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对,对不起

    更新时间:2018-09-07 11:35:11本章字数:2017字

    言欢只觉得一双手臂圈住她的腰身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强势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可言欢却如坐针毡,半下都不敢乱动,他的气息快把她给包裹住,气都喘不上来了,连在黑暗中她都能觉得周围一阵天旋地转,转的她双腿发软。

    言欢想要找个支撑点,伸手胡乱一抓。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明显。

    贺景深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目光深沉,等着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小妮子瞧着是看起来本分的很,甚至还有点儿保守,本来对于这样的女人,自己不该产生任何异样的心理,偏偏,此时此刻却被撩拨着。

    火热,主动……三年前的晚上,那个给他下药的女人也是表现的这般,事实却狠狠打脸,他竟和这个神秘青涩的女人沉迷了一整夜。

    言欢赶紧松开手,挣脱他双臂的禁锢,往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她竟然碰到了他的那个!

    她不是无知少女,知道攥在手里的东西是什么,而那个东西正迅速变大变热。

    她觉得心慌气短极了,像是过了电一样,从手指尖蔓延,整个心都在烫。

    “过来。”低沉的男声,从黑暗中传来,依旧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言欢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伸过来的大手一把抓住。

    他的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手,男人的手心炙热。

    言欢觉得心脏一抖,刚才的慌乱的一幕再次不受控的出现。

    像是被洪水猛兽咬到,她想要收回手,却被他牢牢攥住。

    “别动,有人来了。”贺景深唇角划出了浅弧,抬头看向电梯顶部,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阵声响后电梯顶端被人从外面打开,光线射进来的那一瞬间,言欢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你先出去。”贺景深命令道,电梯卡在两层楼之间,想要出去只能从电梯顶部爬出去了。

    言欢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就感觉一双大手钳住了她的腰身,那双手间的温度穿过工装熨帖着她肌肤,她甚至能听到他喉中发出的细小声响,气氛开始暧昧了起来。

    他没有过多的动作,很绅士的轻轻往上一举,将她送了出去。

    等贺景深离开电梯后,周围已经涌过来不少围观的人,其中就有刚才酒会上遇见的沈总的秘书。

    “贺总,您没事吧?伤着哪里了没有?”美女秘书快走几步上来献殷勤,又偷着剜了言欢几眼。

    “嗯。”贺景深礼貌的回应了句,视线却根本没有往女人身上瞧上一眼。

    面对贺景深的冷漠,美女秘书有些脸色难看,心底对于言欢却是无尽的羡慕。

    刚刚这个女人是和贺总独处一室了嘛?

    天哪,这个是哪来的运气啊。

    ……

    贺景深见言欢的脸色并不是很好,随即带着言欢离开了这里。

    酒店外,车已经在外面等候,司机打开车门,贺景深利落的坐了进去。

    “上车,先送你回家。”车门没有关上,贺景深看了看没有打算上车的言欢说道。

    言欢听闻男人的话,唇角的笑意一凝。

    “不用麻烦了贺总,我住的很近,走几步就到了,我自己回去就好。”言欢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真诚,让他送她回家,不就是主动暴露了自己的老巢,万一连言宝贝一起暴露那就完了。

    该死的,男人的基因那么强大,让言宝贝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任谁看都觉得相似得不得了。

    ……

    贺景深坐在车里,浓眉微微挑起,一脸的怀疑。

    “贺总再见,路上小心,我先走了!”

    一不做二不休,言欢啪的一下给他关上车门,转头就走。

    “开车。”贺景深吩咐司机,微微侧头看着夜色中落荒而逃的女人,深邃的眸子又染上几分深沉。

    “是,贺总……”

    ……

    言欢赶回家的时候,言宝贝已经睡着了,言欢心底一阵歉意,暗暗发誓,一定要赚足了钱,给言宝贝更好的生活。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言欢推开门,率先进入眼底的,是正仰着脖子靠在沙发上微张着嘴巴睡着了的言宝贝。

    每天不管多累,只要一回到家,见到她的心肝宝贝,言欢又会浑身精力充沛,充满动力。

    害怕惊扰到言宝贝,言欢蹑手蹑脚的,动作尽量放到最轻不发出太大的响声,光着脚慢慢走近言宝贝的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想要将他抱回卧室。

    没有言欢的陪伴就没有安全感的言宝贝,当言欢的手一触碰到他,他便敏锐地感受到并猛然睁开了眼睛。

    睡眼朦胧的他看清眼前的是自己最亲爱的妈咪时,他咧开嘴巴绽放出一个灿烂纯真的笑容,犹似一道阳光照射进言欢的心底,给她滋润与阳光。

    “妈咪,你回来啦!今天好晚……我好想你。”伸手环住言欢的脖子,言宝贝用软糯糯的童音问道。

    “嗯,妈咪也好想你。”言欢心头一软,将言宝贝紧抱入怀中。

    “妈咪,王婆婆今天给我一个粽子,喏,给你吃。”

    看着言宝贝小手抓着一个变形的粽子递给了自己,言欢美眸下一瞬立刻泛红。

    小家伙实在是太暖心了。

    “傻瓜,自己吃就好,妈咪吃过了。”

    “唔……骗人,妈咪每次说自己吃过了,其实都是偷偷一个人吃的泡面。”抱住言欢,言宝贝道出了心里的想法,可惜小孩子总是贪睡,这么晚的点了,他早就应该在睡梦中,如今说话都是迷迷糊糊,越说越困的样子。

    言欢:“……”

    言欢闻言眸色闪烁了几分。

    虽然贺景深当初给了自己两百万,不得不说,母子俩的生活还是很拮据的。

    “好了,宝贝乖,早些睡,明天还要上学呢!”拖着他的身子抱起,言欢一边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入睡,一边把他带向卧室。

    待他再次进入梦乡,言欢才安心洗漱完躺上床。

    在坚定了要让自己更加强大,给予言宝贝更好的保护与生活的想法下,她沉沉地陷入了香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