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风声:彻查真相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147字

    看着若琴如此信誓旦旦,芷然觉得这事的确是与若琴无关了,便说:“妹妹既是这样说,姐姐相信你。对不起,是姐姐的错。姐姐不该对你有疑心的。”若琴的眼里透出的只有失望,然后她抿起了嘴唇,叹了一口气:“姐姐怀疑妹妹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既然妹妹的香囊中多了沉香,说明姐姐小产定不是意外,姐姐可要小心啊!”

    芷然点点头。若琴起身说:“那妹妹先告辞了。只要姐姐还信妹妹,妹妹也能宽心不少了。”说完行礼离开了。留下芷然心中怅然若失,仿佛自己与若琴的距离更远了。

    “令嫔娘娘怎能这样!”回去的路上,孤雪一抱怨着,“主子您待令嫔娘娘如自己的亲姐姐,她怎能这样怀疑您!”

    “姐姐无故小产,现在我又这么得宠,姐姐会怀疑我也在情理之中。”若琴走得很快,这种快,是想掩饰心中的苦闷。“姐姐和我已经生了嫌隙,我一定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孤雪在若琴身后紧紧地跟着。

    “到底会是谁?如果不是若琴,那又会是谁?”芷然一手支在椅子上,一边愁苦地说。

    “娘娘,这事还是告诉皇上吧,让皇上来帮您找。”斐杏提议。

    “不可,现在我们无凭无据,就算告诉皇上,皇上也会以为我因为失子之痛产生的疑心病呢。”芷然望向门外。

    “令嫔娘娘!令嫔娘娘!”门外传来了一阵呼喊。芷然听了站起身,走到门口,见孤雪气喘嘘嘘地网这儿跑来。“令嫔娘娘!您快去看看我们家主子吧!我们主子,她、她喝了滴水观音的汁液,然后腹痛不止了!”

    芷然大惊失色,叫道:“那快去找太医啊!你来我这儿有何用?!”

    “太医已经叫去了,只是,我们主子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才这么做的啊!”孤雪“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磕头道,“娘娘,我们主子带您真的如同亲姐姐一般,还请娘娘不要再怀疑我们主子了!”

    “傻瓜!她怎么这么傻!本宫早就不再疑她,她怎就这么傻!”芷然听了赶紧赶往黛霞殿。

    踏入卧房的门,见到几个太医在忙活。太医们看见芷然来了,赶紧行礼:“令嫔娘娘吉祥。”芷然示意他们平身,问道:“明贵人怎样了?”

    “启禀娘娘,明贵人喝了滴水观音有毒的汁液,现下腹痛不止,而且现下正值明贵人月事到了……所以十分伤身,估计……以后很难有孕了。”一个太医说。

    芷然听了,打了一个趔趄,水仙和斐杏赶紧扶住她。芷然跌跌撞撞地跑到了若琴的旁边,看着若琴苍白的脸,和紧紧皱着的眉头,心中一阵阵地愧疚。“都是我不好,怎可以怀疑你……”芷然的心仿佛被人捅了一刀,都怨自己没有查清真相就让怀疑了若琴。对于一个宫中的女人来说,不能有孕就意味着没有未来。

    “孤雪,好好照顾你主子,我会还她清白。本宫一定要找到害本宫的人!”芷然坚定地起身去了养心殿。

    “皇上,令嫔娘娘求见。”

    “快让她进来!”皇上放下手中的折子。

    “太好了,令嫔总算是肯出来了。”皇后抱着已经快三岁的的永琮高兴地说道。

    “臣妾拜见皇上,拜见皇后娘娘。”芷然行礼。

    “起来吧!朕好久不见你了,看样子你是好多了。魏宣匀的医术朕还是十分相信的。”皇上很高兴。

    “多谢皇上关心。”芷然说,“臣妾有一事一定要求皇上做主!”

    “你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芷然把自己小产一事一五一十地说了。“连魏太医都说臣妾不可能无故小产!臣妾这么做,只想还若琴一个清白。不想若琴为了臣妾,一直蒙冤受屈。”

    “后宫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皇后非常吃惊,转头对皇上说,“臣妾以为,令嫔小产的确有很多疑点,令嫔有魏宣匀时时护胎,要是有了小产的迹象,魏宣匀一定会知道,可是魏宣匀都怀疑,看来这事儿的确有蹊跷。”

    “嗯。”皇上皱着眉头说,“的确,这件事情若不彻查,这种不正之风要是发展起来,必定后患无穷。唉,若琴真是太傻了,怎会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有人在明贵人的香囊之中放了沉香,说明那个人一定平时和明贵人十分接近,否则怎会知道明贵人有香囊?”皇后看着皇上说。

    “袁青!”皇上吼道,“你带人,搜查六宫,看看哪个宫中有沉香!”

    “嗻。”

    “皇上,这样大肆搜宫会不会打草惊蛇?”芷然看着袁青离开的背影说。

    “皇宫就这么大,那人能把沉香藏到哪儿去?而且这件事发生了这么久,想必那人也放松了警惕。朕就不信,朕把六宫翻过来还找不到!”

    “若是那人早就把沉香烧了怎么办?”皇后担忧地问。

    “沉香不容易得,而且平时也不会有人用。那个人必然不会从御药房去领,既然不能从御药房领取,那就只能自己留着些,以备着以后用。像他那种人,令嫔绝不可能是第一个!”

    “皇上英明!”芷然和皇后行礼道。

    袁青带着太监们搜六宫的事情在后宫传开了。整个后宫沸沸扬扬。可是搜了一圈,都没有见着半点儿沉香的影子。

    “皇上,的确没有沉香的痕迹。奴才也查了御药房的档案,从来没有人从御药房领走沉香。”袁青说。

    “你们可都彻查了?没人领走沉香,那沉香必定还在宫中。”

    “回皇上,各宫之中都有一些箱子奴才们没有查。娘娘、小主们都说里面有着姑娘们的东西,不便打开,奴才们就没敢查。”

    “统统让她们打开查!”

    “嗻!”

    这个时候最急的人莫过于莞灵了,她正对着箱子里的沉香发愁。“澈萱,我们该怎么办?”莞灵的手心开始冒汗了,她不停地深呼吸,好让自己平静下来。

    “娘娘莫急,等一会儿袁公公来了,奴婢把沉香藏在身上就好。”澈萱安慰着莞灵,给她扇着扇子。

    “本宫怎能不急!早知道皇上会突然查起来,本宫就该让范元成把沉香带出去!都怪本宫想着以后还有用处。”莞灵那手绢擦着自己的汗说,“咱们要先想办法蒙混过去!哎呀,这么多沉香可怎么藏在身上!”莞灵发愁着。

    “娘娘,袁公公来了。”冯世楠说。

    “你让他进来。”莞灵说完对澈萱使了个眼色,澈萱赶紧把沉香藏在了衣服里,衣服一下子变得鼓鼓的。

    “你站到本宫身后去!快点儿!”

    袁青进来,澈萱低着头躲在莞灵身后。“澈萱姑娘这是怎么了?”袁青问。

    “她长了疹子,见不得人。公公看箱子便是。”莞灵指着打开的箱子。袁青让太监们仔细查了,什么都没有。“惊扰了娘娘,奴才告退!”袁青说,“娘娘的箱子别收,一会儿可能还要查第三遍呢!”

    “为什么?”莞灵皱着眉头问。

    “东六宫都查过了,什么都没有。现下西六宫也就剩下皇后娘娘的长春宫了,所以估摸着还得是查第三遍呢!”

    “怎么查都是没有的,为什么老是要查?”

    “唉,皇上的旨意奴才们哪儿敢违抗呢?奴才还有事,先告辞了。”

    袁青走了,莞灵更是不得安心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下都不知道该藏到哪儿去了!”莞灵十分心急。

    “娘娘,咱们把这个藏到顺妃娘娘那儿吧!”澈萱提议,“顺妃娘娘有药房,她那儿有沉香也不足为奇。而且现在她有了身孕,皇上会估计子嗣的,即使要罚,也不会严惩的!”

    “可是……”

    “娘娘!您要是自己藏着,咱们就必死无疑了!您难道忘了顺妃娘娘曾经怀疑过是您害了令嫔娘娘小产的吗?万一她告诉皇上,娘娘您就真的完了!”澈萱急了。

    “对,你说得对。姐姐有身孕,皇上不会严惩的!走,澈萱,咱们去景阳宫,本宫去主殿,你赶紧去小药房!别让人发现。来,拿着这头巾蒙住脸,别人问,本宫就说你是本宫这儿的小宫女!”莞灵从房中找了一小段绸子,蒙住了车选的脸,然后急匆匆地赶去了景阳宫。

    “姐姐!今儿可闹得真是沸沸扬扬呢!”莞灵进屋便说。

    “啊,是你来了!”湘竹抚着肚子站起来说,“可不是,这都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呢!要说皇上也真是宠爱令嫔啊,当初妹妹小产的时候皇上都没有怀疑有人下了药。”

    “姐姐这话从何说起?不过也没法子,谁让妹妹命不好,可不像姐姐,有着一个这么大的孩子!”莞灵笑着抚摸着湘竹的肚子。

    “怎么没看到澈萱?”湘竹见莞灵一个人进来问道。

    “我让她去看看明贵人怎么样了。”

    “本宫以为你最讨厌明贵人,没想到妹妹还会让人去看她呢!”湘竹欣慰地笑着,“明贵人一直在昏迷之中,没醒呢。”

    不一会儿,澈萱走进来。“见过顺妃娘娘。”澈萱行礼。

    “明贵人还没有醒来吗?”

    “没呢。”

    “唉。”湘竹叹了口气说,“要真是凭心而论,明贵人还是义气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竟然这样……”

    “是啊,多傻的举动。”莞灵装模作样地感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