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莞灵怀龙种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05字

    皇上什么都没说,走到莞灵身边扶起了她。“朕来了,今晚朕会好好地陪着你……”莞灵甜甜地笑着,这是她从湘竹死后到现在最开心的笑。

    “娘娘……皇上今晚去了翊坤宫……”水仙从门外进来,接过了斐杏手中的扇子说。

    芷然在烛光下绣着肚兜儿,听到翊坤宫,手轻轻地抖了一下,但马上就平静地微微笑着说:“皇上很久没去她那儿了,也该去看看她了。”

    “娘娘不担心吗?皇上也好久没来了。”斐杏一手拿着烛台,一手挡着风说。

    芷然笑着看着斐杏把烛台放在了台面上,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是啊,后宫的女人有哪个不思念皇上的呢,但是皇上似乎从来不会对谁留念,永远不会。每个宫中女子的心里只有皇上一个人,而皇上心中有谁?这个从来没有人知道,即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那最多也只是宠,有爱吗?

    不论怎样,皇上今晚是留在了翊坤宫,莞灵侍寝。芙蓉帐下,莞灵枕在皇上的胸口,轻轻地问:“皇上是喜欢臣妾的歌声吗?”

    “朕喜欢你的歌声。”

    “如果有一天,臣妾再也唱不出歌儿来了,皇上还会喜欢臣妾吗?”莞灵看着皇上。

    “会。”

    莞灵笑了,幸福地抱紧了皇上。

    没多久,翊坤宫便传出了莞灵怀孕了的消息。

    这下可急坏了若琴,即使是秋末寒冷的风吹着,若琴还是跑到了芷然的宫中,连披风都来不及披着。

    “姐姐,惇嫔有孕这可不是件好事啊!”若琴一坐下便说。

    “我看不然,惇嫔这阵子收敛了很多,我也不想你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芷然的表情很坚定。

    “她收敛是因为她不得宠,现在得宠了,我看她肯定又要作孽了!”若琴忿忿不平地说。

    芷然笑着摇摇头,抓着着若琴东西手说:“答应我,不要去伤害莞灵腹中的孩子,不管怎样,孩子是无辜的。我相信莞灵在有孕的时候也不会做什么恶事,毕竟她要考虑自己腹中的孩子啊。”

    “难道妹妹在姐姐眼中就这般不堪吗?”若琴看着芷然,压低着嗓音说,“敦嫔的孩子我不会伤他半分的。”

    “那样便好。”

    “你腹中的孩子一定可以平安诞下的,朕已经让范元成着意留心你的脉象,一定会让你们母子平安的。”皇上抚摸着莞灵的脸说。

    莞灵笑着点点头,此时的她非常幸福,她希望能够永远这样,有皇上的疼爱。

    “等你诞下皇嗣,朕会和太后说晋一晋你位分的事情了,想来太后也不会介意。你陪在朕的身边也有快八年了,朕也应该考虑你晋封了。不出意外的话,除夕夜便晋封你。”

    莞灵受宠若惊,赶紧跪下谢恩。

    皇上走后,莞灵坐在卧榻之上,初冬的微寒在莞灵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了。她笑着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没有了湘竹,再加上范元成精心调理,自己的孩子一定可以平安生下。

    “娘娘,皇上现在对您如此宠爱,您可安心养胎了!”澈萱端上了安胎药说,“要是肚子里是个阿哥,那娘娘可一辈子无忧了!”

    “是啊!”莞灵笑着说,接着脸色变了下来,“只要没有人和本宫对着干就行。”

    “哪能呢!娘娘您现在专宠于皇上,害怕别人吗?娴贵妃娘娘生下了十二阿哥,那又怎样?皇上还不是几天就不去她那儿了嘛?可自从您有了龙嗣,皇上成天都往咱这儿跑。娘娘不是最担心令嫔娘娘吗?现在连娴贵妃皇上都不关心,更不会看重那个令嫔了。等除夕宴一过,娘娘就是妃位了,就更没人敢于娘娘您对着干了!”

    澈萱的一席话让莞灵宽心不少,她点点头,抚摸着肚子说:“是啊,除夕宴一过,本宫就是妃位了,到时候看谁敢对本宫不敬!”说完与澈萱对视一眼,笑了。

    “皇额娘,朕想晋一晋惇嫔的位分,现下她有了孩子,在朕的身边也有这么多年了,又很久不晋封了,所以……”

    “那等她生了孩子再说吧。”太后喝了一口茶说。婉柔在太后身边为太后揉着肩膀。皇上不再说什么,他知道太后不喜欢莞灵。

    “既然你都说她进宫多时了,那你是否有想过庆贵人?”太后看着皇上,婉柔在旁边不敢做声。皇上抬眼看着婉柔,婉柔低下了头。

    “哀家记得,庆贵人自入宫以来,侍奉你的次数应该是最少的了?你当初赐她封号,这么多年,居然一点儿位分都没有再多,你可知道她当时也是贵人,她也是和惇嫔、令嫔她们一起进宫的,可现在你看看,令嫔、惇嫔,还有顺贵人之前也晋到了顺妃,而她一直都是个贵人,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

    皇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抬眼,默默地把玩着茶杯盖子。婉柔见此情境,便走到皇上和太后面前跪下说:“太后、皇上,臣妾并不奢求位分高低,臣妾志愿能够看见皇上,陪在太后身边就好。”

    “你起来,是朕的疏忽。的确,这么多年,连明贵人都晋封了,朕还没有给你晋一个位分。这样,除夕宴,晋庆贵人为庆嫔,现在就差人去做金册金宝。”皇上拉着婉柔的手扶她起来说,“朕今晚便去欢妤堂陪你。”

    太后听了很满意,对婉柔说:“你一直住在景仁宫,景仁宫的主位是娴贵妃,既然你也是个嫔位了,不如迁去钟粹宫做主位吧。”婉柔叩谢。

    这个消息传到莞灵那儿,莞灵气得摔了杯子说:“本来是要晋封我的!关陆婉柔什么事?!现在倒好,晋封了她也就算了,还把皇上给勾了去!这、这……岂有此理!”

    “娘娘息怒,皇上只是为了迁就一下太后而已,毕竟太后非常喜欢庆贵人啊!娘娘莫要急躁,待诞下皇子,一定就能晋封的!”澈萱赶紧扶着莞灵坐下,生怕她动了胎气。

    “你晋封本宫可是要好好恭喜你了!”娴贵妃看着婉柔说,“这么多年委屈你了,现下去钟粹宫做主位也好,省的这儿永璂常常哭闹。”

    婉柔笑着摇摇头说:“娘娘可别这么说,十二阿哥声音洪亮,将来一定是大有作为的。”

    娴贵妃笑着看着奶娘手中的永璂,永璂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她们。

    “那嫔妾先告辞了。”婉柔行礼,搬去了钟粹宫。

    很快,便是大年廿九。天空洋洋洒洒地飘落着大雪。

    “又是一年。”芷然看着窗外飘着鹅毛大雪说,“入宫这么多年了,年年如此。廿九的夜晚,北京城都会下大雪。只可惜,今时不如往昔,现在只能一个人过了。”芷然说完,挑了挑烛芯。

    水仙在旁边烧炭火,把一块烧热的炭放在暖手的壶中,递给芷然说:“娘娘别难过,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皇上总会来的。”

    “是啊,这么多妃子,朕即使想来,也总要抽时间不是。”门外传来了皇上的声音。芷然吓了一跳,水仙更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皇上恕罪,奴婢非议皇上,奴婢罪该万死!”

    “起来吧,没事。”皇上示意她下去。

    水仙便退下了。

    “臣妾见过皇上。”芷然下榻行礼。

    “起来吧。”皇上坐在她对面说,“朕这几天乏得很。每天都要应付不同的事情。朕现在要平定大小和卓,苦于朝中没有能干的大将。惇嫔的父亲汪凌成虽已征战,可惜几场下来连连战败,以前顺贵人的父亲顾世良因为女儿的去世得了重病。”

    “那战场上就没有得力的大将了吗?”

    “恂嫔的父亲郭平也因女儿的离开递交了帅印。至于她的哥哥们,随着汪凌成一起征战,可惜效果不大。”

    “皇上怎会与臣妾说这个?不是向来后宫不能议政吗……”芷然看着皇上。

    “这是战事,不是政事,许你议。”皇上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说,“朕是真的乏了,一肚子苦闷没处说。本想着和皇后说说,可惜她现在在娴贵妃那儿。”

    “皇上既然心烦,便不要想了好。”芷然起身说,“臣妾为您抚琴吧。”说完走到了筝前,拨动了起来。《君若思》。

    琴声很慢,几乎弹拨之间的间隙都间隔了很久,等到每一根弦振动完了余音,才紧接着下一根弦的拨动。芷然的手指像白玉一般干净,撩拨着琴弦,让人沉醉。“君若思,思妾之身;君若思,思妾之心。日月可鉴,忆从前,旖旎风光,君妾相思。”

    “你的琴声,和皇后的很像。记得那时候,朕还是亲王的时候,她就弹筝给朕听,弦弦动人。这首《君若思》她也弹过,你们在韵味上不相上下,甚至你的比她更出众。可是因为思念朕了?”皇上扬眉看着芷然。

    芷然羞涩地垂下头说:“臣妾哪儿敢和皇后娘娘相比,娘娘筝乐之动人臣妾早听娴贵妃娘娘说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