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 忘了穿衣服

    更新时间:2018-09-05 17:05:14本章字数:3565字

    “老大。”

    东方、南南、西门和小北,见到齐明一拳对着头顶上的额滚滚雷云打去,一个个都显得无比的激动,什么荣华富贵、什么锦衣玉食、什么长命百岁……此时都显得是他娘的扯蛋,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额,那就是亲人、就是兄弟,一个人要是亲人、兄弟都没有了,即使是拥有万古不死的生命、有几世都用不完的金币,还有何用,还不如找一块地,挖上一个坑,自己把自己活埋了算了。

    “轰”

    一个有金色、白色和黑色三种颜色混合的拳头,将一道由三只水桶般粗大的紫色雷电,生生一拳打散。

    “轰”

    在齐明头顶上的滚滚雷云,似是感觉到了,在自己下方,一个略显得有一丝单薄的身影,正在調训着自己的威信,一道有紫得有一丝淡淡的黑色的闪电,劈了下来。

    “妖孽啊!!!”

    魔族少主再一旁看得一阵摇头感慨,自己是来错了时代,怎么就和齐明这么一个妖孽级别的人物,在同一个时代了。

    “咕咚”

    在一旁,按照魔族少主的话语,好好招待魔法公会的额几位长老的魔族的人,此时看着站在滚滚雷云喜爱,略微显得有一丝单薄的身影,也忍不住下咽了一口唾液,在心里默默的发誓,绝对不去找齐明这变态的碴,那简直就是找死,魔族的几人,虽说对齐明的渡劫感到恐怖,但是手上对于魔法公会的几位长老的招待,却丝毫没有减少。

    “啊”

    “啊”

    ……

    “劈死他”

    “劈死他”

    ……

    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在心里对这正在滚滚雷云下渡劫的齐明,诅咒着。

    魔法公会的额几位长老,此时那里还像一名长老,一个个都变成了‘二师兄’,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当然了魔族的几人,对于‘打劫’这么一个行业看来也是有一些研究,将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身上的所有值钱的全部都收为己用。

    “不错,这双袜子还是一双用天蚕丝织起的,可以抵抗住三级以下火系魔法师的攻击。”说着一名魔族的人,一伸手从一名魔法公会长老的脚上脱下了一双白色的丝袜。

    “这条内裤也不错,应该是用思阶海鲸的皮做成的。”说罢,又一名魔族的人,一伸手将一名魔法公会的长老身上穿着的唯一以调整遮羞的裤衩,脱了下来,说道:“正好要到冬天了,我家的大黄还差一条遮羞裤。”

    “噗嗤”

    那名被脱得浑身光溜溜的魔法公会的额长老,听着魔族的人的话语,直接口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东方、西门、小北和南南四人,看了一眼被魔族的几人好好‘招待’的几名魔法公会的额长老,顿时就感觉道一阵后背发凉,不过,对于魔法公会的长老,他们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恨不得魔族的几人,直接将眼眼前的额几名魔法公会的长老宰了,以解心头之恨。很快又看向了在雷云中渡劫的齐明。

    “我们也一定可以的。”

    “嗯”

    谁也没有见到,此时的东方、西门、南南和小北四人,拳头紧握的看着在雷云中渡劫的齐明。

    “轰”

    一个金色、白色和黑色混合着的牵头,一拳打在了劈落而来的紫得带有一丝淡白色的雷电上,雷电并未被三色拳头打散,准确无误的劈落在齐明的身体上。

    “滋滋”

    紫得带有一丝淡淡的白色的雷电,在齐明的身体上发出‘滋滋’的响声,齐明的额身体此时在向着外冒着死死掉额黑烟,一看齐明此时那里还像一个人,简直就是一个鬼,不能说是鬼,因为鬼都比现在的齐明好看多了。

    “这雷电还真是变态,一道比一道猛烈,还不知道有多少道还未落下。”齐明忍着在身上乱窜的雷电,抬起头看向在头顶,依旧黑得、厚的压在人心惶惶的滚滚雷云。

    “不如乘此机会将这些雷电引导着猝炼自己。”

    齐明一想起,那影子可以融合进入自己的影子,并顺着自己的影子进入自己的额神识之海,就感觉到一阵后怕,同时不再抵抗者劈落而来的雷电,而是牵引着劈落而来的雷电,猝炼自己。

    此时的齐明,以自己天地为烘炉,以天劫产生的雷电为火焰,以自身为法宝,开始猝炼自己。

    “轰”

    又一道紫得带有一丝丝淡白色的雷电,劈落了下来,齐明看了一眼自己快要崩溃的身体,在心中默默的念道:“不能放弃,你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完成,你还有你的亲人、兄弟还在等着你,你还有许多的敌人盼望着你死,你不能死。”

    也许就是这么一口信念在支撑着齐明,齐明犹如一棵扎根在石头间的苍松一样,是如此的挺拔。

    “轰”

    终于在两个时辰后,随着最后一道雷的劈下,齐明头顶的滚滚雷云,开始在消散,一会后又见到了蓝天白云。

    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见到齐明并未在滚滚雷云中被天劫给轰死,不由得双手敲打着身下的额沙地,嚎啕大哭起来。

    “妖孽啊!!!”

    “妖孽啊!!!”

    ……

    魔族的几人,也停止了对魔法公会的额几名长老的‘招待’,转过头其启动额看向如一棵苍松一样,挺拔的站立在远处一个大坑重点额齐明,神色无比的发杂。

    魔族少主见到齐明头顶上的滚滚雷云,厚的压在人心中只感觉一睹大山在压着自己的雷云,终于散去而来,就要向着齐明走去。

    东方一把抓住魔族少主的衣服,道:“你要做什么???”

    “唰”

    “唰”

    “唰”

    ……

    小北、南南和西门,三道目光犹如鹰眼般犀利的看向被东方抓住衣角的魔族少主,而魔族的几人,也迅速的来到东方几人身旁,将东方、南南、西门和小北四人围住,要是东方、小北、西门和南南四人,一有对自己少主布里顿额动作,就将东方四人分尸。

    虽然身处在荒凉的沙地,可是此时的众人却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下降,氛围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剑拔弩张此时已经不足以来形容此时的氛围。

    魔族少主,嘴角微微翘起,转过头看了一眼拉住自己衣角的东方,在逐个的扫描了西门、南南和小北三人一眼,用可以迷倒无数怀春少女和无数少妇,带着磁性的声音,道:“齐明有你们这样的兄弟,连我都佩服,放心我不会对齐明不利的,何况我与齐明之间爱你还有交易呢!!!”

    东方看着魔族少主,放开了拉住魔族少主衣角的手,对着魔族少主道:“你身为一族的少主,我相信你。”

    “轰”

    只见此时天空中,降下一道道霞光,降下的霞光照射在浑身散发出阵阵肉香味的齐明身上,齐明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额速度变化着。

    齐明身上已经熟了肉,在一块一块的脱落,鲜红的嫩肉在以肉眼可见的额速度生长着,同时齐明的身上散发出由金色、白色和黑色三种不同颜色的光芒。

    “噼啪”

    “噼啪”

    一阵炒黄豆的声音传了出来,齐明站了起来,身体的骨骼在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身上的金色、白色和黑色三色的光芒大盛,齐明身上发出的三色光,照射在人身上,让人感觉到齐明就是这天地间的一尊永恒不倒的神明,让人忍不住想要跪下顶礼膜拜。

    魔族少主摇了摇头清醒了过来,对着齐明大骂道:“你大爷的,不是妹纸就不要再我面前脱了光溜溜的。”

    “抱歉,忘了穿衣服了。”

    “哈哈”

    ……

    众人在齐明与魔族少主的对话中清醒了过来,齐明立即将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额三色光收敛,迅速的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套衣服换上。

    “碰”

    魔族少主一拳打在齐明的身体上,齐明没有动一步,也为使用一丝力量,而自己却往后退了两步,魔族少主不由的感慨道:“变态啊!!!和你生在同一个时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折磨到时谈不上,要谈的话只能说是你们要被我虐待了哈哈……”

    齐明大笑了起来,走到了对方、南南、西门和小北身旁,看了一眼自己的这思维兄弟,向着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走去。

    不去还好,一去齐明见到浑身赤裸裸的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有一点哭笑不得,对着魔族的几人伸出了大拇指。

    “呵呵……”

    魔族的几人,对于齐明的如此举动,挠了挠头,憨笑了起来。

    “你妹的。”

    魔族少主对着自己的这几名手下大骂了出来。

    “老大,这些人要怎么处置???”

    东方看了一眼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对着齐明问了出来。

    “扔去精灵之森替我挖矿,嘎嘎……又多出了几名免费的矿工,嘎嘎……”

    齐明一想到要是将魔法公会的长老在替自己免费挖矿的消息传出去,不知道魔法公会的人会是何种表情,就一阵兴奋。

    “哈哈……”

    东方、西门、南南和小北四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魔族少主和魔族的几人则是满脸的黑线,让一名长老去挖矿,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魔族的几人对着齐明是感觉齐明不是人,简直就是比恶魔还要可怕的恶魔。

    在齐明回道鸟不拉屎领地不久后,一则震撼整片大陆的消息,传了出来,魔法公会的第一批由正式长老带队前去征伐齐明的额先锋部队,全部灭亡,魔法公会的几名长老被活捉,替齐明挖矿,来赎自己的额罪。

    整块过来大陆沸腾了,许多大势力不得不对齐明开始认真看了,一名青级的魔导士就敢与整块格兰大陆上存在不知道多久的一大势力叫板,这不是说齐明脑袋被门夹了,而是都感觉到了一股危机,一股将来会与自己平分天下的危机,同时也看到了一颗星在兴起。

    “必须要扼杀齐明与摇篮中。”

    “去,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与齐明交好。”

    ……

    格兰大陆大势力,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有的想要与齐明结好,而有的则想将齐明扼杀在摇篮中。

    “杀,发出魔法公会绞杀令,将齐明视为必杀黑名单之首。”

    “立即出动所有的力量前去斩杀齐明。”

    魔法公会的额会长,听到此消息后,愤怒得下出一个个必杀令,誓死要将齐明斩杀。

    “不错,不错,这块大陆也沉静了这么久,也是该不再沉静了。”

    只见一名老者,站在一座屋檐上,看向大陆,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