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言宝贝

    更新时间:2018-09-07 11:35:11本章字数:1283字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看着贺景深的深邃双眸,差点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

    还好,还好四年前的那个晚上灯光暧昧不清,没让贺景深看到她就想起来什么。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着超于凡人的洞察力,她生怕自己哪一天露出马脚,尤其是—孩子,那个几乎跟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宝宝,千万不要出什么差池,她只想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

    夕阳斜斜的照进办公室,桌上的手机响起提示声。

    言欢盖上最后一页文件夹,抬起手指将散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拿起手机。

    是一条提醒事项:接宝贝下课。再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

    言欢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和同事们打过招呼,匆匆的乘上公交车,去往儿子的幼儿园。

    刚刚下车,幼儿园响起了铃声—言欢站在门口,看着一群小朋友冲出教室。

    不一会,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言欢满眼柔情的看着这个圆滚滚的小团子冲到自己身边,准确无误的抱住她的腿不松手:“妈咪抱……”

    言欢轻轻的蹲下身,和他蹲在同一水平线上,笑着问他:“怎么样?今天过的开心么?”

    小团子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他,粉嘟嘟的嘴唇,湖水一样清澈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很是可爱。这张婴儿肥的脸上五官简直就是浓缩版的贺景深……

    言宝贝眨眨大眼睛,甜甜的笑道:“很开心呀,今天幼儿园有小朋友过生日,我们都有吃到蛋糕哦!不过,我的蛋糕只尝了一点点,就请老师帮我装起来了,要留给妈咪吃,还要给舅舅吃!”

    言欢看着宝贝小心翼翼的将打包的蛋糕从书包里掏出来,小小的一块已经没法保持原本的形状,有些狼藉。

    她的心狠狠的一痛,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心脏,毫不留情的撕扯。

    今天,是弟弟的忌日。

    那个她曾经拼尽力气想要抓住的亲人,但是,命运总是在捉弄她。她想要留住的,最终还是留不住。

    言欢紧紧的抱住小小的宝贝,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涌上来的眼泪。轻轻的在儿子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到:“乖,我们去看舅舅。”

    到达墓园的时候,夕阳全力洒下光辉,万物生金。

    言欢抱着小团子走到一座墓前站定。那是弟弟的坟墓。

    照片上,20岁的言锦温润如玉的笑着,眉眼贺言欢如出一辙。毕竟血浓于水,无法割舍。

    言欢伸出手指,感受到墓碑上冰冷的温度。不禁想起她拼尽全力生下孩子那一刻,以为弟弟有救时,心里的温暖。

    可惜,这最后的希望,被自己亲生父亲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毁了。

    当年她的父亲,生怕自己的身体受到一点损伤,同时又害怕言欢和言锦争夺家产—毕竟,言城东能发家完全依靠言欢外婆家的扶持

    言城东瞒天过海的买通医生,否认了父子的配型;而同父异母的“妹妹”,为了争家产,使用手段除掉了弟弟,不仅如此,在她还在产房的时候,言若兰就通知了各家媒体,让她落得个声名狼藉,恬不知耻的下场,被迫被逐出家门。

    稳坐言家大小姐,又是唯一继承人位置的,就是言若兰了。

    言欢想到这些,不由自主的掐紧手指

    她恨!

    如此的赶尽杀绝,不留一丝活路给她,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怀里的小团子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言欢裹紧自己的衣服,拿出宝贝留的那块蛋糕放在墓碑前。轻轻的向言锦告别:“弟弟,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带着宝贝,你所承受的一切,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

    说完,她抱着宝贝,离开了墓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