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永琮诞生,莞灵复宠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217字

    几月后,皇后临盆,生下了七阿哥,取名“永琮”。这么长时间,皇上总算是笑了。看着永琮出世,皇上总算是稍稍宽慰了许多。

    而皇后更是非常地爱永琮,因为自己之前在王府曾有一个皇子,是二阿哥永琏,可是他不满周岁便夭折了,皇后非常地心痛。另一个是三公主固伦和敬公主,皇上已经把她许配给了嫁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辅国公色布腾巴勒珠尔,不住在宫中。

    所以看到永琮,皇后便视作掌上明珠,不许乳母喂养,而是自己亲手照料,所谓辛苦,自然不言而喻。

    且说皇上回宫来,还是没有去翊坤宫,甚至几次莞灵在养心殿门口请求面圣都没有答复。莞灵干是心急,澈萱便要她慢慢儿地等着。皇上有了永琮,每次都去看他,十分高兴。

    “朕看你最近瘦了,不然把永琮拿去给乳母带着吧,你也好歇息。”皇上摸着皇后的手说。

    皇后摇摇头,笑着说:“臣妾喜欢孩子,喜欢自己带着,有感情呢!再说臣妾的奶水够。”

    皇上笑道:“你光是有了孩子,朕可就没了地位啊!”

    皇后笑着看着皇上,抱着永琮喂奶说:“皇上可会说笑了。对了,皇上可以看看汪嫔,这几个月,汪嫔似变了一个人呢!”

    “哦?”皇上皱起了眉头,以一种怀疑的态度看着皇后。

    皇后没有看他,继续说:“汪嫔给各宫的妃嫔送了东西,也给她们道了歉。自打她知道了恂嫔去世的消息,每天都去宝华殿祈福呢。你们去圆明园避暑之时,她天天给臣妾祈福,无论是酷暑还是暴雨她都没有间断过!大概是汪嫔自己没了孩子,便希望臣妾的孩子能够好好的吧,也大概是佛祖被汪嫔感动了,便让臣妾生了个阿哥呢!”

    皇上没有说什么,想来自己也的确很久没有见到莞灵了,毕竟她没了孩子,难过也是理所当然的,想必现在也改过自新了。今晚便翻了莞灵的绿头牌。

    莞灵从宝华殿回宫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冯世楠看见莞灵回来赶紧迎上前说:“娘娘可回来了!急死奴才了!皇上今晚翻了您的绿头牌,娘娘快点儿准备准备啊!”

    莞灵听见皇上要来,非常激动:“澈萱!皇上翻了本宫的牌子了!本宫终于可以得宠了!快!快帮本宫打扮!”

    澈萱也很高兴,赶紧和几个丫鬟帮着打扮莞灵。不久,皇上来了,莞灵跪下行礼。皇上看着莞灵憔悴了许多,心中不忍,扶着她起来。

    “朕很久没来看你了。”皇上看着莞灵说,“你的气色糟糕了许多,人也憔悴了。听说你日日去宝华殿,朕看也够了,现在皇后生下了永琮,你也算有功,朕看你也变得稳妥了许多,想恢复你的封号。”

    莞灵跪下行礼答:“谢皇上。只是为皇后娘娘和恂嫔祈福是臣妾应该做的,理应受不得什么嘉奖,况且太后有懿旨,两年内不得晋封,所以臣妾……”

    “起来吧。”皇上打断了莞灵说话。莞灵站起来,坐在卧榻的另一头沉默着。

    “你真的变得安静了许多。”皇上欣慰地说,“恢复你的封号只是恢复而已,并未晋封,所以不违抗太后懿旨,你放心。”说完转头对袁青说:“恢复汪嫔的封号,依旧为‘惇嫔’,朕希望你以后仍然能和现在一样,如此敦厚端庄。”

    莞灵心中暗喜,忙跪下谢恩。不用多言,皇上晚上便留宿翊坤宫了。

    莞灵恢复封号的事情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后宫,巴结莞灵的太监宫女们都各个赶来送礼,表示心意,皇后也专门差人送了非常多的首饰和珠宝。娴贵妃也命人送了料子。

    这个消息倒是没让若琴高兴。一大早,若琴便来到芷然的宫中,气呼呼地坐下了。

    “是谁惹着妹妹生气了?”芷然笑着从梳妆台前站了起来问道。

    若琴说:“我说得没错!那个汪莞灵绝对不是安得什么好心!你看,如今她又得宠了!”

    芷然叹了口气道:“这些你我不是不知道,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得出汪莞灵的意图,只可惜了,皇上看不清啊。”水仙为芷然扎好了旗头,斐杏端来了衣服为芷然更衣。

    屏风外,若琴揉着手绢说:“不仅是皇上呢,好像听说还是皇后娘娘引荐皇上去的!”

    芷然微笑着从屏风后走出来说:“皇后娘娘如今有了七阿哥,这后宫之事她也不怎么管着。她哪里知道汪莞灵的歹毒。”

    “那我们怎么办?”若琴皱着眉头看着芷然。

    芷然摇摇头:“看着吧,汪莞灵要是再跋扈起来,肯定又是要让人生怨了。”

    “娘娘,这几天皇上都没来咱们这儿了。自打那惇嫔娘娘复宠,皇上似乎也不来咱们这儿了。”品茹为湘竹擦拭着笛子道。

    湘竹喝了一口茶水,薄薄的嘴唇向上翘着,淡淡地说:“眼下是要入冬了,你到敬事房去和那儿的掌事太监说,本宫今年要紫色绸缎的披风,要兔毛做边儿。”

    品茹皱着眉头应道:“奴婢知道了。娘娘不曾听奴婢一言么?奴婢……”话未说完,湘竹便呕吐了起来。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蒋公公!快叫太医!”门口蒋文谷看见了,慌忙跑去太医院。

    不一会儿,魏摩来了,一番望闻问切之后,跪下道喜:“恭喜娘娘!娘娘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这一说让湘竹非常高兴:“本宫一向月事不准,害怕这两个月又是月信不调,再加上本宫之前都没呕吐的反应,怎想会是……去!品茹,去告诉皇上!告诉皇上本宫有孕了!”

    “是!”品茹跑了出去。

    品茹并不喜欢莞灵,她觉得莞灵是个比较仗势欺人,又心肠歹毒之人,尤其是皇上有了莞灵就会冷淡了湘竹。每个做奴才的心中都记挂着自己的主子,主子受宠,自己才能高人一等。品茹想也没想就往翊坤宫走去,想来皇上一定是在莞灵那儿,果不其然。

    “皇上,顺嫔娘娘的宫女品茹求见。”袁青禀。

    皇上在看书,莞灵在给皇上揉着肩膀。

    “什么事?”皇上没抬眼。

    “说是顺嫔娘娘有喜了。”

    “真的?”皇上的表情非常高兴,马上从卧榻上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说:“马上去永和宫!”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留着莞灵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卧榻之上。

    “娘娘……”澈萱走进来,看着莞灵眼里透出的妒火,走到她身边,俯身道:“不可……”

    莞灵斜眼看了澈萱,抿着嘴唇说:“姐姐怀孕是好事,本宫今晚便为她抄录佛经,求得她们母子平安。”

    澈萱笑着答:“奴婢遵旨。”

    慈宁宫中,皇上在和太后说着顺嫔有孕之事。湘竹跪在太后面前,太后在她的旗头上插上了一支金簪。

    “谢太后恩典!”湘竹磕头谢恩。

    太后微笑着说道:“这是曾经的孝恭仁太后钦赐哀家的金簪,哀家便赏与你了,你可要好好为皇上绵延子嗣才好啊!”

    “是!”湘竹再次磕了一个头。

    太后示意她起来,便对皇上说:“现如今顺嫔有了身孕了,想来她册封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她有了身孕,也该晋一晋位分了。便晋为‘顺妃’吧,你差人去打造金册金宝。册封典礼定在腊月初一。还有就是如果你晋了顺妃,这永和宫便有两个妃子了,不如你迁去景阳宫吧,景阳宫没有主位,以后你便是景阳宫的主位了!”

    “儿臣也正有此意!”皇上笑着看着湘竹,湘竹赶紧跪下谢恩。

    “姐姐,您可知道顾湘竹现在成了顺妃了吗?”若琴在芷然的宫中用膳,问道,“不仅如此,下个月她就要成了景阳宫的主位了!这让我怎么办?她去了景阳宫,那我不得不经常碰见汪莞灵了!”

    “顺妃有了身孕,晋封也是情理之中的。倒是这样,景阳宫那么多人,不是还有两位答应吗?”芷然平静地吃着东西问。

    “妙答应去了永和宫了,白答应晋封成了白常在,去了长春宫。”若琴吞下了东西说。芷然点点头,继续吃着。若琴皱着眉头,似乎想说什么,看着芷然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芷然说。

    “姐姐!您这贵人是入宫的时候封的啊!和咱们一起入宫的都晋封了!姐姐您却还是个贵人,妹妹都替您委屈。”

    芷然笑着说:“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再说不是庆贵人也没有晋封过吗?”

    “庆贵人天天在司制房教那些宫女绣图案,太后早就喜欢得不得了了,而且庆贵人天天服侍着太后,这晋封也是迟早的事情。姐姐,您也这般得皇上的宠爱,为何皇上不封赏您呢?”

    若琴这话其实也刺痛了芷然,皇上对她的宠爱人人都看在眼里,可同样是宠爱,皇上晋封了莞灵两次,曾经是个常在的莞灵,现在已经比芷然的位分还要高了。芷然放下碗筷,默默地看着窗外。

    “现在汪莞灵又得宠了,不兴多日便又是要做了惇妃,可咱们还都是贵人,我可不想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若琴抱怨着,突然发现芷然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便知自己说多了,赶忙改口道:“不过姐姐也莫要放在心上,姐姐现在正得宠呢,晋嫔封妃也是迟早的事儿。”

    芷然微微地笑了一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皇上,臣妾并不想要什么位分,只求在您的心中,永远都有臣妾的一席之地,此生便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