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芷然小产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06字

    “这是皇上赏给姐姐的,妹妹拿了去怕是不合适吧,还是姐姐自己留着就好。”若琴没有看芷然,只是语气越来越不符合她所想的。“本是妹妹来要给姐姐送点儿东西,现下看了姐姐这么多的珠宝首饰,妹妹还真是拿不出手来了。”

    芷然赶紧说道:“妹妹这么说可是跟姐姐生分了!你我同时入宫,这么多年可都像是亲姐妹,这些珠宝首饰姐姐都可不要,唯独妹妹给的姐姐是一定要收下的!”

    “妹妹不求姐姐可怜,但求姐姐真心喜欢。”若琴说完,便从袖中拿出了一个香囊说,“这都是妹妹亲手绣的,姐姐喜欢白芷花,妹妹便绣了一朵给姐姐。这里面的香料都是妹妹让人细心拣选的,姐姐可以放心用着。”

    “你给我的,我哪有不放心的。让你费心了。”芷然笑着收下了香囊,并让斐杏把香囊挂在床头。“妹妹要不要这些首饰,你只管挑了去。”芷然知道,若琴现在不得宠,可自己的位分却在不断上升,她到自己这来,难免会嫉妒。

    “姐姐若是真的想送,便把这镯子给我吧。”若琴指着芷然手上的那个紫罗兰翡翠镯子道。“这……”芷然竟然有一丝犹豫。“姐姐不愿意也无妨,妹妹说着玩儿的呢!只是这镯子稀少,能否给妹妹看看?”

    芷然把镯子脱了下来,仿佛是下了决心一般:“送你吧,你喜欢便送你。”旁边的水仙和斐杏吃惊地看着她。“不了,妹妹配不上这样名贵的东西。姐姐还是自己收着吧。”若琴没有接过芷然递过来的手镯,只是自顾自地喝了一口茶,这场面弄得芷然十分尴尬。

    “好了姐姐,妹妹去看看娴贵妃娘娘,先告辞了。”若琴起身行礼之后,离开了。然而这一切,芷然竟然反应不过来,等回了神,若琴已经走了。“水仙,去挑几样上等的宝贝送到明贵人那儿,还有这个镯子,也拿去。”

    “可是……这个是皇上赏赐的,这么名贵……”

    “拿去便是,用一个镯子换一个知心的人,值得的。若是不拿了去给她,怕是我们之间真的要有了隔阂了……”

    “是。”

    若琴并没有去娴贵妃那儿,只是默默地往回走。“主子……”孤雪看出了她与芷然的隔阂说,“令嫔娘娘的确有点儿过分了,把皇上赏赐的东西给您,不是摆明看不起您吗!您向她要那个紫罗兰玉镯,她竟然舍不得给您,还好姐妹呢……”

    “住口!”若琴的声音压得很低,孤雪抬起头,看见若琴咬着牙,脸近乎扭曲。“不许你说姐姐的坏话!姐姐得宠,是姐姐的本事,就算她看不起我,也是正常的!”孤雪不敢再说什么,只得跟着若琴走了。

    春天是个格外让人犯懒的日子,芷然虽然只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可是每每早上怎么都睡不醒。好在现在初夏快来了,芷然才微微有了一点儿精神。

    “娘娘,该喝安胎药了。”水仙进屋。

    “嗯。”芷然从床上坐起来,喝了下去。

    “娘娘,现下天气也应该是热了,娘娘下床来,奴婢陪您去御花园走走吧,不然您要是老犯懒,这肚子里的小阿哥不是以后也要犯懒了!”水仙笑着扶起了芷然。

    芷然嘴角上翘地说:“别瞎说,是阿哥还是公主不一定呢!”

    “那奴婢来收拾屋子,就不陪您去了!”斐杏边叠被子边说。

    御花园中,芷然看着一派生机盎然、花红柳绿的景色,十分高兴。“古人赞美春天的诗句可多了,以前我就想,春天有这么美吗,可是你看,这满园的春色,我不得不说我以前的眼光的确狭隘了。”芷然抚摸着盛开的一朵牡丹道。

    “娘娘天资聪颖,连皇上都夸呢!娘娘的眼光怎会狭隘!”水仙打趣道,“娘娘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和娘娘一样聪慧呢!”

    “你看你,又瞎说!在外可不许胡说!”

    “很有可能啊,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在你这儿,就变成‘有其母必有其子’了!”

    芷然转过头,看见湘竹一手扶着品茹,一手抚着肚子,款款而来。“见过顺妃娘娘!”芷然和水仙行礼。

    “起来吧,你也是有身子的人了。连皇上都不让你行大礼,你又何必对本宫行大礼呢!”

    芷然起身,抬头看着湘竹说:“娘娘您应该有了四个月的身孕了吧?”

    “是啊。四个月了,为人母以后才知有了孩子的辛苦,不管怎样,这孩子本宫一定要拼了性命去保护!”湘竹摸着肚子,眼里有着一股不容分说的坚定。

    “妹妹,借一步说话。”湘竹伸手拉住了芷然,芷然一惊,被湘竹拉到了一个假山的后面。“妹妹要时刻记得,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无辜的,现在又只有你我有孕,所以人人都要小心,哪怕那个人是你最亲近的姐妹。”

    芷然听了,愣在了原地。“娘娘这话是……”

    “品茹!本宫累了,扶本宫回去休息……”没等芷然说完,湘竹已经走到了假山外面。品茹扶着她,湘竹最后看了芷然一眼,走了。

    “恭送顺妃娘娘。”芷然起身看着湘竹离去的背影,只有满腹的疑惑。“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芷然一路上都在自言自语,“什么叫做哪怕是最亲近的姐妹?”水仙摇摇头说:“娘娘何必在乎这个?顺妃娘娘和惇嫔娘娘是一伙儿的,娘娘可别轻易信了!”芷然点点头:“本宫知道,走吧,回去吧。”

    回到了延禧宫,芷然坐在卧房的镜子前,突然看见床头若琴送的香囊不见了,芷然转头问斐杏:“斐杏,香囊去哪儿了?”

    “回娘娘,奴婢闻着已经没味儿了,便拿出去丢了。”

    “糊涂!什么都可以丢,唯独这个不可以!这是明贵人送给我的礼物,你快去把它寻回来!”

    斐杏听了,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出门去寻。

    “娘娘,奴婢给您沏杯茶。”水仙道。芷然点点头,便去了正殿,等斐杏把香囊拿回来。“娘娘这是皇上亲赏的苦丁茶,您尝尝!”水仙放下茶。

    芷然揭开盖子,的确是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味。她吹了吹,抿了一小口。

    “好苦呢。”芷然嘀咕了一句。

    “俗话说良药苦口嘛。”水仙笑着说。

    芷然皱了皱眉头,喝了下去。突然,一阵剧痛袭击了芷然的腹部。芷然唯一能记得的就是自己从椅子上滑落,还有水仙惊恐万分的眼神。之后,眼前就是一片漆黑。

    不知是过了多久,芷然才逐渐有了意识,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皇上着急的脸庞,那么温柔,那么急切。他,是在担心我吗?再一看,魏宣匀跪在不远处,水仙和斐杏跪在床边,外面还站着皇后、娴贵妃和若琴。“你醒了?”皇上凑近芷然的脸颊,轻声问道。芷然很缓慢地点点头,皇上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他抚摸着芷然的脸庞,表情很难过,轻轻地说:“你好好休息,孩子……还会有的……”

    “孩子……”芷然一怔,一手摸着肚子,一手伸着挣扎着要起来。皇上拉住她的手,把她按在了床上,说:“然儿,别这样。朕向你保证,孩子一定会有的,你好好休息……”“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怎么会没了!”芷然的表情非常痛苦,泪水顺着她泛白的脸庞留下,她哭喊着:“魏宣匀!告诉我!我的孩子为什么会没有!不是说我一向胎象平稳吗?为什么!”芷然激动地吼叫着,很快又昏了过去。

    “你务必好好照料令嫔,并且查清楚为什么令嫔会小产。”皇上给魏宣匀下了一道指令。“是。”魏宣匀领命了。芷然小产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后宫。最高兴的不过是莞灵的她知道没有了孩子的芷然一定会垮掉。

    “娘娘最近可有大病?”魏宣匀问水仙和斐杏道。水仙和斐杏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摇摇头说:“娘娘不曾有什么大病啊,再说娘娘的胎象一直由魏大人您来诊的,就算有了大病,您还会不知道吗?”

    “那娘娘可曾用了什么香料?”

    “这个奴婢们都是很小心的来,只是偶尔用一些檀香,连稍微有刺激的香料奴婢们都不敢用呢!”

    魏宣匀陷入了沉思。按理说,芷然的体质是很好的,不应该会有什么原因导致小产。魏宣匀也对芷然滑胎之事百思不得其解。

    “魏太医,奴婢想到一件事!”斐杏道,“几个月前,明贵人给过娘娘一个香囊,您看看。”说完从芷然的床头把香囊拿了下来。魏宣匀打开闻了闻,皱起了眉头:“沉香……?”

    “沉香是什么?”水仙问。

    “沉香会导致滑胎。”魏宣匀的表情很严肃。他静静地看着手中的沉香,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儿疑虑。沉香放在香囊里就能致人滑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