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和孝诞,媚妃颜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136字

    皇上拉着芷然的手说:“不知为什么,朕每次到了你这儿,朕都可以这么放松,你就像一幅画,或者说是一段风景,每每朕来到你的身边,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在皇后那儿,朕敬重她为皇后,娴贵妃虽然也端庄,可是现在有了永璂也让朕不得安宁。唯一可以让朕舒心的便是你和惇嫔了。”

    芷然听到皇上把自己和莞灵放在一起,心里一阵疼痛,却还只能勉强装出笑容说:“皇上言重了。”

    “你和惇嫔不一样,惇嫔娇媚,朕只能在心情好的时候见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见到她,便觉得她矫情。而你,不论心情好坏,只要朕看见你,朕就觉得自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皇上浅浅地笑着说。

    芷然会心地一笑说:“臣妾再为您抚一曲吧……”

    “皇上今晚是去了皇后那儿,还是娴贵妃那儿?”莞灵问。

    澈萱正在给莞灵揉肩,轻轻地说:“回娘娘,去了令嫔娘娘那儿……”

    “你说什么?!”莞灵回过头看着澈萱说,“皇上怎么去了她那儿?!果真都不是省油的灯!本以为洛芷然没有什么可以和本宫竞争的力量了,可现在怎么皇上还去她那儿?现在有了庆嫔不说,令嫔又开始有什么伎俩了!这可怎么办呐……”

    “娘娘不要动了胎气啊!”澈萱轻轻地锤着莞灵的肩膀说,“无论她们再怎么受皇上的喜爱,终究不如娘娘您啊,您想,您肚子里可有着皇嗣呢!”

    “是啊,本宫还有皇嗣。”莞灵微微地喘着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抚摸着肚子说,“你可一定要争气啊,一定要是个阿哥!这样以后你做了皇上,额娘就可以无忧无虑了!”

    几个月后,莞灵一日突然腹痛不止,传来范元成才知莞灵马上就要生产了。翊坤宫马上叫来了接生的产婆,范元成跪在卧房外配置着药方。莞灵产子的事情马上轰动了六宫,连太后都专程到了翊坤宫等待她的好消息,皇上更是早早地候着了。

    没多久,卧房中就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恭喜娘娘,是个公主!”接生婆说完,把孩子抱了出去。

    “怎、怎么是个……公主……呢……”莞灵用虚弱的声音问着,即使小声,澈萱也听出了沮丧。

    “娘娘,母女平安便是好事,您别再自责了。”澈萱用手绢为莞灵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

    皇上接过了莞灵的孩子,高兴得不得了,太后也笑得合不拢嘴。“袁青!传朕的旨意,晋惇嫔为惇妃!赐珠宝首饰!”

    “是。”

    听到莞灵晋封,芷然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虽然她深深地明白皇上不是她一个人的,可是她还是有点儿嫉妒莞灵,因为她有了和皇上的结晶,哪怕只是个公主,皇上虽然屡屡赞她“清水芙蓉”,可是也真的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了,皇上最近即使来到延禧宫,多半也只是说说知心话,说完或回养心殿,或者就直接睡下了。这样怎可能有子嗣呢。

    即使芷然什么都懂,但她什么也都不能说。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娴贵妃和若琴之间找找乐子,忘记孤独寂寞的苦楚罢了。芷然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皇上和太后喜笑颜开,心里更是难受了。

    “惇妃需要静养,你们都回去吧。”太后抱着十公主说。

    “是。”大家各自回宫了。

    “娘娘,您看十公主多可爱!”澈萱把十公主抱给莞灵看着说。

    “这眉眼都像你,这样可爱。”皇上坐在莞灵的床边说。

    从翊坤宫出来,芷然就感觉心里堵得慌,便对斐杏说:“去御花园走走吧,本宫的心很乱。”

    御花园中,万物凋零,秋色正浓,芷然坐在一块石头上,看落花铺满了水面。

    “就知姐姐心情不好。”

    芷然一回头,看见若琴在身后。若琴示意孤雪和斐杏离开,自己也坐在了石头上说:“现在她成了惇妃,可是要更得意了呢。姐姐若是当初同意妹妹让她丧了腹中的孩子,倒是也没有今日的麻烦了。”

    “本宫一向让你要心善,与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较什么劲。”芷然皱起了眉头,看着若琴,仿佛这个女子曾经从不认识。“我眼中的若琴,能歌善舞,温柔贤惠,怎的也这般心肠歹毒!你可要好好去宝华殿诵诵经,让你浮躁的心静一静。”

    “姐姐所言甚是,妹妹知错了。”若琴说,“妹妹只是怕了,汪莞灵从来都是在我们面前飞扬跋扈,在皇后和娴贵妃娘娘面前小心谨慎,在皇上面前娇媚可人。如此多变之人,妹妹怎能不防?”

    “防是一回事,害又是一回事。”芷然拉着若琴的手说,“记得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了!万一事情败露,皇上可要重罚的,顺贵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若琴点头应下,起身说:“那姐姐好好休息,妹妹先回去了。”言罢行礼离开了。留下芷然,望着若琴离开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主子为何这般痛恨惇妃娘娘?虽然惇妃娘娘曾经待我们那样狠毒,可是毕竟她现在有了孩子,也不会对我们怎样的啊……”孤雪在回宫的路上问若琴。

    “本宫知道。”若琴停下了脚步,正视着前方说,“可凭什么是她!本宫也能歌善舞!本宫刚刚入宫也和她一样是个常在!可凭什么是她?!现在她扶摇直上成了妃位,我还只是个小小的贵人!每次她失宠以后,皇上都会再宠信她,可本宫为什么没有!即使姐姐不许,我也不会让汪莞灵好过!”

    若琴的声音越说越大,还带着哭腔,吓得孤雪一边儿环顾四周,一边用帕子遮了遮若琴的嘴,压低嗓音说:“主子您可小点儿声儿!一会儿让人听了去!这可是大不敬啊!”说完赶紧扶着若琴回景阳宫。

    翊坤宫中,皇上坐在莞灵的床边说:“她眉眼都像你,长大必定是个美人!”

    莞灵苍白的脸上浮出了笑容,用微弱的声音说:“皇上,您给她起个名儿吧……”

    “不如叫做‘和孝’吧?灵儿你看如何?公主都是‘和’字辈,朕希望她将来可以尊重孝道,所以便成为‘和孝’吧。”皇上看着怀中的十公主说。

    “嗯……谢皇上赐名。”

    芷然回到了延禧宫,坐在卧榻上。水仙端了一杯茶来说:“娘娘今儿想必也累了,喝口茶吧。”说完把茶水递给了芷然。

    芷然摇摇头,皱着眉头伏在桌案上说:“我真的好羡慕惇妃,她有了子嗣,想必将来皇上也会多去她那儿了。”

    “娘娘,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您不用担心。”斐杏安慰说,“再说她惇妃也不过是生了个公主而已,没什么的。”芷然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本宫乏了,先休息一会儿……”

    “娘娘?娘娘!您醒醒!”

    芷然被水仙的催促声叫醒:“怎么了?”

    “娘娘,您这一觉可睡了大半天了呢!刚刚袁公公传来话,说皇上今晚翻了您的绿头牌呢!你快起来准备准备啊……”

    “是吗……”芷然懒洋洋地从被子里出来,水仙披了一件衣服给她,芷然看见桌面上还摆着饭菜。

    “斐杏!你去帮娘娘把菜热热再吃!”水仙边说边为芷然更衣,然后扶着她坐在梳妆台前。

    “娘娘今晚要打扮成什么样子?”水仙问。

    “去帮本宫的蜀锦睡衣换上,然后把本宫当年入宫时候穿的那件天青色旗装拿来给我穿上,记得你出去时把香点上……”

    “是。”

    “皇上驾到——”

    皇上踏入延禧宫正殿的时候,不禁感慨:“今儿你这儿怎么也这么香!”说话间不见芷然。往寝室看去,也只有着层层的纱。

    皇上什么都没说,慢慢地撩开一层又一层的纱帘,到寝室看见芷然正在梳妆镜前梳着头,铜镜之中印出的那张脸,和八年前的几乎没什么区别,芷然的眉眼之间,还显着当年的模样。

    “清水出芙蓉……”皇上情不自禁地说,“你真的像一幅画,一首诗,每次朕看见你……”

    “皇上!”芷然打住了他的话,然后回过身走到了皇上的面前说,“清水芙蓉也有绽放的时候,皇上总是沉浸着当年的臣妾,对臣妾敬而远之。殊不知,再清丽的芙蓉也需要阳光的温泽……”说完芷然便把旗头上的簪子一根根拔了去,一瞬间,乌黑的头发倾泻而下。

    皇上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瞪着眼睛,仿佛看着一朵花儿的盛开。

    芷然慢慢地解开旗装,露出了粉色蜀锦的内衣。然后走到皇上面前,趴在他的胸口说:“皇上今晚可愿留在臣妾这儿?”

    “朕愿意一辈子留在你这儿……”说完便将芷然抱了起来,抱上了床。

    “皇上今儿去了令嫔娘娘那儿。”孤雪为若琴点了一盏灯说。

    “只要不去汪莞灵那儿就好……等她失了宠,我就可以想办法让她一辈子不受宠了!”若琴狠狠地说,“本宫要你准备的那些药你可都准备好了?”

    “奴婢准备好了。”

    “好,那你找个机会,把药下在她的膳食中。本宫听说皇上要在翊坤宫建一个小食堂,若是这样,我们*作起来可就难办了,这几天你一定要完成!”

    “是,奴婢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