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更新时间:2018-09-07 11:35:17本章字数:979字

    “言小姐,这里是医院,没看到‘保持安静’的提示牌么?”言欢没好气地翻了一记白眼,不打算回答言若兰故意找茬的话。

    这里是医院,公众场合,就算言若兰要胡闹,又怎么真的由得她?言宝贝还在里边养病,走廊上其他病房外的家属也需要安静,言欢自认为没必要像在公司那样对她和颜悦色。

    话音落下,言若兰的脸上顿时泛起一阵青白,言欢虽没有直接说明,但隐晦地在骂她没有修养。

    一向自命高贵的言若兰怎么允许低自己一等的言欢这样来羞辱自己?而且还是在贺景深面前。

    “呵,言秘书那么着急让我闭上嘴巴,是心虚吗?要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破天荒的,言若兰的这张嘴里居然吐出了一句那么有文化的话,倒是让言欢大吃一惊。

    她想说什么,言欢大致了然,可嘴巴长在言若兰的脸上,她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让她闭嘴。

    再者,逮住了在贺景深面前诋毁她的机会,言若兰怎会放过?

    当言若兰的话说出口后,贺景深隐约表现出了一点别样的情绪,面无表情的脸上不再冷冰冰,似乎对言若兰所说的感兴趣。

    感受到贺景深变化的言若兰大受鼓舞,认为自己这次来医院是来对了。

    “听说言秘书是未婚生子,还听说,你是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哎,景深,你说怎么会有人不知道自己生的孩子的爸爸是谁啊?难不成还同时跟……”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言若兰故意斩断,停顿在了那里,用别有深意的眼神在言欢的身上上下打量,继而没有微蹙,露出轻蔑和嫌恶。

    明人不说暗话,言若兰的这个停顿还有眼神,用得很到位,言语虽然没有像泼妇一样用词污秽,反倒是隐晦中又透着令人一目了然的明显。

    这样高段位的暗示,言欢算是听出来了,她是在贺景深面前摆弄自己的是非,借着自己躲避回答她问题这一点,来顺水推舟,用言语引导贺景深乱想。

    通过这样的暗示,言若兰就是为了达到让贺景深误会自己是个私生活不检点,放荡的女人。

    她方才没有继续说下去的话,都从前言的铺垫中呼之欲出了,只要稍微联想一下,估计很多人都会想到她是同时和多个男人进行不可描述的交流。

    因此呼应得出了她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父亲是谁的这一点结论。

    高,真的是高!

    微眯着探究和危险的眸子看着洋洋得意的言若兰,言欢发现自己真的是小看了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景深,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见贺景深沉默不语,表情和面色又恢复了最初的冷漠,看不清他心底的情绪,言若兰有些恍惚但还是坚信自己的话肯定动摇了言欢在他心里的印象,此刻肯定是在考虑要不要解雇了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