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褫夺封号,若琴受封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67字

    可不巧的是这件事情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听到皇上纵容了莞灵,太后非常生气。

    “皇帝!你怎可对她这般偏心?即便她怀有龙嗣,可毕竟是恃宠而骄,理应有所惩戒。否则这后宫之中只要是得了宠,便可以胡作非为了?这种不正之风,哀家一定要压住!”既然太后开口,皇上也不好说什么。

    太后转头对袁青说:“传哀家懿旨!惇嫔汪氏,恃宠而骄,欺凌妃嫔,屡教不改,增长不正之风。但念其怀有龙嗣,于龙脉有功,故而小惩大诫,褫夺其封号,两年内不可晋封。赐令贵人珠宝首饰加以安抚。”

    “皇额娘,这……”

    “怎么?你嫌哀家罚重了?哀家本想将她的封号改为‘惇’以后,她可以有所收敛,变得贤良敦厚一些,可你看她!”太后皱着眉头摇着头。

    太后褫夺莞灵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后宫,莞灵在翊坤宫一直哭,湘竹匆忙敢去探望。

    “妹妹不哭,好歹你现在还有身子,怎能这样!”湘竹抚着莞灵说。

    “姐、姐姐,现在我被褫夺了封号,想来等我生下了孩子,皇上和太后再也不喜欢我了!”莞灵擦着泪水说。

    湘竹皱着眉头安慰道:“你别哭了,身子要紧,先保住胎儿啊,不然哭伤了身子保不住龙嗣,那才是大罪呢!”

    “娘娘,娘娘您别哭了,该喝点儿安胎药了!”澈萱端着安胎药来说。湘竹接过安胎药,吹了吹,喂给莞灵喝了下去。

    “你啊,现在先好好养着身子,马上就是除夕了,别再哭哭啼啼的了,不吉利。”湘竹一边着莞灵一边说,“等孩子生了,皇上太后马上就忘记这些事儿了,有了孩子,你重新得封号岂不易如反掌?”

    莞灵喝完了药,擦干了眼泪道:“姐姐所言极是,就算我被褫夺了封号,我依然还是嫔位!”

    湘竹点点头:“是啊,所以现在重要的不是为你失去封号而伤心,而是千万不可以让令贵人怀上龙裔才是!”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莞灵笑着看着湘竹说:“不是后宫早就传遍了令贵人不能怀孕的事情了吗?”

    湘竹摇摇头说:“非也,知道的人不过两只手就数得出。”

    “但愿令贵人真的永远都不能生育!”

    “是啊,那样便是最好的了!”

    “哈哈!真是大快人心!现在惇嫔被褫夺了封号,以后也没有威风可耍了!现在我真希望赶紧碰见她,恭恭敬敬地行礼叫一声‘汪嫔娘娘万福’!哈哈!”若琴高兴坏了,在芷然的房里把莞灵褫夺封号之事说了,“只可惜啊,要是直接把她降为贵人该多好,省的还是一个嫔位,让人不舒心。”

    芷然坐在床上,微微地笑着。水仙从外面端了治风寒的药来给她喝。

    “她现在怀着孩子,皇上和太后是不可能降她的位分的。”芷然说,“对了,除夕宴你可要好好准备啊!我这病身子也不求能和你一起演出了,但是你一个人一定要好好表现啊!你的歌声和舞姿绝对够让皇上为你倾心了!”

    若琴低下了头,说:“我已经准备妥当了。”

    除夕的中午,皇上在长春宫和皇后用过膳,准备去娴贵妃的景仁宫,就顺便去了趟御花园。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风过万物,清澈的声音在皑皑白雪之中回荡。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是谁在唱歌?”皇上问袁青。

    “这……奴才不知道啊,这么美的声音,一向只有汪嫔娘娘才会唱出来的,可是……这声音和汪嫔娘娘似乎不一样。”

    “走,去看看。”

    随着声音,皇上渐渐靠近了雨花池。

    “你们在这儿等着朕。”

    假山从眼前慢慢退去,雨花亭中似乎没有人,皇上再走近一些,只见雨花池中,池水已经结了厚厚的冰,若琴跪在冰面上,舞姿曼妙。起身之后,皇上才发现她的脚上穿着冰刀。若琴早就知道皇上来了,却装着没看见一样,在冰面上轻盈地滑着,旋转着,唱着。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猛地转身,若琴看到皇上微笑着的面庞,赶紧停下,从雨花池中脱下冰刀,爬了上来,下跪说道:“皇上恕罪,臣妾失仪了!”

    皇上赶紧服了她起来说:“这么冷的天,你在雨花池中作甚?赶紧把鞋子穿上,地上都是雪,别冻坏了!”

    皇上低头找着若琴的鞋子,发现鞋子已经埋在雪堆下面了,都湿了。若琴赶紧拿出了鞋子,正要穿在脚上,却被皇上阻止了。

    “鞋袜都湿了,这样等你走回去,非要生病了不可,来,朕抱你回去。”

    “皇、皇上!”若琴受宠若惊,皇上没有等她说完,便抱了起来。

    “皇上,这雪天路滑,万一您摔着,臣妾就罪该万死了,您还是放臣妾下来,让臣妾自己走吧!”皇上停住了脚步,若琴不免有了点儿失望,但还是准备下来,可皇上没有要把她放下来的意思。

    “走,那咱们一起做辇轿回去!”皇上抱着若琴往回走。

    “可辇轿这么小……”若琴没说完,皇上坐上了辇轿,把若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去景阳宫!”辇轿抬起来了,若琴心里很慌乱,她害怕皇上这样的举动会招来大家的嫉妒。

    “臣妾不敢,皇上,您让臣妾自己走吧!”若琴的声音有点儿带着哀求,皇上没有理会,辇轿也还在继续地向前。

    “说起来,你的歌声真的很美。朕还记得去年的除夕宴,你给大家表演的凤求凰,朕很喜欢,今晚你可一定要再唱一曲!”

    若琴笑了:“臣妾遵旨!”

    “去年,朕给了你一个封号,‘明’,这好歹一年了,朕该晋一晋你的位分了。”皇上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却很缓和。

    若琴赶紧谢恩:“谢皇上!只是臣妾没有任何的作为,晋封之事,会不会……”

    “袁青!晋明常在为明贵人,除夕宴受封!”皇上没有理会若琴。

    “皇上……”

    “好了,冰天雪地的,不要跪下谢恩了!”

    “是……谢皇上……”不多久,辇轿就到了景阳宫,皇上亲自抱着若琴进去了。

    “主子,皇上抱着明常在进去了。”水仙回来跟芷然说。

    “哦,知道了。”芷然平静地说,“今晚除夕宴了,你们帮本宫打扮打扮吧。”说完,芷然便掀开了被子,下了床,斐杏披了一件衣服在芷然的背上,水仙把炭火又撩了撩。

    “看来皇上很喜欢明常在啊,果然是歌声好啊……”斐杏帮芷然梳着头说,“主子您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皇上会抱着明常在回来呢?”

    “是啊主子,明常在还没有穿鞋呢!奴婢听说明常在在雨花池穿着冰刀跳舞,鞋子埋在了雪里,可是今天明明没有下雪啊……”水仙补充着,然后从橱子里拿出了正装。芷然看着这些衣服,大多都是红色或者粉色的,很不喜欢。

    “你们不要议论这么多了,只要把汪嫔的宠分了,谁得了宠不重要。”芷然指了一件浅湖蓝的衣服,上面绣着一些白牡丹,说,“就这件了。”

    “主子,您又穿着这么素啊?”斐杏看了一眼衣服说。

    水仙笑着把其他衣服放好说:“你瞧你,这件衣服可是上好的料子呢,昨儿皇上才命内务府的人送来的呢!”

    芷然很惊讶地看着水仙说:“你怎么不早说?”

    水仙跪下说:“奴婢该死,昨儿主子吃了药睡下了以后皇上来了,他让内务府的人拿了这些衣服,说都给您,然后跟奴婢说,这些衣服中,只有您这件是浙绸配上苏绣而成的呢!还说他之所以给您这些红色的衣服就是为了您可以马上选中这件浅蓝色的。您摸着这衣服又薄又轻,里面可是有几层的锦棉呢!”

    芷然欣喜地让水仙起来,摸着这件衣服,甜甜地笑着说:“皇上很久不来我这儿了,怎的还会专门为本宫挑衣服,还这般心细。”

    斐杏盘好了芷然的髻子,把一大盘的首饰端了来说:“主子,这是好事啊,说明皇上不论宠谁,只爱您一个!来,主子您挑挑您要什么样式的簪子?”

    芷然挑好了簪子,穿好了衣服,就剩下最后的旗头了。打了腮红,画了眉,扎了旗头,点了唇,芷然照了照镜子,水仙和斐杏不禁感慨:“主子真是天女下凡!”

    “哦?那让朕看看朕的天女长得怎么样?”她们三个一回头,发现皇上面带笑意地在身后。

    “臣妾谢过皇上!”芷然下跪行礼,皇上扶她起来,水仙和斐杏都退下了。

    “皇上怎不在黛霞殿?”芷然看着皇上问道。

    皇上笑着坐在卧榻上说:“朕只是把明贵人送回去而已。本想着去娴贵妃那儿,可想来好久没有见到你,和你说说话,便过来了。怎么?不欢迎朕?”

    芷然莞尔一笑,说:“哪个妃嫔不期待着见皇上呢,臣妾又何尝不是朝思暮想。曾经皇上眼中只有汪嫔她们,没有臣妾了。”芷然佯装生气,却显得十分俏皮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