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湘竹晋封,芷然初孕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02字

    “恭喜姐姐有孕了,还要恭喜姐姐晋封!真是好事成双啊!”莞灵来到永和宫,湘竹和愉妃正在院子里逗着永琪玩儿。

    “给愉妃娘娘、顺妃娘娘请安。”莞灵行礼。

    “哎呀,这册封之事还得等到除夕呢!”湘竹笑着道。

    “不妨,这皇上说了,你便是顺妃了。”愉妃说。这时永琪闹着要去御花园,愉妃只好去了。

    “恭送愉妃娘娘。”湘竹和莞灵行礼。

    “咱们进屋说吧。”湘竹拉着莞灵进了屋子。

    “姐姐真是好福气,这么快就有了身孕了。”莞灵的话中带着一点点的酸味。

    湘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晋封之喜中,没听出来,应道:“是啊,下个月本宫就要搬去景阳宫了,倒是可以安心养胎了。永琪这孩子,可会闹了!”

    莞灵听得心里堵得慌,抿了下嘴唇说:“倒是去了景阳宫,就得天天见着陈若琴了。他还不比五阿哥烦人?”

    湘竹转头看着莞灵问道:“妹妹不是懂事了许多?怎还这般讨厌陈若琴?她并不与我们相冲,何必呢?再说本宫有了身孕,若是出了差池,她也脱不了干系的,妹妹宽心。”

    莞灵讨厌芷然,就一心想着怎么除去芷然的好姐妹。见莞灵一言不发,湘竹叹了口气道:“好妹妹,姐姐便是没了这心思了。现下姐姐最重要的就是安心养胎,至于旁的,倒是不忙了。”

    “那这样,妹妹也不便打扰了,妹妹告退。”莞灵自知无趣,行礼离开了。

    “朕想着多日不来看你了,前几日朝政繁忙,朕便去了翊坤宫,听听惇嫔唱歌起舞,好宽宽心。”皇上坐在卧榻上看着芷然说,“现下是没什么要紧事,朕便多来看看你。朕读诗词也只能与你同赏才有乐趣,其他的妃嫔都不通晓这些。”

    芷然笑着从桌上端起了参茶放在皇上旁边,又坐下说道:“通晓诗词之人也并非只有臣妾一人,娴贵妃不也十分喜爱吗?”

    “她是喜爱,可是她见解不深,和你比,差远了。”皇上喝了一口参茶道,“现下是冬天了,你可要注意身子。朕听说前几日江南进宫了几匹新缎子,便赏给你做衣服吧。”

    “谢皇上。”芷然下地行礼谢恩,“皇上劳累,臣妾给您弹曲子吧。”

    “你竟然会弹曲子?”皇上一脸吃惊。

    芷然莞尔一笑,坐在古筝前,轻轻地弹奏着。弦弦婉转,筝筝动听。曲毕,皇上如醉般地问:“朕竟然不知道然儿会弹这么美妙的筝乐。等今年的除夕宴便让你弹奏一曲!”芷然应允。

    次日晨,芷然伺候皇上更衣完毕,行礼相送。

    “主子昨晚弹的曲子真好听,怎不见主子平时弹着?”斐杏问。

    芷然坐下说道:“以前我不愿意弹是因为怕惹人生妒,以为饱读诗书便可更显大家闺秀。可皇上昨晚的一席话点醒了我。”

    “什么话?”

    “皇上说,他前几日去惇嫔的宫中是因为他忙于朝政,去惇嫔那儿听听歌,赏赏舞,劳累便消了不少。自古说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细想来,真是不假。皇上累,自然需要消遣,我满腹经纶又如何?只能让皇上更烦。”

    “主子这话没错。”水仙端着早膳进来,“现在主子既是满腹诗书,又是筝乐动人,皇上肯定是高兴得不行!”芷然笑着摇摇头。早膳用后,芷然便要去御花园走走。可天空不作美,竟然扬起了冬天第一场雪。

    “主子还是别去了,外面下雪了,还是在屋子里吧。”水仙劝着。

    “本宫就是冲着这场雪也要去御花园。撑着伞便是了,斐杏,把暖炉给本宫。”斐杏把暖炉给了芷然,又帮芷然披上了披风。

    “主子,雪天路滑,您当心。”水仙搀着芷然到了御花园。

    “主子您看,这御花园到了冬天也没了生气,倒是不如回去呢。”水仙看着撑着伞,一边扶着芷然道。

    “是啊,可是你看到那松柏了吗?万物凋零时,唯有松柏傲然挺立,冬日的皑皑白雪,盖不住的是他们葱绿的气节。”

    “朕就说你见解不同。”芷然一回头看见皇上站在身后,赶紧跪下:“皇上吉祥。”

    “起来吧。”皇上笑着看着她。

    “皇上怎么老是冷不防地就站在臣妾身后了,偷听臣妾的话。”芷然低着头说道。

    “朕恰好要去顺妃那儿,告诉她金册金宝已经造好了,经过御花园的时候,便碰上你了。”

    听到皇上要去湘竹那儿,芷然浅浅一笑,道:“既然是恰好碰上了,臣妾也不好说什么了。皇上快去顺妃娘娘那儿吧,不然顺妃娘娘是要急了。”

    皇上看着她,说道:“那你回去吧,这下雪的天气,别只顾着松柏却不顾自己的身子了。”说完便起驾离去,芷然行礼相送。

    进入腊月,天气更加寒冷了。湘竹的册封典礼结束以后就正式搬去了景阳宫,若琴为了避免碰上莞灵,每天尽可能地留在屋子里,便少去了芷然那儿。而芷然也越发不爱出门,成日是在屋子里犯懒,一天总是要睡好几觉。

    “主子,该用膳了。”斐杏轻轻叫着。

    芷然缓缓地坐起,小魏子进来禀道:“主子,魏太医来请平安脉了。”

    “让他在门外等等。”待芷然梳妆完毕之后,魏宣匀进屋了。

    请完脉,魏宣匀问道:“令贵人这几日可是人犯懒了?”

    芷然打了个哈欠,点点头。

    “贵人的月事怕也未来吧?”

    这么一问,芷然打了一个激灵,问道:“难道本宫……”

    “恭喜贵人,贵人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芷然听到这个消息,欣喜万分。

    “微臣给您开几副安胎药,贵人这些日子可要保重身子。”

    “本宫本以为是冬日犯懒,原是这个!”芷然笑着看着斐杏。

    很快芷然怀孕的事情就让后宫都知道了,皇上自然是最高兴的,马上从养心殿放了折子赶来了。这一胎,却让莞灵不得安宁了。

    “连洛芷然都有孕了!这可如何是好!”莞灵急得在翊坤宫打转,“本宫真是恨毒了她!”想来也是,芷然一向得宠,想必这次定要封嫔了,那便是与莞灵平起平坐,这样更是不好对付了。

    “袁青,晋令贵人为令嫔,居延禧宫主位。”皇上下旨。“多谢皇上。”芷然行礼。皇上扶起芷然,笑着说:“以后你就不必行礼了,朕要你好好保护着你肚子里的孩子。”芷然娇媚一笑,问道:“皇上可是喜欢阿哥还是公主?”

    “阿哥也好,公主也罢,只要是你生下的,朕都喜欢。朕要你们都平平安安的就好。”

    “臣妾遵旨。”芷然笑着回礼。

    “好了,朕还要回养心殿批阅折子,你好好休息,朕晚些再来看你。”

    “臣妾恭送皇上。”

    芷然送走皇上,便走回殿中坐下,水仙、斐杏、小魏子和小顺子都跪下了。“你们这是做什么?!”芷然惊讶地看着他们。“恭喜主子晋封!”她们齐声回禀。芷然笑着说道:“你们怎么也这样!快起来,都是自己人,别这样儿了!”

    大家站起来,水仙对芷然说:“现在奴婢们可要改口唤您‘娘娘’了!”

    “娘娘圣安!”一伙人再次行礼。

    “行了!快起来吧!”芷然笑道。

    这时,袁青进屋行礼禀道:“见过令嫔娘娘。娘娘,皇上赏赐的首饰特命奴才送来。”袁青招呼着,太监们就抬了一箱的珠宝首饰进来,多得都数不清。

    “有劳公公了,告诉皇上,我改日去谢恩。”

    “嗻。”

    袁青离开,水仙和斐杏细细清点了珠宝首饰。“娘娘,东西真不少呢!您看,但是这翡翠镯子就是极难得的,这种翡翠叫做‘紫罗兰翡翠’。这平时翡翠多以绿色为主,可是这种翡翠是紫色的,可见其珍贵。”水仙说。

    “是啊,这种是西域才会有的。镯子只有皇后娘娘有,娴贵妃娘娘都只有一对耳坠子呢!”斐杏补充。芷然笑着低下头,把翡翠戴在了手上。

    “娘娘,明贵人来了。”小魏子来报。

    “快请。”

    “姐姐,妹妹好些日子没来看您了!”若琴进门就拉住了芷然的手说,“等你的孩子生下来,可要认我做干额娘呢!”若琴轻轻抚摸着芷然的肚子。芷然莞尔一笑道:“妹妹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便是嘛。”

    然而芷然没有注意到的是,若琴的脸色划过了一丝哀怨。“姐姐说的轻松呢,怕是妹妹没这福分。”若琴不自然的语气被芷然听了出来,芷然本想说什么,但是若琴马上又说:“皇上可真是疼爱姐姐,光是珠宝首饰就赏了这么多,都说现在节省开支,倒是姐姐这儿一点都没少呢!”

    若琴这句话让芷然有点儿不舒服,她看着首饰,轻轻一笑说:“这样说着,姐姐倒是铺张了。妹妹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首饰,只管拿去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