人大量,还是不要惊动了太后的好。”

    忻嫔看见莞灵服软了,便说道:“本宫倒也不想为难妹妹,这样,你把那香给本宫一点儿,这样咱们都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了不是?”莞灵一愣,没有说什么。

    忻嫔走了过来拉住了莞灵的手说:“这些日子,姐姐想了很多,姐姐就觉得咱们俩每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老是闹别扭多不好,不如咱们言和吧,姐姐恩宠自然争不过妹妹你,所以姐姐只求一个龙裔而已,皇上如何宠爱妹妹以后姐姐断断不会再为难妹妹的。”

    莞灵皱着眉头犹豫不绝,如果此时不答应,她去太后那边儿添油加醋地胡诌一番,太后肯定会认为自己作风不正,出此下作的手段争宠,封嫔之事,更要阻拦;如果答应了,忻嫔有了孩子,万一更嚣张了怎么办。

    “妹妹是应还是不应啊?”忻嫔整了整自己旗头上的簪子说。

    “澈萱,去拿本宫的香给忻嫔娘娘。”莞灵转过头对澈萱说。

    “是。”

    不一会儿澈萱便从内室拿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了很多的香,这些香是湘竹给她的,她拿回来以后让澈萱加工了一番,使得这催情的效果更好,虽是不舍得,但无奈只好给了忻嫔。

    忻嫔如获至宝:“多谢妹妹了,等姐姐有了身孕,便定会好好谢谢妹妹的。”说完转身回了去。莞灵行礼之后,愁眉不展地看着忻嫔离去的背影。

    “主子为何把香给她呢?”澈萱不解。

    “不给她她一定回去告诉太后本宫用香料催情的事情。算了,反正皇上又不去她那儿,只怕她就算有了这些东西,也没有机会拿出来用啊。”说完笑着回了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