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莞灵失宠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06字

    数月之后,莞灵的身子调养好了,但是对于自己没有了的孩子念念不忘。皇后也有了近六个月的身子了,肚子一天天隆起,莞灵每每去给皇后请安时,看见皇后的肚子,便心生怨念。

    这天早上,恰巧各宫几位妃嫔都在,莞灵迟了,进屋便给皇后行礼:“嫔妾来晚了,请娘娘恕罪。”那种语气却一点儿也看不出有歉意。

    好在皇后脾气好,也念及自己有孕,便笑着说:“不打紧,妹妹坐便是。”

    “皇后娘娘的肚子可是越来越大了,想来一定是个阿哥!”婉柔笑着打趣道。

    皇后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庆贵人可会说笑了,本宫肚子安安静静,想必是个公主呢!”众人掩口而笑,唯独莞灵笑不出来。湘竹见了,知道只要是想到那个没有降生的孩子,莞灵一定耿耿于怀。

    “皇后娘娘不管是阿哥还是公主,一定都很漂亮!皇后娘娘肚子里可是一个乖乖的小家伙呢!”清琼打趣说。

    皇后看着清琼道:“你啊,瞧你贫嘴!入宫一年多了没有侍寝,今晚便让皇上也在你肚子里安一个阿哥或者公主!”

    “呀!娘娘可是急了?嫔妾再也不敢了!”清琼假装求饶,那可爱的神态让在场所有的妃嫔笑了起来。

    “够了!”莞灵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莞灵自知失仪,只好赔笑道:“嫔妾还要去太后那儿,先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走,澈萱跟在她的身后退下了。

    望着莞灵离去的背影,皇后叹了口气说:“她自上次小产以后,脾气便越来越糟了。也怪本宫不好,说了孩子便忘了她的苦。”

    愉妃安慰道:“娘娘不要自责,小产在后宫也是难免的,您和娴贵妃娘娘不都小产过吗,您不也好好地过去了吗?要怪只能怪汪嫔自己,老是放不下。”

    且说这几个月皇上再没去过翊坤宫了,偶尔去湘竹那边,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来陪皇后、娴贵妃和芷然的。晚膳皇上还是在长春宫,敬事房的太监来请皇上翻牌子。

    “今晚朕想留在这里。”皇上说完便把一块肉夹给了皇后。

    皇后抬起头问:“皇上是不是很久没有去汪嫔那儿了?”

    “朕不想去。朕听说她小产以后天天在哭,去了便要心烦。”皇上没有抬眼,继续吃着。

    皇后给皇上舀了一碗煲鸡汤,说:“那便去郭常在那儿吧,她入宫也有了一年多了。现在还没侍寝呢!”

    皇上微微一笑:“那好吧。”然后放下银筷,转头翻了清琼的绿头牌。

    “朕听说你自幼习武?”皇上问清琼。

    清琼靠在皇上的怀里,听到这个马上来了劲儿,坐起来说:“那是!臣妾跟着父亲和哥哥们练过刀剑,不说炉火纯青,但是也算是精了!”说完还拿双手比划着舞刀的样子,双手一挥,被子却从胸口滑落了。“哎呀!”清琼害羞了,赶紧抓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胸,钻进了被窝。

    皇上被这一幕逗乐了,说道:“刚刚还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怎么一下子成了小娘子了?”

    清琼撅着嘴说:“皇上不要取笑臣妾,这、这多难为情啊!”

    皇上笑着说道:“你这般好动,到了夏天可不是要热坏了?”

    清琼转转眼睛说道:“可不是,去年夏天臣妾一天都要洗了好几次。可是洗了澡又是一身的汗呢。”

    皇上抚摸着清琼的头说:“那今年朕就带你去圆明园避暑去!”

    “谢皇上!”清琼甜甜地笑着。

    “澈萱,第几天了?”莞灵坐在厅堂,开着门,看着翊坤宫偌大的院子。

    “娘娘,别再数了。”澈萱端了一盏茶来。这几个月,澈萱每天都要问皇上几天没来了,孩子没了几天了。开始澈萱还都如实地记着,可是每月到内务府去取例银的时候,就听见宫外的小太监和宫女们说汪嫔疯了。这件事情澈萱回来不敢说,只能劝着莞灵不要想这么多。

    湘竹常常来看她,可是看着莞灵红肿的眼睛,还有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死去的孩子,有时候会疯狂地站起来扒着湘竹,又哭又笑地吼着:“一定有人害死了我的孩子!”这种疯疯癫癫的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莞灵性子不好,在宫里除了湘竹也没有人来看她,宫外传得莞灵已经疯了。

    作为莞灵的下人,澈萱和冯世楠也非常的苦恼。在宫里这么长时间了,冯世楠知道如果莞灵再这样闹下去,一定有一天会被废黜至冷宫,于是便和澈萱商量着要让莞灵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娘娘,您还想要承宠吗?”澈萱一早来帮莞灵梳头的时候问着。

    莞灵浑身抖了一下,点点头。

    “娘娘,您有想过去冷宫吗?”澈萱的语气平淡地惊人,这种平静的态度,把莞灵着实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

    “奴婢是问娘娘有想过去冷宫吗?”镜中的澈萱冷冷地盯着莞灵。

    莞灵抿着嘴唇说道:“本宫怎会想去。”

    “娘娘,奴婢在宫中听过一件事情。”澈萱挽起了莞灵的发髻说,“前朝有一个妃子,因小产了,日日啼哭,皇上便不喜欢她了,宫中的奴才便欺负她,把好多不是她做的事情诬赖在她的身上。皇上便废了她去冷宫。娘娘,您知道冷宫是个什么样儿的地方吗?”

    莞灵从铜镜中看见澈萱的眼神变得非常阴冷,打了个寒颤,摇摇头。

    澈萱继续说道:“冷宫的嫔妃被废了以后,各个都是心中怨念,有的甚至惨死在那儿呢!晚上冷宫那边儿就会有女人哭泣的声音,连巡逻的守卫都不经过那儿呢!”说完把一支簪子插进莞灵的发髻之中,冰凉的簪子蹭过头皮,莞灵感觉一阵发麻。

    “不要再说了!”莞灵害怕地吼了起来。澈萱便不再多说,让莞灵自己想着。“澈萱,一会儿去养心殿。顺带着给本宫熬一盏参茶。”

    澈萱终于是欣慰地笑了:“奴婢一会儿便去。”

    莞灵拿着参茶站在养心殿的外面,袁青出来了,对莞灵行了一个礼说道:“娘娘,皇上正在处理政务,不能见您了。”

    “哦。”莞灵有些失望,正要离开,却看见清琼走了来。

    “袁公公,皇上要我来做什么?”

    袁青行礼说道:“回禀郭常在,皇上要您舞剑呢!您快进去吧!”清琼笑着应了一声,便进去了。

    “给皇上请安,给令贵人请安!”里面传出了清琼的声音。

    莞灵皱着眉头看着袁青说道:“袁公公,皇上不是在处理政务吗?怎么令贵人和郭常在都在呐?”

    袁青低头回禀道:“娘娘,皇上吩咐了,不见您,您也别为难咱们做奴才的啊……”

    “你!”

    莞灵还想说什么,澈萱拉住了她说道:“娘娘,咱们回宫吧!”说完把莞灵往回拽,莞灵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回头了。到了翊坤宫,莞灵把参茶摔在了地上,吼着:“洛芷然!待本宫东山再起,一定要要了你的命!”

    且说此时的养心殿中,清琼舞剑赢得皇上和芷然拍手叫好。

    “然儿,朕让郭常在陪着咱们一起去圆明园可好?”芷然听了楞了一下说道:“皇上还带着臣妾一块儿去?”

    皇上点点头说道:“是啊,朕要带着你,郭常在,娴贵妃和顺嫔去。对了,永琪也还小,怕热得生了痱疹,便让愉妃也去了。”

    “那皇后娘娘呢?”清琼问。

    “本是朕想带着皇后去的,可是皇后不怕热反倒是怕冷,圆明园入夜的时候气候湿冷,她受不住的。而且她有孕在身,宫中的太医更好,随时能够照看着。所以朕就带了顺嫔去。”

    没多久便是六月中了,各宫打点好了,一乘一乘的马车出宫了。

    莞灵非常失落,湘竹走了,便再也不会有人来看她了。想到随行的还有清琼和芷然,莞灵心中非常生气,自己是个嫔位,居然还不如小小的常在。但她转念一想,若琴还在宫中。不论如何,皇后怀孕不外出,没有贵妃,没有妃子,那就是她是宫中的主人了,正好若琴的好姐妹芷然也不在,应该要把自己敌人的臂膀拆除了。

    正在琢磨着怎么算计若琴,澈萱进来了。

    “澈萱,你来得正好,帮本宫想想怎么除掉那个陈若琴!现在后宫之中本宫说的算了!”莞灵的脸上流出非常诡异的笑容,“本宫要拆除那个洛芷然的臂膀!”

    澈萱摇摇头说道:“娘娘,不可!”

    “什么?!”莞灵瞪着眼睛说道,“现在不是绝好的机会?”

    澈萱说:“娘娘休要这般着急,来日方长啊!您想,如果明贵人出了什么岔子,皇上回来必要降罪于娘娘。娘娘您现在不得宠,最重要的是先得宠,然后才有权利啊!”

    莞灵想了想,便问:“那你说如何是好?”

    “娘娘,您看这么行吗……”说完低语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