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谁让你绑架她

    更新时间:2018-09-11 11:55:22本章字数:1373字

    李楚斜靠在座椅上,眼眸盯着叶悠然的样子,心情大好。

    “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你直接去财务部结账走人。”

    “谢谢李总,不会有下次了。”

    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萱萱将身子靠了过来,关心的问道:“悠然,你额头怎么回事?你脸色这么差,干嘛不请假休息。”

    “不小心把额头碰了一下,没事的,如果请假的话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叶悠然淡淡的笑笑,俏皮的吐了下舌头。

    这边,薄情刚回公司便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叶悠然出院了。

    对于叶悠然擅自出院,刚开始薄情很是恼火她的擅自主张,只是刚准备拿起车钥匙把那个女人抓回来。

    不一刻,刚到停车场他又改变主意了。

    该死的,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让他去紧张,甚至看着她起床时候触碰到伤口疼,他会情不自禁的去在意。

    薄情越是这样想着,心里就越是恼火。

    昨晚如果不是薄颖开车路过,看见她被人弄晕带走,那个女人现在是不是?

    想到这,他的心不免有些慌乱。

    坐在驾驶座上,抿着唇,眸光深冷了几分,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该死的,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某个绿茵的足球场,只见球门旁一个男人被埋入土里,只剩下一颗脑袋裸露在外面。

    如果此时叶悠然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个就是昨晚绑架她的那个男人。

    薄情半蹲下身子,阴鸷的眸光锁定在猪头男糟乱不堪的脸,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了几度:“谁让你绑架她的?”

    “没有谁,是我自己见色起义。”猪头男不屑的开口。

    似乎他还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一点都不相信薄情会把他怎么着。

    薄情见此,冷哼一声,走到一旁,冲着一旁坐在割灌打草机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机器启动,割灌打草机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周围那茂盛的草地不一刻就被清理干净。

    机器一分一秒的向着前面靠近,刚刚还一脸得瑟的猪头男瞬间孬种的嘶吼起来:“啊,啊。不要,不要。”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真的敢要了自己的命。

    有种东西比死亡更加恐怖,那就是源自于内心的恐惧。

    薄情闻言,挥了挥手,机器停下。

    “说。”骤冷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我说,我说,是豪哥告诉我地址,然后让我在那等着,说要给那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猪头男胆颤心惊的抬眸,满脸惊恐的说着,生怕薄情一个不满意要了他的命。

    听完,薄情站起身,沉冷的眸光扫了一眼手下:“把他送到警察局,就说是个毒贩。”

    手下恭敬的点头。

    猪头男听闻,脸一下就吓的青紫,他自己的破事他当然清楚,他贩毒十年之久,是警察局的头号通缉犯,从来没有失手被警察锁定过目标。

    他运毒的克数到了警察局,那就一个字“死。”

    斜了一眼青紫脸色的猪头男,薄情清冷的哼了一声,杀他,脏了他薄情的手。

    薄情回到别墅,薄颖正在大厅捧着冷云迪玩耍,看着黑脸的某人走了过来。

    “哥,那个女生怎么样了?”薄颖询问道。

    “死不了。”薄情咬牙切齿道。

    说完,迈着步子,径直上了楼。

    留下坐在沙发上的薄颖,她唇角扬起一抹笑,她这个哥哥就是死要面子,明明昨晚听见她打电话过去紧张的不得了,现在又装作满不在乎。

    “妈咪,为什么舅舅的脸比以前还要黑呢?”冷云迪望着上楼的某人,天真的问道。

    薄颖拂过他的发丝,眼角溢着笑:“妈咪也不知道,要不你自己去楼上问舅舅为什么黑脸?”

    小家伙闻言,速度的摇了摇头,奶声奶气道:“我才不要。”

    薄颖清爽的笑了笑,她这个儿子谁都不怕,唯独最怕的人就是他这个舅舅。

    也难怪,谁让他这个舅舅每天摆出一副别人都欠他几百万的模样。

    自从三年前薄情回国之后,薄颖有时候都在怀疑,她这个哥哥到底会不会笑了?