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莞灵滑胎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45字

    “哈哈,然儿生气了?”皇上扶着芷然的肩膀说,“今天你这身打扮真美。不过你身子弱,朕赐你一台辇轿,这样在这种下雪的天气中,就不会再受风寒了。”

    “谢皇上。”芷然谢恩。

    “皇上,快到时候了,王爷和大臣们陆续来了。”袁青在门外说。

    “好,朕马上就去。”说完转头看着芷然,“那除夕宴见。”

    “臣妾恭送皇上。”芷然送走了皇上,还是远远地看着他离开,眼神不知道是不舍,还是思念。

    皇上走后,水仙和斐杏进来了:“主子,咱们也该准备准备了。一会儿和明常在一起去吧!”

    芷然笑着摇摇头说:“人家现在已经是明贵人了。”

    水仙和斐杏吃惊地互相望着对方,芷然只能无奈地笑着。毕竟不是亲姐妹呐……

    翊坤宫中,又一个茶杯砸在了地上。

    湘竹无奈地看着莞灵,只得安慰说:“妹妹别再动怒了,伤了龙裔可不好啊……”

    “陈若琴!野狐媚子!贱人!在什么雨花池跳舞勾引皇上!本宫刚刚被褫夺封号,她居然就这样落井下石!贱人!”骂完还想摔东西,可是手边也没有了,她只好赌气一般地重重地坐在了凳子上。

    湘竹无奈地摇摇头,只得说:“好了妹妹,差不多时候了,咱们该是去准备准备了。你赶紧换身衣服,我也要回宫了。”说完起身回去了。

    莞灵没怎么理会湘竹,显然还是怒火中烧,吓得澈萱不敢出一口大气。“去年也是这样!”莞灵盯着地板上杯子碎片说,“本宫病了,她就表演了歌舞,获了恩宠!今年本宫怀孕了,她居然开始在冰面上跳舞!这不是跟本宫做对吗?!可是本宫的嗓子没哑,今晚就跟她比比,看谁的声音好听!澈萱!今天要把本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是……”澈萱马上去拿衣服了。

    除夕宴上,皇上要湘竹指导的乐队表演,丝竹管弦之后,王公大臣们都非常陶醉。

    “有好的师父,必然会有好的徒儿啊!”太后夸赞湘竹道。湘竹微笑着起身谢恩,一袭绿色的盛装,旗头上是祖母绿的宝石,显得非常的端庄。

    莞灵身着她最喜欢的红色,旗头上簪着一朵牡丹花,红宝石的耳坠子,颇为祥和。“皇上、太后,请让臣妾献唱一曲吧!去年臣妾大病未愈,故而弥补一下。”莞灵起身说。

    “好啊!早皇帝说你歌舞曼妙,现如今你有了身子,可要小心一些啊!就唱歌就好了!”太后显然更关心莞灵肚子里的孩子。

    莞灵走到大殿中央,正欲开口,突然,肚子剧烈的疼痛让莞灵实在受不住了。“啊!”莞灵栽倒在大殿中央,疼痛让莞灵的额头上渗出了硕大的汗珠。她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捂着肚子,蜷在地上发抖。

    这一下把在场所有的人吓得不轻,尤其是太后和皇上。皇上第一时间跳到殿中,抱起了莞灵吼着:“太医!”

    不一会儿,莞灵的太医范元成来了,把了脉叫道:“不好!”

    然后转身向太后和皇上跪下说:“汪嫔娘娘要小产了!”

    太后惊得一下子坐在了凳子上,皇上也瞪大了眼睛。莞灵在痛得昏天黑地的情况下隐约是听见了自己要小产的事情,也不知是身体疼得厉害还是心疼得厉害,眼泪吧嗒吧嗒地从脸上滑落,哭花了妆容。不一会儿,莞灵被放在了担架上,太监们抬回了翊坤宫,皇上的龙辇紧随其后。

    好在晚上没有下雪,但是厚厚的积雪让太监们前进得缓慢。“都给朕快点!汪嫔有什么差池便要了你们的命!”此时的除夕宴被莞灵这么一闹,也开不成了,太后让各亲王回府,自己和众妃嫔也匆匆赶往翊坤宫。

    除夕宴就这样收场了,只是若琴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明常在还是明贵人,精心准备的歌舞,宫殿里的梅花和水仙花,都算是浪费了。想着想着,便到了翊坤宫的门前。

    “怎么样?汪嫔怎么样?”皇上问范元成。

    范太医恭恭敬敬地跪下答道:“娘娘无碍了,只是这龙嗣……”

    “汪嫔无碍就好。太医,你可知为何?”皇上看着莞灵面色苍白地昏睡在床上焦急地问道。

    “回皇上,娘娘自怀孕以来,胎气常常不稳,显然娘娘常常动怒。想来真正的原因应该是是因为褫夺封号之事,心中苦闷,积郁成疾,才导致娘娘小产的。”范元成说。

    皇上皱起了眉头一句话都没有说,用了一种带有埋怨的眼神看了一眼太后,太后摇摇头说:“这就是汪嫔太不懂事了,哀家褫夺了她的封号便是要她好好的反省,谁知她竟然还心生怨气!”

    “皇额娘,您就少说几句吧!您褫夺了她的封号,害了您的孙子!莞灵是有点孩子气的,为这事情心中生怨也在所难免。皇额娘不要再为难她了!”皇上的语气分明带着生硬。

    太后无奈,吩咐了身边的蒯嬷嬷道:“以后吩咐御膳房,每天给汪嫔送一碗乌鸡阿胶汤来。还有,明年进贡了蜀锦以后,就给汪嫔做衣服,另赏珠宝首饰若干。就当做安抚一下汪嫔吧。”听到了诸多赏赐,皇上稍微宽心了,可是若琴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好了,时候不早了,都回吧。”太后起驾了,众人恭送。

    “皇上,今晚您……”袁青看着敬事房拿来的绿头牌。若琴的心跳加快了,只要皇上选了她,便可宣布晋封之事。

    “去皇后那儿。”皇上看着脸色苍白的莞灵说,“你们照顾好你们的娘娘,她醒了就来跟朕说。”

    “是。”澈萱和冯世楠行礼答道。

    听到皇上要去长春宫,若琴算是失落到了极点,众妃嫔纷纷离开了,若琴站着没动,看着皇上起身,若琴故意走到了皇上面前,借行礼之时打了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芷然回过头,奇怪地看着若琴。

    皇上低下头,扶起了她,想起了晋封之事,便对袁青说:“朕让你晋封明常在为明贵人的事情,你办好了吗?”

    袁青答:“皇上,您不是说除夕宴册封吗?”

    “你现在去敬事房备案吧。”

    “是。”

    “谢皇上。”若琴很高兴地跪下谢恩。

    莞灵在迷糊之中听见了“晋封明常在为明贵人”之事,气得哼叫了一声。皇上以为她醒了,回头看着莞灵,并示意其他人都回去。莞灵虽然有点儿意识,可是无力睁眼,皇上无奈,便离开了。

    次日,皇上从长春宫出来了。

    “袁青,去翊坤宫看看。”辇轿再次来到了翊坤宫,可是莞灵仍旧没醒,桌面上摆着太后赏赐的东西。皇上叹了口气。

    下朝后,辇轿正往养心殿去,皇上说:“去景仁宫吧,朕好久不见娴贵妃了。”恰好是芷然正在娴贵妃这儿做客,听到蒲祥军说皇上来了,芷然连忙告退,却晚了。

    “怎么,你也在?”皇上进来看见芷然笑问。

    “皇上圣安。”娴贵妃和芷然行礼。

    “起来吧。”皇上走到了卧榻上坐下说。

    “臣妾是想邀着妹妹来这儿玩儿呢,大年初一的讨个吉利!”娴贵妃笑称,说完便坐在了卧榻的另一边。槿荣搬了一张椅子给芷然,芷然坐在边上。

    “娘娘,魏宣匀魏太医来给您请平安脉了。”蒲祥军说。

    不一会儿,魏宣匀进来了,看见皇上在,魏宣匀跪下行礼:“微臣给皇上请安。”皇上做了一个“起来”的手势。

    为娴贵妃把完脉,皇上问:“贵妃可安好?”

    魏宣匀答:“贵妃娘娘凤体康健。”

    皇上听了很满意,笑着说道:“你便一块儿给令贵人请了脉吧!”

    魏宣匀笑着说:“贵人的脉一直是微臣请的。”

    皇上点点头,问:“那你看看什么时候她能怀上龙嗣?”

    魏宣匀说:“贵人刚刚排出死胎,还不是受孕的最佳时期。”

    “死胎?!”皇上瞪了眼睛看着魏宣匀说,“什么死胎?!你给朕说清楚!”魏宣匀没想到这件事情皇上不知道,值得支支吾吾地把事情的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

    “你们早就知道是吗?”皇上看着娴贵妃问道。

    娴贵妃知道纸包不住火,连忙跪下说道:“皇上恕罪!臣妾并非想要欺君罔上,只是臣妾想这件事情十分恶劣,若是告与皇上,皇上您必定是龙颜大怒,这样岂不打草惊蛇?臣妾想让魏太医调理令贵人,待臣妾找到了凶手便都告诉皇上!”

    皇上扶起了娴贵妃,看着芷然说:“那当真是委屈你了!”

    芷然低着头说:“臣妾不委屈,还好贵妃娘娘温厚仁慈,才帮得臣妾调理了身子。如今死胎已经排出,魏太医说再调理一段时日便可痊愈了!”

    皇上点点头,对魏宣匀说:“你若医好令贵人,你要什么,朕都给你什么!”

    然后转向娴贵妃说:“这件事你办得好,朕要你继续追查下去,一定要把害令贵人的凶手找出来,朕必定严惩不贷!”

    “臣妾遵旨!”娴贵妃下榻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