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阴阳四使

    更新时间:2018-09-05 17:05:13本章字数:3050字

    (上一章写错了,是阴阳四使,不是阴阳家四大高手,现已改正。)

    齐明的话语,让阴阳四使愤怒不已,在格兰大陆谁会不知道阴阳四使。

    “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阴阳四使的厉害。”

    “怎么这么多废话,要动手就快点,老婆还在家等着吃饭呢!”齐明一只手,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对着身前的阴阳四使吹了吹,说道。

    “哼!就怕你等一会求饶。”

    “小子,说大话是会闪到舌头的。”

    齐明伸出舌头,对着嘴皮舔了舔,说道:“你们看我没有闪到舌头”

    quot;杀 quot;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阴阳四使每人站在一个方位将齐明围在中间。

    “我来直接让这小子去见始祖。”

    “你还是不要太大意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小子邪门。”

    “我也有同感感觉这小子邪门”

    阴阳四使中的三位对着站在北方的那位说道。

    齐明看着眼前的阴阳四使四人都全身包裹在黑袍中从刚刚四人的对话中可以知道位于东方的那位阴阳四使是伟女性而且年龄不超过二十而站在另外三个方向的都是男性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

    齐明看着眼前的阴阳四使大吃一斤同时很久没有过的微笑气息在其心中产生。

    齐明很快压下内心感到的那丝微笑气息从震惊中走了出来。

    “阴阳血手印”

    一只血色巨大的魔手从在站在北方那位阴阳四使身前形成血色魔手向着齐明脖颈子捏来。

    齐明眼睛眯起一条缝看着向自己捏来的血色魔手暗自将魔法运到手上就在血色魔手距离齐明脖颈子大约零点零一米时一个金色的拳头迎着血色魔手。

    “碰”

    只有零点零一米的距离眼看就可以将齐明像捏一只蚂蚁一样的捏死可是没有想到这只蚂蚁并不是一只蚂蚁而是一只会吃人的猛兽”

    “小子果然有几下。”

    齐明弯下腰摘了一根路旁的狗尾巴草含在嘴里看着头顶上的太阳道“丫的今天太阳不错是适合和老婆打野战的日子就是有几只苍蝇在乱飞。”说完齐明还不忘伸出手就像是真的有苍蝇一般扇了扇。

    “阴阳血手印”

    显然此次站在北边方向的那位阴阳四使是真的愤怒了血色魔手比之上次的不知道大出了多少倍让人看到血色魔手就忍不住颤抖、战栗。

    “老四是要动真格了”

    “很久没有看到过老四动真格嘿嘿。”

    “大哥三妹怎么皱起了眉头”

    站在西边方位的阴阳四使看着站在东边皱着眉头的阴阳四使对着站在南边的阴阳四使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三妹有什么发现吧三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细心的人。”

    站在西边的哪位阴阳四使对着站在南边的阴阳四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说的话。

    血色魔手对着齐明天灵盖便要拍落而下齐明凝重的看着向着自己拍落而来的血色魔手体内血液沸腾、战意高扬握起金色拳头迎着血色魔手而去。

    “他这是在找死。”

    南边那位阴阳四使不屑看着齐明说道。

    “轰”

    金色大手与血色魔手相互碰撞在了一起同时齐明也与血色魔手的主人相互对拼了百余招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

    在另一旁战斗的南宫飞云几人也看向在战斗的齐明不由得眉头一皱一位阴阳四使就可以与齐明战斗得旗鼓相当况且还有另外三个在一旁虎视眈眈。

    “碰”

    “碰”

    ……

    就在南宫飞云几人观看齐明战斗为其处境担忧时被与之战斗的对手找到了缝隙被对手所伤。

    “妈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当老子是病猫啊‘青龙出水’。”

    东方身前出现一条青龙抬起巨大的龙尾对着对面的敌人扫去。顿时就有一些还未反应过来和一些跑得慢的魔法师化为一摊碎肉回归与大地母亲的怀抱。

    “虎啸震山岭”

    一头体型超大的白虎出现在西门身前对着对面的敌人发出一声‘虎啸’。

    西门身前的敌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便口鼻七窍流血而死亡。

    “吼”

    一只看似憨厚笨拙披着厚厚龟壳的乌龟出现在南南身前对着对面的魔法师亦或是佣兵直接大吼一声死伤一片。

    “啾啾”

    一声鸟鸣声传来待声音消失后在小北身前留下的只有一摊灰一阵风吹来一地的灰飞向空中飞向远方。

    “风神怒”

    一道道无比巨大的风刃一柄柄巨大的枪、刀剑……以南宫飞云为中心向着对面的敌人飞去。

    ‘叱叱叱’直接穿过对面魔法师的身体。

    “轰轰”

    ……

    来攻打齐明的这些人现在是怕了感到胆战心寒了一个个都失去了在冲下去战斗的信心此时能活着离开就是众人最大的愿望了。

    众人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魔法师即使你等级不高也没事依然在格兰大陆有很高的地位被人们所尊敬因为在格兰大陆成为一名魔法师是极其不容易的所以格兰大陆的魔法师才会稀少和珍贵。此时这些魔法师放弃了自己高贵的身姿像一只丧家犬般的想要逃离此地。

    “嗷唔”

    一声狼叫声传来出来一只银色的狼出现在逃跑的众人身前。

    “嗷唔”

    “嗷唔”

    狼叫声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此起彼伏。

    “完了我们完了。”

    一位魔法师沮丧的说道。

    “想我堂堂的未来圣域还没有成为神话被后人所传送今天居然就要夭折了真是老天嫉妒英才啊我恨啊”

    一位魔法师无比愤怒、不甘的说道。

    “我还不想死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和未生下的孩子我还不可以死的我恨啊怎么就不听老婆的话好好的待在家里等孩子出生”

    一位无比后悔的佣兵大声的咆哮道。

    “我恨啊我还木有破处的”

    一位年纪大约在三十左右的佣兵哭着大声说道。

    众人听了都一阵心酸同时也很恨自己怎么就为了那一万金币而来。现在钱木有了自己的老命也要搭进去一个个都很恨自己。

    现在没有一刻不恨自己的。

    “我们还没有败的那里阴阳四使还在战斗我们还没有败的。”

    也不知是谁说出了此句话后所有人都是一震抬起头往后面在战斗的阴阳四使心里道“是啊我们还没有败的我们还有人在于齐明战斗。”

    想到了这一点后众人的的士气一下子就提高了一个个都拿起了精神向着齐明与阴阳四使战斗的方向大步走去。

    “妈的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快就败了还好有我这个浑身肌肉在颤抖的老虎泰哥在你们的计划注定是失败的”

    “妈的哪里来的老虎这么会摆普兄弟们上。”

    “火龙漫天”

    “冰雨天下”

    “陨石天降”

    ……

    一个个魔法犹如夜晚释放的烟花绚丽多姿当然了这些别样的烟花是没有人欣赏的都向着老虎泰哥打去。

    “妈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泰哥是病猫啊”

    泰哥大言不惭的对着众位魔法师和佣兵说道但脚上却是往齐明战斗的方向跑去。

    “妈的下次老子一定好好的招待你们。”

    “霸刀斩”

    一位佣兵手握着一把大刀大刀上有一层蓝光闪耀佣兵抬起大刀对着正在一路狂奔的泰哥斩去。

    “虎祖宗啊你可要保佑好你的虎子虎孙泰哥”

    “虎神守护”

    一只老虎的虚影出现将老虎泰哥包裹住。

    “碰”霸刀斩斩在了老虎泰哥身上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反弹了出去。

    “谢谢虎祖宗。”

    泰哥无比真诚的在心里对着自己的老虎祖宗谢了谢。

    “嗷唔”

    “嗷唔”

    ……

    一群眼里绿光闪闪的狼群不知何时出现将众人包围起来嘴里口水直流呼呼的喘着粗气眼里露出了一丝丝的兴奋、贪婪。

    “你大爷的真是才跳出虎口又走进狼窝了”

    一位佣兵看着围着自己的狼群刚刚还有的信心瞬间化为乌有再次沮丧的说着。

    “唉看来是天意啊老天也要灭亡我等”

    一位咬着牙齿捶足顿胸的魔法师对着天空愤怒的说道。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向我们投降不然后果你们自己想哼哼……”

    “我投降。”

    刚刚说自己家里还有八十老母和未出生的孩子的佣兵对着喊出投降的南宫飞云说道。

    “我们还有人在战斗我们还不可以投降的不能放弃啊……”

    一位手握着魔法棒的魔法师对着那位佣兵说道。

    “清醒吧兄弟虽说眼前的魔狼等级也不怎么高也就是两三阶而已但是你应该知道一只狼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狼所谓蚁多咬死象。”一位魔法师拍着还要抵抗的魔法师肩头说随后追上投降的佣兵。

    另一边齐明与北边哪位阴阳四使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都是奈何不了对方另外三名阴阳四使想要前去帮忙但是都被其拒绝了。

    “老四我们来帮你。”

    “二哥不用这小子我收拾就可以了你们且等好了就是。”

    “阴阳血手印”

    一个血色魔手出现向着齐明便拍去。

    “碰”

    一个金色拳头迎着血色魔手碰撞在一起再次将血色魔手打散。

    “妈的小子老子就不信老子耗不死你。”

    “老四不等了一起上速战速决。”

    “阴阳追魂印”

    “阴阳枯手印”

    “阴阳绝杀印”

    三个手印分别从南边、西边和东边对着齐明打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