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22字

    澈萱来到御药房,看见一个烧火的丫头,便问:“你这是在烧什么?”那宫女不认识澈萱,可看着澈萱的衣服更为高级,便说:“回姑娘,烧水呢!”

    “是令嫔娘娘的吗?”

    “是。”

    “令嫔娘娘身子金贵着呢!这药都是要旺火熬煮的。可你看你这柴火都没有了,小心一会儿嬷嬷来了可要怪罪呢!我先帮你看着火,你赶紧去那柴火。”

    “啊!谢姑娘!”那宫女也没防着,赶紧去了。澈萱见她走了,便把药下到了芷然的安胎药中。回头来,假装着帮她看着药。待那个宫女回来,连声道谢不在话下。澈萱是个想法周全的女子,为了防止芷然滑胎一事暴露,皇上来找御药房的宫女,便说:“顺妃娘娘的药呢?”

    “熬好了,在那儿呢!”宫女指着桌上的药说。

    “那你一会儿给她宫中端过去,今天娘娘身边的宫女病了,你先把令嫔娘娘的药倒出来,一会儿她们会直接来取的。”

    “是,多谢姑娘。”

    那个宫女没多想,把芷然的安胎药倒出来,端着湘竹的药和澈萱一起走了。这样即使延禧宫的人来拿药也不知道这天是谁在御药房中。与宫女分开之后,澈萱经过了延禧宫的侧门,看到斐杏丢出了一个荷包到门口。聪明的澈萱马上认出了这个荷包是若琴当初塞在袖子里的那个。

    澈萱马上快步走到门口,四下看看无人之后,偷偷把沉香放在了荷包里,还把荷包藏在了阶梯边上的角落中,防止被人拿了去。一切妥当以后,澈萱便离开了。

    莞灵在翊坤宫焦急地等着,看到澈萱回来马上站了起来拉住澈萱问:“如何?”

    “一切顺利,娘娘。而且奴婢还把沉香放在了明贵人上次送给令嫔的荷包里!”

    “做得太好了,澈萱。”莞灵眉开眼笑,她很高兴自己有一个如此聪明的贴身侍女,然后她脱下了手上的红玉镯子,递给澈萱说:“这个是本宫赏你的,你只要尽心为本宫做事,本宫一定会对你好的!”

    “多谢娘娘!”

    不多久,后宫传遍了芷然小产的事情。莞灵在翊坤宫虽然得知的晚,但是她非常高兴。“洛芷然,谁让你抢走本宫最爱的男人,本宫绝不让你拥有他,更不会让你有他的孩子的!绝不!”莞灵紧紧地捏着手绢。

    “娘娘,现在您可是安心了吧!”澈萱的声音让莞灵重新回到了现实。莞灵微微一笑,说:“都怨那个魏宣匀,本不都是出宫了吗?怎的又赶了回来?倒是便宜了洛芷然,以后还能生出孩子!”

    “听说是魏太医走到了半路上马车坏了,所以魏太医就在京郊了。后来令嫔娘娘宫中的人去追,就追上了。”范元成说,“娘娘是太心急了,不然再等几天,令嫔娘娘必定永不能育了。”

    “是啊,怨本宫心急。不过她这胎没了,没查到我的头上来,本宫就还能再下一次手。”莞灵的眼里透出了一丝凶狠的光,范元成赶紧低下头说:“娘娘,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好,不然万一被发现了,可不妙啊……”

    “本宫知道,行了,没你事儿了。这次你做得好,本宫会写家书回去让父亲好好待你们一家子的,保准你们吃穿不愁。”

    “多谢娘娘!”范元成行礼退下了。

    “你听说了吗?湄雨斋附近天天都有女人哭的声音!”一个小宫女对另一个小宫女说。

    “可不是,湄雨斋就在冷宫旁边,那里阴气最重,经常闹鬼的!你说,会不会顺贵人殁了?”另一个宫女说。

    “嘘——别瞎说!小心你的脑袋!不过听说顺贵人因为没了孩子,有点儿疯疯癫癫的了。我听送饭的海棠说,顺贵人每天就守着笛子,除了吹,就是摸着呢!”

    “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连令嫔娘娘来了都不行礼?还有规矩吗?”小顺子说。

    那两个宫女抬眼一看,见芷然的辇轿就在自己面前,后面还有若琴的辇轿。她们赶紧下跪磕头:“令嫔娘娘恕罪!奴婢没注意到娘娘的凤驾。娘娘恕罪!”

    “起来吧,本宫没要治你们的罪。只是看你们刚刚说得可热闹了,能否说与本宫听听?”芷然饶有兴趣地说着。

    “这个……”两个宫女面面相觑。

    “怎么令嫔娘娘吩咐你们也敢不听了?”小魏子说。

    “小魏子!”芷然皱着眉头斥责了他,然后说:“罢了,若是姑娘家的私心话,也不必说与本宫了。”

    “回令嫔娘娘,奴婢只是听说顺贵人疯了……”一个宫女小声地说。

    芷然眉头一皱,语气不再像刚才那般缓和,说:“这种东西,听了就算了,不要到处乱传,明白吗?顺贵人再不济也是贵人,你们不可在背后议论主子,万万不可乱了规矩。”

    “是,多谢娘娘提点。”两个宫女行礼。

    “走吧。”

    “姐姐真是心胸宽广,顺贵人那样对姐姐,姐姐还对她这么仁慈。”若琴笑着说。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虽然我第一次的死胎是她造成的,可是这次和惇嫔的那次,应该不是她做的。”芷然望着远处说,“一定有人趁机陷害了顺贵人,只可惜,我没有证据,否则我一定会让皇上还她一个清白的。”

    “姐姐这又是何苦?明明现在都在了顺贵人身上,何苦还要找出其他人呢?”

    “如果不能把幕后的黑手都抓出来,以后咱们还会遭到暗算的。”芷然陷入了沉思说,“到底是谁害惇嫔滑胎呢?我记得那时候惇嫔的身体很好的啊,虽然被褫夺封号,但也不至于这样吧?可是如果害惇嫔小产的人不是顺贵人,还会是谁呢?”

    “姐姐为什么凭空相信顺贵人?她能害姐姐,怎么就不可以害惇嫔?”

    “那天她被拉走的表情我可以看出来,不是她做的。”芷然信誓旦旦地说。

    到了延禧宫门口,若琴和芷然下轿进了殿中。“姐姐,妹妹有一件事想问问姐姐。”

    “你说。”

    “若是妹妹告诉姐姐,惇嫔的孩子是妹妹让她滑掉的,姐姐会恨妹妹吗?”若琴看着芷然。

    芷然喝着茶水,听了这话差点儿被呛着:“你说什么?”

    若琴抿了抿嘴唇,把事情说了。

    那时的莞灵非常得宠,常常以嫔位的身份欺压若琴,让若琴非常愤懑。那天,她在院子中散步,恰巧太医来请平安脉,太医看见院子里的一束丛韦说:“明常在,这束藜芦可要尽早除了啊,这是滑胎的,虽然种植在这儿倒是不会对您的身子有什么影响,但是还是不吉利,尽早拔了吧。”

    太医说到这,一个计划便上了若琴的心。“多谢太医提醒,这的确不祥,孤雪,一会儿你让人把它除了去。”

    “是。”

    太医走后,若琴马上留下了那些藜芦,对孤雪说:“你务必要把这藜芦熬成水给汪莞灵喝下去!现在应该是在煎药的时辰,你快点儿去,记住,别让人发现了!你不是有个发小御药房做宫女吗?你去找她,想办法让她带你进去,别告诉她!还有,我让小慧陪你去。”

    小慧是若琴宫中另一个宫女,当初在洗衣坊时受其它宫女的欺负,若琴恰好经过,严厉地教训了欺负她的宫女,然后把小慧带回自己的宫中做侍女。因此,小慧对若琴是忠心耿耿,若琴也很放心地把事情让小慧做。

    “你让小慧把藜芦放进去,因为没什么人认得小慧。”

    “是。”

    孤雪接了若琴的指令,带着小慧去了御药房。恰巧孤雪的发小曦嫆正好在煎药,孤雪让小慧到一旁躲着,便叫曦嫆:“曦嫆!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孤雪!”曦嫆兴奋地奔出来,拉住孤雪的手说,“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去了明常在那儿当差,就一直不见你了!可想死我了!在常在那儿当差该是多好的事儿啊,不像我,在这里给惇嫔娘娘煎药。”

    “唉。”孤雪叹了口气,用眼神示意小慧进去,小慧便悄悄地溜进了御药房。“对了,这个给你!”孤雪从手上摘下了一个玉镯递给了曦嫆。曦嫆不过是一个煎药的宫女,自然是没见过这样好的首饰,惊呆了。

    “孤雪……你这……这我怎么能收呢!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我不能要……”曦嫆推脱着。

    “你看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我过得好了,自然应该要想到你!这个就当做我们是好姐妹之间送礼物吧!”孤雪把玉镯给曦嫆戴上,绿色的玉石衬着曦嫆的手很白,曦嫆爱不释手。

    “你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曦嫆抱住了孤雪。孤雪抬眼看到小慧已经把藜芦加进了莞灵的药中,并且从后门离开了。孤雪说:“好了,你快去煮药吧!不然惇嫔娘娘可要急了!”

    “嗯!”曦嫆摸着镯子,高兴地转头去煎药了。

    “得空我再来看你!”孤雪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