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宫心凄凉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29字

    “永琮托梦给臣妾说过他想臣妾,还说很快能见到臣妾!”皇后显然很激动地说,“你说,是不是因为臣妾不能有孕,他便借着娴贵妃妹妹的肚子来找臣妾呢!对啊!以前娴妹妹非常疼爱永琮的!对!永琮也喜欢她!永琮回来了!”

    皇上看着皇后的呓语,又不忍打击她,便说:“吃完饭咱们去景仁宫探望她好吗?”

    “不!臣妾现在就想去!”皇后非常亢奋地说。皇上无奈地摇摇头,值得应允了她。

    景仁宫中,娴贵妃正在喝着安胎药,听见门外禀报:“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娴贵妃赶紧放下药,走到门口行礼:“臣妾见过皇上、娘娘。”

    “快起来,你现在有孕了,可要记得注意身子,礼节什么的都不用在乎了。”皇上扶起娴贵妃,看着她说,“等为朕生了龙种……”

    “妹妹的孩子一定是个阿哥!”皇后打断了皇上的话。按理说,这是大不敬,可是皇上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皇后现在有点儿过度思念永琮了。

    “姐姐可是跟妹妹开玩笑呢,这才一个月不到,姐姐怎知就是个阿哥!”娴贵妃笑着说。皇后十分认真地把前几日梦见永琮的事情告诉了娴贵妃,然后说:“本宫知道,你肚子里的一定是永琮,他还惦念着我呢!”说完便抚摸着娴贵妃的肚子。

    娴贵妃被皇后的举动惊住了,她看着皇上,那眼神似乎是在求着帮助。

    “好了,皇后,你好好让娴贵妃休息,这头三个月可是很重要的。你回去吧。”

    “可是臣妾……”

    “等孩子生下来你还怕不够看的吗?”

    “是……”皇后念念不舍地一个劲回头看着娴贵妃,准确地说,是娴贵妃的肚子。

    “皇上……皇后娘娘这……”娴贵妃和皇上走进了正殿。

    “朕知道,这几年她一直没有走出心里的那块影子。她会这样做,你还得多担待些。”

    “臣妾知道。”

    “娘娘,您喝点儿茶。这些天气候干燥,润润嗓子也好。”澈萱把茶摆在了莞灵旁边,莞灵没有抬眼,一手扶着额头,紧紧地闭着眼睛。

    “澈萱,明日是本宫26岁的生辰,你记得告诉声皇上,然后命御膳房做最精细的菜肴来。”

    “是。”

    “皇上好久没来本宫这儿了,自打湘竹姐姐走了,皇上似乎也讨厌本宫了。真是晦气,这个时候偏偏让洛芷然得了好处……”

    “娘娘,前些天奴婢听说娴贵妃娘娘有孕了……”

    “什么?!”莞灵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说,“可惜了啊,本宫的沉香都用了去陷害湘竹姐姐了,倒是没留下些。不如再叫范元成带些滑胎的药进来?”

    “娘娘!您可要想清楚!那是贵妃娘娘啊!皇上特命魏宣匀时时刻刻观察着她的脉象,并且警告太医院,娴贵妃的胎不可有任何闪失。娘娘您是不知道,现在太医们来个娘娘们请平安脉的时候,都会有人挨个检查药箱的!”

    “那真是便宜娴贵妃了。”莞灵轻蔑地说,“本宫就是见不得其他女人有孕!”

    这句话听得澈萱是一身冷汗,她小声提醒说:“娘娘……那可是贵妃……”

    “贵妃又怎样?难道本宫做不到贵妃吗?!”

    “娘娘!”澈萱赶紧跪下说,“奴婢求娘娘别说了,这话要是让旁人听了去可是要杀头的!娘娘!”说完连连磕头。

    莞灵看着澈萱,皱着眉说:“没用的东西,起来吧,本宫乏了,先去休息一番,记得,明日一定要去告诉皇上。”

    “奴婢知道了。”

    翌日,养心殿门口,澈萱求见皇上。皇上允了。

    “皇上,今儿是惇嫔娘娘的生辰,娘娘恳请皇上去一趟翊坤宫,并且备好了午膳了。”

    “中午朕会去娴贵妃那儿,你告诉惇嫔,再过几日是重阳了,那天正好是令嫔的生辰,就让她和令嫔一起过吧,正好又趁着重阳,可以省下一笔开销。”

    “皇上……娘娘真的很想您,她希望能见见您,哪怕是一面儿……”澈萱说得楚楚可怜,皇上动容了。

    “那朕今晚去她那儿。”

    “谢皇上!”

    莞灵得知皇上晚上来,这令她十分高兴,晚上来就意味着自己要侍寝了,她好久没有陪着皇上休息了。她特命澈萱调制了一些香料,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坐在主殿中等着,还备好了饭菜。可是很久皇上都没来,饭菜冷了,莞灵的心也冷了。

    “皇上驾到——”袁青的声音把昏昏欲睡的莞灵弄清醒了。

    “皇上圣安。”莞灵等人行礼。

    “起来吧。”皇上进了殿说,看到一桌子的饭菜,他皱了皱眉头说,“你还没有吃饭吗?”

    “没,臣妾在等您呢。”莞灵用着撒娇的口气说。

    “朕在颖贵人那儿吃过了。”皇上没有看她说,“然后朕去景仁宫看看娴贵妃,本想留在她那儿,后来想起来是要到你这儿来,所以来迟了,你赶紧吃吧,今天是你的生辰,朕几乎都要忘了。为了弥补一下,袁青。”

    袁青从殿外进来,捧着一大盘子的绫罗绸缎。

    “这些赐给你,也算是朕弥补下朕的过错吧。”

    “皇上哪儿有过错,多谢皇上。”莞灵的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的。

    “今日在养心殿批折子,所以朕很累了,朕先去休息,你赶紧去吃东西吧。”

    “是……”

    皇上起身去了寝殿,留下莞灵跪在正殿之中,任泪水肆意流淌着。

    “娘娘……”

    “皇上竟对本宫这样冷漠了。”莞灵的泪水止不住地留着,“皇上是再也没有本宫了……这些年,新宠年年都进宫,一个个地比花儿都好看……现在皇上已经看不上本宫了……澈萱,本宫是不是要孤独终老了?”

    “娘娘!您别乱说,不会的,皇上喜欢您,否则他为什么要赏赐这些布匹?娘娘先起来,吃了饭,好侍寝啊……”

    “听说皇上晚上去了惇嫔娘娘那儿。”水仙剪了剪烛芯,把火苗撩旺了。

    “嗯。”

    “娘娘不担心?”

    “本宫担心作甚?”芷然嫣然一笑说,“现在皇上一门心思扑在娴贵妃那儿,咱们明天有空多去景仁宫走走。不过话说回来,皇上也的确有些日子没来了。”

    次日,莞灵伺候皇上更衣。

    “早膳朕去长春宫,你昨夜想必也累了,若是乏了就去休息吧,朕得空再来看你。”

    “恭送皇上。”

    “姐姐,您身子怎样了?”芷然看到娴贵妃笑盈盈地问着,“妹妹给姐姐请安。”

    “你可算是来了,这些天可真是闷得慌。皇上这不让做,那不让碰的,本宫就像是被囚禁了似的。”娴贵妃拉着莞灵到主殿上坐着。

    “姐姐还抱怨什么,姐姐好福气,皇上心疼着您呢!”

    “本宫这……”

    “皇后娘娘驾到——”

    “姐姐又来了。”娴贵妃一脸无奈地说。

    “哎呀呀!快起来,本宫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吗,以后自己见面不要行礼,你都是有身子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皇后笑着扶起了娴贵妃,看见芷然便说:“原来令嫔也在,那是好了,今儿本宫看天气不错,不如到御花园走走?”

    “好啊,姐姐不知道,这几天都快闷死妹妹了。”娴贵妃说。

    “令嫔也一起来。”

    “是。”

    皇后、娴贵妃和芷然到了御花园,一派秋色,芷然不禁又感慨:“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啊……”

    “令妹妹可是想家了?”娴贵妃笑着看着芷然说,“本宫记得九月九日是你的生辰吧?再有几天便是了,可要让皇上为你庆贺一番。”

    芷然行礼道:“多谢娘娘厚爱,现下还是要节省着开支的好,妹妹不想那么铺张浪费。”

    “无妨。”皇后笑着说,“重阳也是一个极大的节日,本来就该好好庆祝的,现在又恰逢你的生辰,还有惇嫔的生辰……嗯,好像是昨日,不论如何,你们的生辰都在重阳那天过,倒是没有单独给你们过生辰,也算是委屈你们了。”

    “嫔妾不觉得委屈,多谢娘娘。”

    很快重阳就到了。皇上在乾清宫举办了一个非常大的庆典,很多大臣和王爷都来了。芷然和莞灵作为过诞辰的人,穿着也十分隆重。作为嫔位的她们,服饰格外隆重。莞灵是一身以胭脂色为主的旗袍,芷然则是一身以靛青色为主的旗袍。

    “今日是令嫔娘娘的生辰,恭祝娘娘福寿绵长。”一位大臣起身敬酒。“恭祝令嫔娘娘福寿安康!”众大臣一起敬酒。

    “多谢诸位大人。”芷然敬还。

    “那朕也要敬你一杯了!”皇上举起酒杯,微微一笑,那种气质让芷然心跳加快。

    “谢皇上……”芷然不敢再抬头,一饮而尽。

    旁边的莞灵拿着酒杯,抿着嘴唇,她多么希望皇上也能敬她一杯酒,哪怕是提一下今天也是在为她过生辰她也知足了,可是,皇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敬了芷然以后,便让宫女们起来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