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芷然怀孕

    更新时间:2018-09-05 16:55:49本章字数:3003字

    次日,皇上带着芷然在御花园赏菊。

    “现在都是初冬了,菊花也都快要凋谢了。”皇上看着满园的菊花都耷拉着头说。

    “是啊,不多久梅花就会开了。”芷然抚摸着一朵菊花说。

    “金秋菊,望月明——花儿不言妾不语,她知妾身思念谁——”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歌声,声声带怨,带着一点儿的伤。

    “谁在唱歌?”皇上和芷然走进了菊园深处问。

    这时,莞灵抱着和孝公主出来了。莞灵看见皇上行礼道:“臣妾给皇上请安。”

    “臣妾给惇妃娘娘请安。”芷然向莞灵行礼。

    “都起来吧。”皇上看着莞灵手中抱着孩子便问,“你怎么就带她出来了?你刚刚生产完,要在屋子里好好休息才是!外面秋深露重,你可要顾着和孝啊!”

    “臣妾听说菊园的菊花都快凋零了,就想带着和孝出来看看,正好天气晴好,臣妾有福还能遇到皇上您呢!”莞灵白了一眼芷然说,“皇上昨儿一走,和孝便哭得伤心,后来臣妾发现,只要臣妾唱歌,和孝便不哭了,所以就待她出来走走,给她唱唱歌。”

    “你的嗓音好,朕也喜欢。”皇上赞道,然后伸手抱起了和孝公主。公主许是感觉到皇阿玛来了,竟然笑了起来。皇上非常高兴,说:“和孝看见朕便是高兴啊!行!今儿午膳去你那儿用。然儿你就回去吧!”

    “是。”芷然心很痛,但只能行礼相送,“恭送皇上,恭送惇妃娘娘。”

    莞灵挽着皇上的手臂,回头看了芷然一眼,冷笑了一下,扭头离开了,而皇上只顾着逗和孝公主开心,连头也没有回一下。

    其实莞灵并不是碰巧遇见皇上的,昨夜她听说皇上留宿延禧宫,气不打一处来。今天一早听到冯世楠说皇上和令嫔逛御花园,莞灵便不顾奶娘们的阻拦,执意抱着和孝公主去了御花园。

    芷然叹了口气,摇摇头,由斐杏扶着回延禧宫了。

    “去景仁宫吧。”芷然说。

    “见过娴贵妃娘娘。”芷然行礼。

    “起来吧。槿荣,把十二阿哥给奶娘!”娴贵妃说着,把十二阿哥递给了槿荣,转头看着芷然说,“妹妹今儿是怎么了?看着似乎脸色不太好,昨儿不是听说皇上留在延禧宫了吗?难道是其他的常在或者答应侍寝的?”

    芷然摇摇头说:“皇上昨儿是留在嫔妾这儿,只是今天早上在御花园的时候,惇妃娘娘抱着和孝公主在御花园唱歌,皇上听了,便去翊坤宫了。”

    娴贵妃笑了笑说:“这都快是初冬了,惇妃竟然还把刚刚出生的公主抱出来,自己也不顾身子,看来真是别有用心的。”芷然点点头。娴贵妃拉着芷然的手说:“妹妹宽心便是,皇上只是喜爱和孝而已,就像永璂刚刚出生的时候,皇上也常来本宫这儿,可是现在有了和孝,他一样不来了,你要是昨晚上有了龙裔,还怕皇上不去你那儿?”

    “可是我不知道……”

    “别担心,你还年轻着呢,还怕以后不会有龙裔?”

    芷然听了低着头笑了。

    若琴来到延禧宫找芷然,可是碰上水仙说芷然没回来,想来自讨无趣,便回宫去了。

    “姐姐现在和本宫也少来往了。”若琴对孤雪说,“姐姐估计是去了娴贵妃那儿,现在她总是去找娴贵妃。也是,她是贵妃,说不定有朝一日可以帮到姐姐,而我呢,区区一个贵人,失宠这么多年,谁看得起我。不就是唱歌儿么?谁不会?!走,咱们这就去御花园唱!”

    刚刚说完,天空竟然晴转多云,没多久竟然下起了雪。这是入冬的第一场雪。若琴抬头仰望着天空,孤雪说:“主子,咱们回去吧!这下雪了,小心着凉……”孤雪说完,看着若琴没有任何反应。

    “为什么?连天都不助我?我想去御花园唱歌,天竟然下起了雪!为什么汪莞灵唱歌的时候便是艳阳天?!”若琴的泪水从眼角滑落,雪花飘落在她的脸上,滚烫的泪水混着冰冷的雪,别是一番苦楚。孤雪看着心疼,赶紧扶着若琴小心翼翼地回宫。

    “主子……”

    “你去问问,皇上今晚是不是在汪莞灵那里用膳!”若琴一手撑在桌案上,说。

    “是的,皇上今晚的确在惇妃娘娘那儿,刚刚还看见几个太监抱着食盒往翊坤宫方向去呢……”孤雪端了一杯热茶递给若琴说,“主子不要心急,皇上多是冲着十公主去的,等哪个妃嫔再有了身孕,皇上便不去惇妃娘娘那儿了。”

    “是啊……大家都可以有孩子……”若琴放下茶水说,“有了孩子都可以晋封,哪怕孩子没有出世!可是本宫呢……永远生不出孩子了……皇上再不会晋封我了……”

    “主子别急,等惇妃娘娘失宠,您一定就可以获宠了!”孤雪安慰着。

    一个月以后,不出娴贵妃的预料,芷然怀孕了。魏宣匀为芷然请完平安脉跪下磕头说:“恭喜令嫔娘娘!令嫔娘娘有孕了。”恰逢娴贵妃和若琴都在,听到这样的喜讯,每个人都十分惊喜。

    “快去告诉皇上!”若琴马上说。

    “微臣遵命。”

    “太好了,你看就像本宫说的那样,你果然那次以后就怀上了。这次可要好好保护着,万万不可向上次那样没了!”娴贵妃交代着,“以后令嫔所有膳食都在你们小厨房自己做,安胎药一律不可从御膳房拿,都在你们自己宫中的小厨房中煎,过程要由水仙或者斐杏牢牢地盯着,熬好的汤药要先给魏宣匀过目,明白了吗?”

    “是。”

    娴贵妃说完转头看着芷然说:“你可要好好地养着,本宫会常来看你的,这次可要处处留心了。”

    “多谢娘娘关怀。”芷然行礼谢恩。

    “皇上您看,和孝已经自己会坐了。”莞灵笑着说。她知道皇上非常喜欢和孝。

    “是啊,和孝可真厉害。”皇上微笑着把和孝从床上抱了起来。

    “皇上,魏宣匀魏太医求见。”袁青来报。

    “让他进来。”

    “是。”

    袁青到了殿外请魏宣匀进殿了,魏宣匀走到皇上前跪下说:“微臣叩见皇上,叩见惇妃娘娘。”

    “起来吧。”皇上抱着和孝,没有正眼看他,“什么事?”

    “回皇上,令嫔娘娘有孕了。”

    “真的?!”皇上突然惊喜的反应把和孝吓哭了。这一幕让莞灵非常不满。皇上把和孝公主抱给了奶娘,便要下榻去芷然那儿。

    “皇上!”莞灵撒娇地说,“您看您,听说令嫔有孕,就把和孝吓哭了,皇上怎能这样喜新厌旧呢!”

    “朕是高兴,你带着和孝,朕去看看然儿。”说完整了整衣服,赶去了延禧宫。

    “娘娘……”澈萱给奶娘一个眼神,示意她把啼哭的公主抱出去,然后走到了面容呆滞的莞灵身边。

    “皇上走了……他不要本宫了,连和孝也不要了……”莞灵的眼里充斥着泪水说,“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有人要来抢我的?”

    “娘娘……您息怒啊……”

    “洛芷然!从今往后!本宫与你不共戴天!”莞灵仰天怒吼着,“把范元成给本宫叫来!本宫决不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娘娘!娘娘您冷静一点儿啊!”澈萱安抚着莞灵说,“这次安胎药不再是统一在御膳房煎了,而是在延禧宫的小厨房单独煎药!您忘了几年前令嫔娘娘小产时,皇上说的吗?宫里没有小厨房的,由贴身宫女亲自煎熬,所以这次您的安胎药都是奴婢亲自煎熬的啊!”

    “那你的意思就是本宫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洛芷然爬上来?”莞灵瞪着眼睛看着澈萱说,“好不容易本宫做了妃位,终于可以比她位分高了,她居然也爬上来了!你说,本宫接下来怎么办?万一她生了儿子,万一他做了太子?那本宫不是完了?”

    “娘娘尽管放心,自古立贤不立长。眼下皇上最看重的是五阿哥呢,就算令嫔娘娘生了儿子,这么小皇上也看不出是否贤能,怎么可能让他做太子呢。”澈萱的一番话着实让莞灵宽慰不少。

    “那本宫就当做为和孝积福,放过她这次!”莞灵起身说,“你去御膳房看看她们给本宫的晚膳准备好了没,本宫今晚只能一个人用晚膳了……”莞灵说完,眼神幽怨地看向门外。

    “皇上驾到——”听到袁青的传报,延禧宫内上上下下的人都到了庭院。

    “皇上万福。”众人跪迎。

    “都起来吧。”皇上走到芷然面前拉着她说,“朕一听说你有喜了便赶紧赶来了,以后你的药饮膳食都要让人格外留心。”

    “皇上放心,这些臣妾已经命人都打点好了。”娴贵妃说。

    皇上点点头,拉着芷然到了内殿,然后转身对娴贵妃和若琴说:“你们回去吧。”

    “是。”娴贵妃和若琴行礼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