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要当山主!

    更新时间:2018-09-06 10:31:09本章字数:2166字

    东荒大地千灵谷。

    月如银盘,天似渊。

    苏夜抱单膝坐在墓前,只灌一口酒,将酒瓮中的剩余全部洒在墓碑前。

    老酒祭英魂,长息叹无常。

    “君无双,你因仇恨献祭灵魂修炼魔功,功未成,却机缘巧合完成我九转千魂决最后一重,让我可突破黑羊魔咒再世为人,不论你是否有心,我必感你恩情,尽我所能完成你生前所愿。”

    苏夜站起身,脸上表情变得鲜活起来,摸着唇角笑道:“不过抢你女人的西山徐家势大,我重生而来修为尽失,暂时无力应对,倒是你心心念的蝎王山一门,嗯……我想我是有办法让他们壮大。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宗门也太小了一点,我若想夺回我失去的一切,灭掉曾经陷害我的仇敌,这个起点真的太低了一点……”

    此时,一阵风吹过,绕过墓碑拂过矮草,发出呜咽声响。

    苏夜忍不住苦笑起来,说道:“好吧好吧,我苏夜曾经傲视群雄站在巅峰,也被千万人唾骂,说我是邪魔恶王,但我苏夜一生从未亏欠过别人什么,你的遗愿我会帮你完成的。”

    用力伸了个懒腰,他潇洒转身,向山下走去。

    突然又停下,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朗声道:“我命因你而续,我就让你最重视的蝎王山登顶东荒,傲视天下!如何?”

    ……

    数天之后。

    秦国,青州宗。

    青州宗作为秦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宗门,不仅是两位宗主在秦国有极大的威望,就算是其中的每一位山主也都是顿足天下惊的大人物。

    此时所有的大人物难得的汇聚一堂,来迎接已经失踪五年的蝎王令,这本身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但大殿中的气氛却异常压抑,安静的针可落地。

    因为在他们中间站着一个修为可以忽略不计的凡人,借着蝎王令的由头,要求当蝎王山山主。

    凡人?当山主?!要不是副宗主拦的快,几名山主直接就打人了都。

    “那个……苏夜……小兄弟吧?这个……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商量一下?虽然持蝎王令者便有资格成为蝎王山山主,但你终究是凡人,当山主的话并不合适,要不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可以给你财物,足够你成为一方富甲,一生享尽荣华富贵,若是不喜欢财物的话,我舍得老脸跟秦国国主说和说和,许你个一官半职,甚至可以跟你争取个不低的爵位,到时候官身在握封邑在后,定是一件十分让人艳羡的事情呐!”

    副宗主舒元白满脸堆笑的劝说着。

    旁边药堂山主杨奇赶忙附议道:“副宗主说得对啊!修炼有什么好?苦啊!当山主有什么好?更苦啊!”

    苏夜很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听你们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个道理,是啊,真是苦,那我就做做好事,富家翁让你来做,大官侯爷什么的,让你来做,你索性把副宗主的位置让出来给我做,这份辛苦我担着好了,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一不怕苦而不怕累。”

    “你这小子好不讲道理!”天雷山山主雷浩黑着脸说道:“你区区一界凡人何德何能成为山主?山上随便一个杂役都比你修为高,你如何服众?好说好商量你偏是不听,怎地?非逼着我们将你乱棍打出你才能清醒一点?”

    苏夜眼神一变,冷笑一声说道:“万年前独孤求抛弃王子身份,以大毅力跻身仙道,开疆扩土创下青州宗,靠的就是一个信字,遵循的就是一份规矩。又五百年,秦国内乱,独孤求亲手杀掉自己族中后人,百战身死,守的就是这一份规矩,如今青州宗万年屹立不倒,同样靠着的是这份规矩。而持蝎王令者便是蝎王山山主,这也是规矩。”

    副宗主一听,眼角剧烈抽动起来,猛地站起身,惊恐说道:“这种事乃宗门机密,你怎么知道?!”

    杨奇山主却是一愣,眨着眼睛好奇问道:“咱们老祖宗孤独求曾经是王子?还参与过内战?杀了自己的族人?还死在内战中了?不是说他老人家破碎虚空荣登仙道了吗?”

    副宗主一听,狠狠的刮了那山主一眼,要不是众目睽睽,他掐死对方的心都有!

    这当然要说孤独求成仙了,难不成对人说,哦,他啊,死战场上了,那死的老惨了,差点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都。那还有人加入宗门吗?青州宗不就成了天下笑柄,哪里还有如今的地位?

    这个蛮牛杨奇啊,就是不知道闭嘴的珍贵性!

    副宗主咳嗽两声,就当做没听到杨奇山主的话,直勾勾的看着苏夜,等待着他的答案。

    苏夜自然知道这种所谓的秘密,当年他还是传说中那头黑羊的时候,不经意的听说偏远地方一个小国家出现内乱的事情,其中有宗门非但不知道避嫌,反而参与其中,并且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了进去。只不过因为他们的宗门太小,没过多长时间就无人再提,苏夜也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竟然会来到这种曾经自己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地方,还在这里费尽口舌要争一个山主之位。

    看着自己几近凡人的身体,苏夜忍不住心中苦笑,自己能重塑肉身算是好事,但沦落到这种地步还真是有些可怜,若是让自己那个总喜欢在他耳边呱噪的徒弟听到,怕是这位曾经登顶一方的天罚大帝会笑的从宝座上跌落下来,只不过……时过境迁,他也终究是熬不过岁月啊……大帝不在,东方乱。

    苏夜仰起头来,轻声说道:“山主任命一事,本也不是在座各位能够定夺的,不如你们把这件事通知给宗主,想必他会有决断。”

    “你这小子给脸不要,看我……”雷浩山主原本火爆的脾气,此时更是忍无可忍。

    “退下!”还不等他说完,副宗主一声断喝。

    “副宗主您……”

    “无需多言,此事我只有安排。”

    副宗主有点摸不清苏夜的底,如若真的是凡人,怎么得到的蝎王令?按他所说君无双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办,但还有什么事比更换山主这么大的事情还重要?就不能回来亲口说一声?他真的只是有事要办?

    再者宗门的秘密,除了自己和宗主之外更是无人知晓,就连君无双都不能,他又是从何而知?

    凡人吗?真的是凡人吗?

    副宗主生性谨慎,思来想去觉得这件事还得让宗主决断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