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永琮之死(1)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10字

    就这样,莞灵喝了加有藜芦的安胎药,滑胎自然是不必说的。而且莞灵正好是被褫夺了封号,太医们估计是心急也是十分正常的。那藜芦用过一次以后,若琴本想烧了它,可是怕烟雾太大引人怀疑,便把这些藜芦藏在一个小小的偏殿中。

    后来湘竹受封成为顺妃,做了景阳宫的主位,把那间小小的偏殿改成了药房。开始若琴还十分担惊受怕,可是后来见湘竹没有注意,便安心了。直至后来藜芦被发现。好在湘竹犯下了弥天大罪,皇上不听她解释,才让她背了自己的黑锅,这样若琴也算是侥幸躲过了。

    “姐姐会怪妹妹心狠吗?”若琴抬头看着芷然,芷然的表情非常扭曲,应该说非常痛苦。

    “我的确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心狠。”芷然缓缓地开口说,“虽然你恨惇嫔,可是她腹中的孩子是无辜的,你竟然对她腹中的孩子下如此狠手。如今顺贵人被贬,也有可能是你的藜芦造成的。”

    “姐姐这么说,就是在怪妹妹了?”若琴的眼里含着泪水说,“可是就是因为惇嫔心狠手辣,我才会这样的!姐姐莫要怪罪妹妹!”若琴说得声泪俱下,芷然的心也软了。

    “我要是再怪你也没有意义了,这几日你去宝华殿为自己所犯下的事情好好检悔吧。”芷然没有看若琴说,“你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点儿。”

    “姐姐教育的是。”若琴应允。

    “晚上我陪你去。”

    当晚,芷然乘着辇轿从宝华殿出来,一阵悠扬的笛声送远处飘忽而来,芷然做了一个“停”的手势。这首曲子芷然自然不陌生,那是湘竹吹的《湘妃怨》。此情此景,仿佛就是湘竹的真实写照。

    “娘娘为什么停下?”斐杏不解。

    “你知道吗?这首曲子叫做《湘妃怨》,几年前本宫刚刚入宫的时候,在储秀宫听过顺贵人吹奏,讲的是一个前朝一个妃子因为最为得宠,被其他妃嫔陷害,最后打入冷宫的故事。现在一晃几年去了,再听这曲子的心境也不同了。”芷然感慨着。

    “奴婢愚钝,听不懂这曲子,但奴婢知道,顺贵人害了娘娘,这些都是她罪有应得的!所以娘娘不必惋惜。”

    “唉……”芷然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虽然湘竹第一次害了她,但这次的确没有必要害自己,因为她自己就有身孕,何必还要害自己呢?唯一有可能做的就是莞灵了,但自己也没有证据证明。莞灵没了孩子,这事儿又是若琴做的,芷然决定不查此事,否则若琴就要被揭发了。

    “娘娘,回宫吧。”斐杏催促着。

    芷然点点头,在初秋的风中,深深地叹息着。

    一年后,湘竹殁了。发现的是一个小宫女,进去送午饭的时候发现早饭没有吃,便去里屋看,发现湘竹穿着一身紫色的旗袍,旗袍上绣着她最爱的紫荆花,披散着头发,手中握着皇上赐给她的玉笛,伏在床边,没有了呼吸。小宫女惊叫起来,慌忙找了太医,可惜晚了。

    那天,皇宫中的紫荆花全都凋谢了,御花园的路几乎变成了紫色的路。湘竹生前最爱的便是那些紫荆花了,曾经的府上都种着好些。那些美丽的花,随着湘竹,在这萧瑟的秋风之中逝去了。仿佛是一夜之间,北京城的温度就下降了好多。

    “娘娘,顺贵人殁了。”小顺子报。芷然正在和若琴下棋,听到这话,两人都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这时,门外吹来了一阵寒风,若琴和芷然不禁地摸了摸手臂。

    “知道了,你下去吧。”芷然喝了一口茶说,“明天咱们去宝华殿,为顺贵人祈福吧,希望她可以早点儿超度。”若琴点点头。

    “皇上,顺贵人殁了。”袁青禀报。

    长春宫中,皇上正在和皇后逗着永琮玩儿,听到这个消息,皇上没有太多的反应。“顺贵人去世的时候,手里还握着玉笛……”袁青补充,听到这个,皇上心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他的表情也僵住了。

    “知道了。你去安排出殡的事情吧。”皇上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把玉笛给她陪葬吧。”

    “嗻。”

    皇后把永琮给了奶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人就这样没了。”

    “不说她了。来,永琮,到皇阿玛这儿来!”皇上张开双手,奶娘把永琮抱给了皇上,永琮开心地笑了。

    永琮也已经三岁多了,能跑能跳,最喜欢跟着永琪玩儿。永琪今年也五岁多,非常聪明,唐诗都已经读熟了,也很顽皮,最喜欢爬假山,常常跳到雨花池捞鱼,每次永琪出去,后面跟着的宫女太监就特别多,生怕他出了什么岔子。

    皇上离开了长春宫,便去永和宫探望愉妃。“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皇上刚刚踏入永和宫的宫门,便看见永琪拿着诗书正在背着唐诗。

    “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啊!永琪可是好样的!有自信!”皇上赞赏。

    永琪听见皇上的声音,高兴地跪下行礼道:“儿臣参见皇阿玛!”

    “起来吧!这么多阿哥,唯独你最聪明勤奋了!”皇上把永琪抱了起来。

    屋里的愉妃听见皇上在和永琪说话,便从屋里出来,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

    “起来吧。”皇上抱着永琪进了房间,看见桌子上摆着一本《古文观止》,便扭头问愉妃:“你也在看书?”

    “是。臣妾一人无事可做,便随便找些书来读读。”愉妃笑着把桌上的书收了起来。

    “有一个爱读书的额娘必定有个爱读书的孩子!”皇上看着永琪赞许着,“永琪,你可要好好努力,如果你哪天超越了朕,朕便让你做太子!”

    “做太子好玩儿吗?”永琪眨巴着眼睛问道。

    皇上和愉妃都笑了起来。愉妃说:“皇上,永琪还小,不懂得政事,更不要说超越皇上了。您还是不要这么早就和永琪说这些。”

    “俗话说,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永琪天资聪颖,将来必成大器!”皇上看着愉妃说,“储君之事,朕会留意的。”

    “多谢皇上抬爱。”愉妃谢恩。

    傍晚十分,永琪跑去了长春宫。“儿臣参见皇额娘!”永琪恭恭敬敬地行礼。“五哥!”永琮见到永琪非常开心,马上从皇后前面的椅子上溜了下来,跑到永琪身边去了。

    皇后欣慰地笑着说:“快起来吧!怎么你额娘没来?”

    “回皇额娘的话,额娘在宫中做女红,儿臣闲着无事,便来找永琮玩儿,皇额娘允许儿臣带永琮出去玩儿吗?”永琪抬头看着皇后,语气有点儿哀求着,永琮也可怜巴巴地看着皇后。

    “好,你们去吧,早点儿回来。”皇后说,“别太迟了。记得要让宫女太监们陪着你们啊!”

    “知道了!”永琪已经拉着永琮跑了出去。

    “五阿哥,这黑灯瞎火的,您说玩儿什么呢?”一个太监问。

    “就是要黑灯瞎火的才能玩儿嘛!我们就玩儿……我们躲,你来找吧!”永琪说完就拉着永琮消失在夜色之中。

    “唉!五阿哥!五阿哥!七阿哥!我的小祖宗哟……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我找!”太监的首领急了,催促着其他宫女和太监赶紧找。

    且说永琪拉着永琮躲到了御花园的假山后面。“哈哈!甩掉他们了!”永琪往假山外探头看了看说,“拜托他们咱们就可以自己玩儿了,不然他们总是跟着我们,好烦!”

    “就是!五哥好厉害!”永琮夸赞道。

    “嘘!有人来了!怎么办?”永琪四下看了看,对永琮说,“你先爬到假山上,我一会儿也上去!小心点啊!”

    顽皮的永琮赶紧往假山上跑去,假山不陡,永琮没费什么力气就到了高出,永琪抬头看了看他,示意他躲好。然后继续看着外边儿,一群巡逻的锦衣卫经过,他们没有看见永琪。永琪偷偷一笑,也爬上了假山。

    “五阿哥——七阿哥——”太监宫女们都急坏了,生怕他们俩出事儿。“你们若是再不出来,我可是要去告诉皇后娘娘和愉妃娘娘了!”一个阿哥所的老嬷嬷说,这下永琮可害怕了:“五个,他们要去告诉皇额娘呢!咱们还是下去吧!”

    永琪皱着眉头看着那个老嬷嬷说:“又是那个坏嬷嬷!每次她都要告诉额娘我做的事情,可是她自己有一次还打了一个小宫女呢!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走吧七弟,咱们下去。”说完永琪便从假山上往下走。

    “等等我!五哥!等……哎呦!”永琮还小,加上天色暗了,也本来就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永琮一个重心不稳,滚下了假山。这下子可把永琪吓坏了,他赶紧哭着喊了起来:“七弟!七弟!来人啊!快来人啊!”永琪的呼喊引来了宫女太监们,他们看见永琪坐在地上哇哇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