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叶贝的未婚夫

    更新时间:2018-09-05 17:05:14本章字数:3058字

    请大家支持枯妖蝶恋,请大家在看此书的时候,花出一分钟的时间注册一个号,收藏一下,枯妖在此拜谢了。

    “不错,能与小妹一战,而且还是在小妹使出最强招式下,依然能与之战斗。”一位年纪大约在三十到四十之间的中年人,一副和蔼的模样,看着昏迷倒在地上的齐明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对着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手势,在中年人身后立即就有一位比中年人还要苍老几分的人,走向了齐明。

    “姑姑,杀了这个杂种,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叶贝的表弟叶水,眼神里无不透露出冰冷残酷的盯着齐明,对着在一旁脸色苍白的,额头上有一层密密的汗珠的美妇人说着。

    “呼呼”

    美妇人酥胸一晃一晃的晃了一会后,总算没怎么喘着,对着身旁的叶水微笑着,说道:“有你这样的人吗???难道你不知道你姑姑我是一位热爱和平,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吗???”

    “有你这样的人吗???”叶水忍着想要吐的冲动,看来一眼自己的姑姑,在心里默默地念道:“当初是谁看了你洗澡,结果被你知道了,满大陆的追杀看你洗澡的人。”

    “我说叶水啊,你那小脑子里是不是又在想些什么不该想的呢???”

    “没有,没有的事情。”叶水景皇帝额对着美妇人,说道:“姑姑,我知道你不杀生,热爱和平,我这就代你杀了这杂种。”说罢,叶水走到齐明身旁,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蹲下身,靠在齐明耳旁,道:“小杂种,放心,你会死得很惨的。”

    叶水站立而起,抬起脚对着齐明的额脸踩去。

    “叶水,住脚。”

    就在叶水的一只脚要踩到齐明脸上时,一声苍老但有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只见一位一身粗布麻衣的老者从一到门中走了出来,对着在一旁的美妇人点了点头,大步走向叶水,道:“家主有令,齐明乃是家族中的叶贝的未婚夫,谁要是胆敢对齐明无理就是想反抗族长的命令。”

    “未婚夫???”三个字压在了在场除了老者外,所有人都额心中,不得不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齐明,可谓是打翻了五味瓶,叶贝是何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如何,他们是知道的,能成为叶贝的未婚夫,那就是鱼跃龙门,不仅是质的飞跃,而且这是无数人想要挤破脑袋都想要的。叶水带着一丝不甘,走向一旁的美妇人。

    “姑姑,他说的是真的吗???”叶水焦急的对着身旁的美妇人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美妇人也是满头雾水,看了一眼地上的齐明后,沿着走廊,走向一处大厅。

    “大哥,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吗?”美妇人走进大厅,对着中年人问道。

    “小妹坐,还是先说一下你和齐明战斗的过程吧。”

    美妇人piao漂了一眼中年人,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才发现大厅中,除了自己外,还有自己的将另外几位哥哥和家族中的长老。

    美妇人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道:“那小子很强,而且心智非常的坚定,那小子好像对咱们家的织梦术有抵抗力。”

    “小妹,这些我们都看出来了,还是说一下,为什么后来那小子会爆发出那么强的战斗力???”

    “大哥,我也不知道,我施展出‘大织梦术梦魇‘、’大织梦术绞杀‘后,按理说那小子应该已经死亡在自己的梦中了,但是却突然爆发出一股让人感到恐惧的力量,犹如一只沉睡的猛虎,只有在受到威胁时,才会爆发出来。”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预言中的那个人???”

    美妇人口中的大哥,即织梦者家族的族长,对着在座的人问了出来。

    “很难说,毕竟那个人也只是一个传说。”

    “大哥,一个预言能相信吗???”

    “是啊,族长,能相信一个预言吗???”

    在座的人,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难道你们忘记了,那个预言是家族中的强者在陨落之时感应到的吗???还有就是家族中的后辈在那位强者陨落后,也经过几代的努力,确定了当代族中强者在陨落之际所说的是真实的但是奈何,一直寻找道现在,依旧为寻找到传说中的那个人,易导致族中的人们开始忘记那个传说。

    “要是他真是传说中的额那个人,那我们家族就有希望了。”

    坐在大厅中的一位老者,说完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什么?你说齐明是叶贝的未婚夫???”

    叶枫听着叶水的话语,头往身后的额椅子上一扬,一滴晶莹的液体落到了地上。

    叶水看来一眼叶枫,说道:“大哥,我知道你喜欢叶贝姐姐,可是现在不同以往了,你遇到了一个当世大敌,要是你还不行动的话,叶贝姐姐就真的不属于你了。”

    “够了。”叶枫打断了还在喋喋不休说着的叶水,道:“我的事情,你做好不要多管闲事。”

    “你……”

    叶水看了一眼叶枫,气呼呼的走了出去,从外面传来了叶水愤怒的声音,“我可没有你在何明胆小的大哥。”

    “我胆小吗?”

    叶枫靠在椅子上,一遍一遍的在心中问道。

    “是啊!!!我是一个胆小鬼,竟然连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都不敢向其表白。”叶枫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坐下的椅子,无奈的笑了一下,消失在房中。

    “大哥,你宣布那小子是叶贝的未婚夫是不是太……”

    “呵呵”中年人对着美妇人干笑了一声,道:“小妹,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什么也不用说。”中年人对着美妇人露出了神秘莫测的笑容。

    “族长,你也是知道的,叶枫那孩子从小就喜欢叶贝,你现在当众说齐明是叶贝的未婚夫,我估计叶枫那孩子可能会做傻事!!!”

    中年人看来一眼说话的老者,道:“叶枫那孩子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叶贝只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哥哥,而没有一丝的额男女之间的额爱。”

    “唉!!!”

    织梦者家族的几位长老忍不住叹息起来。

    “对了,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中年人对着一位老者问道。

    “族长,那小子很是奇怪,我观察了一下他体内的魔法元素,从来就没有发现这么怪的,在他体内有两股魔法元素,一股是金色的,另一股是充满毁灭、狂躁的,两股魔法元素以前是相互持衡的,可是刚刚我看了发现金色的魔法元素被压制着。”

    中年人听了老者的话,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起来,对着美妇人问道:“小妹,你与齐明战斗过,可看出那小子又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大哥,那小子邪门,我与他战斗,原本他是被我压制的,可是不知道为何,突然那小子像是着了魔一样,原先使出的是金色的魔法元素,后来变成了一些死灰色的。”

    “怎么越听越感觉那小子就是那个人???”

    中年人在一旁自言自语的说着,对着几位长老说道:“传我令,除了打扫卫生和送食物的,没有我的批准,谁也不许那小子住的地方,即使是叶贝也不行。”

    ‘“家主,你这是要做什么???”

    织梦者家族的几位长老,忍不住对着中年人问了出来。

    “没什么,你们只要照做就可以了。”中年人说完后,转身向着大门走去,中年人的内心深处,神神叨叨额回响着一道声音:“叶枫,你可不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当最后一缕太阳的余光夕阳消失在地平线时,黑夜降临了。

    “父亲,你为什么不允许我去见齐明,他可是你的女婿,还是你的……”

    “哼!!!”织梦者家族的族长,中年人对着叶贝哼了一声,说道:“你还有脸说呢。”

    “父亲……”

    叶贝拉住中年人的手,不停的晃动着。

    “哼!!!”中年人一甩手,站立起来,背对着爱面子少年叶贝说道:“在没有确定出那小子是家族中药寻找的那个人前,不准你去见他。”说完中年人一挥衣袖,走了出去。

    一道青光借助黑夜的掩饰,向着齐明所住的小楼飞去,然而齐明对此却是一无所知,齐明依旧处于昏迷中。

    “咯吱”

    紧闭的大门打开了,在齐明的床头出现了一位一身青衣,双手握着一柄比手动额人。

    “叶水说得对,我是非常的胆小。”青衣人看来一眼手中的匕首,将头转过去看着昏睡在床上的齐明,道:“叶贝不是你能拥有的,叶贝是属于我叶枫的,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放心到时我会多少几张纸给你的。”

    说吧,青衣人将手中的匕首对着昏睡着的齐明的额心脏刺去。

    “碰”

    在齐明心脏处,出现了一小块绿铁块,挡住了青衣人手中的匕首。

    青衣人看来一眼手中的已经卷了口的匕首,将匕首收入空间戒指中,双手开始在胸前结印。

    “大织梦术绞杀”

    “啊”

    忽然青衣人大声的叫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