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湘竹被贬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06字

    延禧宫中,袁青再次来报,说后宫搜不到任何沉香的痕迹。“怕是那人早就把沉香销毁了呢!”皇后忧心地说。

    “最后一次,事不过三,说是这次再找不到。”皇上转头看向了芷然说,“那朕也没办法了。”

    “太后驾到——”

    “太后吉祥!”众人行礼。

    “起来吧。”蒯嬷嬷扶着太后坐了下来。

    “皇额娘,这事儿怎么把您给惊动了?”皇上坐在太后旁边问。

    “你满后宫地‘抄家’,哀家就是不想知道也难啊!”太后皱着眉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为何闹这么大动静?大肆搜查后宫?”

    皇上把芷然的遭遇告诉太后说:“儿臣以为,那个人应该不会把沉香处理掉,故而留着了。”

    “你们可都查了?”太后转头问袁青。

    “都查了,只是……”袁青抬头看了一眼皇上。

    “只是什么?”

    “只是顺妃娘娘的药房没查,顺妃娘娘说她没必要害令贵人,而且药房中的药万一被奴才们搜乱了,以后配药不方便。”

    “这倒也是。”皇后说,“顺妃有孕,又何必要害令嫔呢?再说沉香放在自己身边,她就不怕自己小产了?”

    “不,你告诉顺妃,朕必须要搜她的药房,这个可不能有半点儿差错。”

    “是。”袁青领命后退下了。

    “娘娘,袁公公来了。”蒋文谷禀报。

    “怎么又来?这都第三次了!”莞灵抱怨着。湘竹笑着拉了一下莞灵,摇摇头。

    “顺妃娘娘吉祥,惇嫔娘娘吉祥!”袁青行礼。

    “起来吧。袁公公,怎么又要查了?”

    “回娘娘,皇上让奴才来查您的药房,说是必须要查,所以还是劳烦娘娘打开药房的门,让奴才们搜查一下吧!”

    听到要搜查药房,莞灵的心“咯噔”了一下,她马上阻拦说:“为什么要搜查药房?皇上信不过姐姐吗?姐姐根本没必要藏着沉香呐!这种危险的东西应该早就被那些人处理掉了!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傻,还留在自己身边!再说湘竹姐姐绝不是这样的人!”

    湘竹笑着拉着莞灵说:“妹妹不必担心,姐姐身正不怕影子斜,公公们查了更好证明我的清白啊。品茹,把带公公们去药方。”

    “是。公公请。”品茹领着袁青等人去了药方。而莞灵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她忙扶着湘竹一同去了药房。

    袁青让人进去搜,不一会儿,一个小太监拿了一小袋东西出来说:“袁公公,这个东西奴才看着像!”

    旁边的太医拿起闻了闻,转身说:“此物就是沉香。”

    “什么!?”湘竹瞪着眼睛看着沉香说,“这不可能!本宫的宫中从未有过这个!品茹!你说,这是不是你藏到这里的?!”

    品茹跪下连连磕头道:“娘娘明察,奴婢没有啊!”

    “不可能的!本宫这儿从来不会有这个!绝不可能有这个!”湘竹连连否认。看到湘竹惊恐的神情,莞灵非常过意不去,但她知道这个时候承认是不可能的,于是对湘竹说:“姐姐,姐姐不要害怕,一定有人陷害姐姐!姐姐放心!”

    “不管怎样,劳烦娘娘跟奴才走一趟吧。皇上英明,若是顺妃娘娘是清白的,那皇上定会还娘娘一个清白的。”袁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去就去,本宫什么都没做,还怕被人陷害吗?!”湘竹深吸了一口气说,“公公请!”

    延禧宫中,袁青来报:“皇上、太后、皇后娘娘,奴才在顺妃娘娘的药房之中发现了沉香,现在人已带到,还请皇上拿捏。”

    “什么?!”皇上非常吃惊,太后更是。

    “让她进来。”

    “是。”

    湘竹挺着肚子,慢慢地走进来,跪下。“臣妾给皇上、太后、皇后娘娘请安。”湘竹缓缓地行礼。

    “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湘竹的眼神异常坚定。

    “皇上,姐姐一向为人正派,不可能做这些下流之事!而且姐姐没必要害令嫔的,因为她自己是妃位,又怀有龙裔,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所以定不是姐姐做的!”莞灵也跪下求情,她不希望湘竹被惩罚,这样她于心不安。

    “顺妃,你可是要知道,有的东西做了不承认,可不是件好事啊!”娴贵妃出现在殿门口。

    “臣妾见过皇上、太后、皇后娘娘!”

    “免礼。”

    娴贵妃进了正殿,看着湘竹说:“顺妃可见过此人?蒲祥军!”

    湘竹回过头,见蒲祥军连拖带拽地拉进来一个人。“是你!”芷然瞪圆了眼睛。

    “你认识?”皇上不解。

    “回皇上!此人就是念忠!是他第一次做臣妾的太医时,骗臣妾说是有人要陷害臣妾,结果反倒让臣妾白白痛失了第一个孩子!差点儿不能再孕!”芷然对自己第一个没了的孩子还是心有余悸。

    “皇上命臣妾彻查令嫔当时死胎一事,臣妾查清了。”娴贵妃转向蒲祥军手下那个瑟瑟发抖的男人说,“此人名叫‘年端韫’,根本不是‘念忠’,也不是什么太医,根本就是个山野莽夫。他长时间隐居深山,蒲祥军和他的手下才迟迟不能找到他。还好前些日子他放松了警惕,出山赶集,才被蒲祥军等人一下子拿下了。”

    皇上点点头,怒不可遏。“你说,是谁指使你的?”

    年端韫左右环顾以后,指着蒋文谷说:“是他!那天草民像往常一样去赶集,那个人说他们主子要小的半点儿事。若是做得好,便给小的十万两白银,办不好就让小的全家死光!小的不敢违抗,便按着他说的做了,事后他们给了小的十万两,然后要小的隐居深山,一年以后才能出山。小的不敢不从,赶紧躲在深山之中。小的句句属实,还望皇上明察!”

    “顺妃,可有此事?”皇上的语气竟然出奇地平静,然而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最令人难安的平静了。

    “皇上!此事是奴才一人所为!并非娘娘做的!”蒋文谷跪下以后,连连磕头说,“娘娘都不知道啊!都是奴才一个人希望娘娘能够不比令嫔娘娘过得差,才想了这样的蠢办法!皇上!您要杀就杀奴才吧!不要伤害娘娘!”

    湘竹开始啜泣起来。

    “朕不信你一个小小奴才竟然有这样通天本领,你说,到底是不是你指使的?”皇上的眼睛紧紧盯着湘竹。

    “是……”湘竹微微笑着,泪水“吧嗒吧嗒”地落下了。

    旁边的莞灵非常惊讶,她没想到湘竹自己居然承认了,更没想到她这么早就下手了。湘竹姐姐,这是你自己承认的,妹妹也不能帮你了,就算今天没有沉香之事,你一样要被娴贵妃抓到把柄的。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差池,也不能全怨妹妹了,还是你自己不仁在先啊。

    “皇上,太医说在顺妃娘娘的药房之中还发现了‘藜芦’,这种东西也有滑胎的功效。”袁青说,“只是那些藜芦已经干了,怕是几年前用过的吧。”

    “几年前,有谁小产过吗?你去查查。”

    “奴才刚刚看过了,只有惇嫔娘娘小产过。”

    “什么?!”莞灵瞪圆了眼睛,对湘竹说,“难道当时小产……”

    “不!我没有!莞灵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啊!”湘竹的声音近乎于是嘶吼,“皇上明察!臣妾只曾让蒋文谷找个人害过令嫔,可是这次令嫔小产的确不关臣妾的事情啊!莞灵小产也不是臣妾做的!皇上名称!”湘竹连连磕头。

    “住口!亏朕还如此信任你!你……”皇上的语气是愤怒中透着失望,“袁青!把顺妃打入冷宫!赐自尽!”

    “慢!”太后制止了,“顺妃现在还有身孕,不可赐自尽。传哀家懿旨,顺妃残害皇嗣,心肠歹毒,贬顺妃为顺贵人,永远不可晋封,迁出景阳宫,移居冷宫旁边的湄雨斋,终生禁足。待生完孩子以后,把孩子带给娴贵妃,这样的母亲只会教出更加坏心肠的孩子,哀家不放心。”

    这个惩罚对嫔妃来说已经是足够狠毒了,任何一个妃嫔迁居湄雨斋的都活不过五年,太后无疑是给湘竹判了一个“死缓”而已,再加上把孩子给了别人,这比杀了她还要难受。湘竹声嘶力竭地哭着,被进来的侍卫们脱了下去。

    “皇上!臣妾真的是冤枉啊……”这是湘竹最后的声音。可皇上已经不愿意再听了。

    “来人,太监蒋文谷和宫女品茹与顺贵人同流合污,明日斩首,其余宫人全部遣散,不许任何人到湄雨斋侍奉她。”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蒋文谷和品茹,很快他们也被侍卫拖走了,然后转向年端韫说,“这个山野莽夫一起斩首。”

    “皇上!小的虽然有罪,可小的是被逼得啊!求皇上饶小的一命吧!小的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妻身子弱,娘在病中,家中只有一女,今年五岁啊!皇上开恩啊皇上!”年端韫连连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