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去你奶奶个腿

    更新时间:2018-09-10 23:07:09本章字数:2077字

    黄宝也有点不敢相信,刚才明明是汉子压着阿古打,阿古根本不敢反击,现在怎么突然之间汉子就吐着血倒飞出去了呢?

    万三冷笑着开口道:“对战之中切忌分心,况且这蛮子也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汉子竟然敢走神,不输才怪。”

    黄宝一腔热血上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和万三理论一番。

    “明明是你刚才说话,惹得那人分心了,他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来讽刺他,你不是好人。”黄宝捏紧了小拳头。

    万三斜眼看了一眼黄宝,张口朝这边吐了一粒花生豆,“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个屁。”

    黄宝顿时就有些恼火了,又有人说自己是小孩子。他涨红了脸,使劲喊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这人就不是好人,我去你奶奶个腿!”

    黄宝此言一出,自己都惊呆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说出如此粗鄙之语,细想起来有些熟悉,好像是遇见小乞丐的时候,小乞丐骂自己的话。

    黄宝有些错愕,神情忸怩不安。心里暗暗想着,女人果然碰不得,今天刚见到那个小乞丐,现在就学会骂人了。黄宝把一切都归罪于小乞丐身上。

    这边万三也愣了,半晌之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娃娃真是有趣啊。我喜欢。”

    万三哈哈大笑道:“我万三天不怕地不怕,这辈子也没吃过几次亏,唯一一次,我输得心服口服。你们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一众人开口询问:“为什么啊?”

    万三左手握拳砸在右手掌心里,脸上带着懊悔:“那他娘的是个神仙,你们见过神仙吗?啊?你们见过吗?他娘的,神仙我怎么惹得起。”

    众人哄堂大笑:“万三,你这人就知道哄我们,哪有什么神仙。”

    万三神秘一笑,猛然将手指向黄宝:“你们看,这小子就是神仙。”

    万三说的斩钉截铁,众人下意识都向黄宝看去,一瞬间,黄宝被百十道目光扫过。

    黄宝小脸涨的通红,双手连连摆动,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不不,我不,,我不是神仙。我是黄宝,我是谷雨镇人士。”

    众人看黄宝这窘迫的姿态都有些忍俊不禁。

    有人打趣道:“哎,小子,他说你是神仙嘞,你飞一个,你飞一个呀。”

    黄宝越着急越说不出话来,越说不出话来越急,忍不住再次脱口而出:“我去你奶奶个腿。”

    话一出口,黄宝觉得心里舒坦好多。怪不得总有人喜欢说脏话,原来说脏话能缓解紧张啊。

    黄宝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的差到十万八千里去。

    被黄宝骂的人也是面色通红,“你这小子,真是没教养。”

    这人此话一出,黄宝如同凉水泼身,竟然迅速冷静了下来。

    子曰,非礼勿言。黄宝今天不但骂了人,还为其行为沾沾自喜。出行之前,游有方曾告诫黄宝,俗世如同染坊,我们都是白布,有的人被染成了彩锦,有的人被染了破烂。只有坚守本心才能有始有终。

    黄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冷静才来,他只是感觉一瞬间如同被电击了一般,脑海中空白一片。丹田之处微微发热。

    黄宝平静了神色,向着万三和刚才被骂的行了一礼道:“刚才是我唐突了,现在我向你们道歉。”

    围观人面面相觑,黄宝的转变着实有点快,令众人有些接受不了。刚才还开口骂人,现在竟然彬彬有礼了。

    万三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黄宝,咦了一声,啧啧称奇。

    这边闹剧还未结束,擂台之上的阿古不干了。

    “吼,吼嘿”。阿古不会说云国话,只能是嘿吼的发出无意义的音节,以引起人们的注意。

    好在阿古嗓门大,众人被成功的吸引了注意力。

    太阿,修界三大派之一。以攻伐仙术闻名。

    万剑峰,老祖堂内。

    太阿掌门齐当远站立堂下,满面愁容。老祖堂上三位老祖端坐,中间一位白色长袍,手托葫芦的长者叫做姜木,是齐当远的师傅,也是上任掌门。分列两旁的两位是一对兄弟,左方为兄,叫韩山,右方为弟,叫韩海。兄弟俩少年在修界行走时名声大噪。二人自创法阵,攻守兼备,少有败绩。修界有言,“太阿有山海,山海不可平。”

    姜木看着堂下齐当远,道,“祸乱将起,必须尽快找到根源,越早看出祸乱之源,我人界损失也就越小。”

    齐当远苦笑,“祸源隐藏太深,弟子请师父指点。”

    堂上韩海开口,“祸乱将起,修界共责。我太阿善攻伐,贫推演。你可前去蓬莱,蓬莱镇派神器沧海桑田图可看透时空,想必能助你找出祸源。”

    韩山开口,“不妥,蓬莱与我太阿虽同为三大派,但其实并无交互,贸然前往,怕是不妥。”

    韩海道,“我三人演算过,祸乱之期只有短短百年了,此时就不要管什么大派颜面了。”韩海冲向齐当远道,“师侄若不愿去,我可跑一趟。”

    韩山劝阻,“弟弟不要鲁莽,听师兄定夺。”

    姜木轻捋胡须道,“若论推演,蓬莱的沧海桑田图确实是首选,只是,师弟不要忘了,对于祸乱,真正仔细应对的,也只有我们太阿一派而已。况且,动用沧海桑田图,推演因果越大,代价也便越大,蓬莱未必肯做啊。”

    韩山韩海及齐当远沉默。片刻,齐当远道,“全凭师父定夺。”韩山韩海亦拱手。

    姜木沉吟半晌,“传令下去,全派弟子筑基以上者,下山寻找祸源。两位师弟,助我开壶中天地,我要强行推演。虽然不能得知详细情况,但是不至于毫无方向。至于沧海桑田图,容我仔细想想。”

    韩山韩海闻言大惊,“师兄不可,强行使用壶中天地推演,有损寿元啊。”

    齐当远一伏到地,长跪堂下,沉默不语。

    姜木摆手道,“我意已决,当远,你即去传令,两位师弟,随我开法阵。”

    三人知道,劝阻无用,只得称是。

    当日,太阿封山。凡门派筑基以上者,下山历练,名为历练,实则是寻找祸源。方向皆为东南。老祖十年寿元换的卦象,“东南之地,福祸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